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一身暗紅色玄紋錦袍
一身暗紅色玄紋錦袍 連載中

一身暗紅色玄紋錦袍

來源:google 作者:陰蓮暢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藍心 齊釺

回到家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我要是齊釺從邊關回來我就立馬娶她」可惜我不是齊釺幸虧我不是齊釺,要不然接到聖旨後去酒樓買醉鬧得滿京城都知道的就是我了展開

《一身暗紅色玄紋錦袍》章節試讀:

回到家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我要是齊釺從邊關回來我就立馬娶她。」
可惜我不是齊釺。
幸虧我不是齊釺,要不然接到聖旨後去酒樓買醉鬧得滿京城都知道的就是我了。
聽說那天我表哥看不下去,特地趕去酒樓撈他,他醉的厲害,說要抗旨回邊關。
嘖嘖嘖,尚書女兒所託良人啊。
我可就慘了,新婚之夜,齊釺在書房待了一晚上,喜娘說夫君還沒進屋不能關門。
於是在趕走一屋子人之後,我跟藍心逮蚊子到深夜。
早起我頂着倆黑眼圈起床,藍心也沒有好到哪裡去,下人說,還有一個黑眼圈人早早就出門了。
我無所謂地聳了聳肩,帶着藍心在將軍府逛了一上午,我以後的家。
這宅子是齊釺爺爺在世時御賜的,齊釺父母去世,他又沒有別的女人,再大的宅子也沒有一個我能聊聊天的人。
快晌午的時候宮裡派人來傳話,我親愛的表姑奶奶找我陪她吃飯。
我一到慈寧宮就見齊釺也在,大概是下朝後表姑奶奶也把他留下了。
飯桌上表姑奶奶說了很多,大抵是我爹娘走得早,從小被表姑奶奶捧在手心裏,讓他以後疼我,照顧好我。
我依舊是甜言蜜語哄得表姑奶奶開心,齊釺萬事一個遵命。
見他這頓飯吃得有些艱辛,我大發慈悲找了個理由跟表姑奶奶告辭,跟齊釺並步離開了慈寧宮。
回去的路上坐在一輛馬車上,我倆相顧無言。
但是宮裡離家畢竟有點遠,一路無話,也怪尷尬。
我說:「尚書女兒她還好嗎?」
老天有眼,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絕對閉死我這個嘴。
齊釺徹底不理我了,看那架勢,我再說一個字他就會給我扔到長街上。
但他只能不理我一天半,三朝回門,我是郡主,他是將軍,不能沒了禮數,他還是得理我。
不少看熱鬧的百姓在我家門口等着,齊釺下車後細心地伸出手扶我下車,他袍子太長了,我只能牽到衣角。
爺爺穿着一身暗紅色玄紋錦袍站在家門口,我迫不及待地邁上台階,心裏有種說不出來的滋味兒。
我有自己的小家了,可爺爺只有一個人在家了。
女兒回門,當然是給...

《一身暗紅色玄紋錦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