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冤家路窄壞總裁:媽咪快逃
冤家路窄壞總裁:媽咪快逃 連載中

冤家路窄壞總裁:媽咪快逃

來源:google 作者:蘇雪薇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子辰 蘇雪薇

"雪薇的一生,已經走過了整整的二十八個年頭,在這段看似簡單卻很漫長的征程中,她快樂幸福過,也傷心過,每一段人生經歷都是她人生的回憶花兒遇到風霜尚且知道努力向前,更何況我們是一個個活生生的人,遇到困難更應該迎難而上,而不該輕言失敗人生就如那些花兒一樣,有時候不一定能夠一帆風順,人在逆境的時候很容易退縮"展開

《冤家路窄壞總裁:媽咪快逃》章節試讀:

   S市各大新聞媒體最近都報道着相同的新聞,這些新聞之中都包含着一個共同的人物,那就是蘇雪薇。

   在S市舉辦的IT大賽之中,由蘇雪薇指導的代表鄭氏設計的那份把握手中的幸福,很是新穎,許多評委和專業人士都斷定這次的冠軍一定是蘇雪薇。

   而上個月簡氏集團總裁簡俊熙先生為她擋槍而死的事情,鬧的沸沸揚揚的,「知情人士」透露的,鄭氏集團的鄭偉澤和蕭氏集團的蕭浩軒,蘇雪薇之間的三角戀愛關係,而且,蘇雪薇這個未婚先孕的媽媽生下的蘇子辰貌似是蕭浩軒的兒子,一切都是破朔迷離,卻又讓狗仔隊們熱血沸騰。

   蘇雪薇是一個電腦天才,更是電腦博士張浩哲的女兒,讓各大勢力為之赴湯蹈火的PX5代碼就在張浩哲的手中,但是張浩哲卻已經為了這件事情喪失了性命,卻仍有人不斷追尋着代碼的行蹤。

   多年之前,蘇雪薇心中的男人是自己的學長,簡俊熙,陰差陽錯之下蘇雪薇卻和蕭浩軒在一次醉酒的夜晚發生了關係。沒過多久,蘇雪薇在父親的安排之下由鄭偉澤陪伴出國了,五年之後蘇雪薇回國時卻帶着一個叫做蘇子辰的孩子,並且擁有了鄭偉澤的未婚妻這個稱號,而這個孩子就是蕭浩軒的兒子。

   其實兩個人並沒有忘記彼此,在逐漸的相處之下,兩個人的感情越來越深,可是蘇子辰卻不太認同自己的這個爸爸。

  這一天蘇子辰放學早,而蘇雪薇又下班的早,所以,兩個人經過了一次非常的打扮之後,在確定了,無論什麼情況下,都不會有人注意到他們兩個,這才上了街,以防止狗仔隊的追蹤。

  「子辰,今天你想去哪裡,媽咪都帶你去!」因為內疚最近蘇雪薇將很多的心思都放在了寄養在她家的去世好友苗慧蘭的女兒蓉蓉的身上,對兒子確實是關心的不夠,所以為了彌補兒子心裏的不滿,她決定帶兒子好好的玩一玩。

  「真的是哪裡都行嗎?」蘇子辰調皮的眨了眨眼睛。

  「當然了,媽咪說的話,算話!」蘇雪**誓旦旦的說著,但是很快她就為了自己說的這句話後悔了,因為蘇子辰竟然破天荒的說要去玩什麼鬼屋。

  我的老天哪!別說蘇雪薇沒出息,她差點沒當場哭了出來。

  這輩子,蘇雪薇最最害怕的兩樣東西,一個是蛇類爬行動物,而另一類就是那些靈異恐怖的鬼神。

  平日里,只要是電視上播放着什麼鬼片或者是動物世界中播放蛇類的生態,她會立刻轉檯,不讓自己多看一眼。

  如果真的不小心看了,蘇雪薇就會一連半個月都會做噩夢,睡不踏實。

  現在兒子突然說要進鬼屋,怎麼能不讓蘇雪薇有一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兒子,那個鬼屋沒什麼好玩的,媽咪請你去玩過山車!」

  蘇子辰小嘴一撇,「就知道媽咪說話不算數。」

  「媽咪沒有說話不算數,只是,你也知道媽咪很害怕這類的東西!」

  「你不去,我自己去了,同學們去過都說裏面很好玩很刺激!」

  很好玩?很刺激?不是吧,她怎麼覺得這麼恐怖呢。不得不說現在的小孩子果然是膽識驚人,自己就算是騎上八匹馬也趕不上了。

  但是又不能真的扔下兒子不管,硬着頭皮的,蘇雪薇咬牙買了兩張票,賠了兒子進去。

  這一進去,蘇雪薇的悔意更深了,因為她差一點就被嚇得坐在地上。可是退又退不回去。只能蘇子辰的身後,一步一挪的向前面緩緩的邁進。

  「媽咪,你看看前面的那些血淋淋的心臟,好詭異哦!」

  蘇雪薇本來就心裏恐懼,聽到兒子這麼一說,腳下一絆,嘭的一聲,倒在了地上,手裏面碰到一個硬硬的東西,她抬眼一看,一個高仿真版的骷髏頭,正在她的眼前。

  「媽呀!救命啊!我不玩了!」蘇雪薇瞬間眼淚便流了出來。一顆小心臟差點沒直接衝出身體,飛快的向前沖了出去,只留下後面一臉錯愕的蘇子辰,心裏想着,這些東西本來就是道具,媽咪幹嘛這麼害怕。

  不過,再一想,蘇子辰又覺得自己這次似乎真的玩過火了,其實他只是想要跟媽咪分享一下自己喜歡的東西而已,沒想到,媽咪竟然會被嚇成這樣。怕蘇雪薇會出什麼事情,他飛快的跟了上去。

  哆嗦着,蘇雪薇快速的向前走着,連眼睛也不敢睜開,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臉頰碰到了軟軟的東西,大概是驚嚇的太多了,蘇雪薇條件反射的直接朝着那東西打了過去,只聽到一聲脆響。接着便聽到某男的一聲咆哮。

  「蘇雪薇,你想謀殺嗎?」

  「謀殺?」這聲音似乎聽耳熟的,蘇雪薇大着膽子睜開了眼,藉著那詭異的燈光看到一張熟悉的臉,是前兩天剛剛見過面的的蘇天易。來不及細想他為什麼會在這裡,所有的目光全部都集中在蘇天易那半邊紅腫的眼睛。

  蘇天易是蘇氏集團老爺子蘇天威的孫子,而蘇雪薇則是蘇天威失蹤多年的妹妹的外孫女。

  剛才蘇雪薇出手的動作快,而且狠,正好打在蘇天易左邊的眼睛上。

  「對不起,我剛才還以為自己又撞到了什麼鬼魂之類的。」

  蘇天易本來被揍就夠憋屈的了,這會知道被當成了鬼魂,心裏更不痛快。

  「你有見過這麼帥的鬼魂嗎?」

  卻聽到已經趕上來的蘇子辰撇嘴說道:「你這個樣子也能叫帥?這個世界上的帥哥標準被的降低了好多哦!」

  不是蘇子辰故意要找蘇天易的茬,實在是他出現的太不是時候了,蘇子辰本來就再想要找個什麼人或者東西來轉移媽咪的注意力,這樣她的心裏就不會有那麼多的恐懼感了。沒想到蘇天易竟然撞到了槍口上,只能算他倒霉了。心裏這樣想着蘇子辰的嘴角邊勾起一抹邪笑。

  蘇天易對於蘇子辰的說法非常的不滿,想要反駁,卻又覺得似乎應該用事實來告訴蘇子辰,他這個樣子真的很帥,「你一個小屁孩,知道什麼叫帥哥。還是哥哥我來給你示範一下吧。」

  說著蘇天易還真的走過去攔住了兩個走過來的年輕女人。

  可惜他忘記了這裡是鬼屋,女人們本來膽子就小,在看到一個眼部紅腫的男人走過來,下意思的就認為一定是工作人員設置的道具。在那幽暗的燈光下,此刻的蘇天易看起來有點詭異,他嘴角邊略微的浮起一絲自認為很帥的笑意,剛要上前。卻看到那兩個女人大叫了一聲「鬼啊!」然後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一人出了一拳,硬生生的打在了蘇天易的臉上。

  一個打中了他的右眼,一個打中了他的鼻子。鮮紅的鼻血順着下顎慢慢的流了下來。蘇天易的臉瞬間變的紫一塊,青一塊,紅一塊,五彩斑斕。

  看着他狼狽的樣子,蘇子辰放聲大笑,「哈哈,我就說吧,女人的眼光不會這麼差!」

  「你還說!」頂着兩隻熊貓眼,一隻紅鼻子,蘇天易十分委屈的站起了身。他也不知道今天怎麼這麼倒霉,竟然遇到了蘇雪薇他們母子兩人。

  好似每次見到他們自己總要受到一點刺激。

  三個人一前一後的走出了鬼屋。

  正好碰到了蘇天易在那裡等着他的朋友,看到自己朋友受傷的臉,再看了看後面蘇雪薇和蘇子辰兩人。

  他很瞭然的點了點頭,強忍着笑。「蘇二少,咱們還是去看看傷吧,你的臉好像被傷的很重!」

  卻見蘇天易非常憤恨的瞪了蘇雪薇一眼,「你們母子兩人,真是,要是按照我以前的脾氣,我……」一想到蘇雪薇是自己的長輩表姑,蘇天易心中就憋得難受。

  蘇子辰沒好氣的回瞪了他一眼,「你只是被打了臉,難道還傷了腦子不成?連說話都不連貫!」

  這一句話,氣的蘇天易剛剛止住的鼻血流了出來。

  「哇塞,奇才!生個氣都能氣出鼻血來。你比我媽咪更牛!」這話當然是指那次蘇雪薇因為流鼻血而住院的事情。不得不說蘇家的人,還這個流鼻血的事情上還真是接近嘞。

  聽了蘇子辰的話,蘇天易的朋友再也止不住大笑了出來。

  蘇雪薇可沒有心情就管他們兩個去吵什麼,此刻她早已經嚇得有些虛脫,安安靜靜的找了一個座椅做了下來。整個人心情放鬆的閉上了眼睛。

  一陣痒痒的感覺將睡夢中的蘇雪薇弄醒,她微皺着眉頭睜開眼,才發現此刻自己竟然與一隻白絨絨的小狽四目相對,而且他要是在不起來,只怕是要跟這隻小狽有個最親密之吻了,她快速的坐起身,整理了自己有些褶皺的衣服。

  發覺自己的臉上涼涼的,濕濕的,很明顯是剛才這隻小狽舔了自己。

  小狽很親熱的用它那軟綿綿的頭部蹭着蘇雪薇的胸部。一臉陶醉的樣子,讓蘇雪薇有些尷尬。

  不得不說這個小狽有點色嘞!

  不過自己是個人總不能跟小狽一般見識。微微的站起身,蘇雪薇轉身就走,卻發現這隻小狽跟在自己身後一直不肯離開。

  有些憤怒的,卻更多無奈的,蘇雪薇厲聲的喝了它一聲,「停,別再跟着我,我可不會養你的!」

  開始的時候小狽確實是停了幾下,可是見蘇雪薇又往前走,它又跟了上來。

  「嘿!你還真是不到黃河不死心!」蘇雪薇略微生氣的大步上前,一把將它抱了起來,走到了遊樂園的湖邊,想嚇嚇這只不老實的小狽,誰知道人家非但不害怕,反而自告奮勇的跳到了湖裡,然後很驕傲了在裏面遊了一圈,又上了岸。一身濕漉漉的毛皮,用力一甩,全部都弄到了蘇雪薇的身上。

  還是頭一次碰到這麼無賴的小狽。

  蘇雪薇真想挽起褲子揍它一頓,但是看到他那可愛的摸樣又不忍心。

  心裏暗嘆,算是了,我忍你。只是別指望我會收留你。家裏面蓉蓉還小,子辰也不大,根本就不能養狗。

  似乎是知道蘇雪薇心中的想法一般,小狽略微鄙夷的看了蘇雪薇一眼,朝着旁邊的大樹旁汪汪的叫了兩聲。

  一個長得一張娃娃臉,可愛蘿莉的十二三歲的小女孩走了出來,十分生氣的哼了那小狽一聲,然後走到蘇雪薇的面前,裝出一副大人狀,一聲嬌斥。

  「你以後不準色眯眯的看着天易哥哥,他已經名花有主了,跟我訂過親了。要是你喜歡就看我好了!」

  蘇雪薇微微一愣,感情這個小蘿莉喜歡的是蘇天易。蒼天那,你還真是沒眼光,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就蘇天易那個德行哪裡值得這孩子為了她還特意來找自己啊。

  別怪蘇雪薇這麼說,因為剛才她睡覺前,蘇天易還在跟自己五歲的兒子兩個人在那裡大眼瞪小眼的胡侃。

  小女孩見蘇雪薇不說話,還以為她不同意,一雙閃亮的大眼中,眨了眨,從手中拿出一塊看起來和名貴的巧克力,十分不舍的遞給蘇雪薇。「你只要答應我,距離天易哥哥遠一點,這個就是你的!」

  「你賄賂我?」暈倒,早在十幾年前,蘇雪薇已經就不再吃巧克力了,和其他的女人想要減肥的目的不同,她是因為一段非常難以忘懷的往事,所以再也不吃了,每次也只買兒子吃的那份。現在見一個小女孩竟然為了蘇天易來賄賂自己,蘇雪薇淡淡的笑了出來。

  「好吧!你的巧克力我收下!」

  「那你是同意不再跟天易哥哥見面了!」小女孩很天真的問。蘇雪薇剛要回答,卻被正好趕來看到這一幕的蘇天易給止住住。

  「珠珠,你怎麼來這裡了,不是跟你說過,你現在應該以學業為重嗎,將來的事情將來再說!」說完蘇天易拉起那個叫珠珠的女孩子就要走。卻見那女孩掙扎着脫離了他的手。

  「我不要,我要跟她說清楚,珠珠要做天易哥哥的新娘子,誰也不準將你搶走!」

  像是在等着蘇雪薇的回答一般,珠珠咬了咬嘴唇,在蘇天易冷冷的目光中,硬是沒有離開一步。

  這樣的女孩,不禁讓蘇雪薇想到以前的自己,微微的點點頭,算是答應了女孩的要求。

  因為得到了蘇雪薇的點頭,珠珠這才歡快的拉着蘇天易離開了。

  蘇天易臨離開前意味深長的看了蘇雪薇一眼。是珠珠想多了,他和蘇雪薇本來就是一家人,又怎麼可能發展成其他的感情!

  「媽咪,你還好吧!罷才在鬼屋一定嚇着了,以後子辰再也不會提這種過分的要求了。」

  蘇雪薇輕輕的搖搖頭,摸了摸兒子的小腦袋。跟兒子也離開了原地。

  只是蘇雪薇的思緒明顯的有些飄離。

  十一年前,也是這個月份,那年的夏天特別的乾燥,整個月也沒有下過一場雨,太陽炙烤着大地,也讓人的心變得煩躁。

  剛剛上了中學的蘇雪薇放學後,買了自己最喜歡吃的巧克力回了家。因為媽媽說巧克力中一種幸福的味道。

  但是那一天,她剛一進門便聽到了媽媽和爸爸的爭吵聲。媽媽痛苦的哭泣着,央求着爸爸不要再一錯再錯,他們有溫暖的家。有個可愛的雪薇。

  可是父親卻很無情的推開了母親。出了房門,看到一臉詫異的蘇雪薇,張浩哲略微的有些愧疚。但是卻還是沒有停住離去的腳步。

  那時的蘇雪薇天真的以為自己用最心愛的巧克力,能換來父親和母親的和好,不想卻被父親一把將東西仍在了地上。

  也就是從那個時候起,家裡的氣氛變得越來越冷淡,父親和她們之間也沒有了以前的溫暖和疼愛。母親說巧克力是幸福的象徵,可是當幸福不在的時候,巧克力吃起來便不再是香甜,而是一股苦澀。

  蘇雪薇不信邪的,一連買了好幾十盒,吃的自己都流了鼻血,可是卻再也找不回當年那個幸福的感覺。留下的只有苦澀的味道。

  所以從那以後她再也不吃巧克力了。

  想讓那些不開心的往事,隨着那遠去的巧克力香,永遠的埋藏在自己的心裏最深處。

  因為自己曾經如此的幸福過。

  「媽咪!」

  兒子一聲輕呼叫蘇雪薇從回憶往事的思緒中回過神來。

  「什麼?」

  「媽咪,你手中的巧克力快要化掉了!」

  蘇雪薇低頭看了一眼,那原本心形的巧克力在自己的手中變得扭曲。嚴重的變了形。

  也許就跟她現在的心情一樣吧!

夏天,一個隨時都會下雨的季節。也是一個容易讓人傷感的季節。蘇雪薇這個月份實在是感傷的太多了。

  好容易整理了心情,高高興興的去上班,沒想到這剛一到公司就看到了自己的死對頭,白氏集團的白語嫣和白玉玲兩姐妹。

  有他們出現的地方,准沒好事,於是蘇雪薇自動遠離對方的視線,連電梯也不坐,直接走樓梯。

  不想,這老天還真的能捉弄人,辦公樓下的兩部電梯,竟然同時壞掉了,而白玉玲姐妹兩個人也一前一後的走了安全梯。

  這下子算是碰上了。

  「出門碰到你,我可是倒了八輩子的霉!」白玉玲的嘴上一直不饒人,直接對着蘇雪薇就開罵。

  蘇雪薇當然不會任她咒罵了,也毫不留情的回了她一句:「出門碰到你,我才是生來無趣,死着憋屈。」最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跟蕭浩軒混的時間久了,蘇雪薇從來沒想到,自己有一天罵人竟然也能罵的如此順溜。要是在以前,她是絕對不會這麼說話的。難怪兒子最近也常說自己的嘴巴變厲害了。連他都偶爾要輸陣了。

  「蘇雪薇你的嘴真毒!」白玉玲被蘇雪薇罵的胸部都要氣炸了,整個人上前來就要來教訓蘇雪薇。

  卻見蘇雪薇也將衣袖挽了起來,毫不客氣的握了握拳頭。

  「你想找茬,我奉陪,你們大家族之間的恩怨爭鬥我不懂,但是我知道揍扁你,還是不成問題。」說時遲那時快,蘇雪薇還真的弓起了腰,做出了一副隨時準備還擊的態勢。

  白玉玲雖然嘴上不饒人,可也不是傻子,一連幾次要動手卻被蘇雪薇反修理了,她就知道對付蘇雪薇根本不能用武力,要靠智取,至少她跟蘇雪薇打在一起,吃虧的肯定是她。

  所以她勉強忍住了怒火,有些怒氣沖沖的繞過了蘇雪薇。徑自向前走去。

  白玉玲這邊一徹火,蘇雪薇那邊自然也就平靜了,本來也不是她先惹的事情,自己還佔了便宜,所以沒什麼可憋屈的。

  倒是白語嫣,沒有想到自己的妹妹這次竟然如此的沉得住氣,以前的她可是絕對會跟蘇雪薇拼到底的。

  可是今天竟然直說了兩句氣話也就罷手了,真是讓人不得不懷疑自己之前是不是小看了白玉玲。

  蘇雪薇也發現了白玉玲和白語嫣之間的不太協調。在聯想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心裏邊略微的有了數。

  由於簡俊熙的去世,白玉玲也不得不重新選擇聯姻的對象,白語嫣知道自己和蕭浩羽之間不過是互相利用罷了,他已經不再愛自己,又怎麼會娶她。所以這兩姐妹一下子由親人轉變成了競爭對手。聽說他們最近同時看上了從海外留學歸來的一個三十幾歲的成功男士,好像叫做軒轅昊天的。

  這就是親情啊,在利益面前,瞬間就被瓦解。

  不過他們姐妹瓦解了似乎對自己有利,至少兩個人在也不會一個唱白臉一個唱紅臉的為難自己。

  鄭氏公司所在的是第七樓,對於經常鍛煉的蘇雪薇來說爬個樓不算什麼,可是對於平時出門有車,買東西也有人幫着拿的白玉玲和白語嫣來說,就慘了,兩個人爬到一半就開始就停了下來。

  「喂!蘇雪薇!」白玉玲有些不甘心的朝着蘇雪薇喊了一嘴。

  「又怎麼了?」蘇雪薇十分不耐煩的回頭看了白玉玲一眼。心想着自己又哪裡招惹了這位姑奶奶了,好好的爬個樓梯也這麼多的事。

  「你,能不能扶我一把,我累的有點走不動了!」讓白玉玲求蘇雪薇,她心裏面也是堵堵的,可是總不能停到這裡等着別人來看自己這狼狽的樣子吧,為了自己能在軒轅昊天面前有個好的形象,所以白玉玲一咬唇,一跺腳,算是豁出去了,還是開了口。

  蘇雪薇還真沒有想到白玉玲有一天能跟自己這種口氣說話。

《冤家路窄壞總裁:媽咪快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