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龍飛九天日
龍飛九天日 連載中

龍飛九天日

來源:google 作者:朗離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穆無涯 羿凌風

為了找到陷害父母的仇人,他努力修習武道未曾想,生活在某方面收走了什麼,就會在另一方面補償什麼且看少年如何攪動天地,立派成聖!展開

《龍飛九天日》章節試讀:

羿凌風一手扼住阿虎的後脖子一手提起軍刀砍在上面,發出嗆嗆的聲音。

「好了,停手。」

看到這個場景,閣老喊停了比試。

羿凌風知道自己已經贏得了這場比試,立馬從阿虎的身上跳了下來,雙手抱拳,軍刀的刀尖向地:「阿虎兄,多有得罪。」

阿虎從鼻子里哼出了幾個鼻音,就算是回應了羿凌風的話,然後就向閣老所在的地方奔去。

「呵呵。」

閣老看到阿虎向自己跑來,抬手摸了摸阿虎的皮毛,是柔軟的,一點都看不出來這個皮毛在與刀劍接觸的時候居然會發出刀劍碰撞的鳴金聲。

阿虎在閣老的撫摸下發出呼嚕聲。

閣老一邊撫摸阿虎,一邊詢問羿凌風:「怎麼樣?這把刀你可還滿意?」

「晚輩相當滿意!感謝閣老!」

羿凌風聽到閣老問起了他對這把軍刀的意見,立馬錶了態。

對於這把軍刀,羿凌風滿意得不得了。有了這把刀的存在,不管是接下來的大比還是以後小秘境的探險,都會增強幾分勝算。

「行了,你這麼比了一場,我也不留你了。快回去調整休息吧,大比的休整時間準備結束了,你也應該好好準備下一輪的比試了。」

羿凌風也知道自己現在應該回去好好調整內息了,所以在聽到閣老的話之後,也不再多說什麼,也就回到了自己的住處進行鞏固修鍊。

羿凌風因為父親的關係,分配到了住處還算不錯,比較安靜,而且還是獨棟,已經算是豪華配置了。

剛開始也有一些人不服,但是現在經過了大比之後,大家都看到了羿凌風的實力,這些閑言碎語也就慢慢消失了。

畢竟在天成大陸上,還是強者為尊,更不用說武院了!

雖然羿凌風並不是很在意外面的閑言碎語,但亂七八糟的傳言少一點的話,他在坊市或是別的交易的時候也能少一點麻煩。所以對於這個局面,羿凌風還是滿意的。

……

從羿凌風和阿虎試刀的日子又過了幾日,羿凌風已經把這把刀的特性給磨清楚了。

運用起來也比剛開始的時候要更加的得心應手,羿凌風相信,如果現在他還和阿虎比試。應該不會有當初的那般狼狽。

不過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因為明天就是下一場比試的時候了。

羿凌風現在擁有了一把新的軍刀,他內心對於自己的勝算又多了幾分。不過還是不能夠掉以輕心。

……

「武院朱河,還望賜教!」

一個生的十分高大的漢子站在羿凌風的對面,他們互相行了禮之後就開始了這一場比試。

朱河使用的是拳套,按武器來說,這對上羿凌風實際上是有一點吃虧的,但是如果朱河的功夫到家的話,也不是沒有比試的能力。

「喝!」

一記強悍的拳頭向羿凌風打來。羿凌風側身避過,向前一刀刺去。

朱河身形一閃,打算繞到羿凌風的背後,羿凌風察覺到朱河的意圖,立馬轉身應對,並沒有給朱河機會。

雖然朱河並不差,但是羿凌風的武技更高一籌,贏得這一場比試只是時間問題。

後面的比試也是勢如破竹,一直到前三的爭霸賽,羿凌風才覺得有一點壓力,但是冠軍還是被羿凌風奪走。

接下來就是令人矚目的小秘境探索了!

不過要去小秘境的話,還不會這麼快,而且武院還需要進行更多的布置。

「閣老,晚輩不負所望,得了此次大比的頭籌。」

「嗯。」

閣老的情緒並沒有太多的變化,彷彿羿凌風得到頭籌早就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

「你的第二把武器,你琢磨出來了嗎?」

閣老仍舊是喝着酒,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

羿凌風聽到閣老的問題,原本有一些因為大比的結果而激動的心情,慢慢被凝重和疑惑替代了。

「現在還沒有頭緒。但是我模糊的覺得,如果是一把長武器可能會更好。」

「唔……孺子可教也。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能摸索到這個程度,已經不錯了。」

閣老聽到羿凌風的回答,難得的誇了一句。

不過羿凌風並沒有想像中得到誇獎後的欣喜,因為他知道,他現在的武道還需要繼續磨練。

「不過你也不用太過於煩惱這件事情,時機到了,這個第二種武器,自然也就出來了。」

閣老看到羿凌風有一點糾結,就提了一句。免得羿凌風陷進什麼誤區。

羿凌風聽到閣老的話,知道他是在寬慰自己,羿凌風也知道這件事情急不得,也就不再討論,而是換了一個話題繼續和閣老交流下去。

現在羿凌風和閣老的關係,越來越好,亦師亦友。

羿凌風在修鍊之餘就會帶上好酒好菜來閣老這邊,閣老也每次都指點羿凌風在修鍊的時候遇到的難題或是給一些別的建議。

「大比過後的小秘境探索,並不會這麼快就開啟,這段時間你可以稍微放鬆一下,也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緊了。」

閣老知道羿凌風醉心武道,但是這件事情記急不得,得需要慢慢來。

「晚輩知曉,所以晚輩打算先去接一些學院任務歷練,也算是放鬆心情。」

羿凌風知道自己現在算是陷進了瓶頸期,也知道自己現在需要放鬆一下,所以這一次來找閣老也是來交代一下自己往後的行程。

閣老聽到羿凌風有自己的打算,就不再勸說了。

學院任務其實並不難,大多數就是讓學生放鬆心情所設置的。

畢竟進入武院的人,大多都是醉心武道的,但是在某些時候把自己逼得太急太緊也不利於武道的修習。

所以鴻彌學院為了讓學生能夠勞逸結合,就設置了一些學院任務。

當然了,除了能夠讓學生放送的學院任務外,也有難度較大的,可以說是鴻彌學院為了學生也是盡心儘力了。

畢竟鴻彌學院也是天成大陸上有名的學院,在武道修習方面,還是得到許多人稱讚的。

羿凌風決定了之後就立馬動身去找理事長老挑選適合的任務。

「小子,你確定現在要接受夜脈山的任務嗎?」理事長老看着這個剛剛獲得了玄組大比頭籌的年輕人。

「嗯,我已經決定了。」羿凌風看着面前這個慈眉善目的老人家。

「既然這樣,你多注意安全。」

「晚輩謝過長老囑咐。」羿凌風接了任務就走。

「閣老,我已經接了去夜脈山的尋找五色斑斕仙草的任務了。現在過來跟您說一下。」羿凌風一如既往的帶了好酒好菜來給閣老。

「五色斑斕仙草?你怎麼接了這個任務?」沒有想到,閣老在聽到羿凌風的這個任務,眉頭皺的更緊了。

「這個任務雖然看起來不難,但是非常靠運氣,據我所知,已經有很多人都失敗了。」閣老停頓了一下,「誰都知道五色斑斕仙草長在夜脈山,但是誰都不懂它生長在哪裡。有人在沒有危險的山腳處找到過,也有人在危險的靈獸居住處找到過,這兩種生活環境完全不一樣。」

羿凌風倒是沒有聽說過這件事,他只是看到這個任務似乎都沒有人接,任務大廳里很多人討論的都是其他任務,彷彿都沒有看到這個任務一樣。

但是這個任務的等級標識又和其他任務不一樣,所以他一時好奇就把這個任務給接下來了。

也難怪當時理事長老會是那個表情,可能是把他當做那種喜歡挑戰不可能的人了吧。

不過以羿凌風的能力,對上這個飄忽不定的五色斑斕仙草還真是有一些好奇。

但是他也不是那種自大不清楚事實的人,於是他說:「請閣老放心,我會注意的,如果實在找不到的話,去夜脈山實戰一番也是好的。」

閣老看羿凌風已經做出了決定,也不再勸說。

「既然如此,那我再送你一件法寶吧。」閣老說完這句話之後就轉身上樓,「你隨我上來。」

羿凌風來了小樓這麼久,還從來都沒有上過小樓,也不知道小樓上都存在些什麼東西。

他們一直以來都是在小樓的一樓或是直接在後山來進行歷練,現在閣老讓他上去,一時之間他還有一些驚訝。

上樓的樓梯和普通的樓梯完全不一樣,而是一個個陣法,每一個陣法通往的樓層不一樣。

閣老踩在了一個橙色的陣法上面,示意羿凌風也跟着他上來。

就在羿凌風剛踩上去的時候,陣法就發出了一陣橙色的炫光,然後他們就來了一層空曠的樓層。

不,說是空曠也不準確,這個樓層里還有許許多多的光球漂浮在空中,一層層一個個整整齊齊,絲毫不亂。

「我要送你一個靈器。」閣老的語氣很是平常。

但是羿凌風的心情已經不能用驚訝和好奇來形容,他震驚的無以復加,甚至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

「什……閣老,這太貴重了!晚輩受之……」

「哎,這有什麼的,區區一個靈器,我還是送的起的!」閣老打斷了羿凌風接下來要說的話。

「晚輩多謝閣老贈禮!」羿凌風聽到閣老的話,知道閣老真的不是很在意這個東西,但是自己不能夠不識趣,所以他向閣老行了一個大禮。

閣老看到羿凌風行禮,也不阻止,笑呵呵的受了這個禮。

「行了,這套虛的就別來這麼多了。」

如果這是平時,羿凌風一定會吐槽閣老,但是現在羿凌風完全把閣老給震驚到了所以並沒有吐槽的心思。

靈器,不管是什麼類型的靈器在天成大陸上都是值得追捧的東西。

除了它很難煉製之外,還有一個特點就是,有一些類型的靈器能夠與使用者的神魂綁定,只要使用者還在世,那麼這個靈器就一直屬於這個使用者。

但就算是不能夠與神魂綁定的靈器,就是有市無價的搶手貨。

而閣老就這麼輕飄飄的說要送給羿凌風,羿凌風怎能不激動?!

《龍飛九天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