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你是我的獨家解藥
你是我的獨家解藥 連載中

你是我的獨家解藥

來源:google 作者:陸景行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陸景行 顧銘

人生前二十年一直順風順水的江晚覺得自己最近真是倒霉透了半夜被熱水燙傷,替同事採訪竟然碰到歹徒,短短四天來了醫院兩次「你有這麼喜歡醫院嗎?」陸景行看着這個「見義勇為」的小記者當她真正走近他,才發現原來自己的男朋友原來不僅僅是個帥氣有型的醫生?叱吒風雲的商界大佬和粉絲百萬的網文大神竟然是他的哥哥?江晚覺得自己平凡又弱小,卻不知道,她在他眼裡有多好她也許永遠不會知道,他是多麼小心翼翼地守護着她的天真執着在這個平凡的世界裏,總有許多不如意,而他們遇見,就是彼此的救贖展開

《你是我的獨家解藥》章節試讀:

  陸景行一夜沒睡。
當然,值班的時候他本來就是不能睡的。

  凌晨兩點的時候,一個小男孩發高燒送來了醫院,哭鬧不止。
他和同事齊上陣才哄着小男孩掛上水。
剛回到科室,就看到一個穿着粉色兔耳朵拖鞋的女生坐在椅子上等她。

  女生的樣子看起來實在有點可憐,原本纖細雪白的腳踝紅了一大片,還起了一個大泡,摸上去卻是冰涼。
這個時間隻身出現在這兒的女生必然是獨居,在這個城市裡,這樣的女生太多了。
想來她來醫院,坐到這兒都費了不少周折。
這麼想着,陸景行手下的動作不覺溫柔了些許。

  收拾完後,陸景行便坐在椅子上休息了。
醫生這行是真累,但他並沒有後悔過。

  不過他沒想到眼前的女生是記者。
看到她一個頭兩個大,委屈巴巴來找他借電腦時,他覺得有些好玩。

  陸景行聽到女生碎碎念;「願天下有情人最終都成兄妹。」

  他的笑意更深了。

  陸景行當然沒有睡着,一是他不能睡,二是女生敲擊鍵盤的聲音,雖然很輕,但在這個寂靜的夜裡,還是被他捕捉到了。

  他沒有出聲,甚至在聽到她小聲啜泣時。

  六點的時候,江晚準備起身回去了。
她小心翼翼地拉開電腦前的椅子,盡量很輕,不想還是驚動了陸景行。

  「哎呀,對不起,你醒了。」
江晚感到有些抱歉。

  「嗯,沒事,」陸景行起身,摘下口罩,脫下白大褂,「你怎麼回去?」

  「我打車。
這個時間在路邊很容易就能打到車。」

  陸景行眉頭一蹙,似乎有些不滿道:「你是準備把你的傷口弄破,再來一次醫院?」

  「不是不是。」
江晚連忙擺手。

  「我要下班了,」陸景行收拾好衣服,「你家在哪裡?」

  江晚滿腹疑雲地打量着眼前的年輕醫生,還是如實說了。

  「正好順路,我送你。」

  「不了,不了,」江晚一向是個怕麻煩別人的姑娘,「我還要上班的。」

  「你這樣子怎麼上班?」
陸景行的眉頭皺得更深了。

  江晚內心哀嚎,我也不想啊,可是不上班就沒有全勤,沒有全勤就會扣工資,工資少了就會……房租、水電、交通都需要錢呀。
更何況就算拋開經濟問題不談,想到主編那張臉以及那句「我們做媒體的,輕傷不下火線,重傷戰死沙場」就膽寒。

  陸景行口氣和緩下來:「在哪裡上班呢?」

  「Panda網,離這兒也不遠。」
江晚想了想最終還是決定聽從醫生的話,一晚上沒睡,她確實太累了也太困了。

  坐在陸景行的車上時,江晚的腦袋愈發昏昏沉沉。
不過說起來,現在醫生的工資都這麼高了嗎?
江晚看着陸景行這輛價格不菲的車,心裏犯嘀咕,看他的樣子也不大呀。
想起之前大學裏的醫學生天天熬的熊貓眼,以及磚頭一樣的專業書,和無比容易掛科的期末考試,江晚這下信服了——果然知識就是財富呀。

  「我還沒吃早飯。」

  就在江晚想東想西的時候,陸景行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江晚這才留神起陸景行。
先前他一直戴着口罩,只覺得他眸子清澈明亮,且她的心情實在不允許她欣賞帥哥。
如今他脫下白大褂穿着一身休閑裝,倒真是清朗俊逸。

  她不是那麼不會察言觀色的人:「那我請你吃早飯好了,你想吃什麼?」

  「都行,」陸景行遲疑片刻,「就吃你平時吃的好了。」

  「我平時都是幾片麵包隨便應付過去的,還是算了。」
江晚不好意思地笑笑。

  陸景行沉默了,片刻,他突然開口:「不覺得辛苦嗎?」

  「嗯?」
江晚詫異地抬頭看向他,「誰不辛苦呢?
你不也是嗎?」

  「我是說……其實女孩子可以選擇一條不是那麼辛苦的路的。」
陸景行想起家裡長輩的話,試探性地問向眼前的女生。

  「我大學畢業後,我爸爸想讓我回家,考編製,進體制內的,」江晚想起畢業時和家裡起的衝突,不覺有些難過,「可是啊,我從小時候起就想着,要匡扶正義,關注社會上需要幫助的群體。
聽起來很冠冕堂皇吧?
可現在,有的時候我感覺自己都幫不了自己。」

  真的是在長大後才發現,力不從心的事情太多了。

  「如果不能做到匡扶正義,那你自己做好正義本身就可以了。」
陸景行一笑,不再言語。

  自己當時要學醫時也是和家裡起了矛盾的。
老爺子堅持要他讀金融,他偏偏對這方面毫無興趣。
幸好家裡有大哥在,才拯救自己免於水火。

  早飯還是陸景行選的地方。
江晚來到這個城市不足一年,實在算不上熟。

  小店在一個深巷子里,陸景行考慮到她腳不適合走路,徑直開到了巷子最裏面。
店面雖小,卻裝潢得很精緻。

  陸景行應該是這裡的常客,剛一進門,一個滿面笑容的中年人便走上前來:「呦,老三來了,今天還是老規矩?」

  「嗯,」陸景行應聲,轉頭問江晚,「有什麼忌口嗎?」

  江晚對於吃的向來好對付,自然沒有什麼忌口的。

  「那就清淡些。」
陸景行直接帶江晚坐到小店的一隅。

  店裡的菜做得確實簡單又好吃。
入口即化的皮蛋瘦肉粥,爽口清脆的小醬瓜,湯汁醇厚的蟹黃包。

  吃完早飯,老闆過來:「老規矩,記賬上了?」

  「嗯?
不了。」
陸景行看了老闆一眼,指指江晚,「她付。」

  「老三你今兒不對啊……」老闆訕訕一笑,但也是聰明人,立馬識趣兒地噤了聲。

  江晚沒留神他們在說什麼,只覺得吃得心滿意足。
這頓早飯本來就是她說好要請的,陸景行也算是幫了她挺大的忙,所以老闆在說出價格後,她還有點埋怨,覺得陸景行應該讓她出出血才是。

  「不過,他為什麼叫你老三呀?」

  「我還有兩個哥哥。」

  「哦,難怪呢。」
江晚若有所悟地點點頭。
她的家裡只有她自己一個孩子,家裡什麼都是獨寵她一個,但有的時候難免覺得有些孤單。

  到公司時剛好八點。
陸景行送她到樓下,加了聯繫方式,說如果在傷口癒合方面還有什麼問題就找他,然後就走了。

  江晚來到這座城市後碰到的事情大抵沒有太多如意的,卻在萍水相逢中感受到來自陌生人的溫暖,她不是不感激的。

  但這段時間她真的沒法做雷厲風行的女戰士了。
當她拖着她的傷腿到公司時,同事無不投來疑惑的目光。
當了解這條傷腿的由來後,這種視線便換成了同情的目光。

  比較值得高興的是,她在醫院紅着眼睛熬出來的稿子,熱點趕的及時,且整篇新聞總結得非常全面,一上傳網絡,順着夏蓉蓉和陸臨意的熱度,點擊量遙遙領先。

  就連主編看江晚的眼神都多了幾分讚許,以至於在看到江晚的慘況後,破天荒批了三天假期,當然,前提是把筆記本電腦帶回家的情況下。

  不過這三天已經讓江晚很高興了。
她興高采烈地收拾了東西,又蹦躂蹦躂地打車回家了。

《你是我的獨家解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