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無限投射
無限投射 連載中

無限投射

來源:google 作者:馳波流春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韓先 馳波流春

平靜的水面倒影出山川林木,雲月星日,各各相安無事,但是偶爾也會泛起陣陣的漣漪,使互不相關的事物聯繫起來韓先是一位普通的工程師,自從他完結一個項目後,奇怪的事情就接連不斷的發生,他終於發現在歷史中有另一個人跟他有相同的境遇,但是遺留的信息卻寥寥無幾從此,一個新的世界緩緩向他打開,等待着他的將會是什麼呢?展開

《無限投射》章節試讀:

本星2721年,對人工智能和複雜網絡領域來說,是重要的一年。因為有三篇重要的論文發表在了《智能學年鑒》上,這三篇論文開創了人工智能的新時代,且共同一作都是尉建峰和韓先。

這三篇論文分別是,《多輪學習在機器學習中的實現與探索》,《論神經網絡中偏置場的可構建性以及演化動力學》以及《人工智能中的「酶」以及初步的搜尋方法:一種特殊的信息結構體可以促進智能的躍遷》。

《多輪學習在機器學習中的實現與探索》論證了多輪學習,或者叫反芻式學習,是機器演化的必要條件。還原論的刺激-反應式的學習框架學習不到數據中的真正知識。或者說只學習到了淺層的相關知識,多輪學習可以學到更深層次的因果關係。

《論神經網絡中偏置場的可構建性以及演化動力學》第一次提出偏置場的概念,並從理論上統計性的推導出了偏置場的演化動力學。在後期的學者中,大家習慣性的稱其為湖。這篇論文催化出了一個新的職業——建湖師。建湖師們根據不同的智能問題,依據偏置場的演化動力學方程,構建出形形**的湖。

第三篇論文,《人工智能中的「酶」以及初步的搜尋方法:一種特殊的信息結構體可以促進智能的躍遷》真正里程碑式的開啟了一個新時代,從此以後,所有的人工智能問題,都被解耦成了兩個步驟: 第一步,由建湖師們構建好湖後,從大數據中把湖訓練到一個初步的穩定狀態,然後在社會中廣泛的發出通告,來收集可以催化該湖進行智能躍遷的「酶」——在前投射時代,人們習慣性的稱之為石頭。然後催生出了兩個新興職業——挖礦師和鑒石師。挖礦師通過某種手段——前期一般是暴力挖礦,後期慢慢的孵化出探礦師,可以根據礦脈的分佈,高效的預測出蘊含有豐富礦藏的大致方位——挖出礦石後,經過鑒石師的鑒定後,賣給建湖師,獲得報酬。

從此,挖礦時代來臨。

作為這個重要事件的插曲,韓先和尉建峰(不錯,尉建峰正是筆者本人)兩人的傳奇經歷也被人津津樂道,甚至於這個理論被發現的地方——火車車廂銜接處的吸煙室也被人們奉為聖地,人們有什麼重要事情往往會習慣性的選擇這個地方進行。比如約會,會面等等。星巴克為此還設置了主題空間,用來方便那些在一些問題上苦思冥想也找不到解決方法的人們,據說對啟發思想有神奇的效果。

——摘自《投射力學簡史》

在首席科學家辦公室,先哥靠在椅子上,雙腳翹在辦公桌上,眼睛閉着,心裏喜不自勝。

慧姐進來了,「韓總,您找我有什麼事?」

先哥見慧姐進來,習慣性的坐正,好似慧姐又要給他提需求一樣。

「慧姐,你這一聲韓總叫的,聽着怪彆扭的,還是死搬磚的聽着舒服。嗯,如果把死字去掉就更好了」

「那不行,咱好不容易坐上這個位置,可不能讓別人把咱看扁了。」

先哥第一次聽慧姐用咱來稱呼他,而且一次還用了兩個咱,心裏暖洋洋的。

畢業後出來工作這麼多年,有什麼事,他第一個能想到可以說話的還是慧姐。其次就是太尉,但是太尉又這麼忙,最近又新晉級為正教授,各種演講會議不斷,真正聯繫的次數反而並不太多。

先哥往前湊了湊,壓低聲音,有點不好意思的問,「慧姐,你說這個首席科學家到底是多大的官啊?」

「官可大呢,全公司所有的工程師都歸大人你管哩。」慧姐沒好氣的說,學着西遊記中弼馬溫下屬的口氣,彷彿看着一個鄉巴佬。

先哥連連說,「哦,哦,那這官做得」

停了一會兒,慧姐見先哥沒話了,就問,「沒別的事兒了?」

「嗯」

「你叫我來就是為了問這個?」

先哥忽然也覺得這樣確實有點不靠譜,忙說,

「還有一個事兒」

「??」

「幫我接杯水,不要茶葉」

慧姐白了他一眼,蹬着高跟鞋噔噔噔的去飲水機旁,彎下一米七幾的身子,用一次性杯子接了一杯熱水,氣呼呼的重重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說道,「最後一次哈,以後口渴了自己去接,不接就渴着。看把你能的!」

慧姐帶上門出去了。

首席科學家是多大的官,先哥知道。

首席科學家平常總攬哪些事,先哥也知道。

先哥只是,忽然適應不了這個變化,心裏有點緊張,還有點空落。

。。。。。。

彼時的太尉,正在參加一個科技部主持的內部會議。

參會的人中,大部分太尉並不認識,其中有幾個人,比如李行,好像是在研究高能凝聚態物理,劉力好像是新能源領域的領軍人物。由於各個行業隔離的很深,也是在一些交叉學科的會議上偶爾碰到過,純屬點頭之交,私下並無來往。

科技部長蕭非主持了這次會議。

「這次把大家召集來,是想和大家討論一些問題,徵求大家的一些意見。各位都是在各自的領域對社會,對人民有重大貢獻的權威,你們的意見我們會非常重視,後面的工作也會少不了大家的幫助。這次的會議也請大家會後保密。我們先看一個視頻。」

視頻的中間,鏡頭對準了一個試管,試管里空空如也。

然後上部一個微型的太陽被激活。

與會者專心致志的看着屏幕。

然後一束藍色的光線打向了試管,試管中慢慢的有零星的紅色熒光開始閃爍,熒光慢慢的向周圍擴散,一眨眼之間,快速的彙集成一束筆直的紅色光束,從試管的一端射了出去。這個紅色的光束然後開始有規律的閃爍。

接着射入的藍色光線轉為紅色的光束,試管內的紅色閃光開始分散,然後像漣漪一樣向中心彙集,彙集到試管中心後成為一個耀眼的紅色光點,紅色光點閃爍大概三秒鐘之後,忽然間轉變為藍色的光點,然後如上述過程一樣,最終穩定為一個藍色的脈衝從試管的一端射了出去。

視頻到此結束。

「這是一個普通的激光產生實驗」,李行教授說,「射入的光束激發了試管內氣體原子的能級狀態,原子被激發後經過自發的共振後,就會孵化出相同色相和偏振方向的光束來。」

「但是試管內部原子的共振模式很是匪夷所思,據我所了解的,目前原子級的共振模式,我們還無法控制。以宏觀波動的方式來傳播這種共振,除非是。。。」

太尉好像發現了什麼,補充到,「這莫不是一個非門?」

蕭非以讚賞的眼神看了看他倆,「兩位教授眼光果然毒辣,我們再看第二個視頻」

然後投影儀切換了另一個視頻。

這個視頻的中心是一個扁扁的封閉大缸,裏面仍然空空如也。

《無限投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