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一把刀
一把刀 連載中

一把刀

來源:google 作者:佟珍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佟珍 懸疑驚悚 戴坤山

他英俊瀟洒,風流倜儻;他有權有勢有地位,但他活得並不舒坦,只因為那色字頭上的一把刀一直與他形影相隨展開

《一把刀》章節試讀:

謝礁失蹤後的第三天早晨,米荊荊沒有起床,叫了四五遍,也沒回應。她上學應該是七點,可已經六點五十五了,怎麼不見起床?平時可不是這樣。龔莉華敲了房門,沒有回應,只得拿來鑰匙,打開房門

——天啊,慘不忍睹。

滿地全是嘔吐物,被褥的掉落床下,嘔吐物一大部分是吐在被褥上……

「吃什麼了?」龔莉華驚慌失措,大呼小叫。昨晚自己和丈夫十點上床,女兒是在自己入睡後才回來的,「她睡覺前吃了什麼不衛生的東西?」她一邊想着,一邊走到床前,掀開被子,想將女兒從床上拽起來,卻發現女兒像已經死了。龔莉華惶恐不安,跑回自己的房間,哽咽着對丈夫說,「你快去看看,荊荊她,她……」早已泣不成聲。

「她怎麼了?」米永見妻子滿頭大汗,語無倫次,啜泣不止,不用問也知道是啥回事,只是他不敢往那方面想,披上外套,來到隔壁女兒的房間。

「怎麼辦呢?」妻子戰戰兢兢地問。

「打120。」

「沒用了,」龔莉華嗚咽着說,「我就是醫生,我知道有用沒用。看還是打110吧?」

「全打,120、110同時打,你打120,我打110。」

屍檢報告上午十點多就出來了,米荊荊氯化鈉中毒,死亡時間在夜裡一點到三點之間。那時夫妻倆正在酣睡中,隔壁房間女兒的掙扎他倆毫無察覺。

「氯化鈉,哪來的那東西?」龔莉華心亂如麻,不用說,這肯定是一起謀殺案了,她首先想到的是謝礁。謝礁不是失蹤了嗎?無疑是他害怕承擔荊荊懷孕的責任,下了毒後跑到哪躲了起來,問題是那個呆板木訥的書獃子,他從哪裡弄來的氯化鈉?但轉念一想,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和珅小時候不也是個書獃子嗎?四書五經背得滾瓜爛熟,腦袋瓜可是鬼得很。她將女兒懷上謝礁的孩子的事一五一十地對**說了,希望**能將偵察的方向鎖定到這上面來。

「行,我們馬上去找謝礁,」負責這起案子的李慧答應她,「找到後立馬做親子鑒定。要是確認荊荊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那殺人動機就有了,再查查氯化鈉的來源——幾個關鍵的問題搞清,這案子也就水落石出。你等着,我們不會讓你失望的。」

現場勘察結束,**走了後,龔莉華和米永便忙於整理女兒的遺物,其實,夫妻倆就是想要尋找謝礁給荊荊寫的情書或者字條什麼的。平時時常看到倆人一起上學一起回家,夫妻倆堅信,兩個小孩一定是談過戀愛,寄過情書,肚子里都有孩子了,哪有不談戀愛的?然而,夫妻倆東找西找,找了大半個上午,就是沒能找到自己所想要的東西。「不會吧?現在年輕人談戀愛,哪有不互送表達愛意的信物或文字?」其實,夫妻倆這是多此一舉,女兒荊荊的遺物,**都已經「掘地三尺」了,他倆還能找到什麼?

米永說:「算了,別再找了,**都沒能找到,咱倆肯定也是徒勞的。」

但龔莉華並不死心,一直堅信謝礁肯定會給荊荊遞過字條,或者小熊小狗芭比娃娃什麼的。中學生談戀愛最、最喜歡遞字條,當初自己上初三的那陣子,就曾與初戀男友互遞過不少字條,只是這些字條後來全成了廢紙。

「謝礁不可能不給荊荊遞字條的。」她帶着這個心思上床入睡,一入眠,便夢見了斯淇。

斯淇是米荊荊最要好的朋友,初一起就同班,一直到現在,醒來後,自己也覺得這夢奇怪,該不會是荊荊在託夢給我的?難道荊荊有東西寄存在斯淇那裡吧?

事不遲疑,她立即給斯淇家打電話。還好,斯淇還沒走,正要出門,斯淇告訴她:「荊荊是有一本日記本寄在我這,用一個裝巧克力的紙盒子收藏,我沒打開看過,中午我放學回家拿給你。」

「不,不,不要等到中午,你將那日記本隨便找一張報紙包好,拿條包帶紮緊,寄存在你姥姥那裡,自己先去上學,我等下吃過早飯就去找你姥姥拿。」

「好,好,這樣也行。」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一把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