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歷史軍事›尹素?O莫君夜小說
尹素?O莫君夜小說 連載中

尹素?O莫君夜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世子妃太毒辣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世子妃太毒辣 歷史軍事

中西醫雙料天才尹素?O穿越成不得寵的嫡女,就連成婚日都被攔在王府門外故意刁難。 「要進王府大門,就和丞相府斷絕聯繫。」 「求之不得,但世子想娶我,終身不得納妾。」 一個人進門,一個人成婚,一個人入洞房,尹素?O表示,還有這等好事? 手握醫療工作室,她笑着處理僭越的刁奴,手腕強硬。而他冷眼看着世子妃像是換了一人。 只是婚後沒幾日,整個帝都都談寧王府世子體弱多病,洞房有心無力,實在可憐。 而始作俑者的尹素?O卻被某世子攬入懷中言辭冷冽:聽說世子妃到處和人說我不行?展開

《尹素?O莫君夜小說》章節試讀:

杜婆子心裏恨極了這位世子妃,又不敢反抗。

誰讓她狗眼看人低,覺得世子妃好拿捏?

侍衛把她和昏死過去的丫鬟拖了出去,明蕊眼睜睜看着一切,整個人忍不住在發抖。

方才尹素嫿砍杜婆子手指的時候,眼睛都沒有眨一下,跟之前在丞相府,那個被下人都能欺負得躲在屋子裡哭的大小姐,完全不同了。

「明蕊,你先出去吧。」

尹素嫿知道,明蕊心裏一定受到很大衝擊。

眼前還要應付這個不太一樣的世子,還是讓她遠離戰場。

尹素嫿剛剛的尷尬,已經隨着自己霸氣的一刀,緩解乾淨了。

明蕊小心翼翼的給莫君夜行禮之後,才退出房間。

「世子爺,剛剛的戲,好看么?」尹素嫿眼神清澈,好像剛剛那個提着刀的人,根本不是她。

莫君夜緊緊抿着嘴角,目光如炬。

尹素嫿卻沒有害怕,他想看就看吧。

「昨晚你給我扎了什麼?」他莫君夜終於開口。

「鎮靜劑,不會傷害你生命,我也是為了自保,我怎麼知道世子有門不走,喜歡走窗戶。而且明明是自己的新房,還要穿着一身夜行衣,是吉服不合身么?」尹素嫿心裏多少有點抱怨。

這位世子不停的找自己的茬,還差點害得自己名節不保。

莫君夜的表情冷淡了幾分,想起了剛剛她暗示自己不行的事。

對於男人來說,這可是致命的。

「你方才的話,似乎是本世子幫你背了黑鍋……」

尹素嫿淡定應對:「我只是說世子體弱,他們自己思想骯髒,要怪也是怪他們吧?」

莫君夜咬了咬牙,臉色更黑了。

「方才我可是仗着世子在這,才懲罰了刁奴,世子要不要跟我一道過去跟王妃解釋一下?」

畢竟新婦進門,雖然王妃是莫君夜的繼母,也應該去請安。

莫君夜的眼神,充滿不屑。

「解釋?本世子需要跟她解釋?禍是你自己闖的,自己解決。」

他沒有再停留,越過尹素嫿,走出房間。

尹素嫿也沒有挽留,收拾收拾,要去會會那位「慈愛」的王妃了。

「世子爺,您沒事吧?」

侍衛對於昨晚發生的事,也是一頭霧水。

「你們希望我有什麼事?」莫君夜提起這個,就不太高興。

侍衛看着他的表情,就不敢說話了。

一個男人被新婚妻子當眾說不定,換成誰心情都不會好吧。

看到尹素嫿還在悠閑的打扮自己,明蕊心裏去沒底。

「世子妃,一會我們去見王妃,萬一她提起那兩位媽媽,我們應該怎麼應付?」

「她敢提,我就敢答,反正我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尹素嫿早就想好了。

既然外面都傳王妃多麼賢惠,多年來對莫君夜視如己出,手下的老奴,竟然這樣怠慢自己,要不然就是他們自作主張,要不然就是她沽名釣譽。

總之不管哪種情況,今天過去請安,她總有辦法全身而退。

明蕊感慨着世子妃是真的不一樣了,如果是在丞相府,每次被尹妙雪欺負了,她還要緊張的想應該怎麼跟丞相夫人解釋,為什麼惹尹妙雪生氣了。

「不用等世子爺一起過去么?」

明蕊看到尹素嫿自己就要出發,又問了一句。

「不用,他肯定不想讓我在王妃跟前再說一次他不行。」

尹素嫿對着鏡子,看着自己的妝容,不用太精緻,反正她的臉已經足夠完美。

這是尹素嫿第一次這樣在王府中行走,畢竟這裡跟丞相府的格局不同,她不是很清楚,王妃在那哪個院子。

加上王媽媽和杜媽媽接連在她手裡栽了跟頭,王妃那邊竟然沒有人過來給她引路。

尹素嫿都沒有放在心上,如果想要故意讓自己遲到,然後斥責自己禮數不周,沒有家教,那就把這些責任都推到丞相府身上好了。

昨天自己在王府門前承諾跟丞相府斷絕關係,不會為丞相府謀福利的話,想必已經傳到尹厚岩的耳朵里了,再給他加上一條丞相府家教不行,嫡出大小姐竟然不懂規矩,看看這樣的話遍布京城,尹妙雪還怎麼嫁人。

反正她已經成為丞相府的棄子,沒有必要為丞相府的名聲和兄弟姐妹的前程顧忌任何東西。

「誰在那裡?」

一個高傲的女聲,從不遠的地方傳來。

彼時,尹素嫿正在欣賞後花園中盛開的百花。

既然大家都不着急,她當然不着急。

很快,一個打扮的很是貴氣的年輕女子,從另外一個方向走了過來,身後跟着七八個侍女。

這個排場,應該是府里的什麼主子。

看她的年紀,跟尹素嫿應該差不多,面上的神色,卻是掩飾不住的優越感。

看到尹素嫿和明蕊在那裡賞花,她更是沒有客氣:「見到本小姐,不知道行禮么?」

明蕊習慣性的要行禮,卻被尹素嫿拉住了。

「行禮,當然可以,不過我們總要知道,你是府里哪位主子,是王爺的侍妾,還是什麼公子的偏房,不然稱呼的時候,輩分錯了,不是要貽笑大方?」

聽到尹素嫿明顯沒有把她放在眼裡的話,女子杏眼圓睜。

當她看到尹素嫿的臉,又有些嫉妒。

這樣的面容,還真是禍國殃民。

還沒等她說話,她身後的一個婢女,滿臉鄙夷的看着尹素嫿。

「睜開你的狗眼看清楚,我們姑娘可是撫遠伯的千金柳琳琅,寧王妃是我們姑娘的姨母,府里什麼時候出現你這種不知死活的下人,竟然敢穿的這麼招搖,在這裡逗留?」

明蕊剛想說出他們的身份,尹素嫿又把她制止了。

「那依着你的意思,我們應該在哪裡?」

「既然是下人,自然應該去伺候主子。王府的規矩,都讓你吃了?」那個婢女,倒是很敢說話。

「說的也是,既然是下人,自然應該伺候主子,只是不知,你們撫遠伯府的規矩,又被誰吃了,這是寧王府的園子,即便是訓斥,還有王妃,還能輪到你一個賤婢?」

尹素嫿覺得好笑,看來這位王妃嫁給寧王續弦之後,並沒有告誡母家的人,要學會收斂。

柳琳琅聽出尹素嫿的意思,心中自然不快。

「既然知道這府里是我姨母說了算,還不跪下給我認錯,我可以饒你不死。」

「是么,不如我們直接到王妃跟前,看看她會不會讓我死?」

《尹素?O莫君夜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