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美人紅妝
美人紅妝 連載中

美人紅妝

來源:google 作者:丟了一隻龍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司瑤 武俠修真 玄澈

三年的時間對龍族來說不過一瞬對妖也是一樣可樂陽從沒有想過,這三年是她此生最幸福的三年,也是她後來思及最痛苦的三年三年前,她嫁給了他本以為自此琴瑟和鳴,朝朝暮暮卻不想,原來一切都是一場假象這一場愛情婚姻,原來當真的只有她一人!夫不是夫,妹不配為妹樂陽想,也許這就是她的孽——展開

《美人紅妝》章節試讀:

  已經離開的觀南自然是不知道此時妖族未央宮發生的事情。

  他走在路上,懷中緊緊的抱着司瑤的龍珠,身外是飄渺的雲霧。

  他留不住雲,就像留不住司瑤一樣。

  「司瑤乖,我這就帶你回龍族。」

  龍族。

  這個對於司瑤來說無比熟悉的地方,對觀南來說,卻是陌生無比。

  司瑤同玄澈的一切,觀南都是從玄澈留下的記憶中知曉的。

  而龍族這個地方,是他第一次踏臨。

  水晶宮在龍族深處,其地更是安靜到令人發慌。

  縱使觀南腳下縮地成寸,也廢了半日才尋到,而他到時,也是日暮。

  龍族一改凡人口中的金碧輝煌,反倒是素雅的緊。

  沒有什麼霓虹閃爍,天色越是暗,越顯得靜謐。

  觀南便是在這樣的漆黑下,深一腳淺一腳的淌着雪走到了司瑤家的閨房前。

  他緊了緊握着龍珠的手,又倏然鬆開,怕司瑤會疼。

  抬步走進去。

  這裡因為有一段時日沒人居住,四處都浮着層薄灰。

  觀南靜靜的打量着這個司瑤曾經生活了了幾近半生的地方。

  他好像看見了那個年幼的,洋溢着笑臉的司瑤,在屋子裡跑着,笑着……

  可一切都是幻影。

  觀南渾身一顫,整個人從那種異樣中抽離,看着空無一人的寢殿,心頭嘴角無比升騰起苦澀。

  「司瑤,我帶你回來了……」

  觀南將龍珠拿了出來,低聲輕語,就好像他面前是那個還會和他撒嬌的活着的司瑤。

  一夜無眠。

  觀南就這麼在寢殿坐了一夜,看了龍珠一夜。

  第二天天剛亮,他便起身走了出去。

  龍宮的冬天更顯得像冬天。

  滿眼的白色,房屋,道路盡數被淹沒在一片白皚皚之中。

  觀南順着兩排房屋中的空地走着,終於在和龍族比鄰而居的鳳鳥族人熱心的指路下,找到了龍墓所在。

  走在山路上,觀南小心翼翼的護着懷中的龍珠,不敢有半分的大意。

  好像此時他護着的不是已死的司瑤,而是他的命!

  「到了。」

  指路的鳳鳥族人說著,手指朝着一排墓碑指了指,轉身便走。

  觀南也沒有再去說什麼,只是一個一個墓碑的看着,而後在司瑤父王的墓碑處停下了。

  當初他殺了龍族全族,心中是有不安的。

  可他仍舊記得玄澈死後的景象,所以他恨司瑤,恨龍族。

  那時的他覺得,這是龍族該付出的代價。

  可後來,司瑤死了,觀南卻後悔了。

  司瑤過往的一切,

  觀南都是從玄澈的記憶中知道的,他同司瑤成婚多年,卻從未親口問過她關於她那些他不曾經歷的過往。

  淡漠的掃了一眼墓碑,而後觀南在它旁邊,拿出了一把匕首。

  那匕首熟悉無比。

  赫然就是那天司瑤自盡時,用的那一把。

  「司瑤,我好想去陪你,可是我怕你不願。」

  觀南低聲喃着,此時的他沒有往日的從容,像是一個弄丟了糖的小孩子,眼眶通紅。

  「你應該見到玄澈了吧?你們應該在一起吧?這樣也好,我……我就不去打擾你們了。」

  觀南說著,竟是用那把刀一點點的開始挖起了冰凍的泥土。

  不像一個擁有能夠改變天地力量的妖族首領,而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凡人。

  冬天泥土僵硬,本就不好挖,可是觀南愣是硬生生的挖出了一個足以將龍珠堂堂正正擺放進去的坑。

  他的手因為用力而變得通紅,到最後甚至僵硬到連刀都握不住。

  幸好,他做到了。

  他伸手撫着光潔的龍珠,像極了司瑤的滑嫩皮膚,一滴淚終是重重的砸在了上面。

  司瑤……沒了!

  這個他早就清楚的事情,卻在入土的那一刻,讓他狼狽不堪。

  「司瑤,其實我……」

  觀南的話哽咽在喉,竟是說不出口。

  是啊,是他親手將司瑤害到那樣的地步,讓她對這個世間再沒有絲毫的留戀,他又有什麼資格說愛呢?

  可是司瑤,我真的愛你!

  玄澈心中默默道。

  「哥哥——」

《美人紅妝》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