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極品縣太爺
極品縣太爺 連載中

極品縣太爺

來源:google 作者:48號小鞋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林秀雲 趙陽

趙陽意外穿越到架空大越國,穿成了一個窮酸縣太爺既來之,則安之!他打起精神,懲惡展開

《極品縣太爺》章節試讀:

現實情況比趙陽所想,還要慘一些。
他這個知縣不止沒權,而且還沒錢。
翻遍了行囊,只有一兩碎銀和百八十個銅板。
不止他這個知縣窮,縣衙也很窮,衙署年久失修,趙陽住的卧室是唯一一間不漏風下雨的屋子。
看了一上午的案牘和文書,又從幾個小吏口中打聽,趙陽心裏有了些數。
高嶺縣土地貧瘠,僅有的一些良田都在沈家的手裡,隔京師又遠,在這當官跟發配流放差不多。
城內商戶即使有繳,也都是繳給沈家。
要不是顧忌上頭還有個朝廷,高嶺縣衙能不能存在都是兩回事。
之前的知縣是個迂腐書生,剛到任什麼情況都沒摸清楚,就準備大幹一場,做個為民為國的好官。
可幾次三番觸動了沈萬金的利益,就被人給收拾了。
以現代人的學識和認知,當好這個官,趙陽當然不慫。
但現在的情況太不友好了。
上頭沒人脈,兜里也沒錢打點,調離這個地方,想要在高嶺縣做點什麼,靠政績升遷?
那就得看沈萬金的臉色。
要不造反算了?
發動一場轟轟烈烈的農民起義?
造反在其他人看來肯定是大逆不道,但在趙陽看來也就那麼回事兒,正經講起來,哪個現代有志青年沒有回到封建社會造反的衝動。
不過造反,不像當官這麼簡單,人才、錢財缺一不可。
到時候還是得面對沈萬金。
總的來說,趙陽想要在這個陌生的平行時空里生活得好一點,就必須扳倒沈萬金。
「老爺,吃飯了。」
林秀雲家裡也沒其他人,今天也就沒走了留在縣衙伺候趙陽。
就是被折騰得有點狠,睡到午時才起。
飯菜有些簡單,一盆青菜夾着三塊肉。
好歹是個縣長,就這點伙食。
趙陽半點食慾也無,扔下筷子,陰着臉悶悶不樂。
「奴家做得不合老爺的胃口嗎?」
林秀雲小心翼翼的問,俏臉上帶着惶恐。
這個時代,女人的地位着實很低。
自己只是心情不好扔個筷子,瞧把她嚇成這樣。
看她這樣,趙陽有些不忍心,將她一把拉過坐到自己懷裡。
「沒有,本官是在想怎麼給你置辦一份彩禮。」
林秀雲聽到趙陽還要給自己準備彩禮,美眸泛起了桃花,她一個苦命女人,哪當得起這麼厚愛。
「老爺莫愁,這些年奴家倒是攢了一些銀子,要是老爺不嫌棄,奴家都拿出來給老爺應急。」
這下子,倒是輪到趙陽感動了,哪會有這麼傻的女人啊!
不嫌棄他窮,反倒自己拿錢出來墊彩禮。
「既然是彩禮哪能用雲娘的錢,放心吧!
這彩禮會有人給咱出的。」
趙陽抱緊林秀雲,忍不住在豐腴的身子上下遊動。
不一會兒,林秀雲的眼裡就泛起了霧氣。
「那,那太好了,老爺,吃飯吧!」
嘴上雖然這麼說,但她本人卻把趙陽抱得緊緊的,空窗十多年,好不容易嘗了人事,難免有些食髓知味。
趙陽陰陰一笑,手上的動作幅度更大了:「飯菜哪有你香啊,先吃了你再說。」
「啊,老爺,討厭~!」
**後,林秀雲滿面潮紅的抱着趙陽:「老爺,您說誰給咱出彩禮呢?」
「當然是誰最有錢誰來出。」
趙陽陰陰笑道。
沈萬金不是想把他拉下水,做不成清官嗎?
那就讓他好好看看我趙陽是怎麼做貪官的。
林秀雲捂着小嘴兒,一臉驚訝:「沈老爺?
不可能吧?」
「我今天就帶你去見識見識我是怎麼吃大戶的。」
在林秀雲的服侍下穿戴好一身官袍,一股官勢撲面而來。
林秀雲一個恍惚,美眸里儘是愛慕:「老爺,你好俊啊!」
「哈哈!
現在不覺得吃虧了吧?」
趙陽一樂。
林秀雲一臉小媳婦的甜蜜:「不吃虧,能得老爺寵幸是奴家的福氣。」
「這小嘴兒真甜。」
趙陽拖着林秀雲上了一頂青衣小轎。
沒想得被捕頭王大勇給攔下了:「大人這是準備去哪兒?」
還沒來得及上轎的趙陽,反手就是一巴掌:「本官去哪,需要跟你吩咐嗎?
你莫不是沒抓到地痞流氓閑得慌,居然管到本官的頭上來了?」
王大勇都懵了,怎麼也沒想到趙陽二話不說就動手,瞬間眼睛都紅了。
心裏在怒吼着,老子要砍了他。
「想還手打本官?
那就要看看這以下犯上的罪你扛不扛得住。」
就是這玩意兒一個勁的慫恿把林秀雲擄回去,還說這就是一個寡婦,無親無故,死了也沒人知道。
說不得就是沈萬金的人,在趙陽這,打死了都算輕的。
「卑職不敢!」
王大勇這才驚覺,趙陽看上去和昨天完全不同了,沒有了書生的那種酸腐氣,身姿筆挺,面容肅穆,多了股凌厲的官威。
咬了半天牙,他終究沒敢拔刀:「只是窮山惡水出刁民,大人如果出門遠,還是卑職隨身保護的好。」
保護個屁,還不是為了監視老子?
「那就跟着吧,去沈家大宅。」
趙陽也不在意:「本官有急事,都給我跑快點,半個時辰到不了,今天都沒晚飯吃。」
這四個轎夫也是沈萬金的人,用起來那麼憐惜幹嘛。
走了沒一截,轎子裏面就傳出林秀雲嬌滴滴的聲音。
「老爺,討厭啊!
這可是大白天在外頭呢!」
這把王大勇和幾個轎夫刺激得臉都紅了,王大勇這個血氣方剛的習武之人,目光時不時的瞥着官轎。
『娘的吖!
沒想到林秀雲不知道長得美,也是這麼的孟浪,饞死個人了。
』 等到了沈家大宅門口時。
王大勇早就恢復了原樣,心裏不爽的哼了一聲。
帶着趙陽的拜帖進門,就跟進自己家一樣。
「趙陽帶着林秀雲上門拜訪?」
王大勇到的時候,沈萬金正在第十三房子小妾的服侍下喝粥。
顯然被打擾到了興緻,富態的臉上滿是悶氣:「他說什麼了沒有?」
王大勇腰彎的很低:「沒有,但送上了拜帖。」
「拿來看看!」
沈萬金這麼說,王大勇卻沒把拜帖直接遞給他,而是遞給十三姨,再由十三姨轉給沈萬金。
這是沈萬金定的規矩,任何東西傳到他手裡,都要經過他人之手,一日三餐也要丫鬟先試了菜才吃。
雖然無官無職,這做派已經比得上皇宮大院。
「老爺,這是什麼意思?」
十三姨太打開拜帖一看,上面一個字都沒有,只畫了一副銀子的圖案。
「哼!
這是跑我這來化緣來了。」
沈萬金狠狠一拍桌子:「給我把他打出去。」

《極品縣太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