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只存在於台詞里的配角
只存在於台詞里的配角 連載中

只存在於台詞里的配角

來源:google 作者:蓬良傑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趙岑岑 趙珊珊

在我姐去世的第五年,我見到了她我穿越成了侯府嫡女,而她是尊貴的一國之母她仍和記憶中的一樣,還是那麼自信、從容可某一天她滿是不安的對我說,「答應姐姐,不要在這裡愛上別人」展開

《只存在於台詞里的配角》章節試讀:

貴妃笑吟吟的說:「本宮前些日子聽說宋姑娘出了意外,現下可大好了?」
這話是徑直問我的,母親無法再替我回答,只得默不作聲的站在那裡。
我收回了看向皇后的目光,猶豫了一瞬答道:「已然大好了。」
「事情是發生在宮裡的,按說本宮協理六宮竟讓這等事情發生在眼皮子底下,也是有責任的。」
貴妃自責的道。
我垂着目光沒有應聲,胸腔里的一顆心卻止不住的往下墜。
我想過很多種可能性,獨獨未想過自己遇害這事兒,竟會和皇家扯上牽連。
若果真如此,那這其中暗含的洶湧波濤,以及各方勢力的角逐,是現在的我根本無法招架的。
「臣女已無礙。」
「那就好,本宮也可安心。」
說著,她朝旁邊的太監揮了揮手,「這是一些上好的補品,這裏面的東珠是本宮特地挑選的,可用之入葯滋補。」
說著,大太監已經將東西都端來了我的面前,滿滿當當的物件,我認識的不多。
但上面偌大的靈芝,以及數量客觀的冬蟲夏草和根須分明的人蔘,饒是再不懂也能知曉這些東西的價值。
不等我細細看去,又有幾個太監端來了東西。
「念着你如今身子孱弱,本宮又選了些益氣安神的物件給你。」
貴妃溫聲說。
我不知道眼下這些東西價值幾何,卻在大太監掀開遮掩的紅布之後,清晰的聽到身後貴夫人的倒抽氣聲。
大太監看出了我的不解,尖着嗓音笑說:「這是西域進貢的月影紗,將它掛在屋子裡便是盛夏寒冬,也可四季如春,因為難得所以五年才得一匹。」
「貴妃娘娘可是將自己宮裡所有的月影紗都賞賜給了姑娘。」
我看着眼前至少五匹的數量,只覺着渾身冰涼。
母親也覺着不妥,出聲想要婉拒,卻被貴妃娘娘三言兩語的給擋了回來。
於是,這珍貴無比的月影紗我無論如何都只能收下。
幸好,接下來一切祥和,再沒有旁的事情發生,因為貴妃娘娘的厚賞,各大世家夫人小姐對我和母親十分熱絡。
我的目光始終悄然追隨着遠處的皇后娘娘,我想要尋個時機和她說上幾句話。
夜慢慢變得深邃,於高空之上的皎月越發耀眼……整個中秋夜宴中,貴妃娘娘可謂左右逢源佔盡了風頭,就好像這後宮是她的。
相比之下皇后顯得黯淡無光,甚至她離席都是那麼的悄然無聲,除了我似乎沒人看到,又或者大家對這情形習以為常罷了。
我悄然的跟了上去,終於在御花園的梅林里找到了她。
「皇后娘娘。」
我小心翼翼的出聲。
「宋姑娘。」
她轉身看了我一眼淡淡的道,對我的突然出現沒有半分驚訝。
「趙岑岑!」
我眼睜睜的見着她正折梅的手頓住,時間在這一刻彷彿被按下了慢放鍵。
飄雪,寒風,以及她,都變成了慢放。
她滿眼驚駭的轉頭看向我:「你……你怎會……」我看着她眼裡有我想要的答案,卻立刻被她否決了,「不會的,不對。」
「我是趙珊珊!」
因為這三個字,因為她眼裡盛滿的不敢置信和驚喜,因為心裏那溢了出來的思念和委屈。
我想也不想的上前緊緊的抱住了她,帶着哭腔的喊她:「姐姐!」
我永遠都忘不掉,當年姐姐是為了趕上我的成人禮,才改簽了機票踏上了死亡航班。
這場成人禮的代價是姐姐的命。
無論父母朋友如何寬慰我,我原諒不了自己。
無數個寂靜的深夜,我聽着和姐姐最後通話的語音,看着和姐姐的最後一次合照。
忍不住的遐想,如果當初我沒有糾纏着她,非要她趕回國參加我的派對。
是不是一切就不會發生?
是不是姐姐就不會死?
是不是父母就不會那麼傷心?
又或者,死的那個人是我該多好呢?
我趴在她肩頭哭的不能自己,我從未想過今生還能有機會見到我的姐姐。
這一刻我無比慶幸和感謝自己能有這番奇遇,和姐姐的相見足以抵消任何代價。
「珊珊真的是你么?
那你是也死了么?
所以來到這陰曹地府?」...

《只存在於台詞里的配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