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橘子味軟糖
橘子味軟糖 連載中

橘子味軟糖

來源:google 作者:嘉月谷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程諾 阮棠

【現言·久別重逢·青春校園·暗戀成真】高中時,理科學霸男神同桌成了理科學渣阮棠的緋聞男友,在她一次勇敢發聲中,謠言戛然而止時隔多年,阮棠怎麼也沒想到,去趟口腔醫院竟能再次與他相遇而她的牙醫程醫生,正是她的緋聞『前』男友,程諾阮棠:程醫生到底想怎樣?程諾:想你程諾:想讓你再靠近我一點【表裡不一禁慾系寡言牙醫x外冷內熱嬌軟網文作者】展開

《橘子味軟糖》章節試讀:

一旁的助手輕笑了兩聲,阮棠不好意思地雙手交疊着放在小腹上,擺弄起了手指。

要不是橘子味的糖,她才不吃,擺在前台那不是**.裸地誘.惑她呢么。

「張嘴。」

阮棠配合著張開,程醫生拿着口鏡看了看,不冷不熱道,「去樓上拍個牙片看看。」

程醫生,「小秦,你帶她去。」

小秦應聲轉身對阮棠說,「走吧,跟我去二樓。」

她耳邊的男聲略顯稚嫩,聽着年齡不大,沒比她小几歲。

阮棠起身,跟着程醫生口中的小秦到了二樓的牙片機房前。

小秦提醒道,「進去之前要把項鏈和耳飾都摘掉。」

他看了看阮棠問,「你有嗎?」

阮棠下意識摸了下脖子,「沒戴。」

小秦,「那進去吧,咬住咬合槽,把牙齒都往前貼好之後,就不要動了。」

阮棠迷濛地站到機器下,盯着上面的一次性透明袋子發愣,然後張大嘴巴咬住。

眼看着小秦關上了門,心裏竟生出一種她是被動物園關起來飼養的小動物,正等待着遊客們到來的錯覺。

很快,門重新打開,阮棠下樓回到一樓的沙發上坐着等片子。

「你好,每位患者都要登記個人信息,煩請您填一下。」

前台小姐姐給她一張紙,阮棠掃了眼拿起桌子上的筆,一筆一划地認真填寫。

「填好了。」

阮棠微微一笑,將紙遞還給前台小姐姐。

「阮棠,過來。」

身後傳來程醫生的聲音。

阮棠訝異,剛才是程醫生喊她名字?她看了眼前台小姐姐,個人信息表還在她手上,那程醫生是怎麼知道她名字的?

見阮棠發愣,前台小姐姐叫了她一聲,「阮小姐,程醫生喊你去呢。」

「啊,好。」

「這邊請。」

前台小姐姐帶阮棠進了程醫生的辦公室,走之前還關上了門。

此刻,房間里安靜地能聽見她自己的呼吸聲,她坐在椅子上想程醫生為什麼會知道她的名字,而程醫生正坐在電腦前認真地看她的牙片。

「左下第二磨牙牙體大面積缺失,是之前補得掉了?」

程醫生低沉的嗓音打斷了阮棠的思緒,她側過臉往電腦前湊近,看了眼上面的牙片。

想起上一次拍還是她十七歲拔牙那次,看着既熟悉又陌生,同程醫生給她的感覺一樣,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嗯。」阮棠轉頭看向程醫生,輕描淡寫地說,「吃月牙骨硌碎了。」

程醫生聞聲側過臉,兩人四目相對。

他清冷如星的瞳眸里透着一股不可置信的神色,不過數秒,疑惑的眼眸里含着一絲隱約的笑意。

程醫生輕笑一聲道,「這倒是像你。」

說完繼續偏過頭去分析她牙齒可能存在的問題,擬定治療方案。

可阮棠哪裡還聽得進去。

什麼是『這倒是像她』?這話是什麼意思?

阮棠的注意力全集中在程醫生的臉上,她審視和猜想的目光里不禁泛起一抹疑惑之色,難不成,他在哪裡見過她?

「材料填充堅持不了多久,很有可能下次吃個月牙骨又碎了。」

「如果只是單純的齲壞,沒有傷害到牙神經的情況下,可以做嵌體修復或者牙冠,如果露神經的話,要先殺神經治療。」

程醫生回眸,見阮棠愣愣地地盯着自己肆無忌憚地看,他食指輕敲了兩下桌面,「看夠了沒?」

一句輕佻的話,從他嘴裏說出來卻是特別的一本正經。

阮棠意識到自己失態,臉頰一熱。眼神偏轉到牙片上,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觀察起自己的牙齒。

有兩處明顯的齲壞,她不禁開始擔心,是否需要殺神經治療了,那可太疼了。

畢竟七年前的疼,她仍記憶猶新。

程醫生盯着她片刻,問道,「拔過牙嗎?」

「拔過。」

阮棠眼裡閃過一抹亮色,這程醫生的醫術夠精湛,「這您也能看得出來?」

程醫生不動聲色,拿着激光筆照射在她右側恆牙空缺的位置上,耐心道,「這裡少一顆牙。」

「可我拔得是這顆。」

阮棠指着屏幕上第一顆前磨牙說,「我十七歲的時候這顆牙疼得厲害,先殺了神經治療,補了洞,可後來還是痛,疼得臉都腫了,去醫院看,是這個位置的下面有一顆新牙要長出來,就把上面的拔掉了。」

程醫生雙目微眯,比正常人替換恆牙的時間晚了五年。

「那不是長新牙,是你的乳牙在你十七歲的時候才掉。」

「啊?」

阮棠睜大了眼睛,驚訝地看着他。

「而且,你不僅沒有智齒還先天缺一顆牙。」

程醫生修長的手指捏着激光筆按下按鈕,紅色光線在她右側牙床最後空出來的位置上繞了幾圈,「這裡。」

阮棠左右一對比,發現左邊四顆磨牙,右邊三顆,果真是少了一顆。

她咽了咽口水問,「那怎麼辦?」

「不影響,只是咀嚼食物有些費力,會習慣用另一側發力,如果有需要可以考慮種牙。」

阮棠回憶了一下,確實,她更習慣用左側的牙齒吃東西,原來是這個原因。

激光筆移到上排,程醫生嘆氣,「這裡很可能已經露神經了,不抓緊治療的話會很疼。」

阮棠閉着嘴巴,用舌尖舔了舔右上邊不大不小的牙洞,思考片刻後問,「那程醫生,我今天先補哪一顆?」

「看你。」

程醫生見阮棠盯着電腦上的牙片十分糾結,補充道,「哪個最疼就先治哪顆。」

「那這顆吧。」

阮棠指着上排第一顆前磨牙道,「這個更疼一點。」

「好,跟我回看診室。」

程醫生率先起身,將椅子推了回去。

阮棠跟在他身後回到了那個令她充滿恐懼的房間里。

她重新躺在治療床上,程醫生調整好高度和角度,又是那句叫人不可抗拒的話在她頭頂響起——

「張嘴。」

阮棠張開嘴,口鏡在她嘴裏動來動去,並不舒服。

「會有一點疼,稍微忍耐一下。」

緊接着就聽見鑽頭的聲音在她口腔里嗡嗡作響,阮棠整個人神經緊繃,兩隻手更是無處安放。

攥緊衣角不對,放在身體兩側也不對,最後擱在小腹上握住了手機。

《橘子味軟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