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抓住那個修士
抓住那個修士 連載中

抓住那個修士

來源:google 作者:酒精的力量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苗龍 酒精的力量

決心將一生奉獻給修行的人.......穿越了你們有武魂之力,我沒有沒關係,我有華夏武學你們的境界體系,我參與不了沒關係,我有我的華夏修真體系我是異類,我孤獨,我奇葩......沒關係,我的初心不改展開

《抓住那個修士》章節試讀:

捏蛋妖邪的傳聞來勢洶洶。

三日後,已然傳至千里之外的其它城鎮。

一時間竟讓男人們不敢出門。

女人們卻樂壞了,茶餘飯後都在偷偷議論此事。

在這個男尊女卑的封建社會,她們第一次感覺把男人踩了。

苗龍並不高興。

因為自己得了個羞恥的江湖稱號。

萬一將來身份暴露,豈不是被人嘲笑萬萬年?

那可不就是遺臭萬年嗎?

所以就算沒人能認出他,也已經令他自覺不想出門了。

雖然他現在沒有屋子,自然也就沒有門。

這半個月來,他沒去三教九流常常出沒的地方。

由於捏蛋妖邪傳聞的緣故,那些地方最近這段時間也鮮有人出沒。

回到大運城的這段時間。

雖然他的內力和精神力都有不小斬獲。

但這段時間,他其實是主修肉身。

而且五天前已經達到了築基巔峰。

算是一腳跨入了煉精化氣期。

他也終於有了直面仙子中期的底氣。

因為挨上對方全力五六拳,自己肯定不會死。

可是昨晚,他修鍊了兩個時辰肉身,收穫甚微,甚至可以忽略。

這可是跳水的趨勢。

這是一個什麼信號?

他不得不開始認真探究其中原因。

半個小時後,他用神識認真探查完自己周身的大小筋脈,並無異樣。

他又開始閉目冥想,很多答案會在冥想的時候自動出現。

一刻鐘後,答案浮現在腦海中……

這個世界,武魂和肉身並不完全融合。

類似靈魂和肉身一樣,二者雖然有聯繫,但乃是分別獨立的兩個系統。

所以,原主當日武魂雖然被廢。

肉身卻沒有因此大傷元氣。

而且這個世界的修士雖然主修武魂,多少也會修鍊肉身。

只是方法特別原始罷了。

所以,原主當時的肉身實力已經接近築基中期。

他接手肉身後很快就踏入築基巔峰。

然而,任何一個世界的肉身修鍊都受到該世界大道法則的約束。

科學的說法就是存在物理極限。

而他最近的肉身已經接近這個極限了。

所以,肉身修鍊速度忽然大幅放慢實屬正常。

昨夜不過是量變導致了質變的結果。

簡單說,他已經大概完成了在這個世界的肉身修鍊。

後期只要用少林易筋經和洗髓經鞏固肉身成果即可。

接下來的修鍊重點應該放在內力和精神力上。

所以,肉身修鍊忽然收穫寥寥也可以說是一件好事。

知道真相後,他懸着的一顆心放下了。

睡過一覺後,他帶着破碗來到了三教九流常常出沒的一個酒館外。

自從苗坤事件後,再沒捏蛋妖邪的消息。

半個月過去,男人們也漸漸擺脫了深深的恐懼。

最近幾天,生活開始重回正軌。

這兩日,這個酒館的客人開始恢復到苗坤事件之前的規模。

他來的時候,酒館才開門,客人不過五六個。

他尋了個地方,往地上一坐,將碗往身前一放,閉上眼,開始傾聽裏面那些人的談話。

一開始,談話內容也是關於捏蛋妖邪的話題居多。

漸漸到了中午,來的人多了,別的話題開始增加。

午飯時間,兩個人的交頭接耳引起了他的注意。

這兩人,身上帶着一股若有若無的殺氣。

一看就知道沒少殺過人。

不過,兩人都只是武者,所以平日所殺之人也不會是強者。

「聽說苗龍武魂被廢是道上一幫頂尖高手一起乾的。」

「這話別亂說。」

「沒亂說,昨夜黑刀蟒喝醉了,自己說的。」

「哦!」

「當時,邊上五六個人都聽見了,我一個兄弟恰好在裏面。」

「黑刀蟒,那可是道上第六的好手,他參與了?」

「何止他,聽他說道上的前十好手都參與了。」

「不會吧!十個高手廢一個剛剛踏入仙子後期的天驕,是不是有點過了?」

「這種碾壓陣容,只能說明對方勢在必得。」

「我感覺這事不簡單,咱們還是別說了,免得惹禍上身。」

「怕什麼?沒人會替苗龍出頭。」

「出來混,還是小心為上。」

「嗯,有理,喝。」

聽到這,苗龍嘴角帶着冷笑,眼神更是冰冷得可怕。

終於找到兇手了,他可以報仇了。

但是,大運城道上的前十至少都是仙子中期的修為。

前四之中還有仙子巔峰。

第一的更是仙將初期。

「以我現在的實力,正面對付一個仙子中期都吃緊。」

「而且,這些人肯定都是被人僱傭的。」

「否則自己與他們無仇無怨,他們好端端合起來廢我武魂幹嘛?」

他尋思着,這個仇報起來有點難,有點長。

「還是得儘快提升實力。」

念及此,他居然在酒館外就雙腿一盤,右手置於左手上,進入了冥想。

不一會,有價值的內容在腦海中慢慢浮現……

在地球,由於靈氣稀薄,待到煉體大成後,才能主修練氣;

而等到練氣大成後,才能主修鍊神;

所以地球的修士通常是肉身先突破;

接着才是內力的突破;

最後才是精神力和靈魂的升華。

修鍊時間不可謂不長,才有一世難以成神一說。

他穿越而來的這段時間的修鍊,完全延續了地球的那一套流程。

但是,這個世界的人天生的肉體都快接近地球築基初期了。

修鍊環境更不知比地球優越了多少。

地球的這套修鍊流程顯然有點低配。

綜合盤算之下,他思考接下來在修鍊時間安排上應該偏向精神力。

這更有利於自己綜合戰力的提升,甚至對道的感悟。

但問題來了,修鍊真正的危險其實就是精神力修鍊這個階段。

比如走火入魔通常就是這個階段的事。

所以,這樣的修鍊安排,意味着修鍊的風險會提前到來。

思考到此,他頓了頓,腦海之中一片空白。

十幾息後,新的念頭才浮現……

既然這個世界這麼危險,自己隨時可能嗝屁。

而這個世界又這麼利於修鍊……

那麼,自己要象明日就要死了般的努力修鍊才是。

否則一旦死了,修鍊卻未果,豈不哀哉?

念及此,他睜開眼。

心說看淡生死才是修鍊的上策,因為修鍊本就是要破除生死執着。

所以只要煉不死,就該往死里煉。

何必在乎風險提前到來?

不曾想,這一番結論後,他感覺心境忽地明澈。

他再次閉上眼,數息後,入定。

不知過了多久,他見到腦海中白光無邊無際。

忽然,白光世界劇烈波動,發散出陣陣漣漪。

身外,他的精神力漣漪已經遍及周遭兩百米。

由於這股精神力波動太過強烈。

附近五六個仙子中期和仙子後期都有所感。

尋跡而來。

《抓住那個修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