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因塵思煦
因塵思煦 連載中

因塵思煦

來源:google 作者:零大當嫁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應塵 齊煦

應龍家族的獨子應塵太子,在得知母親離世原因後就一直鬱鬱寡歡,有一天從妖界來了一隻小獅子,讓太子殿下有了歡喜展開

《因塵思煦》章節試讀:

拜別魔帝,齊煦和應塵就急忙駕馭陰扇,火速趕往天宮。

半道上,應塵突然停了下來,向齊煦說到:「前方有上等法器的靈力波動,看此情形多半是南天門的關卡處被安排了級別最高的照妖鏡,如今只靠偽裝丹估計有點懸。」

「阿塵,你想到辦法了對嗎。」齊煦看嚮應塵,清秀俊朗的臉上淡定從容,應該是發現之時就在思考這個問題了並且已經想到了應對之法。

「不錯,阿煦,待會我會變成仙族太上尊者的模樣,你只需變成我身上一件飾品,我便有辦法可帶你安然通過南天門的關口。」

「好。」齊煦應了一聲,念個變身訣,化為一件玉石貔貅吊墜。

應塵伸手輕輕拿起,戴在了白皙的脖子上,把貔貅置於裡衣,只露出了紅繩襯得玉頸愈發皚皚。

這邊齊君林夫婦已經到了南天門外,兩個凌空境守門大將,見兩個陌生面孔,便開口詢問到:「來者何人。」

「吾乃毛族部落的首領,思淶山王,今有事要面見仙帝。」齊君林攜髮妻青靈於南天門外站定,昂首挺胸,不怒自威。

「請出示令牌!」一位守門大將說到。

齊君林和青靈紛紛取出令牌,將真氣輸入,令牌上出現一抹青煙。

自從妖族和仙族達成協議之後,便用令牌作為身份的象徵。妖族將真氣輸入令牌,則會產生青煙,若仙族則會產生金黃色的煙霧。仙族不怕魔族矇混過關,南天門作為仙劍與外界的重要通道,放置着上等法器級別的照妖鏡,令牌的煙霧十分特殊,在這種照妖鏡下做不了假。

兩位守門大將見二人身份屬實,便側身表示放行。

齊君林夫婦進去不久,兩位守門大將便見到遠方一位白髮蒼蒼的老者,身着一黑白道袍,踏着七彩祥雲,正向南天門凌空踏步而來。

那老者正是應塵所化的太上尊者,也隨後而至。

舉手投足皆如方外高人,閑庭漫步盡顯逍遙本色。

守門大將急忙上前行禮。

「末將,左雲。」

「末將,右虛。」

「見過太上尊者!」

應塵微微點頭,徑自的往裡走。

「尊者……」兩天衛十分糾結,這大佬,要不要讓他出示一下令牌呢。若是其他仙族,不管是仙族皇宮上的重要大臣,還是各位大羅金仙,甚至是仙帝仙后外出歸來,都會主動出示令牌,用真氣表示身份。但現在這位,幾百年來沒什麼大事基本見不到,平時待在自己的宮殿里不問世事,顯然沒有過安檢時應該有的自覺。

「怎麼辦…」兩天衛商量了一下,本着敬業的態度,出聲叫住了應塵。

「尊…尊者請留步。」

應塵所化的老者,半轉過身來,長眉下深邃的眼中有着些許疑惑,亦有些不快,手上喚出一把扇子,悠哉悠哉地搖着。悠哉悠哉地搖着。

「太陽扇!」兩天衛倒吸一口涼氣,差點喊了出來。看着照妖鏡里扇子泛着的白光,說明這玩意兒是四海八荒僅有的幾件上古神器之一。

想想還是算了,這大佬性格啥的都不清楚,惹不起惹不起,既然身份錯不了,那形式就免了吧。

「沒事,沒事,您走好。」兩天衛一邊想着不會有問題的,一邊施禮恭送到。

老者走遠後,南天門上面的照妖鏡「砰」的一聲似乎被什麼東西打碎了一樣,化為一陣陣碎片掉了下來,打擊着天衛,同時也打擊他們受傷的心靈。

「這照妖鏡怎麼好端端碎了?」

「是不是被太上尊者的氣息嚇破的?」

「你以為都跟你一樣啊。」

「你也好不到哪去。」

「哎—趕緊拿面新的換上吧,出了事咱們都得去冥界報到了。」

應塵走了進去,偷偷的把湧上來的一股血水咽了下去,齊煦有所感應,連忙問到:「阿塵,你怎麼了。」

「不礙事,改變了一下鏡子中的自己,耗了一點靈力。」

齊煦聽完不禁暗暗感嘆,不愧是應龍,靈力雄厚可以改變自己的影子。

應塵繼續走着,發現仙界的景色確實非常怡人,廊腰縵回,檐牙高啄,各路奇珍異草被植於漢白石走廊的兩側,眼看四處無人,應塵便變成一個仙官,有意無意地朝靈霄殿的方向走去。

齊煦立馬發現了應塵所變的仙官居然是自己的模樣。連忙問到「阿塵,你幹嘛變成我的樣子?」

應塵摸了一下胸口的吊墜,笑聲說到:「我與仙族一些人有過照面,怕被認出。若是變個尋常人,又恐被識破,如今與你相熟,變化成你十分容易。」

齊煦聽完認真打量應塵,發現他所變的自己,可以說得上真的分毫不差,就是境界和修為高一點的人也看不出真假,只會覺得這個男人就是天生長這個樣。

到底是怎樣的相識,才會把一個人的容貌熟悉得如此透徹。

兩人說著就來到了離仙族皇宮不遠的百花園中,此處四季百花盛開,鶯歌燕舞,蜂圍蝶陣。此處開始出現一些遊玩的仙族。齊煦識趣地閉上了嘴巴,做一個靜靜的貔貅吊墜。

百花園內有一些靈石雕做而成的靈台,也有許多精美的涼亭,可供路過的仙人打坐、休息。

應塵選擇了一處比較靜僻的角落,於一處假山旁邊的靈台坐了下來,一邊打坐,一邊全神貫注地關注着仙族皇宮那邊的動靜。

此時幾個身姿曼妙的仙女款款走來,輕啟朱唇:「我看這位道友面生,是剛剛位列仙班?」

「真是煩人!」應塵齊煦心中想到。

應塵雖心煩幾人,明面上卻也不失禮數,抱拳施禮回答到:「在下並未得道,只是隨師尊來看看仙界是何面貌,以滿足在下井底之蛙的好奇心罷了。師尊如今進了殿中,便囑咐我在此等候。」

師尊會進皇宮寶殿,應該是仙族中的名門望族。「公子即是來看看,為何坐這乘涼,不如由我等陪公子逛一逛。」幾位仙女見應塵所化的齊煦,清秀可愛,彬彬有禮,又是出生名門,心生歡喜,便盛情邀請到。

「多謝各位姐姐美意,只是我師尊不知何時回來,若是回來尋我不得,恐生心急。」

幾位仙女見應塵沒有起身的意思,便坐在應塵兩側,聊起了家常。

這邊應塵一邊禮貌地回應幾位仙女,一邊默默地關注仙族皇宮寶殿內的動靜。

話說在齊君林夫婦來到仙族寶殿上向仙帝表明了事情原委後,仙帝便命監察御史催動天機儀,查看青靈被傷當日發生的事情。

天機儀顯示,當時是一位着現代裝束的男子將青靈擊傷,在場的仙族都認出,此人是動了凡心被貶下凡歷劫的花萸道人。

位列仙班的仙族不能對沒有法力的凡人動心,否則會被封印法力下凡了卻紅塵方可回歸天界。擊傷青靈那天,花萸道人封印突然鬆動,恢復了法力。

看到是花萸道人傷的,又是無故封印鬆動,站在寶殿兩側的大臣有着不同的猜想,因為仙族都知道,花萸道人是仙帝一位妃子——雪萸妃子的弟弟,仙族首領的小舅子。

《因塵思煦》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