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神級狂婿
神級狂婿 連載中

神級狂婿

來源:google 作者:神級狂婿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岳岩 岳盈盈

離家五年,終成龍帥為報當年滅族之仇,岳岩攜滔天權勢歸來通天權貴,不過我彈指一揮;四方梟雄,皆在我掌中碾碎「你岳岩,不過是個沒娘養的廢物贅婿」「出去闖了幾年,真以為自己是個東西了?」面對三大家族的步步威脅,面對滅族之仇的不共戴天岳岩一聲令下,戰旗招展,所謂朱門權貴,剎時顫若螻蟻「跪下或死,你們自己選擇展開

《神級狂婿》章節試讀:

「保鏢?」

岳岩眉頭一皺,加快了腳步。

他可不認為,這車子和保鏢,是蘇家的。

這個時候,屋子裡卻是另一番景象。

「蘭阿姨,這都是我的小小心意。」

一名穿着白色襯衫的青年,手上正提着一個個禮盒。

「真是太破費了,既然楊少這麼有心,我們就不好意思了。」

一個中年婦人笑着,一併將禮盒收下。

這名婦人是蘭雅嫻,蘇凌薇的母親。

而蘇凌薇的父親蘇世明,此時也站在椅子邊上,一臉陪笑着。

不過,屋裡的另一道倩影,卻是冷冷地站在一邊,沒有任何回應。

「凌薇,你也真是的。人家楊少親自上門了,你還在板著臉幹嘛?趕緊給我過來。」

蘭雅嫻拉着蘇凌薇,來到了青年面前。

「凌薇,這是送給你的,水晶戀人項鏈。」

青年又拿出來了一個小巧精緻的禮盒,遞給了蘇凌薇。

不過蘇凌薇只是眼神微微一變,但卻沒有接下禮盒。

「怎麼回事啊你這姑娘,人家東西都遞到你面前了,有沒有點禮貌?」

蘭雅嫻斥責道。

「來,我給你戴上。」

青年揚起嘴角,將禮盒打開。

裏面是一條由藍寶石打造而成的項鏈。

晶瑩剔透,光彩奪人。

即便是蘭雅嫻,也深深地被其吸引住了。

這東西,恐怕值不少錢吧!

「對不起,我不會收你的項鏈。」

蘇凌薇冷聲道,身子後退了兩步。

先不說她已經嫁給了岳岩,就憑眼前此人的種種惡劣行跡,她絕對不會和對方扯上半點關係。

「不收?對了凌薇,你們公司最近資金鏈是不是出了點問題?」

青年反而是笑了笑。

聽到這話,蘭雅嫻也是臉色一變。

他們家的情況,正因為這件事情而變得十分窘迫。

若是再這樣下去,他們恐怕連飯都吃不上了。

「蘭阿姨您放心,我絕對不會讓您露宿街頭的。」

青年察覺到蘭雅嫻的異色,便是轉頭笑道。

「凌薇,你說是吧?」

此時,蘇凌薇的眼神更冷了。

她公司的資金鏈出現了嚴重斷裂,最近已經瀕臨破產了。

銀行貸不到款,家族也沒有人幫忙。

如果再拿不到資金的話,恐怕整個公司會馬上崩潰。

「聽到了沒?楊少都把話說得這麼清楚了,你還不趕緊收下?」

蘭雅嫻說道。

如果公司破產,他們家也得跟着遭殃,即便不露宿街頭,也會過上缺衣縮食的拮据生活。

這是蘭雅嫻絕對不能接受的。

「媽,你把我當什麼了?」

蘇凌薇轉眼瞪着蘭雅嫻。

這不就相當於把自己賣給了對方,換回投資資金嗎?

自己母親,竟然把自己當成了商品。

「什麼把你當什麼!我是你媽,你不為我好就算了,難道還要我跟你爸一起上街乞討你才滿意嗎?」

「現在公司什麼情況你不知道嗎?」

蘭雅嫻反而罵道。

「凌薇,收下吧。爸媽也是為了你好。」

蘇世明在後邊勸說道。

蘇凌薇緊緊咬着嘴角,臉上的神色無比煎熬。

就連自己的父母,都不理解自己。

「好了。來吧,這麼精緻的項鏈,也只有它才配得上你。」

青年笑着,他已經吃定了蘇凌薇。

將項鏈拿起,朝着蘇凌薇的脖子上伸去。

但孰料蘇凌薇卻是伸手一拍。

而那反抗的力道,讓項鏈的尖銳部分,直接劃破了蘇凌薇的手臂。

一道數厘米長血口子直接劃拉而下。

「嘶……」

蘇凌薇緊咬銀牙,捂住了自己的手臂。

「我的項鏈!」

蘭雅嫻反而是臉色一變,急忙彎腰去撿那條掉落在地的項鏈。

蘭雅嫻雙手捧着它,一臉心疼地吹去上面的灰塵。又上下仔細看了好幾遍,確認沒有損壞後,才放了心。

而蘇凌薇緊咬牙關,感到委屈無比。

自己受傷,自己的母親竟然看都不看一眼,反而第一時間去撿起項鏈。

「好啊你,蘇凌薇。長大了不把你媽放在眼裡了是不是?」

蘭雅嫻將項鏈收好,轉眼怒上眉梢。

「我嫁進你們蘇家這麼多年,你爸窩囊也就算了。就連你也不孝順!」

「我辛辛苦苦幾十年,為了享一點清福有錯嗎?!」

蘭雅嫻瞪着蘇凌薇,全然不關心她手上的傷。

「行了行了,凌薇都受傷了……」

蘇世明頗為心疼地拿着葯,朝着蘇凌薇走來。

「行什麼行?你現在也合起伙來欺負我了?!」

蘭雅嫻直接推了蘇世明一把。

「女兒不聽話,你也不把我當回事了!」

「你看看我每天這過的是什麼日子,啊?!」

「我簡直是上輩子造了孽啊,要嫁給你這個窩囊廢!」

「這日子沒法過了啊……」

她全然不顧此時還有個外人在場,扯着嗓子大喊大叫着。

正在這個時候,

「嘭!」

大門被人猛然推開。

眾人一愣,轉頭望了過去。

蘭雅嫻也停下了喊叫,轉眼盯着來人。

一道單薄而又挺直的身影,站在了門口。

「岳岩?」

蘇世明叫道。

但岳岩的目光,卻是第一時間看向了蘇凌薇。

壚邊人似月,皓腕凝霜雪。

闊別五年的伊人,就在自己眼前。

但其指縫中不斷流出的鮮血,卻讓這道顫抖的倩影,尤為可憐!

四目對視,岳岩的心臟猶被重鎚猛地砸下!

「凌薇……」

十指收緊,青筋交錯。

當兵五年回來,看到的便是自己妻子受傷的一幕,他怎能不怒?

接着,一股殺意漫向了那名白衣青年。

沒錯,那名青年,就是一切事情的始作俑者,楊子濤。

「你就是岳岩?」

楊子濤上下打量了岳岩一番,見其目光死死地盯着自己,他便是失聲一笑。

「這麼看着我幹嘛,我和你有仇嗎?」

楊子濤笑道。

岳岩走上前,卻是被蘭雅嫻擋在了身前。

「好啊!你這喪家犬終於回來了。現在,馬上給我去民政局和凌薇離婚!」

蘭雅嫻指着岳岩鼻子說道。

看到岳岩一身髒兮兮的樣子,她又不由捏住了鼻子,手掌在身前擺了擺,像是在驅散臭味。

「這麼臭,垃圾堆里爬出來的吧!」

「簡直跟你那個垃圾妹妹一樣,離完婚就早點滾!」

蘭雅嫻罵道,恨不得直接把岳岩給趕出去。

「媽,你這麼說太過分了!」

蘇凌薇在後邊說道。

「過分?我為了你好怎麼就過分了?」

蘭雅嫻反而說道。

「呵……把自己的女兒當成商品賣出去,你這是為了她好?」

岳岩冷眼掃向蘭雅嫻。

若不是蘭雅嫻是蘇凌薇的母親,岳岩早已動手。

他無法想像,為人母親,竟然能夠過分到這種地步。

《神級狂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