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柔然無犯許信之此人
柔然無犯許信之此人 連載中

柔然無犯許信之此人

來源:google 作者:賞惠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梅公 現代言情 薛重山

不退」我看着躁動的人群,難得有些茫然世間為何會有軍隊如此容易對付?世間為何會有士兵還未開打便臨陣脫逃?世間為何會有百姓看到軍漢戰戰兢兢?世間為何會有城池展開

《柔然無犯許信之此人》章節試讀:

不退。」
我看着躁動的人群,難得有些茫然。
世間為何會有軍隊如此容易對付?
世間為何會有士兵還未開打便臨陣脫逃?
世間為何會有百姓看到軍漢戰戰兢兢?
世間為何會有城池如此軍紀廢弛?
一路行來,世人多稱頌我用兵如神,可我知曉,最大的敵人不是朝廷,而是那些起義軍。
父親問我可曾怕了,我道可怕的不是殺戮,而是朝中的惡鬼。
攻打朝廷的城池,只需要幾日,可收復起義的勢力,卻需要幾年。
我從不小看百姓的力量,是以每當打下一座城池,便會經營好這塊地方,接收官署,清點財物,統計人口,穩定民心,清查冤案,短短三年,竟也有了孟家承自天命的傳聞。
在我孟家治下,軍紀嚴明,百姓和樂,賦稅從簡。
而在朝廷治下,貪贓枉法,屍橫遍野,民不聊生。
我轉身回了營帳,對着父親拜下,帳中尊位還有我的恩師—梅元白。
他是當世大賢,我滿周歲之日出山,為我起名,傳我課業,教導我縱橫捭闔,軍事韜略。
在我十二歲歸家後更是勸說我父將我養在身邊,免遭後院禍亂。
他在當世素有聲名,天下人皆尊稱「梅公」。
我又對恩師執弟子禮,恭謹而拜,直至他准許才肯入座。
梅公將一封帛書遞給我,示意我看完。
我細細讀完,心中一片冰涼。
柔然大舉犯邊。
就在這一河之隔,即將入京的關口,柔然犯邊了。
昔日父親在城中的內應殺掉了柔然使臣,為的就是路遠難行,瞞得柔然錯以為朝中還未談妥,暫且觀望,以免腹背受敵。
待到柔然知曉大胤內亂之時,中郎將許信之已到達邊境,穩坐中軍帳。
而柔然邊境除了孟家軍的勢力,還有自立的風陽王薛重山,雙方雖有摩擦,卻也不可能看着柔然大肆劫掠。
如此,可保邊境不生動亂,父親自可安心坐鎮前方。
許信之是我父親門生,善於征戰,又懂得藏拙。
大胤同柔然和談之時,為免生亂,聖人一道聖旨將許信之召回。
後我孟家清君側,他秘密離開都城回到了邊境,雖立場不明,卻也保得柔然無犯。
許信之此人,斷不可能投降,於是我便問二位尊長:「薛重山降了?」
父親面沉如水,梅公道:...

《柔然無犯許信之此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