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盛唐劍歌
盛唐劍歌 連載中

盛唐劍歌

來源:google 作者:葉輕侯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葉輕侯 李璟

江湖朝堂權謀無系統大唐盛世已至頂峰,後面就是萬丈深淵,危機隱藏在繁華最深處,而所有人都不自知為私計,各方勢力你爭我奪,互不相讓,直至亂世悄然登場動亂前夕,廢帝之子跨海而來,在各方勢力的夾縫中,求生存、謀發展……展開

《盛唐劍歌》章節試讀:

李璟心中一驚迅速提起精神。

他眼神銳利的看着桑原森九嵐問:「九娘,船頭那個首領是什麼修為?」

桑原森九嵐眼睛眨了一下回道:「看修為應該和上杉差不多。」

和上杉勇差不多?

李璟眼睛一眯想道:別看上杉性格跳脫但實力可不弱,雖然稱不上一流高手,但是在二流中卻也是最頂尖的。

就算放到中原江湖上當個一般的小門派首領那也是綽綽有餘的。

他預感不妙沉聲道:「他們有可能是沖我們來的。」

桑原和上杉二人聞言一驚。

沖我們來的?

這時外面喊殺聲越來越大,有一股木材燃燒的煙味傳來。

這些人竟然縱起了火。

「這船艙不能待了!」

李璟迅速道:「先出去,視情況伺機行動,如果真是沖我們來的就趁機奪了對方的船離開。」

說完他帶頭走了出去,上杉和桑原人連忙跟上。

船艙外。

此時海船上紛亂異常,海寇源源不斷的跳上船,瘋狂的截殺船員。

血與火交融,亂戰中不時有人慘叫倒地。

血腥味混着海水的咸腥熏人口鼻。

船首甲板靠近船艙的位置站着幾個人,有長有少,其中一中年人正在居中指揮,不少商船護衛正層層的護着他們。

這時,又有幾個賊人跳上了甲板,其中一人刀上矇著薄薄青光,照面間就瞬殺了三個商船護衛。

這竟然又是一名真氣外放的高手。

談及武道,當今之世分為三大境界:煉精化氣,鍊氣化神、煉神返虛。

武道始於百日築基,築基成功化生體內第一口真氣,之後打熬身體凝練真氣打通周身經脈,這個過程稱為煉精化氣,江湖俗稱後天境。

煉精化氣又分為十二正脈和奇經八脈兩個小階段。

打通十二正脈強身健體真氣壯大,一招一式有真氣相伴,此時就已經入流了,江湖稱之三流。

之後繼續煉精化氣,打通奇經八脈,奇經八脈通了之後內力增長,達到真氣外放就可稱為二流高手。

以上的步驟在任督二脈前,都可以用水磨的功夫按部就班達成。

但任督二脈乃是練氣關口的一道大關卡,過了則標誌着煉精化氣圓滿。

只是任督二脈關卡前擋住了煉精化氣境界九成的人。

煉精化氣圓滿全身經脈貫通,真氣便可運行大周天,內力修為暴增數倍不止。

此時氣機稍動真氣便如大江大河般浩浩蕩蕩,近能護體遠能傷敵,斷金裂石已是尋常,江湖稱為一流高手。

桑原就是一流高手,而上杉因為任督沒通則屬於二流。

隨便來一個海寇首領都是可以真氣外放的高手,這讓船上的形勢越來越危急。

這條航道多年太平,是以海船上護衛本就不多,攏共才二十來號人修為還都在二三流之間。

之前就已經損失了五六個人,再被這賊人殺了三個,剩下的人頓時難以招架,驚恐之下紛紛逃散。

船艙前的護衛首領和船主站不住了。

船主是個精神矍鑠的老頭,看樣子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他毫不慌張的沉聲喊話道:

「諸位首領請住手,老夫查金斗忝為江南商會副會長,諸位圖財而已何必殺害人命,想要財物老夫作主可盡數奉上。」

「只是商船每次返航都有護衛前來接應,此地離岸不過半日航程,正在接應範圍之內,各位快快住手切莫自誤。」

查金斗說到這裡停下來觀察對面兩個首領模樣的臉色。

他言下之意是,我們有靠山的並且接應的人就要來了,你們不要再傷害人命拿了錢財趕快走,再晚就沒機會了。

正滿船劫掠的賊寇動作不由為之一頓,不少人都露出了驚疑神色,紛紛看向船頭的首領。

這南洋商會背靠四大世家之一的長歌門楊家,那可是武林大派,不少門人還是當朝大官,一般水匪山賊那可惹不起。

但也有不少亡命之徒繼續我行我素毫不關心。

「哼!」

江南商會,長歌門?

那又怎麼樣,老子也有靠山。

當先上船的首領面露不屑,他摸着黝黑粗壯的脖子,動作帶開了衣襟,露出一道張牙舞爪的青龍紋身。

見到紋身一個護衛脫口而出:「你是無鹽寨的錢宗龍,你們不是十二連環塢。」

被道破身份的錢宗龍也不偽裝,徑直拽開衣襟,海風吹散他的衣袍,露出胸膛上的一條青色大龍。

青龍盤旋大半身,龍首抬於胸前,猙獰將欲噬人。

他寒聲道:「全部殺光,一個不留。」

聽到大寨主下令,停頓下來的無鹽寨賊寇再無忌憚,撲殺起滿船的商旅。

船的後半截。

上杉勇從一個賊人身上抽回唐刀,看向前方正在劫掠的另一夥賊人戰意盎然、躍躍欲試。

誰知那伙賊人看了看他們腳下躺着的幾具同夥屍體,竟忽地轉身跑開了。

「呸,原來是些個沒種的。」上杉不爽罵道。

耳中陸續傳來無辜商旅被殺的謾罵慘叫,李璟壓下心中救人的**,面無表情的觀察四周。

他看了看海面上,無鹽寨的那幾艘快船在周邊游弋,像有預謀一樣拉開海船有數十丈距離。

這個距離,他們這幾人中就只有桑原森九嵐的修為可輕鬆躍過,其餘的人可都是夠不着的。

但她帶了人以後飛掠在空中勢必行動受限,如果船上再有高手埋伏,擊他們於半空那後果不堪設想。

想到這,他忽然看向船頭。

錢宗龍帶個三兩個手下依舊囂張的站在那裡。

「看來還是要做過一場。」

不管你是不是沖老子來的,老子也先斷你一指。

心中想定,他立馬召集桑原上杉二人低聲說起了計劃。

前方,查金斗帶領着護衛還在頑強抵抗。

他身邊的護衛首領奇經八脈通了四條,招式也頗為精妙,有他在普通的賊人根本不是對手,反而被他殺了不少。

錢宗龍狀若隨意,實則戒備的站着,他陰鷙的眼神先瞟了下後方的船艙,然後才出聲道:

「豹子,去殺了他。」

邊上一個使刀的精悍的漢子應聲而出,他與錢宗龍有幾分相似,正是剛才躍上船瞬間殺了三個護衛的真氣外放高手。

「老小子,不要抵抗了,豹爺會讓你們死的很爽快的。」

說著,囂張的笑聲中,錢宗豹提氣縱身一個「力劈華山」斬向護衛首領。

人在空中,他的刀上寒光瑩瑩竟是憑空長出數尺刀芒。

後方,李璟一聲輕喝。

「動手!」

邊上正弓步待命的上杉勇,聞令,唐刀立刻出鞘。

只聽「琤」的一聲輕鳴。

寒光一閃,蓄了半天的真氣激蕩而出。

「拔刀斬!」

刀氣森然,路徑上木質艙壁仿若紙糊一般,無法阻擋其分毫,下一刻,刀氣如匹練般已橫斬在了錢宗豹身上。

錢宗豹血灑半空慘叫中倒飛了回去,手中兵器都斷為兩截。

與此同時,一道更為凌厲的劍氣也斬到了錢宗龍的身前。

狀似隨意實則早有戒備的錢宗龍汗毛忽地豎起,拚命向一旁閃躲。

只聽一聲痛呼,鮮血飛灑,一隻耳朵凌空飛起。

劍氣貼着其面龐嗖然而過,將船舷割出一大片豁口後飛向後方的海天之上。

「啊——」

慘叫聲中,錢宗龍剛才的囂張氣焰早已不知道丟哪裡去了,

他狼狽不堪的撲倒在地,髮髻散亂側臉鮮血長流,一隻耳朵已不翼而飛。

他還沒爬起,一道白影已閃現身前,長劍直刺其胸口,他只得再度打滾閃避。

然而來人攻勢凌厲,兩招已將其迫於死角,下一式就要取其性命。

「姑奶奶救命!」

錢宗龍狂呼道。

《盛唐劍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