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我修仙者身份被女朋友曝光了
我修仙者身份被女朋友曝光了 連載中

我修仙者身份被女朋友曝光了

來源:google 作者:水裡游游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芙殤 蓮霜

葉輕船和蓮霜因一個誤會而被分離,在聽見她死後他在一個凡界一個凡界的找,哪怕上天入地,他也要一寸一寸的翻遍整個世界,把她找出來她是他的戀人,她只需要做一個戀人該做的事情,而她的使命,他會為她繼續,平天下,定乾坤,流盡最後一滴血展開

《我修仙者身份被女朋友曝光了》章節試讀:

這就是人們爭搶七葉蓮的原因,更重要的是,七葉蓮一旦化形,度過九九八十一天後,便不能再煉化了,七葉蓮死,其靈力便消散於天地。

人們忌諱七葉蓮的強大,無數年來都有高手守在夜來沙漠,讓各派弟子進去試煉,其中一項必須完成的任務便是採摘七葉蓮,尤其是成熟的七葉蓮,化形後的那八十一天便是她最虛弱的時期,這個時候她需要吞吐天地之氣,融合曾經萬萬年所吸收日月精華,這個時候採摘事半功倍,這成了所有人的默契。

所以七葉蓮極其難得,化形的七葉蓮幾乎沒有,皆毀滅在人們無盡的**里,他們給自己的罪孽穿上冠冕堂皇的外衣:天下靈草皆不可化形,七葉蓮自然不能例外,回首曾經,化形的妖物那個不曾禍害眾生?所以不能讓其成長,必須降下天罰,以絕後患。

可這座閣樓里,就安靜的生長着一株七葉蓮,這裡自然不是夜來沙漠。

紅柳奇怪自己怎麼會認識這些東西。

「蓮兒,我知道你能聽到,醒來吧。」男人的悲傷繼續傳來:「求求你了,不要再沉睡了。」

紅柳敏銳的感覺到七葉蓮好像受傷了,她本來擁有七片葉子,應該五彩紛呈,她本來應該是一個美麗的仙子,她的名字叫蓮霜,可是她現在卻沉睡了,不願意醒來。

紅柳甚至感受到了七葉蓮的召喚,感受到七葉蓮的絕望和心灰意冷,她甚至感覺到了自己的掙扎,好像她才是起決定性作用的最後一片葉子。

不!我不要成為一片葉子!

她感受着七葉蓮的感受,疼痛着七葉蓮的疼痛,悲傷着七葉蓮的悲傷,還有那男人的孤寂,像一座山般壓得她喘不過氣來。

我幫不了你!

她激烈的情緒讓沉默中的男人感受到了什麼,他眸光如電,射了過來,同時一個略顯冷漠的聲音迸了出來。

「誰!」

紅柳受到驚嚇,藏起來的身子一個不穩,腳便從台階上滑開,不由驚呼一聲,向後倒去,雙手下意識的想抓住一些東西,卻瞥見男人如刀削的面龐一片冰寒,才驀然驚覺這不過就是一個夢,夢裡摔一跤應該沒事吧?也不會疼吧?

這樣想着,很乾脆的不再掙扎,閉上眼,認命的等待和樓梯親密接觸的時候那尖銳的觸感,想想還是會很疼吧?

不過那樣她就會醒來,不用陷在夢裡,不要再感受這莫名其妙的沉重、悲傷、美麗、絕望。

我需要新鮮空氣!!

驀地,明亮的光讓紅柳不由的睜開眼睛,入目便是一道閃電張牙舞爪的劈來,目標正是她!她甚至讀懂了它滿是惡作劇的嘲弄,高高在上。

這下完了,夢裡被閃電劈中,會不會死啊?

然後!一道身影擋在她的面前,只見他大手一揮,無形的力量和閃電碰了一記,同時預想中的疼痛也沒有到來,她好端端的站在他的背後,聽着他好聽的聲音蹦出來,卻滿含冰冷的威脅:

「誰動她,我殺誰!」

她看見那閃電的無比憤怒,然後轉為不屑,耀武揚威片刻後,揚長而去,聲音卻遠遠傳來:「看你能護她到幾時!」

此時的紅柳有些緊張。

剛才還非常蕭索的身影,甚至略顯消瘦的背影,此刻竟然高大偉岸起來,這高大偉岸的身影正緩緩轉過身來,冰冷的眸光定在她身上,仔細的打量她,眼神毫不掩飾但又盡量小心柔和。

她以為他要說什麼,他卻什麼也沒說。

他不是需要她的幫助嗎?為什麼不說?

這真是一個漂亮的男人啊!濃密的劍眉,黑亮幽深的眼眸,深色衣衫彰顯着他的冷漠寧靜和神秘,他站在那裡,像一把久經熔爐千錘百鍊的劍,卻毫無鋒芒;明明年輕的不像話,看起來卻像一個歷盡滄桑飽經風霜的老人,波瀾不驚。

他是一個故事。

或者說,他是一個有故事的人。

他的世界裏有別人不知道的喜怒哀樂,有別人不明白的情仇恩怨,有別人猜不透的雲山霧水,有別人看不穿的高山平原,這一切繪成一幅風景獨秀的畫,釀成一壇濃烈香醇的酒,看不膩,喝不夠,回味無窮。

紅柳覺得自己現在不僅僅是在看畫,還在品酒,竟然有些沉醉,就連心情也跟着婉約起來,感覺也變得分外敏銳,她敏感的察覺到他好像想要對她說什麼,而這個時候,她非常願意聽。

一聲驚雷震耳,來不及溫柔,紅柳驀然坐起,外面電閃雷鳴,狂風怒吼,才恍然驚覺,原來不過是夢一場。

又是一個不眠之夜啊!

宿舍靜悄悄的,舍友們均勻的呼吸聲在窗外雷電的轟鳴下變得幾不可聞,紅柳縮了縮身子,在被窩裡找了一個舒服的姿勢,惦念起那個夢來。

那是個美麗的地方,但她卻怎麼也想不起來,夢裡的細節,剛剛還在期待的情節,她都想不起來。但她隱約能夠記得,那是一個幽靜的山谷,山谷里有一座巨大的山峰,山峰上有一座精美的閣樓,閣樓裏面還有一個悲傷的男人。

她不記得七葉蓮,不記得蓮霜,也想不起那個人的臉。

但是那些情緒卻傳遞了過來,她記得那閣樓里撲面而來的憂傷,記得那裡隱約又濃烈的死亡味道,記得她的憤怒。這些感覺被最後出現的意外沖淡開來,被那最後的畫面佔據,雖然她已經想不起來那些畫面是什麼,可她記得那些畫面是朦朧又美好的,如果不是被外面的風雨打斷,或者還能醞釀出來些什麼。

她為自己這不切實際的期待打敗了,這是夢啊!緣分是很神奇的東西沒錯,她也沒到飢不擇食的地步,這擺明了是在做白日夢嘛!

那些夢裡淡了的味道此刻又無比清晰起來,甜的,痛的,苦的,傷的,在這電閃雷鳴風雨交加的夜裡,揮之不去,壓得她喘不過氣來。

為什麼要重複這個夢境?有什麼寓意嗎?莫非姑娘我也擁有仙根,要成仙啦?要不要不這麼折騰人啊!

唉,這世界,真是捉摸不透啊!

沒有什麼特別,日子就這樣平淡從指尖流過。

每天上課吃飯睡覺,按部就班,紅柳有了新的朋友,就是宿舍的四個姐妹,她們專業不同,性格不一,卻聚在了一起,生活跟大多數在校大學生一樣,快樂而溫馨。在教室里發信息,緊張的等待那個喜歡的他的迴音,或者和聊得來的朋友悄悄聚首;在老師眼皮底下打盹睡覺做夢。這種時候最讓人頭疼的,當然是打呼嚕,這會讓聽打呼嚕的人不舒服,於是聽打呼嚕的人就會讓呼嚕製造者非常不舒服。

這不,那個瞌睡蟲竟然在歐陽教授的課堂上睡著了,輕微的呼嚕聲響起,紅柳推了推慕鼓,慕鼓沒反應,紅柳也不予理會了,他們所在教室的最角落裡,並不引人注目,再者,歐陽教授講的那般自我陶醉,定然注意不到外界輕微的響動,遂抱着課本沒啥覺悟的繼續打盹。

可這瞌睡蟲也太不省心了些,呼嚕聲竟然越來越大,可紅柳又反應比較遲鈍,等意識到的時候,就看見歐陽教授的微怒的目光雷達似的滿教室掃,很快便遁着生聲源找到了肇事者:「誰在打呼嚕?」

紅柳驀然醒悟過來,趕緊推這位慕大仁兄,慕大仁兄迷迷糊糊抬起頭來,不明所以的左右看看,就看見滿教室的同學都在看他,他成了所有同學義憤填膺的重點照顧對象,慕大仁兄腦袋「嗡」的一聲,瞬間清醒,然後便對上歐陽教授殺人的目光.

「原來是這位仁兄啊!」歐陽教授的說出來的話卻很是溫柔,甚至滿含關懷:「睡得可好?」

慕大仁兄戰戰兢兢的答了一個字,好,答完才感覺哪裡不對。

「那回答一個問題好不好?」

歐陽老頭舉起一根手指頭,循循善誘:「就一個。」好像怕慕大仁兄不同意:「放心,答不出來也不扣你學分。」

慕大仁兄如蒙大赦,原來歐陽教授如此體恤民情,感激涕零,嘴上就說了出來:「感謝教授不殺之恩!教授儘管指教,別說一個,就是一百個學生也不敢不答啊!」

態度盡顯良好,可這怎麼感覺像是陷阱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啊。

歐陽教授往直挺了挺脊背,那意思就是說慕大仁兄的馬屁拍的受用之極:「下次課堂上還睡嗎?」

慕大仁兄自然不會說惹教授不高興的話,急忙賠笑:「不會,不會!」

歐陽教授臉上終於擠出一絲笑容,面上柔和許多,竟然有些和藹可親:「孺子可教也!」

慕大仁兄點頭哈腰:「謝謝誇獎!謝謝誇獎!」

紅柳看的一愣一愣的,平時精明的一塌糊塗的慕鼓大少爺還有這樣的一面啊!歐陽教授也不像傳說中的那樣不近人情啊!

《我修仙者身份被女朋友曝光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