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農家小甜妻:禁慾獵戶寵無度
農家小甜妻:禁慾獵戶寵無度 連載中

農家小甜妻:禁慾獵戶寵無度

來源:google 作者:傅小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小雨 慕然 現代言情

【changdu】吳老三有妻兒,但生性好色,早就和張寡婦有一腿前段時間聽說張寡婦看上了山上那不知道從哪兒來的野小子,氣不打一處來,這天晚上便趁黑摸了過來先是將張寡婦按在床上好好折騰了一番,然後聽她說起那獵戶家...展開

《農家小甜妻:禁慾獵戶寵無度》章節試讀:


吳老三有妻兒,但生性好色,早就和張寡婦有一腿。

前段時間聽說張寡婦看上了山上那不知道從哪兒來的野小子,氣不打一處來,這天晚上便趁黑摸了過來。

先是將張寡婦按在床上好好折騰了一番,然後聽她說起那獵戶家新來的女子,眼睛瞬間就亮了。

「當真有你說的那麼好看?」

張寡婦瞧着吳老三那模樣,忽然心生一計,半趴在吳老三胸口說:「你覺着我生的怎麼樣?」

不得不說,張寡婦算是村裡為數不多生的好看的女人,雖然是寡婦,可也不過二十二三,靠着勾搭男人,不用下地幹活也不愁吃穿,養的水嫩嫩的。

要不然吳老三也不至於放着家裡的母老虎也要跑來和她鬼混。

「你自然是美的。」吳老三說著又將張寡婦摁在身下磋磨了一番。

完事後張寡婦才對他說:「那女子可比我還要好看,瞧着倒有點兒像大戶人家的小姐。」

她一邊說一邊觀察着吳老三的反應,果然吳老三立時就有了想法:「當真?比起周家那小靈兒如何?」

他說的是周家小女兒周靈,人如其名,長得特水靈,是十里八鄉有名的美人胚子,他們青陵村的村花。

今年十五歲,前兩年說親的人都快要踏破他家門檻了。

不過這兩年消停了許多,因為她爹放出話了,要將他女兒嫁到鎮上當少奶奶。

吳老三這樣的人,自然也是打過周靈主意的。但周靈她老子周富權不是好惹的,所以他是有賊心沒賊膽。

可張寡婦嘴裏的那個女人就不同了,不過一個帶着孩子的野小子,還只能靠打獵為生,能有多大本事。

就算他真將那女人怎麼了,那野小子想在他們村上住着,就不能來鬧。否則他到時候就叫他三叔將人趕走便是。

他三叔便是青陵村的村長吳有輝。

張寡婦冷哼一聲道:「也就這些鄉巴佬沒見識才覺得周靈是大美人,你要真見了山上那女子,就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大美人了。」

聽她這麼說,吳老三幾乎是立馬就坐了起來:「當真?」

「我騙你幹什麼?」張寡婦道,「你瞧見我承認過哪個女子比我漂亮的?也就她了。」

「我可告訴你啊,之前我去的時候並沒有瞧見什麼女人,也就最近這兩次才見着人。我估摸着那女人不過是那獵戶擄來的。」

「你要真有本事,將那女人偷偷擄走關起來,他肯定也不能聲張。到時候給那女人準備好吃的喝的,還不是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了?」

張寡婦的話叫吳老三一夜難眠,就連夢裡都是少女曼妙的身姿。

於是第二日一早他就上了山。

他聽張寡婦說了,那野小子每天一早就會進到山裏面打獵,一般中午才會到家,大概也是為了給他兒子做吃的,

現如今家裡有了一個女人,他兒子有人照顧,估計中午都不會回家,這樣最好。

一個女人和一個孩子,他一個大老爺們兒怎麼著也對付得了。

再說傅小雨,她到山泉邊將衣服洗了回來天色才大亮。廚房裡有慕宸出門前熬好的粥,她將衣服晾好的時候,小奶包已經自己起床跑了出來。

見到她便甜甜地喊了一聲「娘親」,雖然不是自己生的兒子,可這一聲娘親還是甜進了她的心裏。

「然兒快來吃早飯了。」傅小雨將粥熱了熱,盛了一碗給慕然,「吃完發我們又去挖野菜好不好?」

想着昨晚的飯菜,小奶包舔了舔嘴唇,脆生生地答道:「好。」

「真乖。」

這孩子不哭不鬧,讓做什麼就做什麼,聽話的簡直不像一個孩子,叫傅小雨整顆心都是軟的。

吃過早飯,傅小雨才發現慕宸昨日收拾出來的野豬肉都不見了,只廚房的牆上還掛了兩塊。

他是去賣豬肉了?

傅小雨以為慕宸一早就打獵去了呢。

不過她也沒過多糾結,提着籃子,帶着慕然從屋後進了林子。

山上寶貝太多了,但有不少是傅小雨並不認識的,她不敢貿然採摘,這個時代,萬一吃着有毒的東西可是沒法及時醫治的。

好在前世奶奶也常常帶着她上山采野菜和藥材,她認得一些。

傅小雨采了一些野菜,估摸着夠他們吃了,就沒采了,反正山上有這麼多,離他們的小木屋也不算太遠,吃了再采便是。

正想着叫小奶包回去,就聽見小奶包的哭聲,傅小雨心裏一驚,小奶包已經紅腫着嘴巴跑了過來。

「嗚嗚嗚嗚……娘親,疼。嘴巴……疼……」

傅小雨嚇了一跳,趕緊上前查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這小傢伙竟然採到了辣椒。

估摸着是看到紅紅的辣椒以為是什麼好吃的果子,結果嘴巴給辣腫了。

傅小雨又是心疼又是好笑,拉着慕然到一邊的溪邊,給他沖洗。

溪水冰冰涼涼,自帶一股甘甜。

小傢伙緩了一會兒就好了。

傅小雨看着他依舊紅腫的嘴唇,捧着他的臉笑道:「然兒,你可真是個寶貝。」

她正愁不知道要怎麼處理那些豬下水呢。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這食材倒是有了,可沒有調料,豬下水腥味又重,不去了腥味兒,根本沒法吃。

現下有了辣椒,那就好辦多了。

「等等。」摘了不少辣椒準備回去的傅小雨忽然停住了腳步,這山上既然有辣椒,興許還能有別的。

她小時候和奶奶住的那座上就有不少野花椒,還有野薑。

或許在這裡,她也可以碰碰運氣。

於是她牽走慕然又往裏面走了一會兒,然而並沒有。

「娘親,爹爹說不能往林子裏面走,會有野獸,很危險。」慕然落後了傅小雨半步,越走越慢。

估摸着是真的害怕了,提醒傅小雨的聲音都帶着顫音。

傅小雨也是一心想要找到調料,差點忘了這個,她心裏忽然咯噔響了一下,這一不留神怎麼走到林子深處了?

這裡可不像那些旅遊景點,怎麼走都是安全的。這兒說不定會有野獸什麼的,正想到,前方傳來一陣響動。一股不安襲上心頭,她趕緊將慕然抱起來,快步朝外面走去。

越是想要趕快走出去,就越是慌亂,心裏就越發不安。

但傅小雨沒敢有絲毫耽擱,她的直覺向來很靈,意識到有危險在靠近,到最後她甚至開始跑了起來。

不遠處窸窸窣窣的聲音也越來越大。

小奶包大概也察覺到了,緊緊抱着傅小雨的脖子,沒敢吭聲。

奈何傅小雨的這具身體太弱了,跑了沒幾步就累得不行,可她不敢耽擱,還是死命往前跑。

直到被一株藤蔓給絆倒。

而他們身後確實跟着一匹狼。


《農家小甜妻:禁慾獵戶寵無度》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