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一寵到底:寶貝,領個證
一寵到底:寶貝,領個證 連載中

一寵到底:寶貝,領個證

來源:google 作者:藍紫色的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敏 靳雲崢

重生後,第一次見面,他嫌惡:讓我娶你,做夢!她冷笑:讓我嫁你,沒門!她千方百計躲開他,卻被誤認為是欲擒故縱她逃,他追,惹怒了矜貴冷艷的靳少,直接將她拎到民政局,將非法變成合法!於是,寵她,溺她,成了靳少最重要的日常......展開

《一寵到底:寶貝,領個證》章節試讀:

第4章 她要做個超能女強人

記者露出惋惜的神情,面對攝像機聲音悲痛的說:「經過**一個月的明察暗訪,秦氏千金秦敏墜樓一案已經有了結論,現在已經排除他殺,可惜這樣一個商業奇才居然因為一時的挫折想不開自尋短見,令人唏噓……」

看到李劍那張假惺惺的臉,聽到記者完全不符合事實的判斷,秦敏感覺自己的心彷彿被鋒利的劍戳了一個洞似的,呼呼的往進吹寒風。

如果說剛從燕清韻身體上重生時只是懷着報恩的心思,想要替她好好活下去的話,那麼現在就又多了一項重任,就是替秦敏報仇。

想要報仇,就要坐穩燕家大小姐的位置,將屬於燕清韻的一切都奪回來,有了資本才能行動。

這樣打定主意後,燕清韻望着忙碌的水心,走過去將下巴放在她的肩膀上說:「媽媽,我愛您,還有,謝謝您。」

從來沒聽燕清韻說過這麼感性的話,水心的身體僵了僵,緩緩轉過身來:「清韻,你……」

面對她滿眼的擔心,哭笑不得的燕清韻只得解釋:「媽媽,您放心,我沒病也沒有不正常,只是從鬼門關上轉了一圈回來後,懂得了許多,以後,由我來守護這個家,照顧您和爸爸。」

「清韻……」被清韻的一番話感動的又哭了,水心抹了眼淚說:「你和落輝能好好的,我就開心了。」

落輝?燕清韻想起,那是水心的兒子,比燕清韻小四歲,理應是燕家的繼承人,卻因為不學無術而遭到燕鳴西的嫌棄……

好,想要奪回一切,就從改造燕落輝開始,燕清韻暗下決心。

其實,燕清韻的身體已經完全沒事了,可大驚小怪的水心硬是讓她多住了兩天醫院,直到第三天頭上才出院。

記憶中的家,和親眼見到的家感覺不一樣,走進那座豪華的別墅中時,燕清韻心中一陣陣感慨,前世她們秦家也曾住過這樣一棟豪宅,可惜後來,為了幫助李劍的公司上市,她硬是慫恿父親賣掉了豪宅,搬到了一棟普通的別墅中。

就是因為那棟普通別墅周邊環境不好,一輛失控的大貨車向她衝過來時,媽媽為了推開她,才失去了性命。

看到這棟別墅,燕清韻的情緒又低落起來。

「怎麼了寶貝,是不是又哪兒不舒服了?」這樣的話,從她醒來後,每天水心都要問上多遍,雖然很煩,但也很溫暖。

「沒事的,媽媽,我只是在納悶,落輝哪兒去了?現在不是他放學的時間嗎,怎麼會不在家裡?」燕清韻環視四周,沒有看到弟弟的身影,腦海中浮現出過往的記憶:

剛剛升入高中的燕落輝,成績忽然一落千丈,一向很乖的男孩子忽然間就開始叛逆了,染了金黃色的頭髮,學會了抽煙,每天都會在遊戲廳里混日子,還經常逃課……

提起燕落輝,水心神情頓時低落起來:「準是又去遊戲廳了,最近這孩子叛逆的厲害,我管不了他。」

兩人正在說燕落輝的事情,冷不丁的門就開了。

燕家的有個老傭人叫張媽,膝下有個剛剛六歲的孫兒,正是淘氣的年齡,放學後來看奶奶,剛一進門就看到了燕清韻,嚇得驚叫一聲,躲到門口不敢出來。

水心滿臉尷尬,張媽慌不迭的向燕清韻道歉:「大小姐,鬧鬧今天放學早,他媽媽有事,我把他接過來,忙完手頭的事情就會送去她媽媽那裡的……」

燕清韻的腦海中浮現出一幕:鬧鬧的媽媽打工,有時候會顧不上管鬧鬧,就送到燕家來,一次被原主看到了,將孩子手裡的玩具車摔壞,還把張媽臭罵了一頓,說她不懂規矩,張媽被罵的面紅耳赤,孩子被罵的哇哇直哭……

她的額上瞬間滴下幾滴冷汗,然後滿臉愧疚的看了看鬧鬧,又看了看張媽說:「張媽,那天……我心情不好,不該把火氣發泄到孩子身上,是我不對。」

然後又轉向鬧鬧,彎下腰,從茶几上拿起一袋子糖,滿臉微笑的哄着他:「鬧鬧,上次是姐姐不對,姐姐給你道歉,這袋糖送給你吃好不好?」

鬧鬧滿臉警惕的盯着她嘟囔:「你都把我的玩具車摔壞了……」孩子稚嫩的聲音中充滿了委屈,那樣子,彷彿是在看一個十惡不赦的大壞人。

燕清韻一陣腹誹,原主該是有多混蛋呢?連個小孩子都欺負。

看來,想要改變原主的形象,是一件任重道遠的事情。

「待會兒姐姐新買一輛高級玩具車送給你好不好,你喜歡什麼車?跑車還是越野車,我知道一款限量版的跑車,很漂亮……」燕清韻好不容易靠近鬧鬧,將手中的糖塞給他,然後又拉着他說了好一會兒話,小傢伙才算是擯棄前嫌,蹦蹦跳跳的去一邊玩了。

張媽眼神複雜的看着燕清韻,大小姐從鬼門關轉了一圈後,整個人似乎變得都不一樣了。

不過,俗話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一個人的性子哪兒是那麼容易改的,說不定,這只是她一時心情好罷了。

想到這裡,張媽嘆了口氣,轉身進了廚房。

這會兒工夫,燕落輝從外面進來了,一進門,一股濃郁的煙味兒就撲鼻而來,燕落輝斜着眼睛,上下左右的打量着燕清韻,忽的冷哧一聲:「為了一個男人,居然要死要活的,真是丟人。」

「這是誰告訴你的?」因為看到燕落輝而開心的笑容還掛在臉上,燕清韻的聲音卻已冷的厲害,那眼神更是如刀子般犀利無比。

「還用誰告訴嗎?外面的人都知道了,大家都在嘲笑我,笑我有個花痴姐姐……」燕落輝是愛面子的男孩子,一想到那些同齡人對他的嘲笑,他就恨不得不去認燕清韻這丟人的姐姐。

「燕落輝,你是男人,馬上就十八歲成人了,有人污衊詆毀你的親姐姐,你不去反駁,阻止,反而將怒火發泄到家裡人的身上,你還有點兒男子漢的樣子嗎?我都替你丟人。再說了,這件事你問過我嗎?問過爸爸媽媽嗎?家裡人你不問,偏偏去相信外面的閑言碎語,你知道那些人存着什麼心思嗎?唯恐你燕家不亂啊,你個蠢蛋。」

《一寵到底:寶貝,領個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