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清穿之我竟然成了齊二妃
清穿之我竟然成了齊二妃 連載中

清穿之我竟然成了齊二妃

來源:google 作者:福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蘭心 現代言情 福晉

【changdu】要說這人就是不禁念叨,第二天四爺就進了蘭心院的門用膳的時候,四爺開口道,「我打算大辦二阿哥的滿月宴」李蘭心有點懷疑自己的耳朵,您老人家在說什麼?大辦?您是嫌福晉不夠恨我呢「你不願意?」她臉...展開

《清穿之我竟然成了齊二妃》章節試讀:


九月份天氣也慢慢轉涼,孩子整天悶在小院子里也不行。所以天氣好的時候,李蘭心就會帶着大格格出門遛遛。

大格格挺喜歡外面的,小孩子的精力旺盛的不行,很快李蘭心就走不動了。不過有雲夏、富海和幾個麼麼跟着,她也就放心在旁邊的亭子里坐了下來。

不一會,垂花門那邊過來了兩個人。

「格格,是宋格格。」秋月低聲說道。

李蘭心還以為宋格格只是經過,沒想到她卻衝著這邊過來了。

「真巧,沒想到在這兒見到李格格了。」宋氏進了亭子,先開了口。本來想着找個機會去蘭心院呢,沒想到在這兒遇到了。

「請坐」,李蘭心笑着問道,「最近天挺好的,宋格格也出來轉轉?」

秋月給她倒了杯茶,宋氏沖她點了個頭。

「出來轉轉,剛才看到大格格在旁邊玩,真是可愛。」看到大格格,她就想起了自己沒留住的女兒。要是她還活着……

「可愛是可愛,但是真嬌氣啊,最喜歡漂亮的東西,跟着的人都要好看的。」說起女兒,李蘭馨不由得話多了起來。

「應該的,女兒要嬌養。」宋氏又看了遠處的大格格一眼,眼裡帶了些笑意。

李蘭心看她這個樣子,知道她應該是想起自己的女兒來了。那才是四爺的第一個女兒,可惜沒留住。

不知道宋氏今天是什麼意思,是偶然看到大格格了順便過來坐一會,還是有別的想法。不過不管她有什麼心思,只要別妨礙到她就行。

兩個人說了會話,大格格那邊就開始鬧了。

李蘭心趕忙去哄女兒,「宋格格慢坐,我先走一步了。」

她要走宋氏自然不會阻攔,開口道,「李格格慢走。」

回去的路上,紅梅開口道,「格格喜歡大格格?」

宋氏想起大格格銀鈴般的笑聲,微笑道,「喜歡。」她沒說的是,就算再喜歡那也是別人的孩子。在後院里孩子可就是眼珠子,自己的孩子是容不得別人插手的。

李氏自從生了二阿哥之後很少出院子,之前見過幾次都是在福晉院里,行為做派看起來跟以前完全不同。

今天雖然才說了幾句話,但也讓她覺得比以前更難接近了。不過不急,她有的是時間。

她不害人,自然是經得起審視的,李氏早晚能看到她的真誠。要是讓她能再有個孩子,就再好不過了。

夕陽雖然還有一絲暖意,但很快就落山了。秋風裡帶着微微涼意,倒讓主僕二人哆嗦了一下。

剛失去女兒的時候她光顧着傷心了,卻冷落了主子爺。如今才知道失寵的滋味,之前她還能跟李氏平分秋色,現如今想結盟都不容易了。

李蘭心沒跟宋格格說假話,大格格真的是個嬌氣包。看中一朵花非要自己去摘,但又被扎了手,一下哭鬧起來。

李蘭心給吹了吹,大格格就笑了。李蘭心捏了捏她的小臉,「嬌氣包。」

「額娘,花花。」嬌氣包大格格還沒忘記扎了她的花。

李蘭心也是沒脾氣,只好把花掐下來給她,一邊說著話一邊往回走。走到門口正好碰到往這邊來的四爺,大格格看見阿瑪就露出一個甜滋滋的笑容,四爺立刻伸出手來。

李蘭心:……

馬屁精,女兒奴。

最近四爺來她這兒有點頻繁,這還是福晉的功勞。不對,應該說是德妃娘娘的功勞。

想到那天四爺黑着一張臉就來了,一問才知道怎麼回事。福晉進了一趟宮,竟然帶回消息說府里要進倆格格。

四爺還是個光頭阿哥,府里女人多了不是好事。四爺也不是個沉迷女色的,這一下給塞進來倆,也不知道德妃娘娘怎麼想的。

現在人還沒進府,進了府又是一陣腥風血雨啊。

她李蘭心是不怕的,至於福晉,喜憂參半吧。喜的是有人跟她李蘭心鬥了,憂的是她的機會更少了。

「爺,今天小廚房準備了白切雞,我覺得挺好吃的。還有清蒸鱸魚……」四爺抱着大格格往裡走,大格格就獻寶似的把花送給了阿瑪。

李蘭一邊酸得冒泡泡,一邊給父女倆說晚飯的安排。四爺看她一直瞟大格格,心裏好笑。都是兩個孩子的額娘了,還跟沒長大似的。

「你看着來就行,爺不挑。」四爺不是重口腹之慾的,李氏現在又愛吃,在這兒他完全不需要擔心沒有愛吃的。

李蘭心被他的無恥驚呆了,這個人要不要聽聽他在說什麼。甜了不吃,油了不吃……這會又不是他了。

但是有什麼辦法呢,還是得寵着,誰教人家是爺呢。

看着李蘭心進了小廚房,四爺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他的格格心裏是在意他的。

這一夜,又是被翻紅浪。

第二天一大早李蘭心就被雲夏叫醒了,得去給福晉請安吶。她迷迷糊糊的穿好衣服,又迷迷糊糊的坐在梳妝台前,然後被秋月一張涼帕子給刺激醒了。

因為李蘭心不想像之前那樣張揚,所以高麼麼給她梳了個簡單的兩把頭,頭上簪了幾個小的玉飾和兩個簡單大方的銀簪。衣服選了湖水綠的旗裝,這一身下來顯得清新脫俗十分好看。

看着時間差不多了,李蘭心換了軟底的繡鞋就出了門。那些厚底鞋穿起來硌腳,她才不會自找苦吃。

路上碰到宋格格,兩個人就一同去了正院。福晉慣會拿喬,所以屋裡就只有幾個丫鬟。

分左右兩邊坐好,宋氏搭話道,「二阿哥可還好。」

李蘭心笑着回道,「挺好的,能吃能睡。」兩個奶娘輪流喂,都快成個小胖子了,她的葯就是神。

「怎麼沒把二阿哥抱來?」兩人正說著,福晉就來了。

兩人趕緊給福晉請安,都坐下來之後李蘭心才開口道,「妾身來的時候二阿哥還在睡,怕叫醒了鬧困吵到福晉就沒帶來。」

福晉剛想開口,她就又說道,「要是福晉不嫌棄,下次請安妾身一定把二阿哥帶來。」

到嘴的話讓李蘭心給憋回去了,偏偏又沒辦法發作。但是她有辦法扎李蘭心的心,開口就是,「我是二阿哥的嫡額娘,怎麼會嫌棄,這樣的話以後不要說了。」

「是。」宋氏看了李蘭心一眼,可人家卻跟沒事人一樣,彷彿沒聽出福晉的話外音。


《清穿之我竟然成了齊二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