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稚拙光影里的緣與份
稚拙光影里的緣與份 連載中

稚拙光影里的緣與份

來源:google 作者:一筐薄荷糖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席小舟 現代言情 韋安流

這是很多個人的青春,兵荒馬亂又平平無奇好孩子安流會不會愛上所謂的痞氣混子席小舟?別人家孩子岳熙的眼中會不會有另外一個別人家的孩子?一心向學的沐奕是否會被窗外的風花雪月迷了眼?青梅竹馬的巍巍和瀟瀟該走沙雕搭檔劇本還是青春小說戲份?還有年度最討人厭班委竹雨青該何去何從……他們稚氣未退,他們青澀中帶着笨拙,但他們朝着光而去,執着光陰里的信仰,追逐心中的光亮展開

《稚拙光影里的緣與份》章節試讀:

終於熬到開學,安流清楚地感受到,徐老師看岳熙的眼神變得怪怪的,淬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複雜情緒。

不過不管怎麼說,她總算知道岳熙和席小舟不是壞孩子了,安流高興地想,我們可以繼續做前後桌了,如果能和他們一起上學,回家,就更好了。可惜媽媽不會給我這種機會。

徐萍的內心的確很凌亂,她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斷出了差錯,席小舟且不提,男孩子調皮證明腦子好使啊,可岳熙是怎麼回事?

她還是更願意相信是這是岳熙作弊得來的結果,想到這,看岳熙的目光中除了輕蔑,還多了分厭惡。

徐萍抱着看好戲的心思讓岳熙當著全班的面背課文,豈料岳熙背得流暢無比,甚至不是乾巴巴地背,是情感豐富地朗誦。她告訴自己這只是巧合,抱着試探和看好戲的心思讓岳熙上黑板解難題,想着,如果解不出來,就帶着全班羞她。

豈料,岳熙輕輕鬆鬆就解出來了,方法還比自己想出來的簡便。自己還沒說什麼,全班同學就在席小舟和安流的帶動下鼓掌。

她抱着試探的心思問岳熙是不是留過級,岳熙依舊是那副懵懵懂懂,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的樣子。

她心中有氣,覺得就算岳熙成績好又如何,就這副懵懵懂懂的死樣子也沒誰會喜歡。

豈料,前腳才想完,後腳美術老師就和發現寶藏一樣跟自己說:「徐老師,你們班岳熙真是寶藏,你看看,這畫太有靈氣了!」

徐萍還沒從那一幅花花綠綠的畫看出什麼,畫就被美術老師收起來了,一副要把那張小破紙供在祖宗桌上的模樣。

徐萍心裏冷嗤,不覺得岳熙是什麼寶,了無生氣地模樣有什麼好的,一點都不活潑可愛。

只不過她講到《望廬山瀑布》里的「飛流直下abc 尺,疑是銀河落九天」時岳熙眼睛裏忽然閃爍起來的光驚到了她一下。她忽然想起了一個不怎麼應景的詞——迴光返照。

安流倒是覺得,岳熙才不呆,只不過是岳熙腦子裡有太多豐富美麗的東西,需要她好好消化,細細品味。那可能是春天柿子樹柔嫩的葉子在陽光照耀下的模樣,也可能是岳熙家的大狗搖尾巴求骨頭的樣子,最近是「疑是銀河落九天」的腦補圖……他們不懂,岳熙到底有多聰明,但她曉得岳熙什麼都知道。

每天上學,放學王芳都在接送安流,唯恐女兒被壞孩子拐了去,自毀前途。特別當她看到那麼可怕的一幕後,更是堅定了自己的決心。

她還記得那個下午,讓她改變了對那兩個孩子的看法。她覺得,那哪是什麼野猴子,分明是暴力分子。

那天下午,王芳把安流帶回家後提着菜籃抄近路去買菜,走到那條僻靜的小路,偶遇了安流的同桌於嘉美,兩人寒暄着一塊向前走,忽然聽到前方的吵鬧聲,像是有小孩子在打鬧。王芳沒當回事,繼續往前走,看到幾個孩子在爭吵,她沒當回事,哪怕其中有熟面孔,看到幾個孩子打起來了,她覺得與自己無關,唯一窄窄的出路被堵住,她就想着等等,這一等,她見到了令她震驚的一幕。

岳熙一個小姑娘,和幾個男孩子扭打在一起,還把對方硬生生打哭了。

太可怕了,她忘了說話,靜靜地看着岳熙和席小舟互相攙扶着站起來,最後還不忘惡狠狠地衝著那堆孩子放狠話。

當她回過神來,旁邊的於嘉美不知什麼時候跑掉了。

她膽戰心驚地掃了眼慢吞吞從地上爬起來的孩子,裏面帶頭的是自己的便宜侄子韋志遠。忽然有幾分暗爽。

回去後,王芳做了一個夢,夢見岳熙一拳一拳面無表情地毆打一個孩子,那個孩子是那麼可憐,無論對方怎麼哀求岳熙都像無知覺鐵心腸似的不停手。後來,那個哭泣的可憐孩子變成了自己的安流。

王芳從夢中驚醒,心悸得厲害,急忙搖醒熟睡中的安流,讓安流發誓不再跟岳熙玩……

在她眼裡,岳熙哪還是什麼女孩子,明明是個惡鬼。

可她自己卻不想想,當她遇到兩個手無寸鐵的孩子被一群拿着棍棒的孩子脅迫時,她木然地站在旁邊,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她也不想想,他們為什麼會遭受這些。她自己和婆婆的爭執時,岳熙把她囂張嘴利的婆婆說得面紅耳赤時,她心裏是很高興的。至於她侄子的報復,就與她無關……

岳熙和席小舟一起來上學時,兩人的臉上多多少少都有挂彩。

安流瞬間把昨天夜裡媽媽的囑咐拋之腦後,趕忙問他倆發生了什麼。

那時正在上早自習,平時最喜歡打他們小報告的於嘉美卻安靜得異常,和鵪鶉一樣坐在課桌前,感覺後背發涼。

卻怎麼也沒見岳熙和席小舟來報復自己,不禁鬆了口氣。

「打架,不對。」安流聽完了倆人經過藝術加工後的事情經過後,皺着眉一副老夫子樣。一本正經地說:「看看,都受傷了!」她邊說邊指了指兩人臉上的傷口。

「傷口,是男人的英勇光輝!」

席小舟笑呵呵地說,笑時嘴巴咧大了,一不小心扯到了傷口,他嘶了一聲。

「得了吧,你還沒我打倒的多。」

岳熙邊說邊淡定地翻出一瓶AD鈣奶,慢吞吞地喝,忽然想起在上早自習,又不舍地放下。

「對,您是我熙姐。熙姐,受小弟一拜!」席小舟樂呵呵得說,

我本來就是你姐。岳熙邊想邊翻開課本。

後桌的男生在小聲地喚她,轉過去後,對方笑呵呵地問:「岳熙,聽說……」

那個男生的同桌立即拉了拉,一臉崇拜地說叫什麼岳熙,叫熙姐。

對方立即改口,問她昨天是不是和他舟哥一起打敗了二年級的級霸。

岳熙淡定地再次拿起AD鈣奶吸了一口,點點頭,看着兩人愈發崇拜,恨不得給他們當小弟的眼神時,學着安流的樣子,

「打架,不好。」

兩個奔跑在抱大佬大腿的同學立即被扼殺在大路上,大佬明晃晃擺出了老子不會武功莫挨老子的姿態,其中一個立即想起了曲線救國。

「熙姐,你喜歡喝這個啊,我大班就不喝了,不過……」

「有意見?」岳熙的眼睛陡然變得凌厲,叼着吸管瞅着那個似乎在嘲笑她的男生。自己前不久才被安流和席小舟嘲笑過,才不可以再讓其他人笑話她。

對方急忙否認,可惜再也圓不回最初的想法。

安流在前面捂着嘴笑,覺得岳熙真是太可愛了,怎麼會是媽媽的口中的危險人呢?

席小舟不知道為什麼,一看見安流笑,他也就想跟着笑,這真是挺傻的,和舟哥的名號一點也不搭。

《稚拙光影里的緣與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