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末日天災囤貨:探索正確的薅羊毛
末日天災囤貨:探索正確的薅羊毛 連載中

末日天災囤貨:探索正確的薅羊毛

來源:google 作者:D鹿鳴L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D鹿鳴L 奇幻玄幻 江月眠

(末日天災空間異能囤貨無cp)一場突如其來的隕石雨,讓江月眠陷入了突然的高燒昏迷中高燒了三天醒來後,江月眠覺醒了空間異能異能用得正順手的時候,一個神秘的力量卻又讓她陷入了平行世界的末日災難中艱難求生穿越平行世界的人都被封印了異能,但是好在空間還能用為了活下去,江月眠奮力掙扎在每一個末日世界展開

《末日天災囤貨:探索正確的薅羊毛》章節試讀:

江月眠每天除了兼職就是在尋找各種餐館吃各種不同的食物,碰到好吃的就記下來,一到飯點就開始打電話訂購多人份的餐食,吃完飯以後就按照規劃好的路線一家家取餐,權當飯後消食,然後統一收進空間貨架上囤起來。

收起來的東西就不着急着吃了。

說起來,有空間以後江月眠最開心的事情莫過於,不用因為自己飯量小而對着菜單上那些看上去就很好吃很香的菜遺憾而不敢點了。想吃什麼就點什麼,吃不完就立刻打包放進空間里,好吃的還能多點幾份囤起來。

她再也不用摸着吃得圓滾滾的肚子而望美食興嘆了!

除了這個,她每天晚上還會把附近的麵包店都逛一遍,把自己喜歡的那些打骨折的麵包糕點都買下來囤起來。還有炸雞、奶茶、烤紅薯(大栗)等街邊小零嘴,統統收入囊中。

看着空蕩蕩的空間一點點被自己囤滿物資並分類收納整齊,江月眠總覺得自己像是在玩現實版囤貨收納遊戲一樣,幸福感滿滿。

便利店每兩天都會盤一次貨架上保質期特別短的食物,但並不是每次都能像第一次這樣拿到很多東西。

第二次盤完商品拎着一小袋食物下班回去的路上,江月眠終於等到了她一直在等的電話。

看着手機上江富文的名字,江月眠冷笑了一聲,與其說是她爸終於有空聯繫她了,不如說是他終於發現自己在賣房子了。

畢竟他可是個無事不登三寶殿的人啊!

江月眠接起電話。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不說一聲就突然把房子賣了?」

「你老婆還是新女朋友沒告訴你嗎?她說你忙得很吶,沒空見我這種討債的人。」

對面沉默了好一會兒,江富文的聲音才再次傳來。

「……女朋友,沒結婚。你要賣房子的話,那我肯定有空的。不管怎麼說,老房子的房產本上還有我的名字,我不出現,你怎麼賣房子?」

「呵呵。你怎麼知道我在賣房子?誰告訴你的?」

江月眠還是比較了解她爸的,平時不是麻將桌就是足浴,上網都不怎麼會,更不會留意到她把房子掛在網上賣這件事情。

在江月眠沒有主動告知這件事的前提下,可想而知肯定是有人在給他通風報信,攛掇他出來搞事情。

這個人,會是誰呢?

「還能有誰?你嬸嬸在房產中介公司上班,她看到了告訴我的。」

果然,她爸周圍也就這些無利不起早的人在搞事情了。

不過江月眠沒想到的是,在爺爺也去世後,她爸竟然還會跟小叔一家有聯繫,明明那家人當初說好了斷絕關係的。

真是有事人不見,沒事不見人。

他們又想鬧什麼幺蛾子?

房產本上可沒有他們家人的名字。

想到小叔一家人,江月眠的心情更差了。

當初奶奶意外去世後,最受寵的小叔一家為了不照顧生病的爺爺,狠心地和家裡斷絕了關係,氣得爺爺強撐着立了遺囑做了公證,最後更是氣得中了風。

自此,江月眠再也沒有見過小叔一家。

哪怕爺爺後來去世,她也沒見小叔家任何人出現,即便是爺爺生前最為寵愛的大孫子江盛斌,也沒有說來給爺爺磕個頭送他最後一程。

本以為兩家人就此陌路,結果卻在江月眠想要賣房子的時候出現。

他們想要什麼?

他們還有什麼能要的?

於情於理江月眠都想不通,只能作罷。

「我沒有嬸嬸,你忘了嗎?爺爺臨終前熬了那麼久都沒能等到他的大孫子,他是怎麼說的?他就你一個兒子,也我這麼一個孫子輩。」

「……唉,過去的事就不提了。你明天下午有空嗎?賣房子也有我的一份,去老房子談談?我也很久沒有回去過了。」

「行。我有空的,只要你也有空就行。」

掛了電話,江月眠也到家了。

隨手把帆布袋扔在房車餐桌上,她頓時沒了囤貨收納的興緻。

每次都是這樣,一提到家裡的這些破事總是讓人不愉快。

江月眠躺到床上發獃,根本不想動,手上卻還在無意識地鍛煉空間異能。

第二天下午4點下班後,江月眠就直接去了老房子。

老房子大門開着,堂屋裡只坐着江富文一個人,正在玩手機麻將,音效聲從手機里不斷傳出。

江月眠從小看他打麻將打到大,但她其實並不會打麻將,也不知道他打得怎麼樣。她只知道,她爸媽離婚就是因為江富文一天到晚只會打麻將賭博,輸了很多錢,她媽不堪重負,離婚收場。

此刻看到他還在打麻將,江月眠心中已經沒有一絲波瀾。

「忙着呢?」

「回來了?等我這把結束,手氣還不錯。」

江月眠在四方桌的另一邊坐下,拿出手機刷視頻等他。

沒過多久,江富文就打完了。

「什麼時候回來的?」

「前兩天。你女朋友呢?沒帶來?」

「什麼女朋友不女朋友的,分了。」

「這麼快?」

「女朋友嘛,還不是想分就分,越分越年輕。上回才搞笑呢,我一開始都沒發現,後來一問才知道,我那個女朋友居然跟你差不多大,我自己都嚇一跳!哈哈哈……」

江月眠看着江富文自顧自地說笑起來,說不清自己是個什麼心情。

他在笑什麼?

有什麼值得他驕傲的?

難道是因為他從來不缺女朋友嗎?

不過說實話,江富文的長相就是個標準的小白臉,清瘦,看上去不顯老,這可能也是有女人前赴後繼地跟他談戀愛的原因吧?

畢竟他除了長相,要錢沒錢的,還能有什麼能吸引女人呢?

換句話說,人家圖什麼?

哦,也不對,他還有房子。

除了眼下的這個老房子,他還有一套自住的商品房,那是離婚時她媽朱婷留下的。

為了擺脫眼前的這個男人,朱婷放棄了房子和女兒。

沒有錢,錢都拿來堵江富文賭博的窟窿了。

說來也是奇怪,自從他們離婚後,還清賭債的江富文就再也沒像從前那樣毫不顧忌地賭博了。

可能他自己也很清楚,少了朱婷,根本沒有人會任勞任怨地掏空自己給他還債吧?

指望江月眠更是不可能,父母離婚的時候,她還沒有初中畢業,根本沒有錢。

商品房要住,不能賣。

老房子還屬於爺爺奶奶,賣不得。

沒有後路,那怎麼辦?

那就約束自己,不能像從前那樣嗜賭成性唄。

所以早點幹什麼去了?

他但凡能早點約束自己,朱婷也不至於要跟他離婚,這個家也不會散。

不過離了也好,這就是個無底洞,靠不住的男人,早離早解脫。

可能江富文也明白自己的德行,不靠譜。

以至於後來他女朋友一個接一個得換,卻再也沒有領過證結過婚。

《末日天災囤貨:探索正確的薅羊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