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聞意
聞意 連載中

聞意

來源:google 作者:黎安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安靜 現代言情 許嘉年

「顧璟琛,我懷孕了」黎安安站在顧璟琛面前,雙手背在身後,一雙漂亮的兔眼期期艾艾看了他許久,才小心翼翼將背在身後的驗孕棒遞到他面前顧璟琛怔了怔,低頭看着黎安安遞過來的驗孕棒,上面....展開

《聞意》章節試讀:

「安安,你出院了就直接去美國了嗎?」安靜站在病床邊上,一雙漆黑的眼珠子直勾勾的望着黎安安,似乎想要將她的臉盯出一個窟窿來。

「嗯。」黎安安靠在床上,捧着熱水壺,小口小口喝着水。天知道她有多緊張,這是她重生之後第一次見到安靜。

她努力的壓制着心底對安靜的恨意,雙手捏着保溫杯的指節因為太過用力而泛了白。

她記得上一世,安靜是在她快出院的時候來的,那時候她父母還在為她撫養權爭論不休,甚至已經鬧到要上庭的地步。

上一世安靜一進到病房,也問了她類似的問題:「安安,你會跟小姨去美國嗎?」

不管是上一世還是這一世,安靜從來沒關心過她身體狀況,她從頭到尾關心的只是她會不會跟安寧去美國。

虧她上一世傻乎乎的,感激安靜來醫院看望她,陪她說話。最後還因為這個「疼愛」自己的表姐,還傻乎乎的寄宿到了舅舅家。

想在回想起來,簡直是太可笑了!

而這一世,父親並沒有跟母親爭執,而是很大度的將撫養權轉給了母親,讓她帶自己出國。

安靜這回來醫院看她,倒是比上一世提前了好多天。黎安安覺得,應該是她同意跟安寧出國的消息,刺激了她。

上一世,她雖然沒有跟父親生活,但是父女倆還時常見面的,關係不遠也不是很近。而且,她知道父親今後的發展會一帆風順,前途一片大好。

所以這一世,她想去母親生活的地方看看,彌補她們母女倆上一世的遺憾。

安靜站在床邊,看到黎安安對自己的態度十分淡漠,心虛的笑了笑,然後眼尖的她瞧見黎安安手裡淡粉色的保溫杯,心裏不由一陣嫉妒。

「你的水杯真漂亮,小姨送你的嗎?」

「嗯,她在商場看到,順手買的。」黎安安合上保溫杯的蓋子往旁邊桌子上放好,黎安安用餘光偷偷盯着安靜,發現她目光一直在那個保溫杯上轉悠着,想來她應該很喜歡這個人杯子。

不得不說,安寧眼光還是很好的,保溫杯是淡淡的粉色,一點都不扎眼,反而看起來十分舒服,最重要是手感好保溫效果也好,她剛拿到的時候就很喜歡。

更何況安靜還只是這個14歲的小姑娘,不喜歡才奇怪了。

以前安寧也送了不少這種精緻大氣的東西給她,但是好多東西安靜都瞧上眼了,她便送給她了。

現在想想,也許以前自己真的什麼都讓給安靜,才遭了殺身之禍吧!

「安安,你真的要跟小姨去美國嗎?」安靜站在床邊,突然拉起黎安安的手問她:「這裡現在就我們兩個,你跟表姐說說,你是真的想去嗎?」

「是真的。」黎安安條件反射的將手從安靜手裡抽出來塞回被子里,她也不看安靜,目光落在門口處,淡漠的回答她:「手續辦的差不多了,等我出院了就能去美國了。」

在被子底下,黎安安用力的搓着那隻剛才被安靜握住的手,放佛那上面有什麼病菌,讓她噁心。

「安安,你這是這麼了?」黎安安突然收回自己的手,讓安靜尷尬不已。她看着黎安安這幅愛理不理的態度,內心的火苗蹭蹭往頭頂上竄,但是卻不能發出來。

安靜眸光斂了斂,再次抬起來頭看她,臉上寫滿了委屈:「安安,你是不是在生表姐的氣?」

「我已經跟爸爸說了,要把你接到我們家來的,可是我爸爸說小姨丈不同意……」

「我和爸爸,我們也沒辦法啊……」安靜把頭低下去,語氣更是委屈了:「你說你生病,我一出考場就來看你了……」

黎安安不動聲色的聽着,心裏不禁冷笑:這是害怕她要去美國了,趕來阻止她的吧!

「謝謝你來看我。」黎安安抬眸斜睨了她一眼,淡漠的回了她一句。

「安安,我跟你說啊,我有個同學跟媽媽改嫁去了外地,前段時間她回來看我們,你猜怎麼樣?」安靜見黎安安這麼說,於是拉着椅子,開啟今天來這裡最重要的任務。

「就是以前來我家寫作業那個楊柳姐姐,扎個馬尾的,你記得嗎?」安靜怕她想不起來是誰,將那同學描述得倒是十分詳細:「以前她臉不是紅撲撲的嗎,身體也結實,你猜她現在怎麼樣?」

「怎麼樣?」黎安安心裏冷笑了一番,配合她問道。

「她現在整個人都清瘦了,頭髮都是枯黃枯黃的,看起來就像營養不良的樣子。」

安靜見黎安安不做聲,只偶爾拿眼瞧她,便一鼓作氣的將這個故事往下編。

「我們問她變化怎麼那麼大,她說繼父對她和媽媽都不好,偶爾還會打她們母女,然後還不給飯吃……」

「她媽媽因為怕她繼父,根本不敢離婚,她這次是因為被繼父打了,所以偷了家裡的錢買了車票逃回來避難的。」

「表姐你想說什麼就直說吧!」黎安安看了看時間,覺得時間差不多了,然後便聽到走廊傳來高跟鞋的聲音。

那聲音她聽着熟悉,她猜應該是安寧來了。

她在安靜進來的時候,悄悄給安寧發了條信息,讓她趕緊來醫院。

「安安,不要跟小姨去美國。」黎安安這麼一問正中安靜下懷,她高興的揚了揚眉,然後又裝作一臉心疼的看着黎安安,誠懇的勸說她道:「小姨在美國結婚了,還生了個弟弟,小姨肯定是要偏心弟弟的。」

「何況,還有個繼父呢!」

「大人都是重男輕女的,加上你還不是他親生的,肯定不會對你好的!」安靜越說越來勁,根本沒注意到病房門外站了人。

「而且,我看過報道,在國外有不少繼父欺負繼女的案件……」

「不是說打你罵你,是,是那種欺負……」安靜怕自己說得不夠清楚,還特地補充了一番。

因為不能說得太露骨,所以安靜在「欺負」二字上加重了語氣。

黎安安不動聲色的看着門口的黑影,她待安靜花一落,立刻拔高了聲音斥責她。

「表姐,不准你這麼說我媽媽!」

《聞意》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