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萌娃重返5歲帶爸媽衝上富豪榜一
萌娃重返5歲帶爸媽衝上富豪榜一 連載中

萌娃重返5歲帶爸媽衝上富豪榜一

來源:google 作者:紅綠胖胖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玉兔 現代言情 石曉兔

萌娃曉兔的父母雙亡,她撞到下凡玉兔後重生,超萌修仙,開金手指,幫這一世倒霉的爸媽找回自信、光榮與希望,逆襲成富一代,跟霸道總裁當朋友超爽打臉暴發戶,幫媽媽逆轉婆媳關係,帶爸爸走上富豪路,修仙渡劫,可變身,多功能,被神仙們團寵!帶你看合家歡/腦洞/打臉/重生好文歡歡喜喜過年咯!展開

《萌娃重返5歲帶爸媽衝上富豪榜一》章節試讀:

常青藤貴族幼兒園,老師對一個扎着兩個羊角辮的小女孩說:「石曉兔,你爸去世的事情處理完了嗎?你跟你媽媽說,下個月的學費要儘快交上來了。」

石曉兔才5歲,她之所以能上這所幼兒園,全都是因為開公司的父親石羽生。

石羽生的廣告公司非常小,他每個月也是從牙縫裡擠出錢來,才能勉強付清女兒的學費。

而他選擇這麼昂貴的幼兒園,就是希望女兒可以贏在起跑線上。

但自從昨天,石羽生去世後,學費就斷了。

眼看着還有3天就要到下個月了,勢利眼的老師完全不顧忌曉兔的心情,直接就開始催賬了。

石曉兔的同班同學夏燕可是貨真價實的富二代。

她平時就瞧不起石曉兔,討厭比自己長得更漂亮和聰明。

這下夏燕聽見老師的話後,立刻當著全班同學的面,大聲嘲笑起來:「石曉兔!你爸爸死了,你是窮光蛋!還不趕緊滾出幼兒園?」

有幾個巴結夏燕的女生也一起嘻嘻哈哈地笑了起來,真是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

石曉兔氣得胸口一起一伏,跺了跺腳說:「我媽會想辦法的!」

她直直地梗着脖子,背着小書包就跑出了幼兒園。

豆大的雨珠突然從天而降。

一滴、兩滴、最後匯成了瓢潑大雨。

曉兔在雨中等了5分鐘,突然想到永遠都不會再看到爸爸的二手黑色寶馬車來接她了。

剛剛一直忍住沒有哭的曉兔想到爸爸,突然「嘩」地流下了眼淚,盡情地哭了起來。

眼淚跟雨水混合到了一起,鹹鹹的。

她好想爸爸!

以前她清晨起床後,還沒有刮鬍子的爸爸會邊親她邊說:「我的小寶貝!」

每當這個時候,石曉兔就會用力掙脫懷抱說:「爸爸的鬍子好扎人啊!媽媽!快救救我!」

媽媽溫美柔則在廚房裡一邊煎雞蛋,一邊笑着說:「石羽生!快去刮鬍子!」

可誰能想到,石羽生陪一個汽車行業的大客戶應酬後,回家途中慘遭車禍。

溫美柔接了電話通知後,就像瘋了一樣,哭着沖了出去。

由於車禍非常慘烈,溫美柔處理了丈夫的喪事,就連最後一面都沒敢給曉兔看到。

回家後,溫美柔紅腫着眼睛,蹲下來對女兒說:「曉兔,你要永遠記得今天,你爸爸他去世了!」

石曉兔在雨中等了好久好久。

深秋的雨特別涼,她全身上下都已經濕透了。

可始終都沒有人來接她。

「嘀嘀!」

突然,兩聲喇叭將她叫醒,車窗輕輕搖下半邊,一個清秀的小男孩問她:「石曉兔,你要不要上我的車帶你回家?」

這個男孩是她們班最帥的男孩,叫任思凱。

平時任思凱總是一臉冷酷的模樣,唯獨跟曉兔還能聊幾句。

「不用了!我媽媽會來接我的!」

石曉兔想起了今天被夏燕嘲笑的那些話,她可不想被同學看笑話,更不想成為喪家之犬。

最後,等到天都黑了,曉兔還是沒有等到媽媽。

她不得不隨着記憶中的路線自己回了家。

她記得家裡樓下有一顆大榕樹,還記得門牌號是2-3-3,接着昏暗的燈光終於回了家。

可當曉兔才走到門口,就看到不少鄰居都站在她家外面旁觀,緊接着,她便聽見清脆的一聲——「啪」。

曉兔的奶奶錢麗指着捂着右臉的溫美柔大聲辱罵:「你這個八字克夫的掃把星!要不是當初我兒子不聽勸阻非要拒絕市長的女兒娶了你,今天也不會死!是你害死了我兒子!你怎麼不去死?死的人應該是你!」

圍觀群眾議論紛紛:

「哦,怪不得她家男人這麼年輕就沒了,原來是因為遇到克夫媳婦。」

「哎呀,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啊。」

「少跟她們來往,會沾染不幸的……」

這些話就像蚊子蒼蠅嗡嗡直叫,卻都鑽進了溫美柔的心裏。

曉兔呆了一秒,立刻就沖了過去,邊跑邊喊:「媽媽!不要啊!」

因為她看見媽媽突然直奔陽台,兩下就爬到了圍欄的上面。

就在這一瞬間,溫美柔已經跳了下去。

曉兔想都沒想便縱身一躍,抓住了母親的手腕,也跟着一併墜落。

看熱鬧的領居們沒想到兩條人命轉眼即將逝去,全都震驚了,也有部分清醒的人趕緊撥打報警與消防的電話。

「啊!」

這飛速下降的感覺讓曉兔忍不住大聲驚叫起來。

「不!曉兔!你不能跟媽媽一起死。」在這一瞬間,溫美柔終於清醒過來。

當年確實是村裡算命先生算過她跟石羽生八字不合。

但是,後來考上大學,又被市長女兒追求的石羽生卻始終對她一片痴心,不顧母親錢麗的反對,硬是娶了她。

而溫美柔學歷不高,到城裡的超市做收銀員,有時候還因為外表特別美麗,但性格卻懦弱老實,屢次遭到領導或者顧客的騷擾。

她總覺得已經很幸福了,對一切都逆來順受,稍微有點兒抑鬱。

當石羽生去世後,溫美柔頓時失去了主心骨。

再加上她被仇視她的婆婆錢麗如此尖銳地詛咒,竟然真的認為一切的不幸都是由她而起,想以死謝罪。

好死不如賴活着。只要活下去,總會有轉機。

尤其不能聽不懂道理的惡人往你身上潑的髒水!

但現在,為時已晚。

溫美柔悔恨交加,用手緊緊地摟住了女兒,希望待會用自己的肉身作為墊子,哪怕自己粉身碎骨也盼望上天能讓女兒活下去。

突然,她們聽到無數人發出驚呼聲。

跌勢被一個三叉型的結構止住了。

曉兔喘了口氣。

她悄悄睜開了眼睛,只看見一大片夜色中被染成墨綠色的枝葉,像是一張大網,將她們兜住。

「媽媽!是大榕樹!」

溫美柔也激動極了:「是老天爺救了我們!」

另一邊,消防車也在鄰居們的求助電話後趕到,有的消防員準備攤開大大的氣墊,有的消防員則準備**來營救他們。

曉兔鬆了口氣,用手摸着溫美柔的臉說:「媽媽!我餓了,我想吃你做的蛋炒飯。」

「行!媽媽答應你,等我們回家了,我馬上就給你做!媽媽再也不尋死了,不管你奶奶說什麼,不管別人怎麼議論咱們,我都不會死了……」

話音未落,突然,聽見「咔」的一聲折響,三股叉當中最幼細的那一根樹枝承受不住兩人的重量,竟然斷了。

《萌娃重返5歲帶爸媽衝上富豪榜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