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神城之下
神城之下 連載中

神城之下

來源:google 作者:群山聽懂我悲歡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余長天 其他小說 沈思懿

【無系統】【無後宮】【無敵爽文】你們說,這一到九城是你們的牧場,說聖城與天城是你們的傀儡,你們神城自有你們的驕傲可如今,我余長天在神城之下,便可揮手斬神別說是你們這些所謂的神,就算是天道,我也要一劍斬之我要斬開你們醜惡的嘴臉,讓底城人可呼吸,讓萬千族類自由,讓這世間再無任何不公!從今以後既沒有神,也沒有天道,或者說,我就是這世間唯一的天展開

《神城之下》章節試讀:

一城境內,余國。

這是一個千萬人口的小國,雖然人口稀少,但是民風彪悍。他們的國主余穆以武力建國已有一百多年,據傳余穆已經有進入五城的實力,可國主很少露面,大家也僅當是傳聞而已。

在大約十二年前,余國主外出帶回來一個嬰兒,並直接立他為太子。他還說孩子是自己在外遊歷時與他人暗生情愫所生,但是那人死了,自己傷心欲絕,今後不會娶妻。於是這件事變成了江湖上的風流軼事,有人說他人品不行,只顧孩子拋棄老婆,有人說他是搶的孩子或者撿的孩子,眾說紛紜。

隨着孩子長大,大家更傾向於這孩子是撿的這種說法了。因為他不僅長得白白嫩嫩不像他老爹這個習武之人,更是一直無法領悟修行心法,倒是對歷史人文十分喜愛,十萬年內的歷史倒背如流。習武之人不喜歡他,覺得他難堪大任,今後余國主退居幕後,就這一個太子余國危矣;學文之人把他當作瑰寶,他的領悟能力簡直世所罕見,要不是他是個有血有肉的人,都要懷疑他是書成精了。

可是這天,太子余長天竟然在自己最喜歡的文學課上睡著了,他抱着一隻像狗的寵物,呼呼大睡。直到呼嚕聲太重,太師也受不了了,就把他喊醒,問道:

「太子殿下,您可是最近沒休息好啊?」

被叫醒的余長天沒有尋常人被叫醒以後的困頓,反而頭腦十分清醒。

「睡覺?我什麼時候睡覺了,老師,您可不能污衊我。」

這下把太師整鬱悶了,看他的樣子確實是很清醒,但是剛才明明呼嚕聲很大呀。於是轉而又找了個理由,問:

「太子殿下,國主規定過,這學宮可不能帶獸寵進內,您從哪找了這隻狗子,趕緊還回去吧。」

最近太子天天帶着這隻狗來上課,之前也就算了,今天竟然睡著了,他認為一定是和這條狗一起玩累了。他可不想因為一條狗耽誤了未來的文學天才,何況這還是未來的國主。

哪想到,那條狗聽到老師叫他狗子,竟然不顧一切的衝出來要撕咬太師,太師不修武術,被追的到處跑。余長天想拉着,也拉不住,他覺得很奇怪,平時自己也喊他狗子啊,咋今天這麼生氣。於是狗子追太師,余長天追狗子,三個奇葩愣是把學宮鬧翻了天,直到余長天再也跑不動了,生氣的大喊:

「狗子,你再追我可不和你一起睡了以後!」

狗子直接來了個急剎車,不再追趕。余長天自從遇到狗子開始,它就粘着自己,尤其是睡覺的時候,所以余長天猜想這招好用,果不其然,制止了狗子的追擊。

「太……太子殿下,您這狗……」

狗這個字剛出聲,他就感受到了凜冽的寒意,趕緊住嘴。於是看向了太子殿下,他突然發現太子好像哪裡不一樣了,但是又說不出來。盯了半天,把余長天盯的發毛了。

「老師,您不會有什麼愛好吧?」

余長天抱着狗子,一邊後退一邊訕訕的問道。太師也終於想明白了哪裡不同了,很是激動,趕緊跑向余長天,想要告訴他這個消息。余長天哪見過這陣勢,他覺着太師有點不正常,抱着狗子也飛奔而去。

「太子殿下,您等等,我有好消息告訴你。」

「老師,我不是十歲小孩兒了,您別想騙我。」

兩人一跑一追,誰也不停,直到余長天迎面撞上了一個人。

「砰~」

像是撞到了鐵板,他抬起頭來,正要看看哪個不長眼的擋他的路。結果這一看,直接萎了。

「父皇安好。」

一邊說著,一邊把狗子往身後藏,余穆向來不讓他玩弄寵物,覺得會玩物喪志。這是太師終於追了上來,看到余穆,更加激動了。

「陛下,好消息啊陛下。」

余穆也是一臉詫異,這兩個平時文鄒鄒的人,今天這是在這搞啥呢。余長天這時候可不想那麼多了,就想着寵物的事不被發現,趕緊對着太師擠眉弄眼,想讓太師幫他圓過去。太師一看,覺得自己明白了余長天的意思,於是張口說道:

「恭喜陛下,您不知道,最近太子殿下養了個寵物狗子,然後……」

太師話沒說完,余穆直接把余長天拎起來,把狗子摔到一旁,也不管太師在一旁,不管余長天已經十二歲了,直接就對屁股進行殘暴的毆打。這陣勢把太師嚇了一跳,趕忙阻止。

「陛下,您別打了,太子他可以修鍊了。」

「修鍊?我管他能幹嘛了,我今天非要揍他不可。」

余穆不愧是暴脾氣,打起來不停手,突然,好像反應過來了,半信半疑問道:

「你說什麼?修鍊?長天可以修鍊了?」

「對呀,剛才我們在學宮追逐半個時辰,我這個成年人都累的氣喘吁吁了,太子氣不喘心不跳的,您看現在,您打了半天,太子也沒啥事啊。」

余穆看了看,好像是這麼回事,頓時喜出望外。余長天不能修鍊這件事一直困擾着他,為此他四處遊歷找解決辦法,如今竟然自行解決了。之前揍他一直沒用過修為,這次也一樣,怪不得這次他沒反應。於是他用上靈力開始打余長天。

「能修鍊了還不好好修鍊,還玩物喪志,我不打死你。」

余長天覺得自己很委屈,他沒修鍊過,也不知道自己能修鍊了,不過最近身體素質確實變好了。他連忙求饒:

「父皇,我不知道我能修鍊了呀,我真不知道啊。」

打了一個時辰,余穆也懶得打了,把他放到地上,覺得有必要仔細盤問一下,畢竟這世上有些歪法子可以榨乾潛力強行修鍊,不過代價就是壽命減短,終生修為停滯。他很怕他不在的這段時間余長天被人誆騙了。

「你真的不知道你可以修鍊了?」

余長天表示確實不知道,但是他仔細回想,好像遇到狗子之後,身體就開始慢慢的強壯起來,雖然外表沒有什麼變化。於是他如實的告訴了余穆,這次余穆倒是沒有再揍他了,反而思索起來。這樣的事太罕見了,之前他曾用過無數種辦法讓自己的兒子修鍊,可是他就是不吸收靈氣,現在又是怎麼吸收的呢?

太師在旁駐足許久,又看了狗子半天,恍然大悟道:

「太子殿下,之前您曾學過萬獸通史應該還記得其中的內容吧?其中拘靈獸有兩種就是與狗類似的,一種是噬靈獸,一種是吞天獸。和拘靈獸長期作伴確實是可以提高靈氣吸收速度的。」

說到這些,余穆這個大老粗雖說不太懂,不過他也聽說過這些獸族,之前也曾尋找過,他知道這些獸類是多麼的難以獲得。噬靈獸偏惡,成長起來可以吸收到聖靈氣化為己用,不過成長起來的噬靈獸難以馴服,因此只有在八城以上的大宗門和王朝才能見到。吞天獸則是極其罕見,據說可以吞食天靈氣,甚至神靈氣。但如今唯一聽說的,就是天城那位沈仙子有一隻,這更加是遙不可及。

「太師,你說的寡人也略有耳聞,不過這兩種獸類怕是在我們一城境內不會出現吧?」

「陛下所言極是,據傳這噬靈獸年幼時吞吐黃色凡靈氣,成年後就可以吞吐藍色聖靈氣。」

太師一邊言語,一邊看向余長天,問道:

「太子殿下,您的這隻狗,呃,寵物可有吞吐黃色靈氣的現象?若真的是噬靈獸,年幼也罷,但終究是要送到高等城池換取資源用了,否則等它長大,我們是無法降伏的啊。」

余長天仔細回想,之前確實有觀察到,狗子睡覺的時候嘴巴呼吸都是帶點顏色的,是什麼顏色呢?他陷入了回憶,因為好像不是黃色藍色什麼的。

「父皇,老師,我確實記得狗子有吞吐靈氣的現象。」

余穆和太師大喜過望,噬靈獸價值不菲,年幼用於太子的修鍊,快成年的時候去換取大量的資源,看來真是天佑余國,余國何愁不興啊。可是余長天接下來的一句話讓他們驚掉了下巴。

「不過,好像是紫色。」

《神城之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