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天命戰神
天命戰神 連載中

天命戰神

來源:google 作者:秦玄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玄 秦長空

【changdu】全場所有人都明白,這一切都是因為前幾天秦家發生了一件大事,就是秦家家主秦天,不再從秦家領取任何的修行資源,以此從秦家中一口氣拿出了五百顆淬體丹,全部給秦玄這可是足足五百顆淬體丹,相當於秦家弟子的...展開

《天命戰神》章節試讀:


秦長空一時間呆住了,他萬萬沒想到,秦玄手中那柄絲毫不起眼的刀,居然爆發出來了如此恐怖的威力。

這個時候,他已經沒有任何後悔的餘地了。

在眾人的目光之下,只見到那犀利無比的刀光,摧枯拉朽般撞擊到了那頭巨大的白虎上面,這頭威風霸氣的白虎,幾乎在這瞬間,就被這刀光,硬生生撕碎。

「啊!」

一道凄厲的慘叫聲響起,秦長空整個身子,在這一刀之下,猶如斷了弦的風箏,被硬生生擊飛出去,撞擊在了牆壁之上。

一招之間,勝負已分。

整個議事大殿,都陷入了死死的寂靜之中。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剛才那短暫的一幕,就好像是在做夢一般,讓他們根本沒有反應過來。

秦長空居然敗了?秦家的第一天才居然敗了?

施展出黃級五品武魂的秦長空,居然打不過沒有施展武魂的秦玄?

這……這怎麼可能?

「玄兒,你……」秦天不愧為家族第一高手,率先反應過來,臉色又驚又喜:「你的刀法,是不是中級武技驚雷刀法?哈哈哈,不愧是我兒子,居然將刀法磨礪到了這種地步,雖然尚未達到真正的人刀合一,但已經初窺門徑!」

秦天一掃之前的頹態,臉色無比紅潤。

不過他的這句話,卻如同一枚驚雷,再度丟入了大殿之中,讓全場所有人的臉上,都露出了駭然之色。

秦玄使用的,竟然是中級武技!

憑藉著中級武技,初窺人刀合一,竟然戰敗了施展黃級五品武魂、高級武技的秦長空!

瞬時之間,全場所有的執事、長老們,只感覺臉火辣辣的疼痛。

他們之前嘲諷秦玄武魂等級低、修為差,然後被秦玄淬體四重的修為給打臉了。剛才他們又嘲諷秦玄與秦長空決戰,完全是自尋死路,現在又被打臉了。

這讓全場眾人,忍不住想到了年少時秦玄的傳奇經歷。

黃級一品武魂又如何?

天才就是天才,想要立刻將之鎮壓,根本不可能。

這一下,他們看向秦玄的眼神之中,不再有了嘲諷、不屑,雖然黃級一品的武魂,註定未來不會有什麼前途,跟秦長空無法相比。

但是,現在的秦玄,他是勝者,無論如何,他還是勝者,只能尊重。

「你……你……你……」秦鐵霸伸手指着秦玄,指尖發顫,臉色鐵青,在連連說出了數十個『你』字之後,噗的一聲,口中居然被氣的噴出了口鮮血。

原本秦天讓位,他秦鐵霸接管秦家,已經成為定局,誰知道半路殺出了這個秦玄。

秦鐵霸怎能不氣?怎能不憤怒?但是他再氣,再憤怒,也只能憋在心裏,所以硬生生憋出了內傷。

「不可能!不可能!這怎麼可能?」一道尖叫聲響起,只見到滿臉是血的秦長空站起身來,發瘋般叫道:「你這樣的垃圾,怎麼會擊敗我?我才是天才,我才是天才,你只是廢物,你只是廢物!」

秦長空這個時候徹底瘋狂了,已經語無倫次。

被一個區區黃級一品的廢物,在不借用武魂的情況下,施展高級武技,就將自己的全力一擊給擊潰,他秦長空怎能不瘋狂?

他秦長空,才是秦家第一天才啊!

秦玄面無表情,如果仔細觀察,會發現他的額頭上,有着一層細密的冷汗,正如秦天所說的,秦玄只是初步窺探到人刀合一的境界,剛才施展出來的驚艷一刀,已經嚴重透支了體力。

「你給我說話啊!」秦長空繼續尖叫道:「你這個垃圾,給我說話啊……」

秦玄儘管此刻體力嚴重透支,但是他的一雙眼睛,依然釋放出來了那冰冷的氣勢:「秦長空,別以為你黃級五品武魂有多厲害。我告訴你,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要太高看自己。而且,看在你是秦家弟子的份上,特意忠告你一句,今天你不是我對手,日後更不是我對手,所以不要狗眼看人低。」

「你……」秦長空氣的渾身哆嗦,臉色發紫,偏偏不能反駁。

全場的執事們,只感覺臉又一陣火辣,好像秦玄的那句『狗眼看人低』,就是在指的他們一樣。

「秦玄,我絕不會放過你。垃圾始終是垃圾,你今日戰敗我又如何,我以後可是玄靈宗的弟子,你以後什麼也不是……父親,我們走!」秦長空說了一半,察覺到秦玄眼中的寒意,心中突然一顫,不敢再多說什麼,拉着秦鐵霸就離開了。

他們在待下去,不過是自取其辱罷了。

秦鐵霸父子等人這一走,議事大殿的氣氛又凝固了起來,本來有些執事,也想趁機溜走,但是察覺到秦玄的目光,只好硬着頭皮留了下來。

其實,他們無須對秦玄畏懼什麼。

因為秦玄的修為,完全敵不過他們。並且,秦玄現在的強大,只不過是暫時性的而已,秦玄的武魂,終究只是黃級一品而已,根本無法與秦長空相提並論。

但是,恰恰就是因為,秦玄戰勝了他們心中高不可攀、不可一世的秦長空,讓他們本能有些畏懼。

「我想問在場的諸位,是否還要彈劾我的父親?我父親拿五百顆淬體丹給我,是否還有錯?」秦玄淡淡問道。

他這一問,全場執事腦袋搖的與撥浪鼓一樣。

「怎麼可能,秦天家主扶持家族天才,這怎麼會有錯。」

「我看啊,調動五百顆淬體丹,實在是還不夠,還得在多加一點。」

「就是,秦玄少爺,你乃是我們秦家的天才,多花一點淬體丹,沒有問題的。」

「我們秦家的家主之位,只有秦天家主才能當啊!」

「……」

這些執事們,徹底換了一副嘴臉,滿臉諂媚,阿諛奉承。

現在秦鐵霸父子不在了,縱然給他們十個膽子,也不敢彈劾秦天的家主之位啊。

秦長空成為玄靈宗弟子,他們可沒有成為玄靈宗弟子。

要是現在彈劾,萬一秦天動起手來怎麼辦?

秦天居高臨下,看到全場眾人,眼神之中,帶着一絲痛惜,也帶着一絲冷漠。

經過這件事情,秦天已經徹底明白了。

秦家這群所謂的執事,完全就是牆頭草,哪邊表現的強勢,就朝着哪邊靠過去,完全沒有任何的忠誠而言。

一時之間,秦天突然感覺有點索然無味。

「玄兒,好了,我們走吧。」秦天擺擺手,看向秦玄的目光之中,充滿了驕傲。

「父親,稍等一下,我還有一席話,想跟在場的諸位執事說一下。」秦玄目光淡然,看向全場眾人。

全場眾人微微一愣,隨即努力做好了一副恭敬聆聽的樣子。

「你們都是秦家的執事,按理來說,都是我的長輩。」秦玄眼神不帶絲毫感情,「但是經過今天的事情,你們在我眼裡,已經不再是我的長輩。」

開口的第一句話,讓在場不少人,就臉色一變。

秦玄毫不為意,語氣更加犀利:「你們這群人,在我眼裡,就是一堆牆頭草,趨炎附勢,哪邊強大,就依靠哪一邊。這一次,你們彈劾我父親的家主之位,口口聲聲,說是因為我父親,調動五百顆淬體丹,給我這個廢物兒子,不為大局考慮。」

「但其實呢?」

「秦家發展到現在,靠的是誰?靠的是我父親!我不說父親有太大的功勞,那他也有天大的苦勞。調動五百顆淬體丹,給自己兒子又怎麼了?何況,他還拿出了自己的俸祿來補貼!」

「難道,你們這群人,就不容許家主帶任何私人感情?」

秦玄說到這裡,他的眼神之中,湧起了一股憤怒:「但是,你們的態度,讓我徹底失望了。你們的眼裡,沒有看到我父親的功勞,只有秦長空成為玄靈宗內定弟子的事情!你們的眼裡,更沒有看到作為一個父親,該承擔的責任,只看到秦長空成為玄靈宗內定弟子!」

一字一句,都含着秦玄巨大的怒火。

這就是秦玄這次發怒,踹門而來的原因。

秦天為這個秦家,不知付出了多少,結果到頭來,反而被人群起而攻之。

這種行為,實在是讓人心寒。

「我該說的,只有這麼多,到時候如何選擇,全看你們自己。因為我知道,秦鐵霸不會善罷甘休,秦長空也不會善罷甘休。不過,還是要忠告一句,選擇了之後,不要再後悔,言盡於此。」

秦玄臉色再度淡然起來,說完最後一句話,不再理會眾多執事們的目光,與秦天一起,走出了議事大殿。

大殿之中的一群執事,則面面相覷。


《天命戰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