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相思與君
相思與君 連載中

相思與君

來源:google 作者:沈喬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喬念 沈子媛 現代言情

【changdu】沈喬念冷笑着開口:「三年前你說沈家給了我生命,我理應為沈家犧牲,嫁去陸家現在又拿命來換東西,怎麼,你生我的時候給了我兩條命?」「你……!」汪芸一噎,沒想到沈喬念敢狡辯而陸久辭聽到犧牲二字,心...展開

《相思與君》章節試讀:


等沈子媛刷卡付完錢,鄭夫人拿了張卡給沈喬念。

「我家小念真棒,修個披肩價格就翻番了。來,這一百萬你拿着!」

沈喬念趕緊把卡回去,「鄭夫人,修補費要不了那麼多。」

鄭夫人又把卡塞進沈喬念懷裡,「我說有就有,拿着!」

沈子媛的臉一陣紅一陣白。

她花了兩百萬,沈喬念轉手分走一半?

她們兩個合夥坑她!

沈子媛壓着怒意吆喝:「姐姐,披肩也買了,你滿意了?可以跟我走了吧!」

這話說著就像是沈喬念無理取鬧似得。

鄭夫人搖頭嘖了一聲:「我倒好奇,沈家為什麼不讓小念出來工作?都什麼年代了,該不會搞什麼拿女兒聯姻,用錢束縛自由的把戲吧?」

店裡客人紛紛附和。

「有道理啊,為什麼逼着人家回去,出來工作怎麼了?」

「就是!兩百萬眼睛不眨就付了,肯定有貓膩!」

沈子媛差點氣吐血。

想羞辱沈喬念,反倒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看到有人拿手機拍她,沈子媛惱火得怒斥:「別拍了!我就是心疼我姐,想辦法給她錢花!」

「哦,給完就走吧。」鄭夫人甩手趕人。

沈子媛丟不起這個人,氣呼呼得離開,更恨不得撕了沈喬念那賤人!

沒多久,李小滿來了。

沈子媛紅着眼睛像丟了魂似得。

李小滿急得滿頭大汗:「子媛你怎麼了?別嚇我啊!」

沈子媛在李小滿的逼問下把剛才的事添油加醋說出來。

李小滿火冒三丈,「沈喬念搶你男人,還勒索你?我找她去!」

沈子媛拉住李小滿,搖頭嘆氣:「算了,我就是看着姐姐干強買強賣的活,心裏難受。」

李小滿拍着腦門嘀咕:「你不說我還忘了,刺繡也有市場監督管理,我可以舉報他們價格欺詐!」

到時候,不光要十倍賠償,沈喬念還得求她們原諒才行!

半小時後,兩個穿制服的男人來到綉坊。

李小滿甜甜一笑,「孫叔,王叔,你們來啦!」

李家是刺繡世家,父親的朋友都從事這一行,收拾瀋喬念綽綽有餘!

「小滿,聽說你被坑了?」

「廢什麼話,大侄女遇上事,咱能坐視不理?」

老王和老孫二話不說就去雲上湘繡幫李小滿撐腰。

沈子媛拽住李小滿,慷慨陳詞:「小滿,我說了是我欠姐姐的,你不能這麼做!」

李小滿一臉心疼,「你有什麼對不起的!倒是她,也好意思要你的錢!放心吧,孫叔王叔是我爸的朋友,肯定給你討公道!你就記住了,待會你姐道歉,千萬別心軟放過她!」

沈子媛表情為難,心裏卻等不及了。

李小滿可得好好教訓沈喬念,再把那賤人趕出江城!

老孫和老王走進店裡直接發問:「誰是老闆?有人舉報你們價格欺詐,現在配合調查!」

宋硯懶散得從躺椅上坐起來,「舉報?」

李小滿拉着沈子媛進門。

宋硯眯着眸子冷笑:「是你搞得手腳。」

「是我又怎麼了?」李小滿趾高氣昂得吩咐沈喬念,「過來給子媛道歉,把子媛哄高興了,興許我就放你一馬!」

沈子媛立即站出來制止:「小滿,你少說兩句。」

她又嚴詞呵斥沈喬念:「姐姐,你不能因為對我的怨恨,連累整個店被罰。」

「不必啰嗦,隨便查。」沈喬念讓劉夢去拿證件袋。

李小滿冷哼一聲:「不見棺材不落淚!待會看你怎麼哭!」

老王雷厲風行得排查,發現定價是比較高,而且也沒有披肩。

這披肩兩百萬,不走賬就有可能逃稅。

「披肩是正常渠道來的嗎,怎麼報價表上沒有?稅務報表在哪,都拿出來!」

店外圍了不少人,都好奇怎麼查到雲上湘繡家了。

不過看這架勢,雲上湘繡怕是栽了!

就在這時,樓上傳來一聲冷笑。

「披肩是我拿來的,誰要查?」

看到下樓的是鄭夫人,老王大變臉色,「嫂子,您怎麼在這呢?」

鄭夫人不以為意得冷哼:「我來補刺繡,這位小姐看上了就買走了,有問題嗎?」

「沒有,絕對沒有!」老王汗都下來了。

沈喬念意外得看向鄭夫人。

怎麼這兩個來檢查的看到鄭夫人就像老鼠見了貓?

李小滿不認識鄭夫人,急聲催促:「王叔別廢話了,趕緊處罰啊!」

老陳拽了李小滿一把,「閉嘴!這是市監局的局長夫人!」

「什麼?」

這下不光李小滿,就連沈子媛也愣了。

沈喬念一個鄉下來的,怎麼可能認識局長夫人!

還把李小滿叫來的人都嚇得不敢說話?

鄭夫人可不想落人口舌,把披肩拿給老王,「這披肩你也經過手,當時什麼樣你還記得吧?」

老王看到披肩上磨毛沒了,整個煥然一新,他眼底閃過一抹驚異,「這是哪位大師修補的?」

鄭夫人一臉驕傲得介紹沈喬念,「那當然是我家小念了。這披肩不修,頂多賣個百八十萬。經過我家小念的手,賣兩百萬貴嗎?」

老王回頭問李小滿:「你朋友撿着寶了,怎麼還說價格欺詐?」

沈子媛像是被人狠狠扇了兩耳光,臉都打腫了!

沈喬念補了披肩就能翻番賣兩百萬?

肯定是假的!

鄭夫人懨懨得揮手:「滾吧,下次出門記得帶腦子。」

「好的,嫂子!」

老孫屁顛顛出去跟外面人解釋都是誤會。

老王也把李小滿拽走了。

鄭夫人雙手環胸打量着沈子媛,「你是江城沈家的小女兒?我認識你母親,是個有善心的人,記得把買的披肩捐給博物館。」

「捐?」沈子媛覺得自己聽錯了。

她花了兩百萬,讓她捐了?

開玩笑吧?

鄭夫人不屑搖頭,「嘖,兩百萬都拿不定主意,還出來擺譜!行了,回去問問你媽,儘快捐了!」

就在這時,汪芸打來電話。

沈子媛一接通就聽到怒斥。

「你沒跟鄭夫人鬧矛盾吧,要是惹了鄭夫人,趕緊道歉!」

「憑什麼我道歉!」沈子媛咽不下這口氣。

「對了,她說捐什麼披肩,你千萬別含糊!」

沈子媛一臉不可思議,壓低聲音質問汪芸:「瘋了吧,兩百萬說捐就捐!」

「別廢話,按我說的去辦!這人我們得罪不起!」

沈子媛咬着牙掛了電話。

鄭夫人坐在沙發上,沖沈子媛伸手。

「誰稀罕啊!」沈子媛撂下披肩氣呼呼離開。

沈喬念再次看向鄭夫人,好奇她到底什麼來頭。

沈子媛出門打給李小滿,繼續挑撥。

李小滿卻直嘆氣。

「子媛,我被禁足了,家裡說我招惹了不該惹的人。」

「禁足?」沈子媛蹙緊眉。

李小滿禁足,誰來幫她對付沈喬念?

「都怪那個沈喬念!她肯定是故意害我!」

沈子媛心煩的很。

她敷衍得安慰了李小滿幾句,掛了電話不得不再想辦法。

國內沒有她信任的人,沈子媛思來想去還是在外網掛懸賞令。

這次,她要讓沈喬念死!


《相思與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