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太上!妖精之月
太上!妖精之月 連載中

太上!妖精之月

來源:google 作者:月嵐珊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月嵐珊 現代言情 胡天霸

【changdu】胡、黃二位洞主於萬年前拜師當時的千沉山山主吳金花為徒後吳金花遠遊不知所蹤,臨走前將千沉山脈一分為二贈予二徒,各自做了洞主兩位洞主以入門先後,強弱之分,以胡天霸為首此時二者並肩而來,身後還跟着...展開

《太上!妖精之月》章節試讀:


月輪羽的翎尾是要慢慢修鍊而成,同胡天嬌的尾巴一樣,是法器。初生的月輪羽只有一根尾翎,非常幼小且無力的一根,上面的羽毛都沒長全,透出嬌嫩的肉粉色。

胡天紅看了眼她的翎尾,嘖嘖出聲,抬手捏了把月嵐珊的臉蛋,嘆道:「真是得天獨厚。」

說她,也是說胡天嬌。

月嵐珊自然是聽不懂的,只歪頭看她。胡天紅嗤笑一聲,搖身一變變回本體,回首道:「走,帶你去玩。」

見她走了,月嵐珊趕緊揮動身後軟噠噠的小翅膀跟上。

樹影斑駁,虯枝盤曲。深山少有日光,更顯森冷寂靜。但鳥鳴蛙叫不絕於耳,平添幾分熱鬧。

月嵐珊左右張望目不暇接,回頭卻見深褐樹皮近在咫尺,慌忙揮動翅膀躲避才險些避過。

再抬眼卻不見胡天紅身影,從頭頂傳來她的聲音:「上來。」

抬頭看去,胡天紅不知何時爬到一棵大樹樹冠上,正對下面月嵐珊招手。

月嵐珊使勁扇動翅膀,筋疲力盡才飛上去。

越向上視線越開闊,破開參天古樹,金黃的日光暖洋洋的灑在身上,有風從遠處吹來,月嵐珊看到了一片充滿生機的鬱鬱蔥蔥。

「真美呀。」胡天紅眺望遠方,「真是奇妙又敬畏的世界。」

「占……」

她靜默陶醉其中,身旁傳來含糊不清的聲音,胡天紅驚訝看去,卻是月嵐珊在模仿她說話。

牙牙學語,格外認真。

「占……么……呀。」

她歪頭看向胡天紅,咧嘴露出**的牙床,「么……呀。」

胡天紅笑出聲,撈過她抱進懷裡,蓬鬆的大尾巴搖來晃去,「真乖。真可愛。」

「龜……龜……」

似乎找到了樂趣,胡天紅開始教她說話,指着天空道:「天。那是天。」

「甜……甜!」

「天上有太陽,是日。還有雲。」

「……日……日……日。」

「沒錯,就是日。」胡天紅低頭看她,「還有月。你們的月。」

正說話間,二妖忽聞遠處隱隱的喧囂聲音,胡天紅側耳傾聽,思忖一瞬後帶她下了去,跑到不遠處的一片草地上。

旁邊有一條長長的小河,胡天紅指着小河那面道:「碧河對面是上乾洞,龍龜的地方,很安全。你先待在這裡,我去去就回。」

月嵐珊模糊知曉她的意思,有些懵懂的點點頭,胡天紅摸摸她的腦袋,道了聲乖,一轉身便消失不見。

「啊,啊。」

月嵐珊叫了兩聲見附近無妖應聲,便乖乖趴在地上自己玩,玩着玩着又覺無聊,臉朝地撅着屁股睡著了。

在她睡熟後,碧河泛起點點漣漪,自水下「咕嘟」冒出一串氣泡,隨後探出一雙溜圓的淺碧色眼睛。

小眼睛獃獃的環顧四周,目光鎖定在睡得香甜,直流口水的月嵐珊身上。目光有些疑惑好奇,眼神看起來也沒有那麼呆了。

按耐不住新奇,水下生物終於慢慢游出水面,小心翼翼爬上岸,生怕吵醒岸上那個從未見過的,看起來很奇怪的小妖。

頭似駝,眼似兔,頸似蛇,身覆堅硬銳利龜殼。這個龍龜尚且幼小,龜殼顏色為淺淡碧色,精緻美麗如同琉璃。他身型同月嵐珊差不多大,在龍龜里是最小的。

警惕又興奮的朝月嵐珊爬過去,龍龜試探的觸碰她的胳膊,一觸後便迅速縮回腦袋,半晌見沒有動靜才小心再探出頭。

月嵐珊的安靜讓他膽子大了幾分,繞着她爬起了圈,最後停在美麗的翎尾旁,許是自己沒有毛髮,看別人的新奇,龍龜覷了眼月嵐珊,伸出龜足摸那翎尾上的潔白羽毛。

他才出生不久,對世間正是新奇,又不曾盡接觸過鳥類,一時覺得很是好玩,注意力全部被翎尾吸引,也不曾注意到月嵐珊已經醒來,正興緻勃勃的盯着他看。

正入迷時,龍龜足中的翎尾忽然抽走,龍龜急忙去追,小腦袋伸的長長,眼巴巴的盯看,見那根翎尾左晃右晃後終於停了下來,連忙舒展四肢爬去追。就在這時,忽覺尾巴一痛,待怎麼也縮不回去時,他才察覺不對。

抬眼見一隻白胖如蓮藕一樣的胳膊,往上看是白嫩的手指死死拉着他的尾巴,再往上,龍龜就對上了近在咫尺滿是好奇的眼睛。

龍龜一慌,下意識用力掙扎,回頭咬去。他力氣大,一下子掙脫開,同時也咬了個空,還被那根翎尾抽在了龜殼上。

疼倒是不疼。

就是兩個小妖都受了驚。

脫兔一般各自爬開,月嵐珊趴在草叢裡,龍龜蹲在碧河中,互相偷瞄着對方。

許久,二妖同時試探出聲:

「啊。」

「咕嘟~」

龍龜吐出個泡泡,只露出兩個小眼睛向外看。

「啊。」

「咕嘟~」

「啊!」

「咕嘟嘟~」

也不知兩個還不說話的小妖交流了什麼,許是覺對方無害,月嵐珊試探爬出來,對着水邊又叫了一聲。

龍龜應一聲,游到近前,與她四目相對。

月嵐珊忽然伸出短胖手指指向他。龍龜一驚,哧溜鑽回水裡。月嵐珊歪頭,「啊!啊?」

須臾,龍龜又偷偷浮上來,腦袋躲在殼裡小心打量。

月嵐珊也覺他有趣,伸指摸在龜殼上,發現它滑溜溜的手感還不錯,便又摸了摸。

龍龜也一點點探出脖子,從河中慢慢爬了出來。待上了岸,月嵐珊見他顏色好看,忍不住咧嘴笑了起來,一邊「啊啊」的拍着手。

兩個對彼此深感好奇的小妖試探着接近,在發現對方沒用敵意時自然的玩到了一起。兩妖在岸上飛快的向前爬,似是在比較誰的速度快,結果自然是龍龜更快些。月嵐珊不服氣,揮動兩下翅膀,朝龍龜叫。

龍龜卻沒有翅膀也不會飛,只瞪着漂亮的眼睛看她,月嵐珊見他不動,就飛起來給他做示範,歪歪扭扭的繞着他飛,見龍龜一臉驚奇羨慕,又得意的擺了擺自己的尾翎,又覺得新認識的好朋友不能飛很可憐,便下降些朝他伸出手。

龍龜興奮的被她抱在懷裡,伸出長長的脖子四處張望。

月嵐珊抱着他有些吃力,小臉憋的通紅,使勁兒飛快扇動着小翅膀才勉強飛起來,飛的歪斜難以保持平衡,有些不受控制的左右歪倒,搖搖晃晃的向前飛去,在剛飛到河面上時沒了力氣,精神一松,兩個小妖直直掉入河裡。

「噗通」一聲,月嵐珊軟趴趴的直接沉入水裡,再也沒力氣飛起來。龍龜則一翻身就穩住了身體,見她還在下沉,趕緊游過去將其馱在背上,賣力游上岸。

二妖剛破出水面,就聽頭頂傳來好聽的男聲:「這是誰家的孩子?這麼頑皮。」

見月嵐珊渾身濕漉漉的,一雙手將她抱起,放在岸上,好聞的氣息縈繞,月嵐珊抽了抽鼻子,小狗一樣聞過去。這舉動逗笑了他,摸了摸湊過來的小腦袋又伸手把水中的龍龜托起,溫和說道:「新生的小傢伙,定是族長之子。」他對着神情懵懂的小龍龜微微一笑:「我是你叔父。」

自稱是小龍龜叔叔的大妖身着白衣,見是和自己一樣的顏色,月嵐珊對他很是親近。也喜歡他身上的氣息,便向他身上爬,直到擠開小龍龜被他抱在懷裡才安分下來。

叢白玉失笑,索性席地而坐,一邊一個抱着兩個小傢伙。見月嵐珊仰着頭看他,也低頭看去,仔細打量她的長相特徵時微微驚訝:「這是……月輪羽?」

他伸手撫摸那一根細嫩的翎尾,細細觀察。月嵐珊被他摸得痒痒,甩甩翎尾,靈活的擺動輕纏在他手腕上。

月輪羽的翎尾是他們的武器,可柔軟可堅硬,叢白玉知曉這點便更是疑惑。他只聽聞如今世間只得一位月輪羽,怎麼眼前還有一隻小的?

正思索時,有黃光似閃電轉眼到了近前,卻是黃快跑到來。見了叢白玉驚訝一瞬,道:「叢前輩。」

叢白玉微微頷首,問道:「這孩子,是你們養的?」

黃快跑嘻嘻一笑:「師兄交代,暫由我等看顧。」

「何時到來?」

「這我就不記得了。」黃快跑笑眯着眼睛,配着黑黑的鼻頭有些滑稽。「前幾日喝醉了,才醒。才醒。」

問不出什麼,叢白玉也不在意,把月嵐珊遞了過去,見黃快跑變為人身大咧咧的接過直接夾在臂彎里,不由微微皺眉,怎麼看怎麼不舒服,便上前給月嵐珊調整了姿勢,要放手時卻發現衣袖被她拉住,輕聲問道:「怎麼了?」

月嵐珊看着他啊啊叫,還伸手要他抱,顯然是喜歡他賴上他了,連在腳下一直抬頭看着她的好朋友小龍龜都沒注意。

叢白玉捏捏她的臉,拉開小手,笑道:「天快黑了,快些回去吧,明日再來玩。」

說罷對黃快跑揮揮手,黃快跑見月嵐珊依依不捨,要別人不要他的樣子不由摸了摸鼻子,對着叢白玉道了句「告辭」,一閃身就不見了蹤影。

見他們回去,叢白玉也低頭看向小龍龜,道:「咱們也回去吧,許久不見族長了。」

小龍龜慢悠悠跟着他爬回去,過河後還朝着後面看了一眼,眼巴巴的。

叢白玉笑着安慰他,「明日就能再和她玩了。」

小龍龜這才離開。


《太上!妖精之月》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