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重生之我變成了棺材
重生之我變成了棺材 連載中

重生之我變成了棺材

來源:google 作者:超品橘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關牧 奇幻玄幻 宋掌教

一個意外,關牧穿越了,然而卻失去肉身變成了一口棺材沒等他回過神來,四個黝黑的大漢把手伸到了他的棺材底下面……(隱約的Bgm響起)自此,凡界里流傳出一個喜歡偷屍體的妖棺傳說……展開

《重生之我變成了棺材》章節試讀:

"第五境界元嬰期! "

  關牧正在扼腕嘆息白瞎一個姑娘的時候,突然聽到了元嬰二字,驚道。

  老粽子臨死前怕高手找到自己,把自己遷移到了凡界極其偏僻的東部,這裡元嬰期已經是實力的天花板,沒想到這出門就撞上一個!

   "哼! "

  教主冷哼一聲身形瞬間消失於原地,驚得殘存幾人立刻召出法寶護住自身,然而這是徒勞的。

  半空中幾蓬血霧炸開,教主舔舐着指尖上的血陰冷一笑,另一方人馬全滅!

  這份凌厲殘暴的手段看得關牧棺蓋發涼。

  看不見我,看不見我……

  關牧神識縮回棺體碎碎念道。

  不過這顯然是不可能的。

  教主清除完戰場以後縱身一跳,落在了關牧旁邊,伸出一張慘白的手撫摸着關牧的蓋子,臉上還帶着陰柔的笑容。

  我叼,你他媽是個變態吧。

  由於棺材已經成了他的本體,教主撫摸棺材板子時那種異樣的感覺也傳到了關牧身上!

  被一個不男不女不人不鬼的 傢伙一臉痴漢笑的撫摸,可不是什麼美好的回憶。

  關牧感覺自己雞皮疙瘩已經掉一地了。

   "教主,宋書也傳訊了,我們是不是? "

  尖嘴猴腮的頭目降到教主身邊小心翼翼的道。

   "聒噪… "

  教主 "白 "了頭目一眼,一招手,半空中那四具皮膚黝黑的行屍跳了下來,而那盞大紅漆木的轎子則是變成巴掌大小被教主收回了袖子里。

  四隻黑屍分別在關牧的四角站定,黝黑的皮膚隱隱泛着寶光。

  關牧咽下一頭唾沫,有了一絲不好的預感。

   "四鬼搬運,起! "

  教主單手掐訣,一聲低喝。

  四具黑屍立刻扭動起來,而後齊齊蹲下,扒住了關牧的棺底,將關牧扛在了肩上!

  我擦,這是什麼絕活啊?

  看着身下四個黝黑健壯的黑屍,關牧下意識的夾緊了棺材板子。

   "走! "

  四具黑屍抬起關牧化為一蓬黑霧騰空而起,教主一揮衣袖,攜上一眾人馬跟上黑屍,飛遁而去……

  ……

   "祭天! "

   "祭地! "

   "祭老祖! "

  一處藏於大山之中的祭壇上,數百名教眾正在虔誠的祭拜着。

  不男不女的教主站在首位。

  雖然看上去不人不鬼的,但是祭拜之時顯得最為虔誠。

  待教主將三炷香插在香爐里之後,祭祀喊道。

   "請老祖! "

   "是!請老祖! "

   "請老祖! "

  ……

  一眾教徒也跟着一起喊道。

  人群讓出來一條路。

  兩口棺材被八隻黑屍從後方抬了出來。

  左邊那具石棺棺頭雕刻着兩隻不知名的異獸,雕工精細,栩栩如生,華貴無比。

  棺身上纏繞着數道咒印,並且捆綁上了一條鎖鏈。

  像是封印住了什麼了不得的東西一般,一眾教徒看向石棺之時皆是面露虔誠之色。

  而右邊那具黝黑的棺材仿若沒有完工一般,外形古樸,平平無奇。

  唯一的不同之處就是棺材蓋子上雕刻着一幅詭異的花紋,乍得一看像是一張人臉,似笑非笑,似哭非哭。

  你們這群神經病想幹啥?!

  關牧無聲的咆哮着。

  身下那群不知道哪個邪教的信徒一個個狀若癲狂,彷彿要把他祭天了的樣子。

  不過明顯徒勞無功,他並不能移動自己,所以只得老老實實的躺在四具黑屍的肩膀上。

   "喂?你還活着嗎? "

  望着身邊和他自己一起被抬的盒友,關牧打了聲招呼。

   "你是哪個屯的?我是夾皮溝關家屯的,話說你變成棺材多久了? "

   "石兄,你怎麼不說話? "

   "我草,我他媽一定是瘋了,我跟一具棺材較什麼勁! "

  ……

   "上香、奠嚼、獻饌、獻羹、獻帛! "

  祭祀喊道。

  一眾教徒趕忙把各種祭品擺上祭台。

  插香的插香,扔紙錢的扔紙錢,好不熱鬧。

  豬啊!哪有這麼祭人的?

  望着忙碌的一眾教徒,關牧忍不住罵道。

  祭祀可是大事,最講究個機緣禮法,什麼時辰什麼階段怎麼祭都有講究,這種一股腦全上了的也不怕給先人噎死。

  怎麼給人體體面面的送走,這一套方法關牧可是相當有研究,不過目前這狀況看來是不能再像以前那樣接活了。

   "兆元年,巳時,奠之良辰也,致祭黑木教眾,立叩:謹具香燭炬帛,三牲酒醴時饈清酌,一切不典之儀,致修祭於黑木教二十九代老祖之靈前而泣以文曰:嗚呼! "

  祭祀念祭文道。

  黑木教?這群精神病是黑木教?

  關牧聽明白了祭文中隱藏的訊息,兆元年又是哪一年?

  無數的疑問充斥着關牧的內心。

   "吉時已到,恭請老祖出棺! "

  祭祀念道。

  而後一眾黑木教眾拜倒。

  八個黑屍抬着兩具棺槨亦步亦趨的上了祭台。

  教主上前一掌劈開了手臂粗細的鐵鏈。

  劈斷鐵鏈以後教主上前單手扣住石棺的棺蓋,低喝一聲竟是直接將重逾百斤的石棺蓋子掀了起來。

  我草,這人妖也太猛了,開棺材跟開罐頭一樣!

  這一幕看得關牧一哆嗦,不愧是元嬰期,這個不男不女不人不鬼的教主端的是厲害。

  石棺蓋子被掀飛以後,一股黑氣衝天而起,與之伴隨的則是一股濃烈的煞氣!

  教主縱身一躍,將石棺里的東西提了出來。

   "不可能! "

  關牧看清棺材裏的東西以後駭然了!

  石棺里葬着的東西他認識,那是地球上《山海經》《子不語》等系列神鬼書籍里重點描述過的一種邪物。

  猱形披髮,一足行。

  被教主提出來的,是一隻旱魃!

  旱魃,旱鬼也。

  蚩尤作兵伐黃帝,黃帝乃令應龍攻之冀州之野。應龍畜水,蚩尤請風伯雨師,縱大風雨。

  黃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殺蚩尤。

  魃不得復上,所居不雨。

  神話中黃帝的女兒女魃變成怪物打敗了風伯雨師,協助黃帝殺了蚩尤。

  然而論功行賞的時候卻因殺生過多無法升仙,被黃帝關在了赤水之北。

  而旱魃則是由於女魃之血感染土地所形成的一種邪物,所過之處,寸草不生,赤地千里!

  黑木教的老祖居然以煉屍為魃這種逆天手法想要長生!

  好傢夥,怪不得這一眾教徒看上去頗為虔誠的樣子。

  關牧心中腹誹。

  原來他們這老祖處於這種奇妙的轉化狀態之中,並未真正死亡。

  不過此法並沒有那麼簡單就能掌控,目前的狀況很明顯能說明這一切。

  這老祖青面獠牙,渾身長滿了綠毛,一股股煞氣在起體表遊走徘徊,不過雙目緊閉,看上去並無神智。

  而真正的旱魃都是禿子,渾身上下不會有一根毛,並且旱魃是有着自己的神智的,屍身成靈或者是用別的手段保持心智,絕不會出現這種情況。

   "師父,徒兒找到了傳聞中那口能讓人起死回生的棺材,您一定會恢復神智的! "

  教主長發飛舞,聲音仿若戲子,抑揚頓挫,頗為詭譎。

  

《重生之我變成了棺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