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雲深處的那片海
雲深處的那片海 連載中

雲深處的那片海

來源:google 作者:溫欣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稚月 溫欣 現代言情

【changdu】我緩緩的睜開了雙眼,映入眼帘的是一臉擔憂的林稚月,她的眼睛是紅腫的,我的心不由的一疼,想動時背上的刺疼卻讓我忍不住哼哼起來,林稚月的眼淚流了出來,我輕聲的安慰:「小不活的,這不還沒死嗎,不用這樣的,...展開

《雲深處的那片海》章節試讀:


我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發現林稚月的大眼睛笑眯眯的看着我,她離我臉貼的很近,我甚至能聞道她身上獨屬於她的清香,我伸出手摸摸了她的臉,很舒服,不像是做夢,我忽然驚醒,想放下手,可她卻捂住了我的手,不讓我把手放下,氣氛在此刻變得有些微妙。

我和林稚月就這麼看着對方,直到一聲蒼老的聲音在傳來:「月月,月月,你在哪?」

林稚月急忙把手放下,我也順勢放下了手,林稚月紅着臉對外面喊到:「爺爺馬上來了,我還幫朋友搬東西呢,您老先委屈下,馬上出來了。」

我提着箱子跟着林稚月出了船,來到了一位老人旁邊,老人身穿米褐色襯衫,一頭白髮頭髮梳得沒有一絲凌亂。微微下陷的眼窩裡,有着一雙深褐色的眼眸。

他打量着我,和善的笑着,說到:「月月,這是你男朋友吧,看起來很有精神嘛,和你蠻配的。」

林稚月氣憤的跟爺爺打鬧到:「爺爺你能不能不要說這種話,他…他還不是我男朋友呢!」

老人笑呵呵看着我說:「這有什麼嗎,我家月月這麼優秀,相信他肯定是非常有你這麼漂亮的女朋友的吧,對吧小夥子。」

我被問的不好意思了,看着老人期待的眼神,我想着也不能讓老人寒心,就對老人說:「上天安排的最大,這得看緣分!」

「你小子給臉不要臉啊,我閨女配不上你啊?」

老人重重地拍了拍我的背,我一下子被疼得齜牙咧嘴,林稚月見狀趕忙說:「爺爺你不要拍他的背啊,他就是我前幾天提到的傅陽啦。」

老人連忙收回手,又伸出手準備伸出手給我揉揉,想了想又覺得哪裡不對,就拉住我的手真摯的說:「你就是小陽啊,把月月交給你我是真放心了,月月這幾天一直都在念叨了,真是女大不中留啊,走走走,回家請你吃個蘋果吧。」

「爺爺你怎麼又這樣啊!」

空氣中流露着快活的氣息,我笑着與林稚月和她的爺爺走在路上,感嘆着雞鳴島這幾年的發展的,在走的路上林稚月的爺爺告訴我喊他輝爺就成,因為大家都是這麼喊他的。

到了地方,我觀察了一下,修的還不錯,輝爺是開的民宿的,全名叫雲之南民宿,民宿很大,有一個小院,小院在雲之南的裏面,放着一個石桌。雲之南有十個可以住人的房間,整體裝修風格偏小清新,顏色是藍白相配,很符合雲之南這個名字。

輝爺閑暇之餘還會到處去賣賣水果,比如沙灘,比如林間小道。

後來呀他和我說,他以前也是有理想有野心的,但是時間慢慢的改變了他的想法,因為有了林稚月這個可愛的孫女,這家民宿就是在林稚月16歲時開的,裝修的是林稚月出的主意。

我很喜歡他們的相處方式,快樂而又溫馨,不像我和我爸的相處,我和我爸就像陌生人,除了金錢上的來往就沒有任何話題,其實我也很想和我爸多聊聊,但是每次看到他冷漠的樣子,我就不敢多看一眼,因為再多看一眼的話就會爆炸吧。

林稚月帶着我來到我的房間,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我們的房間很近,出房門就能看見對方,不過我也不在意,把自己的用品擺放整齊,洗了個澡,然後躺在了床上,回想着今天發生的事,鬱悶的閉上了眼睛,開始強迫自己睡眠。

我還在數羊的時候,忽然聽到門在輕輕的響動,光從外面照射到我的房間,林稚月躡手躡腳的從房間走了進來,輕輕的走到我的床邊,看着我熟睡的樣子,她坐到我的床邊,溫柔撫摸着我的臉頰,輕聲說道:「誰讓你今天摸我臉的,那我可得摸回來,哈哈。」

她輕聲笑了一下,忽然意識到我在睡覺,趕忙停止,在確認我睡着,繼續輕輕撫摸我的臉說:「當我快要被玷污的時候,你忽然就闖出來,為了我不惜被捅上那一刀,我當時就在心裏認定你了,我想着呀這輩子應該也不會碰到這種事了,我也沒什麼能報答你的了,所以我這輩子認定你了,但是呢,其實我很早之前就…哈哈,這些以後再告訴你。」

「我還是有點傻的,只敢在你睡着的時候說這些。」

她忽然緩緩貼近我的臉,我的心瞬間慌亂,她的氣息離我越來越近,芬芳的氣息不斷衝擊着我的荷爾蒙,此時此刻我就像手腳被束縛一樣,只能半眯眼看着她不斷靠近的臉。

她在我的臉上輕輕一碰,雖然保住了清白,但是為啥我感覺有點失望?「等你是我男朋友了,我就親你臉哦,可惜你是溫欣的未婚夫,不過,我認為還是有機會的,畢竟你們還沒結婚,我還想爭取一下。告訴你個秘密,其實我一直知道你不喜歡溫欣哦。」

她緩緩起身,對我輕聲說了句晚安,但是在站起來的時候,忽然房間的燈亮了,溫欣被嚇的坐了回來,好巧不巧一屁股坐在我的背上。

「啊!!!」

撕心裂肺的慘叫響徹整個房間,林稚月趕忙起來扶我起來,面帶歉意地看着我,而此時輝爺站在放門口拿着個椰子目瞪口呆的看着房裡的一切,反應過來後立馬說:「怪我怪我,沒打擾到你們吧,小陽,椰子我就放這裡了,你完事記得吃喝啊,我還帶了兩個吸管,你們可以一起吸…」

「爺爺!」

「好好好我馬上走,那小陽一定要喝完椰汁啊,我和你說,哎呦月月別瞪我了我立馬走。」

輝爺趕忙放下椰子走出大門,林稚月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看着我,我無奈的看着她,問道:「你怎麼到我房間里來的?」

「其實,我也是和我爺爺一樣也是給你送東西的,你看這是我帶的,額,帶的五毛錢!」

看着因為燈光顯得金閃閃的五毛錢,我看着她開始笑了起來,她一開始不好意思,但看着我笑的這麼開心,也被感染起來,扶着我的肩膀開始笑,我們就這樣笑了一個夜晚。

第二天,當我半睜眼時,發現懷裡抱着一個物體,跟我家那毛茸茸娃娃一樣,不過現在抱着的會發熱,軟軟的,蠻舒服的,還有點香,感覺林稚月身上的味道有點像,我心滿意足的抱着,直到熱氣若有若無的撫在我臉上。

我瞪大眼睛看着眼前這一幕,我的眼前全被林稚月的五官佔據,如果我再靠近一點的話就會親上,那會我直接融化。我開始嘗試把手**,可是不管用,我漸漸加大力度,卻沒曾想懷中的人脾氣更大,在夢中都不願意解放我的手,她嘀咕了一句別鬧,繼續抱着我和我躺一塊,甚至腳都開始纏上我的腿。

所以我算是,被撩了是嗎?我越想越不對勁。我死死的壓抑住自己的**,開始回想起近幾年來有沒有難過的事情,可是不管用,我後悔了,為什麼當初不鎖門。

正當我陷入尷尬的時候,爽朗的笑聲傳來:「小陽我又給你帶了個椰子,這下子月月不在我們能好好聊,額…」

輝爺震驚的看着床上的我們,我無比尷尬的用餘光看着輝爺,剛好這時林稚月也醒了,所以…

「啊!!!」

我被狠狠踹到床邊,背又被床給撞上了,我疼得撕心累肺,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受傷的永遠是我的背?

等我好不容易緩過來行地上爬起來的時候,看到輝爺滿臉關切的看着我,我疑惑道:「月月呢?」

輝爺撓了撓頭,說:「她走了,我是不是來的不是時候?」

「你來的正是時候!」


《雲深處的那片海》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