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蕭總太太戀愛了
蕭總太太戀愛了 連載中

蕭總太太戀愛了

來源:google 作者:藍靜恩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何年 現代言情 蕭策

何年和蕭策是青梅竹馬,但當家族讓他們結婚後,蕭策十分抗拒這門婚事他不喜歡何年做展開

《蕭總太太戀愛了》章節試讀:

何年從酒店的落地玻璃窗望出去,可以清晰地看到何氏集團的大樓。
儘管它已經易主,改名換姓,它此時的輝煌繁華與她再無干係。
手機屏幕亮起,跳出老爺子的信息: 【年年,蕭策赴約了嗎?
我讓李助理把他的行程改了,他今天要是再找理由推託我就打死他!
】 何年臉上露出一抹無奈又黯然的笑容,回復: 【爺爺,他在洗澡。
】 蕭爺爺:【好好,我不打擾你們了。
】 收起手機,浴室的門響動。
何年轉身過,看到蕭策短髮濕漉漉的從裏面走了出來,腰間系著浴巾,身上未擦乾淨的水珠順着壁壘分明的肌肉滑落,散發著性感迷人的氣息。
蕭策看到一襲黑色性感弔帶裙的何年,唇角微揚,露出一抹玩味弧度,「你私下是這種品味。」
何年走近他,「只是迎合你的喜好。」
蕭策意味不明地笑,黑眸垂下,波瀾不驚地看着何年露在外面的大片奶白色的肌膚,還有領口處若有若現的春色。
「幾年不見,你發育的不錯。」
何年垂在身側的手緊了緊,感覺他這話把她跟外面那些女人當作一類。
罷了,他向來不喜歡她,她也不指望他多麼高看她。
一個落魄了的豪門千金,為了錢嫁入蕭家,本想着努力為蕭氏謀福利還債。
奈何蕭爺爺這幾年對她是真的好,不把她當外人,處處護着,她心裏默默地把還債改成了報恩。
蕭爺爺希望她能跟蕭策生個孩子,繼承家業,才有了她跟蕭策今日之約。
何年漂亮的水眸微微眯起,故意讓自己的嗓音中帶上媚意,「憑良心講,我不比你外面那些鶯鶯燕燕差吧,履行夫妻義務,我想對你來說不算難事。」
蕭策舌尖抵了抵後槽牙,語氣戲謔輕佻,「在老婆這個身份面前,你的優勢不值得一提。」
何年知道,蕭策自小就是一身反骨,最討厭被安排。
她這個被蕭爺爺硬塞給他的老婆,他抗拒到新婚夜都忍不了,離家出走,沓無音訊。
沒有想到,這麼久過去了,他還是對她這麼排斥。
何年暗中給自己打氣,笑着說:「你們男人不是燈一關,是誰都沒有區別嗎?」
蕭策挑了一下眉梢,沒有否認。
何年有了勇氣,抬起細白的胳膊摟住他的腰,「我只要一個孩子,你忍得一時,我這一世都可以不再煩你。」
她本以為她說出這個誘餌蕭策會很樂意,畢竟浪子最愛的就是自由。
蕭策輕哼一聲,似笑非笑,「生個小號,重新培養,將來把我這個大號棄了,何年,你跟爺爺打的好算盤,我可不傻。」
何年的唇抿了一下,嘴巴有些發乾。
老爺子最近在家嚷嚷的話里的確有這個意思。
蕭策已經二十八了,玩心還是很重,回來的這半年,上娛樂版多過財經版,不着家,想教育他也撈不着人影兒。
老爺子覺得他這個孫子無藥可救,趁着他身體還算硬朗,想重新培養個小號,以備不時之需。
蕭策將何年的微表情盡收眼底,大手握住她的細腰,將人往他身上貼,「何年,你得許給我點兒別的好處。」
何年以為要談崩了,聽到他這話,既不解,又鬆了口氣。
她抬起如羽扇的睫毛,直勾勾地看着他的俊臉,「你想要什麼好處?」
「在公司,你得站我這頭兒,夫唱婦隨是最基本的婚姻守則。」
何年忍住想諷笑的念頭。
他都沒把她當老婆,現在又談夫唱婦隨。
何年臉上的柔媚收斂,冷靜地說,「蕭策,我向來公私分明,工作上從來對事不對人,你讓我無條件偏向你,恐怕我辦不到。」
「這些年沒在公司白呆,這麼伶牙俐齒。」
蕭策喜怒莫測地捏了捏了她的粉腮。
何年受了他這個評價,有些沒耐心,更重要的是,此刻跟他貼的太近,薄薄的裙子隔不掉什麼,能清晰地感覺到他身體的堅硬與力量。
她從小到大都是優雅得體的豪門千金,沒有跟男人這麼近距離地靠近過。
蕭策身上散發的男性氣息讓她招架不住,她現在有些明白為什麼外面的女人對他那麼迷了。
她推開他,淡淡說,「你不同意就算了,強扭的瓜也不甜,我大不了找別人,反正爺爺說了只要是我生的就可以。」
說完,她轉身就走。
手腕突然被拽住,一股巨大的力量迫使她轉了半個圈,跌進蕭策懷裡。
他大手用力擦掉她薄唇上的口紅,深邃黑眸不知何時已經布滿欲色,「讓你生下別人的孩子,當我是死的?
嗯?」
何年雖未經歷過情事,二十四歲的年紀該懂的都懂了。
這些年在閨蜜紀薇那裡被灌輸了不少心得,她都實踐在了蕭策身上。
她本以為她可以不輸他,瀟洒地完成他們遲到三年的儀式。
到了關鍵時刻,刻在基因里的本能還是讓她怕了,只覺得疼,感覺自己快被撕裂。
她又不好意思跟蕭策說。
情緒堆疊到極致,嗚咽地哭出了聲,喊疼。
蕭策嘆了口氣,彷彿是嫌麻煩,但還是俯下身抱着她哄了一會兒,幫她撐過了最難受的階段。
之後,何年體驗到了人生中第一次魚水之歡。
憑良心講,柳暗花明又一村後,蕭策表現不錯。
結束後,兩個人在床上相擁着都沒有說話。
實在是,他們兩個從來沒有這麼獨處過,何年也無話可說。
反正她的目的達到了。
不一會兒,蕭策抽身離去,進浴室沖了個澡,出來後揀起地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穿上,沒說一句話就離開了酒店。
何年趴在床上,一直看着他,直到套房的門砰地一聲關上,他的身影消失。
何年自嘲一笑。
他還真是毫無留戀,夜都不過就走了。
為了好向爺爺交代,何年睡到第二天早上才離開酒店。
先回蕭家換衣服。
客廳里,起了個大早,一邊做早操一邊看電視的蕭老爺子看到何年趕緊迎了上去,一臉期待地問:「昨晚怎麼樣年年?」
何年臉上閃過一抹羞赧,點了點頭,「挺好的。」
老爺子聞言笑的滿臉褶子,「我就說嘛,只要你主動點兒蕭策不會拒絕,我挑的孫媳婦這麼漂亮,他憑什麼不喜歡。」
何年上樓到卧室換衣服。
擱在桌子上的手機突然響了兩下,她走過去一瞧,是紀薇發來的鏈接。
題目是:【蕭氏集團總裁一早從沈若雪香閨出來,脖子吻痕明顯!

《蕭總太太戀愛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