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王爺的白月光是惡女
王爺的白月光是惡女 連載中

王爺的白月光是惡女

來源:google 作者:悅耳的夏蟬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雅琴 現代言情

一場意外,姜雅琴穿越到古代,成了京城笑料的榮國府嫡孫女原主不僅是個有名的敗家子展開

《王爺的白月光是惡女》章節試讀:

姜雅琴身子恢復得很快,但臉和脖子還是不可避免地留下大片疤痕,乍一看有些猙獰。
家人把能找到的銅鏡都收了起來。
畢竟對於一個年輕女子來講,容貌就是生命。
姜雅琴哪有時間顧及這些,她每天都排得滿滿當當,除了閱讀古書醫典,就是拿着各種瓶瓶罐罐不知搗鼓什麼東西。
自從發現榮國府浩瀚的藏書後,她就開啟了學霸模式,手不釋卷,如饑似渴。
要知道這些書後世都失傳了。
哇哇哇,撿到寶了…… 翠翠最早發現自家小姐的異常,看着姜雅琴整日對着書本喃喃自語,她猜測着小姐是不是極度悲傷之下,舉止行為都不正常了。
「小姐,月老廟門前的桃花開了,明日我們一起去求個姻緣簽吧,聽說很多貴公子也在那哦。」
「……不去。」
翠翠咬咬嘴唇:「……那要不晚上去游湖喝酒?
逍遙坊新添了只畫舫,據說裏面豪華……」 「沒工夫……」姜雅琴搗着葯缽,頭也不抬。
翠翠想了想:「天寶樓新到了一批頭面,還有綢緞,聽說是從東洋過來的……」 姜雅琴終於抬起頭來,烏溜溜的大眼睛直盯着她,翠翠心中一喜,可算喚起小姐興緻來了,沒想到姜雅琴一拍腦袋: 「哈,我知道了。
翠翠,你肯定是這段時間累着了,想出去玩?
放你一天假!
哦,不夠的話,兩天!
玩開心點哈!」
翠翠急得跺腳:「不是啊,小姐,我看你像變了個人似的,心裏着急……」 「我、我變、變成什麼樣了?」
姜雅琴有些心虛。
「變得…變得愛看書了。」
姜雅琴長舒了口氣,有點哭笑不得:「愛看書不好嗎?
書中自有顏如玉、書中自有黃金屋……」 翠翠眼淚都快流下來了,這些話平時都是公子們說的,她家小姐什麼時候靜下來看過書?
「小姐,你是真變了,以前你不到天黑不着家,最喜歡到處找人喝酒遊玩,天寶樓只要上新款,您肯定是第一個包圓,一天不上街看英俊公子哥就心痒痒……」 翠翠竹筒倒豆子,一頓噼里啪啦,她是家生的奴婢,和小姐一起長大,小姐是什麼性情,她再清楚不過。
聽得姜雅琴雙頰發燙,真想狠狠抽前身幾個耳光,這過得都是什麼頹廢生活,她暗下決心,要挽回前身在的惡女形象。
想到這裡,她誠摯地開口: 「翠翠,經歷了這場生死,我開始懂得生命的意義,不想再像從前那樣渾渾噩噩地生活,所以我日以繼夜、廢寢忘食鑽研醫學,就是想着有朝一日能治病救人,回報社會。」
姜雅琴聲情並茂,差點沒把自己說感動。
翠翠聽得半懂不懂,什麼回報社會,什麼生命的意義?
不過有一點她聽明白了,小姐這是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
她眼睛一亮: 「我懂我懂,小姐是想學好醫術,將來有個一技傍身,不怕沒飯吃!」
雖說小姐現在受寵,可誰知道以後呢,一輩子這麼長,父兄再好也會老去,到時總不好再伸手向侄輩們要錢吧。
人情世故,翠翠懂。
姜雅琴:「……」算了,你想要這麼理解也行。
「不過小姐,你識字不多,這些醫書你能看懂嗎?」
翠翠的擔心不無道理,畢竟前身不是個學習的料,被父兄強按着認得幾個字,勉強不是文盲罷了。
「不懂可以學啊!」
姜雅琴認真道,「學習呀,什麼時候都不晚。
你看,我把這些生僻的字詞描下來,抽空向兄長們請教,慢慢地,這些字我就都會了。」
雖說她好歹也是個醫學博士,但這些書籍都是繁體字加文言文,她也是連蒙帶猜,好在家裡有三個狀元哥哥,能隨時做她的百科辭典。
翠翠被她的自信渲染,自告奮勇道:「以後鋪紙沏茶,研墨洗筆這些小事就交給我,小姐你只管好好學。」
小姐想上進,她就全力以赴支持,咱們一年不會就學兩年,只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
姜雅琴:本學霸需要那麼久嗎?
女兒的變化,姜父看在眼裡,心裏甜滋滋的,經過這番磨難,女兒也開始明理了。
**回頭金不換啊,誰沒有過年輕荒唐的時候。
哥哥們更是無條件支持,既然妹妹喜歡醫書,他們便想方設法四處搜羅,尤其是小哥哥,差點沒把翰林院的藏書閣都給她搬回來。
距離上次面聖又過了一周,靖王終於架不住大太監李來福的催促,帶着滿滿一車禮物前往榮國府探視。
他並非忘恩負義之人,只是一想到去見姜雅琴,心裏就有種說不上的彆扭,索性以查案忙為由躲了幾日,實在躲不過去,這才擺了王爺儀仗,鳴鑼打鼓向姜家走去。
他就是想着儀式感強一些,正式一些,盡量減少不必要的誤會和尷尬。
他對姜雅琴印象不深,雖說她替自己擋了這一難,但自己就是想不起她的模樣,依稀記得有一兩次在宮宴上相遇,那個姑娘總是揚着一副花痴的笑容向他撲來,當然,每次都被魏元良完美地攔下。
每次想到這些,他就渾身起雞皮疙瘩。
早就聽聞姜家小姐風評不好,行為荒誕,卻沒想過有一天會跟她扯上關係。
其實如果當時姜小姐沒有撲過去,他也能解決這兩次麻煩,只是會受些皮肉傷罷了,但這話他也只能存在心裏,畢竟人家為此也是差點丟了性命的。
同往榮國府的還有大太監李來福。
李來福是他親自邀請的,公公侍奉過兩任皇帝,見慣了各種場面,萬一花痴,不,清平縣主太熱情,有公公在場的話也能化解一些尷尬。
靖王騎馬,李公公乘車,兩人並行,默然無語,俱各心事。
再轉過一條街就是榮國府,李公公瞄了眼氣場冷峻的靖王,有意無意又似是安慰地輕聲說了句: 「我看清平縣主對王爺是動了真心,不然也不會中刀後又掙紮起來為王爺擋住那瓶礬水。」
靖王突覺一陣反胃,差點沒從馬上摔下來。
他對姜雅琴談不上好惡,但他不喜歡跟女人接觸,大概是從小看慣宮妃們勾心鬥角的邀寵,他對那些過於主動的女人都有種說不出的嫌惡。
若不是姜雅琴拚死救了他一命,他此生都不會與這個女人有任何交集。
 

《王爺的白月光是惡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