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沈驚晚謝彥辭
沈驚晚謝彥辭 連載中

沈驚晚謝彥辭

來源:google 作者:沈驚晚謝彥辭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沈驚晚 謝彥辭

沈驚晚謝彥辭只是小說裏面的女主角和男主角,並不是這部小說的名字沈驚晚謝彥辭是一部精品的中篇小說,在此小說中,讀者將會體驗一個完整的故事沈驚晚謝彥辭故事中,既有甜美,也有苦辣:沈驚晚剛剛有睡意,門便被人從外面推開來冷風來襲,帶着股熟悉的冷杉味沈驚晚翻身望向門口,只能隱約看到穿着紅色喜袍的男人漸逼漸近...展開

《沈驚晚謝彥辭》章節試讀:

《沈驚晚謝彥辭》是一款言情小說,小說的內容十分充足,主要圍繞沈驚晚謝彥辭而轉。
《沈驚晚謝彥辭》採用了第三人稱寫法,值得閱讀體驗:謝彥辭終於站了起來。
很快,沈驚晚就看到了他的靴子。
「本王見與不見,就看王妃的誠意如何。」
沈驚晚揚起頭,眼裡滿是期冀。
那期冀讓謝彥辭恨不得想毀了她。
他撫了撫沈驚晚的眼角,盯着她一雙清亮的眼睛,勾唇輕笑。
...沈驚晚不動。
謝彥辭起身,輕聲道:「今晚有雪,也不知道你父親熬不熬得過今晚。」
他當年被其蘭侍衛護送到大禮,半途遭伏,一雙眼睛瞎了。
後來才知,襲擊他的人是大禮皇的人。
質子十年,非人待遇。
只有沈綰玥是那黑暗中照進來的光,而他的光,差點死在沈驚晚的手裡。
他低頭看着沈驚晚,勾唇冷笑,如今,他要她一隻眼睛,不過分吧。
沈驚晚垂眸,向冬壬伸出手,「借我把刀。」
冬壬將隨身的刀遞給她,沈驚晚輕聲道:「麻煩了。」
冬壬別過頭。
沈驚晚手起刀落。
她今日不瞎,父親就得死。
沒有謝彥辭的命令,父親又怎麼敢起來。
明面上大禮是其蘭的附屬國,暗地裡,卻早已被掏空,所謂的附屬國國主,過的連奴隸都不如。
小桃尖叫一聲,捂住了眼睛。
謝彥辭滿意了。
沈驚晚聽見他的腳步聲離自己遠去。
茫然的轉過頭,左眼前黑紅一片,她才後知後覺,她什麼也看不到了。
小桃扶着她往回走。
走了很長一段,沈驚晚痛的昏昏沉沉的,滿鼻息的薔薇香。
辭冷臘月,哪裡來的薔薇香呢。
不過是謝彥辭愛極了沈綰玥。
置辦了花房,種了一大片的薔薇。
沈驚晚嗅了嗅,這是她最喜歡的花香。
她從小到大的貼身衣物都被薔薇香薰過,就連身上戴的香囊里也都是薔薇的味道。
甚至,沈綰玥死了父母,被她帶進宮裡的第一件事。
就是學種薔薇花。
如今,她聞着這味道,竟然有些噁心。
……謝彥辭見完大禮國主回來,坐在堂上掂量手中的盒子。
大禮國主見他,要他將這個交予皇上。
這裏面裝的,便是那年其蘭停戰,大禮應允其蘭皇的東西。
大禮國主為保性命,以三年為期,承諾謝彥辭娶了沈驚晚三年後就將這東西呈給皇帝。
如今三年之期未到,大禮國主主動把這東西給了他。
只有一個請求,就是望他留沈驚晚在府中,不求寵愛,只求保全她王妃的位子。
謝彥辭眯了眯眼,帶着東西進了宮。
他三日未回。
沈驚晚坐在鏡前,鏡子中映出她嚇人的模樣。
她自己拿着梳子梳發,戴上了擱置許久的香囊。
大婚當日,謝彥辭嗅着她頸間的味道,皺眉冷眼的模樣烙印的太深。
他說:我不喜歡你身上的香。
那個時候沈驚晚不懂,直到得知沈綰玥也喜歡,她便懂了。
他不能忍自己和他心愛的女人身上有一樣的味道。
為了討他的歡心,她便再也沒薰過任何香。
「王爺回來了嗎?」
她問,順手撒了藥粉,戴上眼罩,遮住左眼。
小桃吸着鼻子搖頭。
沈驚晚起身,向外走去。
「我去等等他。」
小桃欲言又止,卻什麼都沒說。
行至院外,聽到了烈烈的馬蹄聲響,隨後熟悉的冷香撲來。
沈驚晚跪在了謝彥辭要走的正路上。
謝彥辭繞開她,未停腳步。
沈驚晚喚他,「王爺。」
她舉起雙手,「請修休書一封。」

《沈驚晚謝彥辭》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