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恐怖復蘇:我是最強關係戶
恐怖復蘇:我是最強關係戶 連載中

恐怖復蘇:我是最強關係戶

來源:google 作者:九月殿下 分類:懸疑

標籤: 張一陽 徐龍 懸疑

「壽城有個陽頂天,凡事找我必掏錢,虧心買賣咱不幹,懲惡揚善必靠前」一句耳熟能詳的打油詩,一個已經沒落的家族一個地府在人間的代言人守護人界千年的家族凋零可是誰又能知道,我可是冥界最強的關係戶!展開

《恐怖復蘇:我是最強關係戶》章節試讀:

辛丑年三月初七,忌遠行,宜喪葬。...

壽城縣東門城郊處,六名壯漢抬着一副上好的棺材費力的出門。在壯漢的身後,是一條長長的送葬隊伍。

「先人引路,八方退避……」

打頭的陰陽先生,聲音有些尖銳,讓人聽着有些不太舒服。

一邊向前走,一邊揮灑着紙錢。

身後,六名壯漢的額頭上開始滲出了汗水。

棺槨很大,而且是用上好的水沉木打造,價值不菲的同時也代表了重量不輕。

對於大戶人家來說,棺不落地,入土為安。這是自古以來留下的規矩。

而且,抬棺人也算是這一行當里傳承久遠的職業了,雖然這六人只是頂着抬棺人的名頭,但還是知道一些規矩,沒有吭聲,就這麼硬扛着。

走了近一個小時,送葬的隊伍終於來到了僱主祖墳的位置。

趙家在壽城縣也算是個大家族,祖墳是在一座山的山腰位置。據說是趙家家主的爺爺當年親自指定的。

「後輩上前,三叩首!」

隨着陰陽先生的聲音響起,一名穿着西服的中年男子走上前來,身後還跟着十幾個人,來到棺槨前,齊齊跪下,向著棺槨磕了三個頭。

「先人上路,生死永隔。今趙家太公落入祖祠,庇佑後人蔭德福長……」

說著,揮動了幾下手中的木劍,又撒了一疊紙錢。

「新魂過路,煩勞各方鬼神避讓,孝敬的禮錢請收下嘍!」

「下葬!」

隨着陰陽先生話落,六名壯漢抬着棺材來到墓穴的正上方,將腰間的麻繩鬆了松。

「青龍點水,萬澤福長!放!」

「爸……」

「爺爺……」

伴隨着棺材下墓,趙家的後代終於止不住淚水,紛紛跪在地上哭喊。

五天前,失蹤了近三天的趙家老爺子被人在壽山後方被人發現,沒人知道老爺子是怎麼走到哪的,只知道發現的時候,老人的內臟已經空了,剩下寥寥的幾條內臟也散落在外面。

警方調查的結果是遇到了山中的猛獸,所以不幸罹難。

可是明眼人都知道,在壽山上,幾乎見不到什麼猛獸了。

但沒辦法,僅有的線索並查不到有什麼問題。

屍體後來被警方運回了壽城縣,趙軍看到老人遺體的時候,直接暈了過去。醒來後更是發動了所有的關係查老人的死因。

時間過得很快,對於老人的死因終究是沒有查出來,趙軍也給老人守了五天的靈。

趙軍按照父親生前的意願,並沒有選擇火化,而是託了一些人,選擇在凌晨人少的時候土葬。

兩天後,趙家再次陷入了忙碌。

老太爺的頭七,趙家的人再一次齊聚在祠堂里。祭拜過後,相繼離開,頭七時,祠堂內不適合留下太多的人。

民間流傳,頭七便是亡者的回魂夜,在這天晚上,死去的亡魂會回到家中轉一轉,再看親人們一眼。等到家人燒了天梯,點了天燈,魂魄就會被送到地府冥門,進入轉世輪迴。

而如果沒有燒的話,死者就會找不到通往地府的路,轉而就會留在家中,這麼一來的話,家裡的人就會被祖先纏住,落下霉運。

所以說,在華夏自古的喪葬習俗之中,頭七都是重中之重。

在趙家老太爺頭七的這天,龍泉別墅的花園裡,擺滿了貢品。

門上掛着的白布隨着風沙沙作響。

牆角處,紙紮的天梯和天燈整齊的擺放在哪裡,在漆黑的夜色中,藉著月光透露着陰森的氣息。

『呲……』

趙軍從口袋裡拿出了白天在喪葬店特意買的火柴,划著了一根。

『呼……』

一陣陰風吹過,將剛剛划著的火柴吹滅。

看着手裡被吹滅的火柴,趙軍並沒有在意,只是拿出火柴,又划著了一根。

『呼……』

又是一陣陰風吹過,剛剛划著的火柴再次被吹滅。

見狀,趙軍愣了一下,回過頭看了看供放在桌子上的排位,腳下不由得升起陣陣涼意。

『呲……』

再次划著了一根,小心的用手掌護住,慢慢向天梯挪去。

『呼……』

又一次。

那陣風又一次將火柴吹滅。

這時,趙軍的後背已經被冷汗浸透,涼意止不住的向上升涌。身上的汗毛也像是感受到了危險一般瞬間立了起來。

「爸,您還有什麼心愿未了,您就託夢告訴我,現在您該上路了。」

噗通一聲跪在了排位前,趙軍連着磕了三個響頭。

起身,拿出了自己那個價值不菲的打火機,自己又點了一下火。

可是,平日里從沒出現過問題的打火機竟然在現在死活打不出火來。

與此同時,陣陣陰風掃過,門上的白布在不停的煽動,身前的天梯也突然倒下。

趙軍抬起了頭,只見桌子上供奉的貢品已經變得腐爛,軟趴趴的擺放在盤子里。

壽城縣本身就是東北的城市,在東北,更是有許多人家裡供奉着保家仙一類的。

所以,趙軍對這也算是有所耳聞。

供奉保家仙的人家,在擺放貢品之後,通常一兩天的時間,貢品就會腐爛,或者失去了水分。

這說明貢品被仙家吸取了精氣,也就是被仙家享用了。

對此,這算是一件好事。

可是現在,別說只是擺了幾個小時,最主要的,這貢品是擺給剛剛過世的老爺子,而且今天還是老爺子的頭七!

陰風越來越大,甚至連趙老太爺的排位都被吹得有些晃動。

與此同時,幾隻老鼠不知道從哪裡鑽了出來,開始四散逃竄,就像是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在追趕他們一般。

跪在地上的趙軍慌了,這樣的事他也是第一次遇見。

雖然說死者是他的父親,可是在恐懼面前,縱然是縱橫商場幾十年的趙軍也慌了神。

『咯吱吱吱……』

一道道磨牙的聲音在趙軍的耳邊響起,嚇的趙軍一動都不敢動,整個身子就這麼僵硬的跪在那裡。

「爸……是您嗎?我是小軍啊……」

此時的趙軍只能寄希望於父親,指望着自己的父親還能有一絲理智,以求放過自己。

「汪……汪汪汪汪……」

突然,大街上竄出了幾條野狗,不停地衝著別墅的大門狂吠,但也不敢再往前邁進。

路邊也蹲下了幾隻夜貓,就那麼坐在那裡,幽綠的雙眸死死地注視着趙軍的方向。

《恐怖復蘇:我是最強關係戶》章節目錄:

  • 上一篇:暫無文章
  • 下一篇:暫無文章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