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虞昭昭蕭景炎小說
虞昭昭蕭景炎小說 連載中

虞昭昭蕭景炎小說

來源:google 作者:虞昭昭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蕭景炎 虞昭昭

那劍是蕭景焱送她的唯一一件禮物瑾兒卻忍不住勸道:「娘娘,那啞女也不知用了些什麼手段,哄得陛下都不知多久沒來坤寧宮了,您還管那劍做什麼?」冷雨飄搖,打落初芽虞昭昭看着她又像是在看她自己:「瑾兒,她如今已是皇貴妃,莫要再口出不遜」...展開

《虞昭昭蕭景炎小說》章節試讀:

小說主人公是虞昭昭蕭景炎的書名叫《虞昭昭蕭景炎小說》,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
主要講的是:虞昭昭抬眼透過窗,越過那被暴雨打落的滿院桃花。
越過那看見桃枝曼不過的高牆,越過一座座的黑壓壓的宮殿,到了更遠更遠的地方。
那裡有從前的蕭景焱。
少年時候的蕭景焱,一襲白袍,烈烈紅馬,是眾多皇子中最出色的。
...明明她睡着的時候模樣如此乖巧,可只要見着他,卻總是像有一身的傲骨,怎麼磨都磨不碎,跟她父親謝徵一樣,未曾將他這個皇帝放在眼裡!
他冷下臉來,無情道:「禍害遺千年,她謝家人上再兇險的戰場都死不了,何況就淋一場雨,裝模作樣!」
虞昭昭看着眼前之人,忽然想起來,她十六歲那年入主中宮,成為他的皇后,現今八年。
最好的年華,全數都留在了這一片片青磚黛瓦壘起來的高牆裡了。
而那個讓她心甘情願把自己圍在這裡的人,卻突然撒手不管了。
「是,臣妾不過淋了一場雨,並無大礙。」
虞昭昭抬眼透過窗,越過那被暴雨打落的滿院桃花。
越過那看見桃枝曼不過的高牆,越過一座座的黑壓壓的宮殿,到了更遠更遠的地方。
那裡有從前的蕭景焱。
少年時候的蕭景焱,一襲白袍,烈烈紅馬,是眾多皇子中最出色的。
可他卻依舊會在下課後偷溜出宮為她掏鳥窩,為她摘桃花,為她鑄劍。
他是虞昭昭的如意郎君,心上唯一的良人。
虞昭昭嫁給曜郎的第三年,蕭景焱出征,長嶺一戰成名,卻也身受重傷,被趙綉兒救起。
從此,蕭景焱眼中再也沒有旁人。
虞昭昭回過神,強撐起身跪倒在地:「臣妾已赴約,望陛下金口玉言。」
蕭景焱被在身後的手狠狠攥起,從齒縫溢出一句話:「皇后,記性倒好。」
他一揮袖,轉身便走。
看着那絕情的背影,虞昭昭霎時氣力全失,軟軟倒在了地上。
良久,她費力拖着身體,想起身倒杯水,卻怎麼也起不來。
虞昭昭下意識喚了一聲:「瑾兒。」
空蕩蕩的宮殿,彷彿沒人一樣,沒有絲毫回應。
是了,瑾兒死了,偌大深宮,再也無人會心疼她一二了。
這宮裡的日子再難,她未曾哭過一回,只此刻,一滴眼淚悄然而下,落地無息。
蕭景焱,你是真的夠狠。
三月十九,桃花開到了最燦爛的時候。
可今年的雨卻一場又一場,春色都染上了銹色。
坤寧宮來了新婢女小如,是蕭景焱讓人送過來服侍她的。
他本人,虞昭昭卻是許久未見了。
只聽人說,趙綉兒懷孕後,蕭景焱日日都待在了那兒。
虞昭昭的身子一直不見好,小如擔憂得自作主張叫了蕭太醫來瞧。
蕭太醫搭了脈,虞昭昭忽的想起才問:「蕭太醫,前段時間我母親重病,是叫您去瞧的,如今我母親身體可好了?」
蕭太醫頓了頓,臉上的神色怪異:「娘娘,您不知道嗎?
謝夫人七日前亡故,如今……已然落葬了。」
虞昭昭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搖頭:「不可能,陛下已經賜下不生丹,母親怎麼會……」蕭太醫不忍地搖頭,壓低了聲音才道:「微臣仔細查過了,陛下賜的不生丹……是假的,承蒙謝家大恩,臣這才冒死告訴娘娘!」
「娘娘,您在這深宮之中,入口的東西一定要慎之又慎!」
一瞬間,虞昭昭如墜冰窟,渾身的血液似乎都凝結成了冰渣!
蕭景焱給的不生丹是假的!
她忽然想起來,瑾兒死的時候,他就說過,這還只是開始。
他還說,他恨不得將謝家人千刀萬剮。
所以,他口口聲聲說只要她給趙綉兒磕頭認錯,實際上不過是個幌子!
虞昭昭心頭似有無數鼠蟻啃食,鑽心般的劇痛。
他騙她,以母親的性命去騙她給趙綉兒下跪!
她望着空蕩蕩的宮殿,掙扎着起身,想去找蕭景焱問個清楚。
可到了門前,忽然瞥見宮中的桃花樹不知什麼時候都不見了。
她陡然明白,經年痴纏愛恨,都是她一廂情願,蕭景焱半點未曾念及他們的舊情。
她笑着,忽然沒有了一點力氣,狼狽地倒在地上。
虞昭昭指甲死死摳住地面,壓抑得聲線只剩痛楚:「曜郎啊曜郎,你騙得我好苦!」
第六章四月二十,穀雨,天晴了。
虞昭昭卻依舊穿着冬裝,看着高高的宮檐,和偶爾落在上面的飛鳥。
「陛下駕到——」門外傳來太監尖細的聲音。
虞昭昭沒有轉頭,好似沒聽見一般,也不見起身。
一旁的小如有些着急,她卻沒有任何反應。
蕭景焱進來,瞧見這情景,不悅的皺了皺眉。
「皇后倒是越發懂規矩了,知道朕來,連迎都不迎了!」
虞昭昭這才回頭,聲音沒有一絲起伏:「陛下今日竟也有空來坤寧宮,可惜,臣妾宮裡連種像樣的茶也沒有,怕是招待不好陛下了。」
蕭景焱看着靠在窗前的虞昭昭,只見她面色蒼白,單薄消瘦得好似一陣風便能吹走一般。
他心裏竟有些悶悶的,語氣煩躁:「太醫院裏的人是做什麼的,皇后怎麼病了這麼多日子也不見好!」
小如只好跪下請罪:「是奴婢不好,沒有伺候好娘娘!
請陛下恕罪。」
虞昭昭皺了皺眉,冷冷道:「葯太苦了,我不想喝。」
蕭景焱臉色一沉:「去把葯煎來,朕看着她喝!」

《虞昭昭蕭景炎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