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厲爺懷裡的小撩精是個隱藏大佬
厲爺懷裡的小撩精是個隱藏大佬 連載中

厲爺懷裡的小撩精是個隱藏大佬

來源:google 作者:顧瀟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厲千帆 現代言情 陸尋

陸家的真千金回來了陸尋從一朵高嶺之花成為眾矢之的只在一夜之間養母:「趕緊離婚把厲太太的位置空出來給你姐姐!」莫明出現的姐姐:「趕緊滾出上京,這裡容不下你!」初戀:「跟我聯姻,你還是上流社會的寵兒」……當身份被曝光上京隻手遮天的爺:「不離婚,我就是你的靠山」陸尋:「我需要?」後來某位爺圈着人,輕哄:「寶寶,不離婚,你當我靠山?」某寶寶:「你好,爹;請滾,爹」展開

《厲爺懷裡的小撩精是個隱藏大佬》章節試讀:

沒想到陸醫生看着一副冷冰冰的樣子,心裏還是個小女人,更沒想到厲千帆那麼冷厲狂妄的人能哄媳婦哄到這份上。

離完婚後,厲千帆給林高雪去了個電話。

林高雪聽他冷到凍人的語氣,笑出聲,「真好,也就尋尋這麼淡定,離就離吧,你也配不上,掛了,沒事別找我,也別回來。」

……

陸尋醒來的時候看了眼牆上的時間。

十點半。

離婚的感覺真好。

感覺世界都安靜了。

她洗了澡,給蘇白安發了條消息,才擦着濕發慢悠悠地往廚房…走去。

蘇白安到時,看着眉眼帶笑的女人,扯開嘴角問:「你怎麼看着這麼高興呢?」

陸尋挑眉,「不然呢?我又不喜歡他,商業聯姻嘛,他沒為難我已經很感謝他了。」

「就沒別的原因?」蘇白安挑了下眉問。

「有啊,路寒遲回來了,說娶我。」陸尋笑着說。

蘇白安臉瞬間就冷了下去,「他不配!」

陸尋笑出聲,推着她往餐桌走,「好啦,開玩笑而已。」

突然門鎖響動。

屋內的兩人同時看向門口。

西裝革履的厲千帆走進屋,鬆了松領帶看了眼餐桌邊的兩人,徑直往卧室走去。

蘇白安疑惑的看向陸尋。

陸尋也無語了。

片刻後,蘇白安抓起包飛快的往門外跑,大聲吼道:

「陸尋,我信你,我就是傻子!」

她居然信了他們離婚了!

陸尋:「……」

她起身往卧室走去,看了眼換完衣服的男人道:「你來幹什麼?」

厲千帆走向她,握住她的後頸往外走,「來造孩子。」

「我沒吃藥。」陸尋拂開他的手道,「說不定已經有了。」

厲千帆挑眉,「醫生不能妄斷,對嗎?陸醫生。」

陸尋點點頭,「行吧,下次我算好時間告訴你,省點時間。」

厲千帆沒應她的話,拉着她吃着飯。

陸尋見他沒說話,也慢慢的吃着飯。

原來也沒跟他一起吃過幾次飯,更不用說在飯桌上聊天了。

飯後。

陸尋趴在被子里玩兒遊戲,厲千帆洗了澡坐到她的身旁按了頂燈留了盞壁燈。

燈光撒到女孩卷翹如扇的睫毛上,在她白皙精緻的小臉兒上暈染出一片陰影。

厲千帆抽過她的手機關掉,放到床頭,踢掉床上的被子,圈過人覆上她的唇。

「關燈。」陸尋喃道。

「不關。」

陸尋被強勢的吻吻的迷茫,厲千帆強勢的把指尖陷入她的指縫,輕聲問:「路寒遲跟我,誰讓你滿意?」

陸尋微微張唇,還沒說話,又被男人奪去氧氣。

早七點。

陸尋摸了摸身旁的位置,碰到男人溫熱的肌膚,啞着聲音問:

「你怎麼沒走?」

他跟她作息不同,這點她還是知道的。

厲千帆翻身啄了下她的唇角,「破了一點。」

陸尋從他懷裡出來,穿着睡裙道:「吃早餐嗎?」

厲千帆嗯了聲,「我要出差半個月。」

陸尋沒理他。

他出差就出差吧,跟她有半毛錢關係?

早餐後,厲千帆強行捧着陸尋的臉親了下才出門。

待他走後,陸尋擦着臉給齊心發了條消息。

齊心的電話立即打了過來。

「你們真的離婚了?」

陸尋嗯了聲,沉默幾秒道:「您可以讓陸萱上了,不過這半個月他出差了,等陸萱的手術做完後,再上吧,掛了。」

「尋尋……」

電話掛斷。

陸尋深吸了口氣,換了一身襯衣牛仔褲,捲髮盤起,是她原本青春洋溢的樣子。

富家太太當久了,都忘了自己最初的樣子了。

她下樓後就碰見在小區門口等她的路寒遲。

路寒遲見她出來,彎唇一笑,陽光打在他的側臉,一如當年她不知天高地厚的去給這個學長下戰書那天。

那時候,她沒見過這麼溫柔的人。

至今,他也是最溫柔的那個。

路寒遲走到她身旁,看了眼她空空如也的手,抬手彈了下她的腦門,「離完了?」

陸尋挑眉,揉了下額頭走在他身旁,「你怎麼什麼都知道。」

路寒遲拉住她的手,鄭重的抱住她,低喃:「對不起,讓你等到失望,我們結婚,好嗎?」

「不好。」陸尋脫離他的懷抱繼續往前走,「不好不是因為你離開的那三年,是因為咱倆遇見的突然又碰巧,小心其中有詐,你回國,想必是路氏那邊出了事,陸家可能幫不上你的忙,因為我的身份。」

路寒遲怔了秒,他沒想到她能想這麼長遠,看來三年不見,她成熟了。

「你的什麼身份?」路寒遲問。

陸尋沉默了兩秒,低聲道:「我不是陸海天和齊心的親生女兒,也不是陸家大小姐,我可以理解商業聯姻,但是現在,我幫不了你。」

路寒遲拉住她的胳膊,「你以為我回來是為了跟你聯姻?陸尋,你忘了當年……」

「沒有,路二少爺是被迫出國,我不恨也不冤,我跟厲千帆當了一年夫妻,是真夫妻,也算和睦,所以你們都可以是我朋友,我不想結婚,也沒本事再去對一個人負責。」

話落,陸尋的腳步停在醫院門口,她看向身旁的人,後退兩步伸出手,「你好,陸尋。」

路寒遲沒握她的手,陸尋淡然的收回,轉身往醫院裏走去。

投入工作的陸尋永遠心無雜念,只是今天比平常更冷清一點。

查房的時候跟在她身後的實習醫生們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中午吃飯時,所有人礙於她的身份也沒人敢跟她坐在一起。

就是這樣。

她一直孤零零的一個人。

除了蘇白安,她真是一個朋友都沒有。

念書的時候,跟同學不同齡,沒人願意接觸她,只有路寒遲這個大學學長,或許,她只是把他當朋友吧。

因為這三年也沒多想他。

第一年比較想,第二年跟厲千帆結完婚,花在厲家的心思多,漸漸的就讓她忘了路寒遲這個人,若不是那天去霧靈山看見那塊木牌,她都忘了她還有個夭折的初戀。

陸尋的病人多,下班前的查房會花很多時間,今天她不值班,本來準備先走,剛換完衣服就被小護士們拉住。

一個憨態可掬的女孩笑着道:「陸醫生跟我們去吃烤肉啊,有一家可好吃了。」

陸尋怔了秒,看向她的胸牌,彎唇道:「你們不怕我冷場嗎?」

李笑笑着道:「才沒人怕你,江爺爺說了,你就是個紙老虎,說你還小,讓我們帶着你。」

《厲爺懷裡的小撩精是個隱藏大佬》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