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甜欲!瘋批大佬在嬌妻心上烙滿吻
甜欲!瘋批大佬在嬌妻心上烙滿吻 連載中

甜欲!瘋批大佬在嬌妻心上烙滿吻

來源:google 作者:零跡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厲封爵 季安然 現代言情

【偏執+雙潔+雙向奔赴+互撩甜寵到爆!】季安然穿書了,成了書中活不到二十章的配角炮灰為了苟住小名命,她霸氣退婚,當場嫁給了傳說中不近女色的商界高嶺之花等等!說好的不近女色?可眼前這位撩人技能爆棚,將她摁到牆角壁咚的男人又是誰?季安然慫了,紅着小臉:不許耍流氓!某人:老婆,這叫夫妻情趣系統小八神輔助:恭喜宿主,喜提老公一枚季安然:……展開

《甜欲!瘋批大佬在嬌妻心上烙滿吻》章節試讀:

「安安,你好像說要我來動手,對吧?」厲封爵的聲音淡淡的,幽深眸底一片森寒。

季安然的表情頓時僵住了,大腦一片空白。

她看着厲封爵,小心翼翼地問道:「你的腿,難……難道沒好?」

「你倒是很清楚。」

厲封爵那過分俊朗的臉上瞬間陰雲密布,他另一隻手突然握在了季安然腰上。

只不過,那細的不盈一握的腰肢,竟讓他不忍下重手。

「你費盡心機安排這出『大戲』,是想做什麼?」

「我沒有!」季安然無辜地搖搖頭。

她強迫自己鎮定下來,努力想着書中的片段,但厲封爵身上散發出來的駭冷戾氣,彷彿泰山壓頂般讓她有些喘不過氣。

季安然咽了咽口水,輕聲說道:「你的事我沒跟別人說過,我嘴很牢的。」

「我只信死人的嘴。」厲封爵面無表情的說道。

彷彿殺人對他而言,就像碾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

他看着季安然,嘴角忽然勾起,似笑非笑。

「安安,你說……」

「我對你很有用的!」

季安然用僅存的一點理智快速思考着。

她突然湊上前,雙手圈住厲封爵的脖子,將他整個人往下一帶,快速在他嘴裏親了下,說道:「這是我的初吻,娶我不虧的。而且,我還能幫你做很多事的。」

「比如?」

厲封爵清楚瞧見她眼裡快速閃過的驚慌,但很快又被她壓抑了下來。

有趣!

他鬆開放在她膝蓋上的手,摟着她腰肢坐直身子,說道:「沒料,但手感還行,正好替我暖床!」

暖床!

季安然瞬間石化!

這時,一名記者朝他們快速跑來。

季安然看到了。

她腦子快速轉動起來,眼底驀地閃過一抹算計,立刻大着膽子將嘴湊到厲封爵耳邊,輕聲說道:「爵少,幫你暖床可以,但你行嗎?」

「呵!」

厲封爵落下一個單音,眼底冷意瞬間凝結成冰。

「上去把車先暖了,正好讓你試試我行不行!」

季安然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趕忙說道:「我們這是在外面,你難道想玩車……震?」

跑過來的記者正好聽到這個勁爆新聞,嚇得差點丟掉手裡的相機。

季安然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女人?

氣氛在這一刻變得詭異起來。

可厲封爵忽然笑了。

只是,那未達眼底的笑意讓人有點毛骨悚然。

季安然看到厲封爵頭頂突然出現一個暴怒數據值:99%!

這是怎麼回事?

「安安的建議,我很喜歡,乖乖上車等我!」

「……」

季安然被厲封爵從腿上推開,在保鏢帶領下恍恍惚惚地走上車。

【叮!穿越必備系統已啟動!我是系統小八,將輔助宿主完成任務,走向人生巔峰!】

突兀的機械聲傳到了季安然耳朵,讓她詫異地瞪大了眼睛。

【叮!宿主的任務已發佈:請宿主為厲封爵『順毛』,消除怒氣值,宿主將獲得一次隱身功能。若任務失敗,宿主將被五馬分屍,永遠留在這裡。另外,宿主可以在心裏跟我對話,我都聽得到。】

「你大爺的!我現在只想回家!」季安然在心裏朝小八大聲怒吼道。

她好不容易才接受自己『穿書』這件奇葩事,現在又莫名其妙開啟了任務,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宿主,是這麼回事。小八當時正在升級,是您突然闖了進來,還擅自改變了原主人設,所以您必須完成指定任務!】

「你當我吃飽撐着沒事幹嗎?我怎麼……」

季安然還沒來得及跟小八溝通完,就聽到了開門聲,她下意識地回頭。

「明天領證,你們將這事一同報道出去!」

「是!」

領證?

季安然微微一愣,卻對上了厲封爵那雙嗜血厲眸。

他周身騰起的森冷寒氣,宛若一頭瀕臨爆發的猛獸。

怒氣值爆表!

卧槽!

季安然僵坐在座椅上,不敢亂動。

這厲封爵比她想像中還要難搞,那莫名其妙爆表的怒氣值,讓她有種躺在刀尖上的錯覺。

季安然想到任務失敗的後果,身體不安地抖了抖。

她看着厲封爵上車、關門、命令保鏢開車後,突然又按下了阻擋前后座視線的屏風時,她發現自己大難臨頭了。

【宿主,好心給您一個提醒:厲封爵要撕了您的衣服!】小八輕聲提醒道。

而它這次的聲音,明顯透着人性化。

季安然嘴角狠狠一抽,心裏把這破系統的祖宗十八代挨個問候了遍。

她見厲封爵眼神越來越冷,微抿着的薄唇邊還勾出似有似無的笑意時,趕緊說道:「你剛剛承認了我的身份,現在至少得幫我個小忙!」

季安然說著指了指自己身上的婚紗,一臉厭惡地說道:「我不喜歡穿別人的衣服,尤其是渣男給季安夏準備的婚紗,臟死了!」

話剛說完,季安然就看到厲封爵頭頂的怒氣值瞬間下降了5%。

她暗暗鬆了口氣。

主動=順毛。

她季安然果然是天才!

她假裝委屈地看了厲封爵一眼,垂下眼皮,乖巧地說道:「我想撕了這婚紗,你的西裝外套能借我穿嗎?」

「這麼想做我女人?」

厲封爵一把將人拽到懷裡,讓她坐在自己大腿上。

他嘴角微微上揚,邪魅一笑:「安安,你知道妄想接近我的女人都是什麼下場嗎?」

季安然猛地抬頭,看到他的怒氣值變成90%時,恰到好處的表達了自己的驚訝。

而後,她又快速低頭,照着書里提到的情節小聲說道:「厲奶奶去世前一天,她把我獨自叫到了病房,跟我說了很多你的事。其實,我那時就對你動心了。可厲奶奶葬禮結束你就沒再出現了,厲明軒為了厲奶奶給我的遺產趁虛而入,我才着了他的道。」

厲封爵的父親是厲家抱養的。

當年厲家老太太頭胎難產,胎死腹中。老爺子為了不讓她難過,就悄悄從孤兒院抱了個棄嬰回來,裝作孩子是她生的。

這也是老爺子不讓大兒子踏進厲氏集團的真正原因。

而這事原本只有老爺子知曉,可老太太臨終前一直對大兒子的事耿耿於懷,他才把秘密說了出來,卻不想被厲承澤聽了去。

為了瞞下這事,老爺子私下提出「厲明軒婚後生下曾孫繼承厲氏集團」的條件。

季安然對此嗤之以鼻。

厲封爵是什麼人?

這樣的事豈能瞞過他?

季安然再度抬起小臉,看着厲封爵認真說道:「我以前眼瞎,現在治好了!」

說完,她迅速拉下後背的拉鏈。

見厲封爵沒反應,她一咬牙,當著他的面脫掉婚紗,嫌棄地扔在腳邊。

季安然沒有遮掩,大方地由他打量着。

她看着厲封爵頭頂怒氣值已經降到60%時,小手一攤,對他淺淺一笑。

「把你外套借我唄。」

「膽子不小。」

厲封爵突然捏住她下巴,將人拉到跟前。

卻不想,兩人的唇碰在了一起。

微涼薄唇貼在季安然唇上的觸感,是軟軟的、涼涼的,彷彿有股電流在一瞬間襲遍全身,讓她大腦瞬間空白。

厲封爵輕挑了下眉頭,看着僵在自己懷裡的女人,嘴角邪惡地向上揚了起來。

他低頭,唇幾乎擦着她臉頰移到耳邊,低聲說道:「安安,這是迫不及待的想驗證我行不行了?嗯?」

《甜欲!瘋批大佬在嬌妻心上烙滿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