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農門醫女:獵戶王爺一品妃
農門醫女:獵戶王爺一品妃 連載中

農門醫女:獵戶王爺一品妃

來源:google 作者:漫天妖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崔氏 現代言情 穆一瑾

穆一瑾睜開眼睛,就被人潑了個豬血淋頭得知娘親被惡毒大娘和幫凶大伯害死後,她果斷與他們一刀兩斷她種藥材,包水餃,美食一條龍轟動京城那個花五兩銀子買下他的男人,我都要嫁雞隨雞,嫁狗隨狗了,你怎麼突然就成了王爺?我不想當王妃啊!展開

《農門醫女:獵戶王爺一品妃》章節試讀:

第7章

「你個忘……」崔氏不服氣,剛要再罵,就看到穆一瑾已經揚起了巴掌,嚇得她趕緊閉嘴。

穆一瑾可沒時間跟她耽誤,見她不說話了,便着急往村外走。

她先回了一趟山腳下的家,找了個竹筐背上,這才進山。

昨日找藥材煮水,用到的都是普通藥材,所以也沒走多遠。今日不行,有的藥材外圍根本沒有。再加上正是寒冬,她足足在山上找了兩個時辰。才勉強湊出了兩副藥方。

下山的時候,風更大了,颳得她露在外面的臉蛋生疼生疼的。

「楊花,你在嗎?」楊花?」寒風中,一道人影突然竄到她面前,嚇得她差點坐到地上。

好在他認出了來人,一邊拍着胸口一邊道,「郁蒼涼,你怎麼來了?」

「聽說你上山了,我不放心。」郁蒼涼從她手裡接過竹筐,「走吧,天快黑了。」

穆一瑾的身子早就凍透了,走路的時候踉跟蹌蹌,幾次都要跌倒。

「我背你!」郁蒼涼把竹筐掛到胸前,自然的蹲在她面前。

「不用不用,」穆一瑾急忙搖頭。從鎮上回來時走的可是平地,現在卻是下山,雖然郁蒼涼人好,她也不能這麼欺負他。

「你不是着急給你大伯看病嗎?再不走,萬一他嚴重了怎麼辦?」郁蒼涼話落,穆一瑾的心便提了起來。

她上山有些時候了,也不知穆大春發燒沒有。先前老郎中拿的葯里,可沒有退熱的葯。

她歉意的伏到他背上,「郁蒼涼,謝謝你。」

郁蒼涼沒說話,只是背着她飛快的下山。

從山上下來,最先經過的是郁蒼涼的兩間茅草屋,郁蒼涼道,「要先回家暖和暖和嗎?」

「先去穆大春家!」不過去看一眼,穆一瑾根本沒法放心 。

進了落英村,不用穆一瑾說話,郁蒼涼已經把她放到地上,陪着她往前走。

到了穆大春家,穆一瑾一個人進屋去看穆大春,發現老郎中還守在這裡。她感激的道,「辛苦老伯了。」

「你采了什麼葯?」穆一瑾進來時,把竹筐放到了外間。

「在外面呢,正好老伯幫我看看,這些藥材可用不?」穆一瑾站在地上搓了半天手,等手上的溫度回升之後,才上前去檢查穆大春。

血已經徹底止住,只是人仍然昏迷着。

探了探脈搏,比前面更加弱了。還有他的體溫,似乎有了升高的跡象。

「楊花回來了嗎?楊花,你大伯到底能不能活?」崔氏從西屋出來,直接鑽進了東屋。穆一瑾走後,她和女兒穆飛花,就被老郎中趕去了西屋。此時知道穆一瑾採藥回來,趕緊過來打聽。

穆一瑾掃了她一眼,「你下手的時候,是恨不得殺死他吧?現在來關心這個,有意義嗎?」

崔氏一噎,怒瞪了一眼穆一瑾,到底因為自己理虧,一句話也沒說出來。

穆一瑾沒理她,走到外間準備配藥。

老郎中道,「去我家吧,我家裡有葯碾子這些工具。」

穆一瑾點頭,叮囑郁蒼涼留下,替她盯着崔氏,不讓她碰到穆大春。

半個時辰後,她才帶着配好的葯回來。因為天色已晚,老郎中這次沒有跟來。

探了探穆大春的額頭,發現他確實發熱了,趕緊把退熱的葯給他喂下。傷口也重新上了消炎藥,這才把崔氏叫過來,「今晚,你千萬不要動傷者,也不要讓他的傷口沾水。我回去睡一覺,然後再過來。」

院子里似乎有人說話,郁蒼涼進來說,是里長擔心穆大春過不去今晚,派人來守夜了。

崔氏紅着眼睛,一把攥住穆一瑾,「你不能回去,人是你說要救的,現在你把他扔下算怎麼回事?我告訴你穆楊花,你要是救不好當家的,我就讓你去給他償命!」

郁蒼涼不滿的看過來,冷冰冰的眼神嚇得崔氏一個激靈,她訕訕的收手。

就聽穆一瑾道,「你要是再跟我撒潑不講理,可別怪我不管他!」

里正從外面進來,恨其不爭的道,「崔氏,禍是你自己闖的,你還想如何?若是大春有個好歹,也是你自己作的!」

崔氏忽然坐到地上,開始大哭。

「當家的,你快睜開眼睛看看,你還沒死呢,他們就開始欺負我們孤兒寡母……」

里正指着崔氏,氣得差點背過氣去。

這穆大春人還沒死呢!他媳婦就這麼咒他,這種女人,也就穆大春能消受得起。

「來人,把她拖到西屋去,」里正臉色鐵青。

「當家的救我,當家的……」崔氏爬起來就向穆大春撲去。

穆一瑾臉色大變,這一下要是撲上,她前面的功夫可就白廢了。穆大春就算不死,肯定也活不長。

「崔氏,你給我站住!」她驚得聲音都變了。

好在郁蒼涼反應迅速,一把拽住崔氏,狠狠的把她甩到房門口。

崔氏撲通一聲坐到地上,剛要嚎叫,里正已經開口,「把她嘴堵上,扔那屋去,讓人看着!」

大家早就看崔氏不順眼了,立刻過來兩名男子,用破布塞住她的嘴,直接把人拖去了西屋。

穆飛花嚇得臉色發白,趕緊跟過去看她娘。

見屋裡安靜了,里正才問穆一瑾,「楊花,你大伯還有救?」

「今晚如果不高熱,應該就過了危險期。」里正聽得一知半解,乾脆道,「那你乾脆留在這裡,守一晚上明早再回去。」

「也好,只是里正伯,我得先回家吃口飯。」穆一瑾還是早上喝的一碗能照見人影的糙米粥。這一天折騰下來,早就餓得前腔貼後背了。

她邊說邊看向守在門口的郁蒼涼,他們兩人一樣,都餓了一整天。

里正點了點頭,「去吧,吃了飯你們再過來。楊花,雖然大春兩口子做的事,讓人憤恨,可他畢竟是你大伯。崔氏那邊指望不上,你就多費費心吧!」

里正也知道,這是在難為穆一瑾,畢竟她娘可是間接的死在穆大春兩口子手裡。可他在過來之前特意去見了老郎中,老郎中說,要救穆大春,就要聽楊花的。

「里正叔,那我先回去了。」穆一瑾說完,便跟着郁蒼涼回家。

《農門醫女:獵戶王爺一品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