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太陽不抱月亮
太陽不抱月亮 連載中

太陽不抱月亮

來源:google 作者:隔壁火星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孫京陽 現代言情 趙軒蔚

她在外飄泊10年,性格溫吞沒社交能力她知道自己罹患腫瘤的時候毅然辭掉了工作改變了自己一層不變的形象,把那不太長的日子重啟緣分是個奇妙的東西,重遇到了幼時的大哥哥時,她全身不能動彈再見面時,他對她還是那麼好遊戲人間小王子耍了點小心機得到了她的聯繫方式在往後相處的日子裏,他的面具一層一層的被撕開他們終於冰釋前嫌而她的健康也變意外的發現,情況不容樂觀.....展開

《太陽不抱月亮》章節試讀:

翌日11點20分。

趙軒蔚被尿憋醒了,她起身去了廁所,就沒再繼續睡了。

王萌萌還在睡,房間里一點動靜都沒有。

鏡子前的自己臉跟眼睛都有些浮腫,頭有些宿醉的脹痛感。

她沖了杯黑咖啡,咬了片麵包,就當解決了早餐午餐這件事了。

一邊吃一邊看手機,投了好封簡歷,沒有任何回復

「唉,北城的工作都這麼難找的嗎?」正想着

手機鈴聲響起,按了接聽鍵。

「您好」

「您好,是趙軒蔚小姐嗎?」

「是的」

「您現在方便接電話嗎?」

「方便」

「好的,這裡是旭飛集團人事部,公司已經收到您的簡歷,初步通過審核,方便下午二點半鐘過來公司進行面試嗎?」

「可以」

「好的,稍後把公司地址發送到您手機上,期待下午的會面」

「謝謝」

「不客氣,再見」

「再見」

掛了電話後趙軒蔚就開始犯難,頂這頭灰發去面試:「會不會就被pass掉呀,」

她染的時候可沒想到要去面試。

吃完漱了下口,回了房間,化了個淡妝,找出衣櫃里唯一一套職業套裝換上。

最近瘦了很多,衣服略大,但還是能顯出凹凸有致的身材,把頭髮整個束起扎了個小揪揪。

出房門時撞見王萌萌出來喝水,趙軒蔚見她揉着太陽穴應該頭疼得厲害,像一縷遊魂一般。

王萌萌:「我難受,想出來喝水」可憐巴巴的對着趙軒蔚說。

「呵~能不難受嗎?喝那麼多」趙軒蔚淺笑,她徑直去了廚房冰箱給王萌萌拿了瓶礦泉水,擰開,遞過去:「喏~喝吧」

王萌萌喝了一大口,胃感覺舒服了一點:「小蔚蔚,你要出去嗎?」

「嗯,下午約了個面試」她點下頭。

「真的呀,面試加油」王萌萌雖然身體難受,但還是不忘給她加油打氣。

「我快來不及了,先走了!」她看了下時間邊說著邊換好高跟鞋出了門。

下樓打了個計程車過去,她可沒忘記上次因為搭公交遲到的事。

約她面試的公司是一家上市公司,規模小,趙軒蔚知道這場面試的競爭應該很激烈,她要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

到了旭飛大廈樓下已經兩點零六分了,雖然沒有遲到,但大公司的流程相對比較繁瑣,早到好過準時到,她深吸了口氣進入旋轉門。

另一頭的方一緒也從計程車下來,他一眼就認出來旋轉門前躊躇的趙軒蔚,他有些驚訝。

但看到她的神情還有着裝,不難猜出她來這裡目的。

今天他爸爸把他叫到公司來,本來還有些不耐煩,但現在看來這趟來得不虧。

趙軒蔚走進了大廈,在前台登記好個人資料,前台的是個二十齣頭剛畢業的小姑娘,很年輕,很有禮貌。

「您坐那個電梯到三十層,一出電梯就能看到了」前台指着前面的電梯對她說。

「好的,謝謝」她禮貌的回應。

現場差不多有十幾個人,每個人都拿了排號,她來得不算早,排得比較靠後。

他們都安靜的坐在椅子上等候,每個人都看着自己的手機,誰都沒在交淡。

「趙軒蔚」

她舉手示意,跟着小姐姐進入會議室,前面有三位面試官,她恭敬的向他們問好後,坐在了他們對面的椅子上。

「趙軒蔚小姐,你的簡歷非常優秀,以往的個人成績也很卓越,但我們這個崗位是數據分析,你之前涉及的多數是市場營銷,並沒有這方面的工作經驗」說話的是其中一位HR主管態度十分親和,她並沒有刁難,只是實話實說。

「是的,我之前都是做銷售方面的工作,但我本人是統計學專業畢業,對數據敏感度高,在學校也有不錯的成績。之前銷售的工作也是以數據分析為主的銷售模式跟顧客進行對接,我認為我有這個能力勝任這個崗位」她不卑不亢的態度讓幾個HR主管無可挑剔。

循例問了幾個不痛不癢的問題就讓她回去等通知。

起身準備走的時候,另外那個一直沒有提問的HR才悠悠開了口。

「你長得很有氣質,做銷售是個加分項,有沒有興趣來公司的銷售部?」看似惜才,實則有些**裸的性騷擾。

「謝謝您的抬愛,我暫時不打算做銷售方面的工作。」趙軒蔚從容的回答,類似的事她遇到太多了,今天這種並不算什麼。

並不打算糾結什麼,她推門出去了。

總裁辦公室

「混賬,你明天來公司上班,哪個崗位你自己挑」中年男人氣急敗壞將一摞資料扔向方一緒。

罵人的是方一緒的父親方見。

「你公司,我來幹嘛?天天來給你添堵,讓你血壓飆升?」方一緒慵懶的癱坐在沙發上,這個姿勢對他來說比較舒服。

「我跟你媽怎麼就生出你這麼個八王羔子,你看你是什麼樣?坐着都像個沒骨頭的,你要混到什麼時候?」方見捂着胸口,好像真有那麼點血壓飆升的跡象。

「現在的公司,哪家需要繼承人,你請個職業CEO,那不比我強?」他這話說得實在。

「你少給我扯些沒用的,我跟你媽決定了,兩條路給你選,來公司上班就算是混也來公司混,不然就去相親,直接結婚」明顯方見對他的這套說詞不買帳

「我靠,這哪是選擇呀?選哪條都要人命」方一緒直接從沙發跳起來。

「……」

方見跟妻子周童童是一對恩愛的模範夫妻,年輕的時候沒日沒夜的忙事業,在方一緒的成長缺席了很久,直到那年,方一緒把屠逸給打了,他們才意識到有些時間失去了就再也回不來了。

剛好當時公司也是穩定了,他們兩夫妻商量,周童童減少主力工作空出時間陪方一緒,而他則還是奮戰在一線。

只是他們不知道,當時的方一緒已經17了,不再是需要父母長時間陪伴的年紀了。

兩父子就這麼僵持着,好像誰也不讓誰。

「我來上班」只見方一緒幽幽開口:「但我有個要求,今天來面試的趙軒蔚,招了,我去她那個部門。」

方見面露疑色「趙軒蔚?」他念了這三個字

「今天來面試的。」方一緒重複。

方見掃了眼方一緒,沒什麼表情,拿起電話打了個內線

「今天參加面試有個叫趙軒蔚的,把她的資料整理給我」說罷就掛斷了電話。

抬頭對方一緒說:「可以」

他們的談話在拍板的這句:可以。

完美結束。

出了旭飛集團的趙軒蔚心裏莫名堵得慌,她拿起手機給孫京陽發了條微信

【小陽哥哥,最近很忙嗎?】

收起手機,攔了車準備回家。

在車上,她時不時看一眼手機,生怕錯過,但手機安靜的可怕。

她猶豫再三還是決定給孫京陽打了個電話。

撥通了那個熟爛於心的號碼,沒接。

再打,還是沒接。

她似乎杠上了,連續打了七八個電話,那頭終於接起

「丫頭?」他聲音有些啞,語速很慢。

「嗯,是我」她聽出孫諒陽好像有些難受:「小陽哥哥,你哪不舒服嗎?」

「沒事兒」這話聽到她耳朵里就跟默認沒什麼區別。

「在哪?」她有些生氣。

「呵~~」孫京陽發出一聲笑「嘶~~丫頭生氣啦?」但似乎突然的痛感讓他倒吸了口冷氣。

「哥哥你在哪?」這個時候的她哪裡還不明白,她的小陽哥哥肯定是生病了。

「怎麼還發起脾氣了?哥哥沒事兒,做了個小手術現在在北城市醫院」話裡帶着安撫。

「我馬上過來,哥哥你等我」趙軒蔚匆忙掛斷電話便對司機說:「師傅,麻煩去北城市醫院。」

北城市醫院

找到了孫京陽時他穿着病號服,鼻子插着胃管,打着點滴,臉很蒼白,以一個半坐的姿勢躺在病床,眼睛半闔着。

趙軒蔚鼻子泛酸,含着淚,卻倔強的不讓它掉下來,她走近,沒說話,只是掖了掖孫京陽的被子。

孫京陽的麻藥早就過去了,這個姿勢應該睡得不太好。

孫京陽感覺來人了,便睜開眼睛,看到了坐在床邊的趙軒蔚,心裏微微一顫,笑道:「這麼快就到啦?」

趙軒蔚胸腔劇烈起伏,但還是壓低了聲音:「沒事兒?胃都穿孔了還沒事?」

「沒事兒,已經做手術了」他並不太在意,平時工作強度大,偶爾生病對他來說是一個休息的契機。

趙軒蔚的眼淚猝不及防掉落下來,帶着哭腔:「為什麼不告訴我?」

孫京陽:「這不沒來得及?昨天晚上被送過來的時候直接推進手術室了……」

「……」趙軒蔚憋得臉紅紅的:「手術都不用家人聯繫的嗎?不用簽名?」。

孫京陽訕訕道:「同事代簽了。」

趙軒蔚:「這種都能代簽?」

「我的乖乖,不生氣,以後哥哥的緊急聯絡人只填你,以後都只給你簽。行嗎?」他像小時候一樣,不管什麼事都讓着她。

趙軒蔚的這波操作是他沒有意料到的,平時的她總是安靜,不發一言,你問她才答,很像一個沒脾氣的洋娃娃。

趙軒蔚嗔怪一聲:「亂說話,還疼嗎?」

孫京陽打趣道:「你不生氣的話就不疼」

「…….」趙軒蔚瞪了他一眼。

「傻瓜,有麻藥呢,不疼。」孫京陽笑,發現了趙軒蔚今天的打扮:「今天是去……?」

「去面試了。」趙軒蔚直接是脫口而出。

「過了?」

「不知道,應該不過」

「怎麼可能」

「咱家丫頭這麼優秀」

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好像是她陪着他,更像是他陪着她。

中途有護士過來換了藥水,見有家屬在,便叮囑起來:「如果不是很不舒服晚點可以下床走走,加快胃腸蠕動的恢復。」

趙軒蔚:「小陽哥哥,你要下床走走嗎?」

孫京陽搖搖頭撒嬌:「你讓哥哥再賴會」

趙軒蔚摸了下他的額頭:「好,你睡會,我去買些日用品。」

不等他再說什麼,她便起身往外走。

她就在附近買了兩套洗漱用品和一個洗臉盆,無意間看到有一次性內褲購買,她站在貨架仔細的研究碼數。

醫院裏每天都會發放洗好消毒過的病號服,在這裡是不能穿自己衣服的,而現在又是37度的大夏天,只需要勤換洗內褲就可以了:「XXL…應該夠了吧?」

說罷就拿了兩盒去買單了。

回來時,去了趟護士站租了張陪護椅,詢問了一下注意事項。

才知道孫京陽鼻子上的胃管看着可怕,只要通氣,就能拆。

回到病房的時候,孫京陽已經睡了。她躡手躡腳的把東西放在桌子上。

這才發現這是個單間,每家醫院其實都會預留些單間病房出來,但住院費可能就會高一些,但相對比較清靜。

今天的葯已經打完了,護士撤了輸液瓶,手上留着留置針。

動作有些大,孫京陽被吵醒了。

「我問過護士了,你現在還不能吃東西」她見人醒了拉了張椅子坐在他跟前。

「嗯」孫京陽只是應了一聲

她也不介意,接著說:「等通氣了暫時也只能吃些流食…….」還有話沒講完

「你吃了嗎?」孫京陽打斷了她。

「一會去醫院食堂吃。」趙軒蔚回答

「……」趙軒蔚撓了撓頭不好意思的說:「我在這裡陪你」。

「請個護工吧,醫院東西不好吃。」孫京陽應該是心疼她吧。

「我東西都買好了,我沒那麼嬌氣」見孫京陽還是沒支聲,只能又再問一遍:「成嗎?」

孫京陽就這麼盯着她好一會:「丫頭決定就好。」

「剛剛去那麼久,買了什麼回來?」

「牙膏,牙刷,還有毛巾」趙軒蔚把東西翻出來:「還有你的一次性內褲,我看了是純棉的」她沒什麼不好意思,都是些日用品。

「……」

「你總不能只穿一條內褲吧?而且住院一次性的比較方便」感覺孫京陽還有些遲疑「我出差也是帶一次性的,不會不舒服」她解釋

孫京陽沉默幾秒:「你知道我的碼數?」

她指着上面的尺碼推薦:「喏,有推薦,你不胖XXL應該就可以了」

孫京陽捂着腹部的位置,像極力地忍耐好久的笑出了聲:「我們家丫頭有女主人的風範了。」

「……」

趙軒蔚:「小陽哥哥,我們打個商量?」

孫京陽稍稍收住笑聲:「嗯?」

趙軒蔚尷尬的說:「能不叫丫頭嗎?」

孫京陽:「……」

趙軒蔚:「我這年紀都老姑娘了,叫丫頭不合適」

孫京陽:「哪老了?哥哥大你五歲呢」

趙軒蔚:「不管,你換一個。」

孫京陽:「……」

他看着這樣的趙軒蔚,略顯稚嫩,這個才是她應該有的樣子,莫名覺得可愛得緊。

好像這次生病不虧。

《太陽不抱月亮》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