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冷王寵妻:神醫狂妃甜且嬌
冷王寵妻:神醫狂妃甜且嬌 連載中

冷王寵妻:神醫狂妃甜且嬌

來源:google 作者:溪照影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東方璃 現代言情 秦偃月

她是醫學天才,穿越成東陸王朝又蠢又壞的秦家大小姐世人辱她,欺她,毀她!她左手握毒丹,右手手術刀,虐得各路渣渣瑟瑟發抖他是聞京城赫赫有名的七王爺,冷酷絕美如仙人,嗜血可怖如閻羅「娘子,你治好了我的病,我就是你的人了」「說好的和離呢?」秦偃月看着陰魂不散的男人,一臉黑線「和離?本王剛去月老祠求來了紅線,正好試試能不能拴得住娘子?」七王爺手持紅線步步逼近腹黑夫婦強強聯合,在線虐渣展開

《冷王寵妻:神醫狂妃甜且嬌》章節試讀:

第10章

「秦偃月,唯獨你,不配提那個名字。」東方璃的聲音陰冷。

他收緊手,秦偃月的臉色因窒息而變得醬紫。

秦偃月喘不過氣來,他們距離很近,能清晰地看到他的臉,他的眼睛。

她能從那雙眼睛裏看出悲傷。

能從那張常年保持雲淡風輕的臉上,看出隱忍和憤怒。

「時光不能倒流,發生過的事誰也改變不了。但,未來是可以改變的。我跟王爺尚是清白的,以後也會如此。我們只需要逢場作戲,等合適的時機再分開,你是你,我是我,我們再各自選擇自己的人生有何不可?」秦偃月說。

「欠你的,我會還。欠我的,我也一定會討回來。」

「你到底是誰?」東方璃沉沉開口。

「秦偃月。」

「你不是她。」東方璃說。

「的確不是,死過一次又活過來的人,我是新的秦偃月,這個答案你滿意嗎?」秦偃月說。

東方璃眯起眼睛,掐住秦偃月脖子的手更加用力。

他湊到她身邊來,聲音冰冷,「其實從中秋宴之後,我就想了無數次,想親手將你掐死。」

強烈的窒息感傳來,秦偃月的臉色越發難看,極度缺氧的狀態下,她的大腦也有些混沌。

「東方璃,我應該已經明確告訴你了,就算我欠你什麼,也不能成為遭受欺凌的理由,放開我。」秦偃月拼了命才說出這番話。

「你掐死我,你就是殺人犯,改變不了任何事,你跟她反而會越來越遠……咳咳。」

東方璃手勁太大,最開始還能勉強開口,到後來,話都無法說出來。

迫近死亡的感覺一**襲來,她的心也在發緊,手中緊握着一把刀子。

那刀子是她在陪嫁箱子里找到的,很薄很鋒利,可以用來防身。

沒想到竟在這裡派上了用場。

刀子所抵之處,正是東方璃的命脈所在,只要輕輕一下,他就會命歸黃泉。

千鈞一髮之際,東方璃的手突然鬆開。

新鮮的空氣湧進來,秦偃月咳嗽了幾聲,用力吸着久違的氧氣。

這具身體本就有不足之症,經過連番折騰,早已經疲憊不堪,有氣無力地趴在床上。

東方璃又恢復了平常的清冷淡然,剛才的黑化和狠厲,像是從未出現過。

他盯着奄奄一息的她看了幾眼,一甩袖子,大跨步往門口走。

走到門邊時,秦偃月的聲音幽幽傳來,「恭喜王爺撿回一條命。」

東方璃轉頭看到她手中那把如柳葉一般的刀子正閃着凌冽寒光, 眯起眼睛,「你剛才,想殺本王?」

「笑話,王爺不是也想殺我?」秦偃月說。

「你殺死我,或許會痛快,但事情只會惡化,這並不是明智之舉。」她的聲音嘶啞,「我從剛才就在說,我欠你的,一定會用你滿意的方式還給你。我保證。但,在這期間,沒有人可以用任何理由欺負我,王爺也不例外。」

東方璃沒有回應,拂袖離開。

等他離開後,牆角的花瓶發出咔嚓一聲響,緊接着,原本完好的花瓶碎裂,稀里嘩啦碎了一地。

不僅是花瓶,還有屋子裡的瓷器擺件,都有不同程度的裂縫。

秦偃月有些後怕。

東方璃動都沒動,花瓶卻碎了,怕是受殺氣波及。

高手身上溢出的殺氣可以損壞周圍的東西,這種特效一般的東西,她竟親眼見了。

這也說明,那個人剛才根本不想殺她,只是在嚇唬她。

不然,以他的功夫,捏死她就跟捏死一隻螞蟻那般簡單!

東方璃板著臉回到鳴玉宮。

回來後,就將屋門關閉,侍衛們被關在門外面面相覷,誰也不敢靠近。

王府幕僚陸修從外面走來,看着不停在門口徘徊的侍衛們,挑眉,「這是怎麼了?一個個的在外面杵着幹什麼?」

「陸先生。」侍衛做了個噓聲的動作,「王爺不太對勁,像是生了氣的。」

「哦?」陸修來了興趣。

七王爺可是出了名的喜怒不於形色,很少會顯露表情,性子也是雲淡風輕的。

他認識他這麼久,鮮少見他有不對勁的時候。

「屬下也不知。」侍衛說,「王爺從幽蘭閣,也就是七王妃居住的地方回來後就將自己關在屋子裡,他好像有點生氣。」

他說起秦偃月的時候,莫名打了個冷顫。

他見過狠女人,沒見過那麼狠的女人。

「被王妃氣的?」陸修覺得有些好笑,「咱們王爺看都不看那個蠢貨一眼,怎麼可能被氣到?」

「別說陸先生你不信,我們也不信。」侍衛納悶道,「不過確實跟王妃有關。你要不等會再來?」

陸修捏着下巴,「我有急事,必須要見王爺。」

他叩了叩門。

等了好一會,東方璃才讓他進去。

等陸修進去之後,東方璃已經徹底恢復到平常的樣子。

「王爺。」陸修拱了拱手。

「坐下,喝茶。」東方璃示意他坐下。

「屬下已經查明,紅葯姑娘的確是三王爺安排在雲妃娘娘身邊的,又借用雲妃娘娘之手來到您身邊的。」陸修說,「她的主要任務,就是記錄您發病的時間,癥狀,發病輕重。」

他眯起眼睛,「她是您的丫鬟,或許,您的病情加重也與她有關,我們是不是要採取些措施?」

東方璃額角動了動,「她受了重傷,暫時不用管。」

陸修嚇了一跳,「重傷?您動手了?還是我們打草驚蛇了?」

「都不是。」東方璃垂下眼,「被秦偃月打的,我已經吩咐了太醫,讓紅葯的病情最少持續三個月。她暫時成不了威脅,不用管。」

陸修嘴角抽了兩下,王妃打的?

那個臭名昭著的秦偃月,的確能幹出這種事。

這倒是幫了他們大忙。

「就算紅葯成不了威脅,我們的處境也不太妙。」陸修說,「王爺,吉祥日馬上要到了,您的下一個發病日,正是吉祥日當天。」

東方璃攥緊手。

陸修臉色嚴肅,「王爺,要不跟皇上說一聲?這一次不去參加了。」

「不行。」東方璃說,「我不出現,正中他們下懷,陸修,你不覺得這太巧合了嗎?中秋宴當天是發病日,吉祥日當天又是發病日。」

陸修斂起眉,點頭,「應該是有人故意安排的。」

東方璃盯着茶杯里浮起的茶葉,用他特有的飄渺嗓音,「一切照常,我倒要看看,他們到底想做什麼。」

《冷王寵妻:神醫狂妃甜且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