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苟在劍閣十八年
我苟在劍閣十八年 連載中

我苟在劍閣十八年

來源:google 作者:孟凡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孟凡 楊石 現代言情

【changdu】「我想怎麼樣?那得看你的表現了,要麼把黑炎劍還給我,要麼你今天就別想安然無恙的走出練功殿」「我不信你敢在練功殿裏面對我出手!」孟凡隨口說道練功殿,可不是給人鬧事的地方楊石冷笑道:「我會在...展開

《我苟在劍閣十八年》章節試讀:


可惜,她遇到了孟凡。

至此之後,她會知道,這個世界上是真有天才的!

「你剛剛練的劍法,叫什麼名字?」孟凡對着女子問道。

「碧海潮生劍。」

孟凡點了點頭,記住了這門劍法的名字。

他剛剛觀看了悟劍堂之中許多人的劍法,都頗有心得,但是卻不知道劍法的名字。

「你的這門劍法,看似柔和無力,但是卻綿延不絕,一環扣一環,有四兩撥千斤,以弱勝強的能力。」

「只需要將對方帶入你這套劍法的節奏之中,那麼對手便會漸漸被你掌控,陷入敗地。」

「但是你剛剛使劍的時候,有一個極大的缺陷和漏洞,那便是速度太慢了!」

「這種劍法,需要密不透風的一劍接着一劍銜接,柔和之中還要配合疾風驟雨般的速度,才能夠讓對手猝不及防,落入下風。」

孟凡從角落的兵器架上拿起一柄木劍,拔劍出鞘,將劍鞘放在一旁。

「姑娘,你的劍,太慢了!」

說完,孟凡開始試劍。

對面那個女子滿臉不屑的看着孟凡,雖然這傢伙看起來說的頭頭是道,但她覺得只不過是胡謅罷了。

一個練氣一層境界的小菜鳥,如果能夠把自己的碧海潮生劍看穿,轉而指導自己,那自己還練個屁的劍?

「看清楚了!」孟凡開始耍劍。

一柄木劍,在他的手中宛若一道驚鴻。

迅捷、流暢。

碧海潮生劍,八式劍招在孟凡手中行雲流水的施展了出來。

和女子之前使的劍招,幾乎沒有什麼區別。

甚至於在細節上,還有些許優化!

最重要的是,孟凡的劍很快。

一劍接着一劍,密不透風,隱隱有些讓人眼花繚亂。

在孟凡身側的那個女子,已經完全目瞪口呆,嘴巴張成了一個O,能夠塞一個鴨蛋進去。

片刻後,孟凡收劍,靜靜地看着女子。

「姑娘,這套劍法,可還滿意?」

女子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愣愣地看着孟凡道:「你是不是早就學過碧海潮生劍?」

孟凡還沒有回答,她便自顧自的說道:「不對,你不可能接觸到碧海潮生劍!」

她眉頭狠狠地皺着,死死地盯着孟凡,說實話有些懷疑人生。

如果說這個人只是看自己練了幾遍劍,就將這套碧海潮生劍練到這種地步,這無疑是天方夜譚,不可能的事情。

「你到底是什麼人?」女子盯着孟凡,寒聲問道。

此刻,她已經不在乎孟凡剛剛是不是在偷窺自己了,她更好奇的是孟凡為什麼會碧海潮生劍?

孟凡對着女子說道:「在下劍閣守劍弟子孟凡,不知道姑娘如何稱呼?」

劍閣?

聽到這兩個字,女子不由驚訝的多看了孟凡幾眼。

「內門弟子,柳煙萍。」對方已經自報家門了,她也不好隱瞞。

孟凡微微點了點頭,沒有什麼多餘的反應。

他都沒有聽說過這個名字,更不談認識。

「你學過碧海潮生劍?」柳煙萍皺着眉頭問道。

「沒有。」

「那你怎麼會這門劍法?」

「剛剛看你練過,依葫蘆畫瓢罷了。」

「胡說八道!」

柳煙萍瞪了孟凡一眼,胸口起伏,氣得不輕。

只是看自己練了幾遍,就能把碧海潮生劍學成這樣,天上劍仙下凡塵也不可能做到。

不過事已至此,她沒有再揪着孟凡不放。

她雖然是一個女子,但卻輸得起。

既然她的要求孟凡做到了,而且做得極為完美,她也不好在胡攪蠻纏什麼。

最重要的是,這傢伙之前對自己的點評,再加上剛剛演練的劍法,確實讓她猶如醍醐灌頂,茅塞頓開。

對於碧海潮生劍,她有了更加清晰的認識和方向。

柳煙萍微微苦笑。

說實話,她都應該感謝孟凡才對。

如果還繼續對孟凡糾纏,追着不放,那就過分了!

「姑娘,如果沒有別的事情,那麼我便繼續觀摩劍法了。」孟凡對着柳煙萍說道。

他換了個角落蹲,距離這丫頭極遠,開始繼續觀看悟劍堂這些弟子練劍。

然後這個柳煙萍,開始悄悄的盯着孟凡。

毫無疑問,她對孟凡很感興趣。

這很正常,因為孟凡剛才的表現確實有些詭異,堪稱離奇!

她不相信孟凡之前沒有接觸過碧海潮生劍。

不過,就算是之前接觸過,一個練氣一層境界的外門弟子,怎麼可能把碧海潮生劍練到這個地步?

當然了,孟凡剛剛說他是劍閣的守劍弟子,這一點也很令她好奇。

劍閣!

這兩個字在蜀山劍派其實是充滿了神秘色彩的。

尤其是劍閣的樓上,三層四層,簡直是禁地一般的存在。

懷着一種好奇心,柳煙萍開始偷窺孟凡。

結果她發現這個孟凡,確實是在認認真真的觀看別人練劍。

這讓她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看別人練劍,有什麼用?

如果是一個修為高深的劍客,看這些弟子練劍,倒是能夠看出一些道道。

但一個練氣一層的外門弟子,哪怕是劍閣的人,又能夠看出什麼?

沒有口訣,沒有修鍊法門,只是這麼干看着。

如果這樣就能夠學會一門劍法,那麼劍法秘籍這些寶典,還有存在的必要嗎?

柳煙萍搖了搖頭,覺得這傢伙有點神經質。

確定孟凡只是在看別人練劍,沒有其它的動作之後,她也就懶得在繼續看下去了。

因為看不出什麼!

一直到夕陽西下,孟凡才戀戀不捨的起身,從悟劍堂離開。

劍閣要關門了,得趕緊回去。

回到劍閣之後,羅師兄讓孟凡把劍閣大門關上,然後就沒有再理會孟凡了。

從始至終,他都沒有問孟凡去了哪裡。

對這些,他並不關心。

不過問這些事情,其實也是為了給孟凡足夠的自由。

「你小子,今天好像一柄劍還沒擦吧,每天該做的任務別忘了!」

但該有的叮囑,羅師兄還是沒忘的。

孟凡點了點頭,今天他確實一柄劍還沒有擦拭,於是立即去擦拭長劍。

今天在練功殿沒感覺到什麼效果,得努力擦拭長劍,吸收暖流才行。

孟凡不知道從劍體中流入自己小腹的暖流是什麼東西,他自己默默的將其命令為「劍元」。


《我苟在劍閣十八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