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學霸會卡分小說
學霸會卡分小說 連載中

學霸會卡分小說

來源:google 作者:朱苗苗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朱苗苗 現代言情 陳斯文

「朱苗苗,你學習成績太差了,不如去上個專科,學習種植技術也行」班主任和其他老師肆意地嘲諷,在他們眼中學渣沒有尊嚴我輕笑,「如果我學習成績很好呢?」「開什麼玩笑,你有幾斤幾兩我能不知道?」班主任一臉嫌棄...展開

《學霸會卡分小說》章節試讀:

《學霸會卡分》是朱苗苗寫的一部精彩小說,朱苗苗是主角。
主要講述了:我無法代替朱苗苗原諒她,就算朱苗苗的靈魂要原諒她,我也不允許!
下一秒,我直接對她下了逐客令,「出去,我要看書了,以後我會考得越來越好,永遠比你好!
」今天是代表學校參加省奧賽的日子,在校車上,我和陳斯文碰面了。
...班主任無奈,「人家一中可是有人做出來了,我們二中的同學還要繼續努力啊。
」於雯緊緊咬着唇,遺憾地說道:「老師,我有些粗心了,數學最後一道題我證明過程錯了。
」班主任安慰道:「沒關係,一會課間你去一班和陳斯文討論一下,看看憑你們的努力能不能做出來。
」「好,老師,我不會讓您失望的。
」於雯幹勁滿滿,一副上進求學的模樣。
表彰完優秀同學,大家的目光聚集在我身上,「朱苗苗全科及格了嗎?
要不一會我們開一個歡送會,送她回去鄉下種地?
」班主任攤開打印的成績表,念道:「朱苗苗數學 90 分,英語 90 分,語文 90 分,理綜 180 分。
這是及格了?
」一瞬間,眾人的目光聚焦向我,「竟然及格了。
」「哎,不就是及格嘛,根本考不上大學。
」眾人又是鬨笑。
我微笑,淡然地看着他們。
終於有人反應過來了,「怎麼她卡得分數剛剛好?
」「考滿分容易,卡分數及格,還是全科,可不容易?
她是怎麼做到的?
」班級里關於我的討論還沒完,門口年級主任竟然點名叫我。
「朱苗苗,你的數學卷子在我這裡,你快來跟我去趟辦公室。
」本來年級主任的聲音只有前幾排的同學能聽到,我都準備起身去辦公室了。
就在這時,於雯提高聲調,故作擔心地看着我,「苗苗,你是不是數學作弊了?
我叫你不要作弊的,你為什麼不聽,你要被開除了,你爸媽該多傷心啊。
」於雯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其他同學也趁勢起鬨,「噓,作弊啊,被年級主任找上來了,真丟人!
」我實在嫌他們吵,吵得頭疼,直接上前和年級主任說道:「主任,您既然找我有事,那就當面說吧,我有沒有作弊,依您的水平能看出來吧?
」年級主任愣了一下,笑道:「按我的水平我看出來你數學最後一道附加題用的是奧數解法,和標準答案不一樣。
」「主任果然好水平!
」我輕笑道。
這回輪到於雯發愣了,她甚至不禮貌地直接從年級主任手裡奪下了我的試卷。
「這麼巧,果然我明白了。
」她玩味一笑。
年紀主任一臉懵逼,問道:「你明白什麼了?
」「我家書房裡有幾本奧數書,苗苗應該是隨手一翻,剛好記住了這道題的答案。
可惜我當時沒認真看,沒弄懂算法。
」全班又爆發一陣唏噓聲!
「對啊,連年級第二都沒弄懂的附加題,她朱苗苗怎麼會?
嘁,這次剛好背了答案,高考還能背答案啊?
」年紀主任對此半信半疑,嘆了一口氣,對我說道:「也是老師糊塗了,朱苗苗,你年級倒數怎麼會解出高難度奧數題呢,好了回你座位去吧,背答案沒用,不如好好學習。
」班主任白了我一眼,催我趕快回到座位上,「朱苗苗,你別想靠背答案矇騙老師,那也等同於作弊!
別給我們二班抹黑!
」「我沒有作弊!
剛才於雯同學不是說不懂這道附加題的奧數解法嗎?
那我就當眾給她講解一下!
」我對於雯嗤笑一聲,直接上講台,拿起粉筆,做起運算來,同時還不忘講解每一個步驟。
「講完了,怎麼樣?
這奧數解題思路大家聽懂了嗎?
於雯你這位年級第二,聽懂了嗎?
」於雯怔住了,支吾着說道:「我……我聽沒……」現在她怎麼說都被動,如果說聽懂了,顯得她不如我。
如果說沒聽懂的話,那就顯得她笨死了!
看着她吃癟,我心裏樂開了花。
「相信很多人都沒聽懂奧數的解題思路,那我就講一下常規思路。
」我拿粉筆在黑板上肆意書寫,酣暢淋漓,下面的同學們卻像被霜打了的茄子一樣。
「聽懂沒?
」鴉雀無聲。
看來他們都被我突然爆發的實力驚到了。
我嗤笑一聲,「這麼簡單的題都聽不懂,你們不如回去種地!
」現在我將他們曾經對朱苗苗的嗤笑和侮辱,悉數還給他們。
年紀主任喜形於色,「可讓我找到了一個奧數的好苗子,朱苗苗,學校準備挑選三名同學參加省級奧數競賽,你有沒有信心?
「當然有!
」我以前得過省內的奧數比賽大獎,不過是重走一遍老路而已。
「走,跟我去辦公室好好聊聊。
」年級主任看我那眼神,跟看親閨女似的。
隨後,年級主任突然又想到了什麼,對我班主任冷臉說道,「你作為班主任,可不要小看學生,尤其是朱苗苗,把她座位調到前排來,還有給她辦個教職工食堂的飯卡,保證營養。
」班主任連連點頭稱是。
看吧,學習好就是有特權,真爽!
晚上回到於雯家裡後,我發現於雯被她父母打了。
她父母,也就是我的舅舅和舅媽。
「你看看人家苗苗就要去參加省奧賽了,虧你還是年級第二呢,怎麼那三個名額里沒有你?
」我在門外聽着訓斥聲,無所謂地聳聳肩。
三個省奧賽的名額里,有我,陳斯文,還有另一個從小學奧數的同學。
啪!
房間里再次傳來甩巴掌的聲音,伴隨着舅媽的尖利聲,「她朱苗苗不過是寄宿在我們家而已,她一個農村出身的怎麼就能參加省奧賽了?
你年級第二,丟不丟人?
滾去學習!
」房門開了,於雯捂着紅腫的臉走出來,狠狠瞪着我,滿是怨毒。
我大大方方地沖她一笑,「哎呦,真慘,被打得不輕呢。
」「朱苗苗,你怎麼幸災樂禍,心思歹毒!
」我承認我幸災樂禍,但要說起心思歹毒,還得是她!
我冷笑一聲,然後將手裡的一沓情書扔在她面前,「這些情書是你寫給我的吧?
」於雯神色緊張,掩飾道:「你在胡言亂語什麼,我怎麼會給你寫情書?
」「這幾個月以來你模仿陳斯文的筆跡,並且以他的名義給我寫情書,對吧?
」我冷哼一聲,直接拆穿了她歹毒的把戲。
事情是這樣的,我在房間里看到一個抽屜被鎖了起來,出於好奇心找了鑰匙打開,裏面有一沓情書還有一本日記。
情書很肉麻,是『陳斯文』寫的,說什麼願意做朱苗苗的守護天使,愛之盔甲。
不過全是套話,網上一抄一大把,但偏偏擊中了朱苗苗的心。
朱苗苗的日記里寫了她寄宿在於雯家裡兩年來的痛苦,她原本腦子聰明,學習底子不錯,好幾次考試都名列前茅,超過了於雯,但沒有預想的誇獎,反而遭到了舅舅一家的擠兌和報復。
擠兌她一個農村出身的寒酸女孩,怎麼能考過她們的寶貝女兒?
憑什麼?
為了報復她考得好,就在生活上苛待她,比如周末丟下她,他們一家去遊樂場,還有專門給於雯請名師補課,就不給她補。
朱苗苗想過反抗,給自己的父母打電話尋求幫助,但舅舅一家都戴着偽善的面具,反過來向她父母告狀,說她不聽話,還暗暗威脅不許她寄宿了。
朱苗苗的父母是老實巴交的農民,哪裡玩得過舅舅一家的心機?
朱苗苗只能一個人備受煎熬,偶然一次下雨,陳斯文邀她共撐傘,少女的心似乎有了依託。
緊接着,『陳斯文』開始給她寫情書,少女的心患得患失,無心學習,一次騎車摔斷腿住院一個月,學習徹底落下了。
再後來,她漸漸有了心理問題,無法接受情書里的『陳斯文』和現實中的陳斯文,為何反差那麼大?
於是,便有了開頭我魂穿過來的那一幕,為愛跳樓。
那哪是愛啊,分明是毒!
「於雯,你假裝陳斯文給我寫情書,不覺得精神分裂嗎?
」我嘲諷道。
她死不承認,「你在胡說什麼啊?
別血口噴人!
」「你寫情書說些肉麻的話就算了,我姑且當你是戲弄,可你還在最後一封里刻意打壓,暗暗教唆自殺,你太惡毒了!
」我直接上手狠狠抽了她一耳光!
這事我完全不能忍!
這一巴掌是為死去的朱苗苗。
「朱苗苗,你竟然打我!
」於雯還想對我動手。
笑話,我大學加入過跆拳道社團好吧,真是討打!
啪!
我又賞了她一巴掌!
這時,舅舅和舅媽聽到動靜出來了,「你們在吵架嗎?
學習不好,倒是能吵架了?
」於雯趕緊告狀,「爸媽,是朱苗苗打……沒什麼,我在和苗苗討論學習。
」於雯之所以改口,是我拿着手機在她眼前晃了一下,屏幕上赫然是 110 的撥號。
她立刻慫了,心虛之前在情書里她教唆朱苗苗自殺的事。
其實也沒啥有力的證據,不然我早就報警了,懂法真的很有必要。
書房裡,她開始了表演,在我面前痛哭流涕。
「苗苗,我不想的,你看看我身上都是傷,只要你比我考得好,我爸媽就會體罰我……」我直接打斷她的話,「閉嘴,我不想聽你的廢話,我不是聖母心,我永遠不會原諒你的!
」我無法代替朱苗苗原諒她,就算朱苗苗的靈魂要原諒她,我也不允許!
下一秒,我直接對她下了逐客令,「出去,我要看書了,以後我會考得越來越好,永遠比你好!
」今天是代表學校參加省奧賽的日子,在校車上,我和陳斯文碰面了。
迎上他厭惡的眼神,我無所謂地一笑,突然想起好玩的事來,「守護天使,愛之盔甲。
」「你在說什麼?
」他疑惑地看着我。
「沒事兒,哈哈哈。
」我想起於雯代筆的那些肉麻情話,再看陳斯文的冷漠,就忍不住想笑,大概我笑點真的低吧。
「我不知道你用了什麼手段能去參加奧賽,但請你嚴肅對待,不要嘻嘻哈哈的,不當回事,你讓被你擠佔了名額的人怎麼想?
」陳斯文板著臉,教訓我。
我輕笑,「我用的手段叫做實力,我嘻嘻哈哈我樂意,擠占名額什麼的太可笑了,用實力說話,懂?

《學霸會卡分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