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戰神出獄
戰神出獄 連載中

戰神出獄

來源:google 作者:神無蹤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紫涵 都市小說 陳生

三年前,因一場變故,戰友慘死,陳八荒復仇,怒殺海外一族,自囚入獄,卻偶得神醫傳承三年後、戰神出獄,撫養戰友妹妹、又做校花的未婚夫,當了上門女婿別人家的女婿窩囊隱忍,陳八荒卻囂張無敵陳八荒懷抱佳人,手握香酒:「隱藏身份什麼的是不可能的,這輩子也不會隱藏,除非……你給我一壺酒」展開

《戰神出獄》章節試讀:

而曾彪則像是看到救星一般,連滾帶爬。

「二叔!快救我,有人要殺我!」

曾彪的二叔曾大鵬是縣裡的巡查長,三把手,也是因為有他罩着,所以曾彪才敢在三河村這一片胡作非為。

今天正巧上邊來領導視察,三河村雖然偏僻,但環境卻很好,風景秀麗,市裡準備把這片開發出來,弄一個景區。

作為縣裡的巡查長,曾大鵬作陪的同時,自然得負責好警衛工作。

可就在這個時候,村民奔走相告,說這邊出大事了,曾大鵬他們正惱火誰這麼不懂事,居然在這個節骨眼上給他們闖禍。

本來他們準備息事寧人,把領導忽悠走,回頭再解決的,可上邊的領導卻要求來這邊看看。

無奈之下,曾大鵬他們幾個縣級領導只好陪着過來。

這不看還好,一看還真是嚇一大跳,他娘的到處都是血,地上躺滿了人。

曾大鵬見狀不禁勃然大怒,還有沒有王法,竟敢公然行兇,後邊站着的幾個領導臉色也是鐵青,這麼多條人命,是要把天捅破嗎?

「彪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曾大鵬臉色陰沉,因為他發現地上這些人都是曾彪的手下。

自己的侄子是什麼貨色他太清楚了,平時都是他罩着,可是今天牽扯到這樣的命案,邊上還有領導看着,一旦徹查,絕對吃不了兜着走,甚至連他都要受牽連。

「二叔!你得給我主持公道啊,今天是我兒子和孫衛東的女兒訂娃娃親的日子,可是這兩個人不僅搶人,而且還對我們痛下殺手啊!太可怕了,這是亡命之徒啊!懇請二叔將他們繩之以法。」

曾彪也看到邊上的領導,秉着先下手為強的道理,趕緊把自己放到受害者的位置。

「什麼?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搶人殺人!簡直目無王法,來人,通通給我抓起來!」

曾大鵬早就看到了大堂里詭異的情況,狐疑地看了自己的侄子一眼,不過眼下還是先把人抓起來再說吧。

「放肆!」

鄭少南臉色一沉,手中軍刀一翻,殺意森然。

「哼!若是負隅頑抗,我有權將你們就地正法!」

曾大鵬心中一喜,要是對方抗拒執法,那自己完全可以就地處理了,到時候來個死無對證,自己再操作一番,這事兒就牽扯不到他和曾彪身上了。

想到這裡,曾大鵬就準備動手。

然而就在這時,市裡邊那位領導跌跌撞撞地跑過來。

「住手!都給我住手,不準亂來!」

這位領導一動,其他幾位也都跟着跑過來,曾大鵬也是一愣,可是緊接着他的臉色就變了,因為這位居然跑向對面了。

「危險啊!」其他幾位見狀大急。

可是這位卻充耳不聞。

「鄭……鄭少,請問您……您是鄭家的鄭少南少爺嗎?」

孫正陽氣喘吁吁,小心翼翼地問道。

就這麼幾步,他就跑得滿頭大汗。

「我是,你是誰?」

鄭少南詫異地瞥了一眼,他不記得自己認識這麼個人。

「鄭少!我是孫正陽,您可能不知道我,我是家族下放到這邊的,兩年前有幸在帝都的一次酒會上遠遠地看到過您。」

孫正陽趕緊解釋道。

「原來如此。」鄭少南瞭然地點點頭。

他所在的鄭家可是帝都四大家族之一,地位顯赫,在軍政商三界都擁有巨大的能量。

而孫正陽便是鄭家培養的,下放到秦城這邊,或許過幾年就能提上去。

不過這等級別的人物在鄭家並不算什麼,鄭少南自然不記得。

「鄭少,這裡是……」

孫正陽遲疑了一下,低聲詢問。

這些人可都是鄭少殺的啊!

「哼!這些人都是地方上的毒瘤,你好好查查就知道了……」

鄭少南冷哼一聲。

隨即孫正陽的臉色就變了,尤其是看到他眼中尊貴無上的鄭少居然對那個抱着孩子的青年畢恭畢敬,心中更是驚駭到無以復加。

「鄉親們放心大膽地說!今天有我給你們做主!」

了解到情況的孫正陽怒不可遏。

周圍的村民們看到有更大的領導要主持公道,都爭先恐後地把曾彪的罪行說出來。

這一查還真嚇一跳,曾彪的手裡居然有十幾條人命,其中竟然包括他自己的親生兒子,還有各種巧取豪奪,霸佔人家媳婦兒等等,可謂是罪行累累。

而且曾大鵬也牽扯其中充當了保護傘,還分去大部分利潤。

要不是今天曾彪給自己的兒子辦陰婚,惹來了陳生和鄭少南,還不知道這兩個禍害要橫行多久呢!

「好啊錢東山,你們這裡簡直就是一個土匪窩!罄竹難書!」

此時曾彪、曾大鵬早已面無人色,癱軟在地上,面露絕望之色,作為縣裡一把手的錢東山也慌了。

「啪!」

「把他們兩個給我抓起來!」

錢東山一巴掌甩在曾大鵬臉上,同樣氣憤不已,這他娘的簡直要把他往死里坑啊。

這些事兒雖然他不知道,可這麼多條罪行,一旦徹查下來,他的責任可小不了,搞不好從此仕途無望。

不過這些事情自然有孫正陽他們去處理,迎接曾彪的肯定是死刑,陳生也懶得理會,只是冷冷地盯着孫衛東和安麗紅兩口子。

此時兩人也好不到哪裡去,原本以為有曾彪這條地頭蛇出馬,完全可以搞定,可沒想到陳生的這個手下不僅身手厲害,而且還有這麼大的背景,連市裡的大人物都畢恭畢敬。

「怎麼可能……這不可能……」安麗紅目光獃滯,無意識地喃喃着。

她做夢都想不到,張紫涵那個大頭兵哥哥,竟然有這樣的背景關係。

「你們也該死!」一把攥住安麗紅和孫衛東的脖子提起來,陳生眼中儘是殺意。

「我們……我們知道錯了,求求你……放過我們吧!」

「小涵……小涵,阿姨知道錯了,我……我不該那樣對你。」

孫衛東夫婦就像兩隻螞蚱在陳生手裡掙扎,求饒。

看着兩人求饒的樣子,張紫涵有些不忍,她扯了扯陳生的褲腿,低聲說道:「八荒哥哥,你不要生氣,小涵沒事的,我不怨恨他們。」

陳生深吸一口氣,將兩人扔掉,然後一把將張紫涵抱進懷裡,低聲道:「看在小涵的面子上,哥哥就饒他們一命,從今以後,哥哥不會讓任何人欺負小涵。」

「嗯,小涵有哥哥了,真好!」

「八荒哥哥,我們走吧,小涵不想再看到她……」

然而話沒有說完,張紫涵就突然流鼻血,暈倒在陳生的懷裡。

《戰神出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