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沈昭昭蕭熠
沈昭昭蕭熠 連載中

沈昭昭蕭熠

來源:google 作者:蕭熠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沈昭昭 蕭熠

沈昭昭作為新娘,嫁進定安候府三年,蕭熠都沒有碰她今晚,她趁着夜色悄悄摸進了蕭熠的衾被不料,沈昭昭剛觸碰對方的肩膀——「誰?!」人猛地坐起身,將沈昭昭狠狠拽住...展開

《沈昭昭蕭熠》章節試讀:

小說名叫《沈昭昭蕭熠》,是為主角的一部現代都市情感類型小說,《沈昭昭蕭熠》講述的情節刺激誘人,劇情引人入勝。
簡介:沈昭昭忍着難堪跨進廂房,慢慢走到蕭熠面前。
拉着他的手臂,苦苦哀求:「阿熠,我們回去吧,侯爺知道了又要罰你了。」
周圍的公子哥紛紛起鬨。
「嘖嘖,世子,這村婦還威脅你呢!」...沈昭昭忍着難堪跨進廂房,慢慢走到蕭熠面前。
拉着他的手臂,苦苦哀求:「阿熠,我們回去吧,侯爺知道了又要罰你了。」
周圍的公子哥紛紛起鬨。
「嘖嘖,世子,這村婦還威脅你呢!」「就她這難看的樣子,誰能下得了嘴,蕭老太君逝了,這村婦也就只能拿侯爺的名頭說事了。」
「蠢貨就是蠢貨,不知道越是這麼逼男人,越令人厭惡嗎?」一個公子哥走到蕭熠面前:「走吧,蕭世子,我們去紅樓洗洗眼睛,那的美人兒各個都是絕色!」沈昭昭心頭一緊,握住蕭熠的袖子不放。
語氣卑微哀求:「阿熠,求你了,我們回去吧。」
蕭熠拉開沈昭昭的手,一個用力,沈昭昭便摔倒在地。
「滾!」「回去吧,村婦嫂嫂,別再煩我們了!」說完,一行人不再理會沈昭昭,一道離開了廂房。
沈昭昭踉蹌着爬起身追下樓,可街道上早就沒了蕭熠的影子。
外面的雪還在下,來時乘坐的馬車也不見了。
手指被凍得通紅,眼眶卻紅的發燙,沈昭昭呼出口氣,搓了搓手,試圖為自己取暖。
隨後一步一個踉蹌,沿着來時的路回了侯府。
「有人嗎?開門啊!」沈昭昭不斷拍打着侯府的大門,卻沒有半分聲響。
直到漸漸失去了力氣,癱坐在了地上。
雪越下越大,沈昭昭的嘴唇都在顫抖,乾裂地滲出了血。
屋檐上,一黑衣身影再也看不下去,隻身飛下屋檐,跪在了沈昭昭面前。
「郡主!別再固執了,隨我回去吧!」沈昭昭打着哆嗦,回過頭看着那黑衣人,扯着嘴角露出一抹苦笑。
「哪還有什麼郡主,從我隱瞞身份要嫁給蕭熠,不惜與父親決裂的那一天開始,汝南王府就再也沒有郡主了。」
沈昭昭靠在大門上,眼眶含滿了熱淚,卻遲遲不肯落下。
或許是想哥哥們了,又或許是想爹娘了。
「回去吧,告訴我哥哥們,我過得很好。」
沈昭昭紅着眼眶,對着那黑衣侍衛笑了笑。
那侍衛實在無奈,卻又別無他法,終究是不忍心,將身上的斗篷取下,蓋在了沈昭昭的身上。
「郡主保重!」說罷,便消失在了雪夜裡。
沈昭昭靠在大門上,不知過了多久。
直到天亮,大門才被打開。
沈昭昭什麼都沒說,只是踉蹌着起身,進了大門。
「站住!」一道厲聲響起。
沈昭昭的腳步一頓,抬頭望去,呵斥她的正是她的婆婆。
蕭熠的母親,定安候府的侯夫人。
「我聽下人說,你一夜未歸?」沈昭昭欠了欠身,解釋:「昨晚阿熠他在外喝了酒,我便……」「放肆!沈昭昭!」侯夫人厲聲喝道。
「你嫁進我侯府三年有餘,不曾生下一兒半女也就算了,如今不守婦道,竟外出一夜未歸!」「看不住自己的夫君,就跑出去找男人,我侯府世代清白,怎麼會娶了你這麼個敗類!」沈昭昭被罵的整個人都蒙了。
直到被粗使婆子按在地上,才反應過來,只能嘶啞着嗓子說道:「我沒有……我沒有!」「你沒有?!那你身上的披風又作何解釋?!」侯夫人擲地有聲,根本不給沈昭昭解釋的機會,直接將她定了罪。
「按好她!今天我就替蕭家的列祖列宗教訓這蠢婦!」話落,一旁的人遞上早就準備好的藤條,放在侯夫人的手中。
「我沒有,母親,我真的沒有!」『啪』!隨着藤條落下,沈昭昭疼得一聲慘叫,掙扎了起來。
可她凍了一晚上,哪還有什麼力氣掙脫幾個婆子的力道?「我今天就教教你,什麼是侯府的規矩!」藤條揮舞的聲音不斷在耳邊響起,沈昭昭疼到快要暈厥。
「少爺回來了!」不知是誰喊了一聲,藤條終於停了下來。
侯夫人看着走進來的蕭熠,聲音高昂說道:「沈昭昭不守婦道,我替你教訓教訓她,不礙事吧?」蕭熠聞言,猛然看向被按在地上的沈昭昭。
沈昭昭用儘力氣抬頭,期盼望着蕭熠,艱難擠出一句:「……我沒有。」
可下一秒,蕭熠卻冷淡挪開視線,近乎殘忍甩出一句——「母親教訓便是,彆氣壞了身子,若是打死了,扔出去便是。」

《沈昭昭蕭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