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劍與風雲
劍與風雲 連載中

劍與風雲

來源:google 作者:慢火蒸包子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慢火蒸包子 李奕 武俠修真

一把劍,引發了一場腥風血雨,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也漸漸浮出水面,有人說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風起,雲涌,天,又變了展開

《劍與風雲》章節試讀:

隨後又有幾名弟子上台輪流挑戰了一番,只是都表現的有點差強人意,都是被李奕三拳兩腳解決了

而李奕依舊是風輕雲淡,毫無任何壓力

毫無疑問,李奕的實力在整個青山宗年輕一輩中已經是數一數二的存在了

『啪、啪、啪』

在李奕的背後,一道人影已經悄無聲息的登上了擂台

就連李奕都毫無察覺,待聽見背後掌聲響起時才猛然回頭望去

”李奕,你真不錯,能夠一個人擊敗這麼多弟子,看來師姐我也要向你討教一番啊 ”

說話的是一個身材高挑的女子,長相很漂亮,身穿一件藍色勁裝,露出了她那傲人的身材,李奕身高五尺六左右(按照現代換算是1.86),而她只比李奕矮半個頭

臉蛋也是極美,而且身姿玲瓏有致,看起來非常惹火,讓很多男性弟子看見她後都不由得心跳加速

最關鍵的是她那一雙傲人的大長腿,起碼佔比她身高的五分之三

與其他弟子不同的不單止是她的服飾,還有她的那把佩刀,那是一把修長的直刀

比她的腿還要長,光是刀身就有4尺,加上刀柄整刀長有5尺,抱在懷中差不多比她人還高

刀柄之上還綁着五條白色絲帶

這白色絲帶可不是隨便就能綁的,這在青山宗里可是有特殊的含義

五條絲帶,那就代表着眼前這個女子是青山宗的五世弟子,也就代表着這人的家族裡起碼有祖上起碼有四代人都是青山宗的弟子,連上她自己就是第五代了

黃凌也是青山宗的三世弟子,本來第三世應該是他爹的,可惜他爹無心學武,所以並沒有正式拜入青山宗,因而第三世就落到黃凌頭上了,所以黃凌的刀上也是綁着三條白色絲帶

當然也有例外的,就像李奕,按輩分來說他已經是青山宗第十五世弟子了,他自然不可能在刀柄上綁上十五條絲帶

而為什麼要在刀柄綁白絲帶,原來在青山宗創立之初,青山這裡還是茂密的原始森林

青山宗初期弟子每日任務就是開荒森林清理周邊滕南枯枝

為了清晰辨別在遠處走動的到底是野獸還是青山宗弟子以防誤傷,青山宗初代宗主便決定在刀柄上繫上白絲帶方便辨認

後來經過時間沉淪,白絲帶才慢慢演變成今時的含義

像他這種多世弟子是有特權的,而他的特權就是享受祖上在宗門內最高職位的所有特權

再好比李奕,雖然他的大長老位置是祖傳,可即便這位置不是祖傳的,他也能憑藉他多世弟子的特權享受大長老的待遇

當然,享受的可是只有待遇,而沒有職權,要不然全亂套了

說回現場,李奕一見這女子,反而愣了愣,這女子李奕不單止認識,還熟的很

她是二長老唯一的親傳弟子,名叫熙雨

而二長老如今已年過古稀,是李奕爺爺那一輩的人物,也是當今青山宗年紀最大資歷最老的人,可惜他老人家一生無兒無女可憐的八世弟子到了他這裡就要斷了,這也是青山宗的一大憾事,所以,眼前這女子不但享有五世弟子的特權,同時身為二長老唯一的親傳弟子,也享有二長老的特權

但,這並不是李奕認識她的原因,真正認識她的原因是因為她小時候就住在李奕隔壁

她比李奕大兩個月,所以李奕從小就帶着她跟黃凌四處玩,最終在黃凌的見證下,兩人還拖了手拜了堂,雖然只是玩遊戲,但熙雨卻是認真了

待到兩人到了該入宗學藝,李奕一到宗門就被段輕雪纏上了,熙雨也因此吃醋,之後就沒給個好臉色李奕看了

這時李奕哂笑道:「小雨,是你啊,怎麼,你也對這次歷練有興趣?」

熙雨冷哼一聲,傲嬌道:「歷練我沒興趣,但是對於揍你我很感興趣,還有,你要叫我師姐」

說完就一刀拔出,拔刀的同時還向著李奕發出一記刀芒,這是熙雨的獨門絕學,拔刀術,拔刀的同時直接發出攻擊,令人防不勝防

李奕面對熙雨也不敢大意,畢竟是二長老的親傳弟子,可不是之前那些普通弟子可比的,而且就衝著熙雨『坐忘功』36層,『青山訣』36層的修為,李奕也不敢小覷她。

李奕對熙雨也是無比熟悉,所以早在熙雨一講出要揍他的時候他就已經暗暗開始提防了,更是清楚她的起手招就是拔刀術,所以在熙雨手一碰刀柄李奕就立即施展『雁行功』準備躲開

可知道歸知道,能不能躲開卻是另一回事了

與李奕劈出的那種半月形刀芒不一樣,熙雨發出的刀芒直接從李奕腳下如雨後春筍一樣一根根破土而出

即使李奕反應再快也被這種刀芒切斷了幾捋長發

李奕隨即暗暗心驚,自己對這拔刀術無比熟悉都差點被傷,可想而知其他人如果對上會是什麼下場

一站穩李奕就直接施展輕功欺身而上,他心想熙雨的刀這麼長,與她近身一定會讓她招架不來

可誰知熙雨看到李奕的動作不但不怕,反而微微一笑,彷彿早就預料到李奕會這樣做一般

在李奕快靠近她的同時,她忽的將刀柄扭開,在刀柄中抽出一把匕首出來

然後,熙雨突然進攻,向著李奕的方向猛扎過去

李奕急忙閃身後退

熙雨又是再次看穿了李奕的動作,拿着長刀的手向著李奕一刀掃出

李奕以超極限的姿勢向後一仰才堪堪躲過這招

待李奕重新站穩熙雨已經衝到李奕面前了

拿着匕首的手對着李奕就捅了過去

李奕這次真的避無可避了,因為他已經到達了擂台的邊緣,再退就只能跳下擂台了

眼看着就要被刺個透明窟窿,可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候,李奕忽然雙手一張

在這一瞬間,雙手齊出向著對面的熙雨按了過去

恰恰按在熙雨的手腕上,讓熙雨持匕首的手不能再前進半步

李奕順利抓住了熙雨握匕首的手

”你輸了,我已經贏了 ”李奕笑道

熙雨掙扎一下卻沒掙脫,而是氣憤道: ”放開我 ”

可李奕的手就像鐵鉗一樣,牢牢的扣住了熙雨的手臂,任憑熙雨怎麼用力也掙脫不了

因為被貼身太近,那把長刀反而失去了它的作用,李奕也是順勢把她那一隻手也扣住了

”你輸了,你已經輸了 ”李奕說道

”誰說我輸了,剛才只是試探,現在我要認真了 ”

熙雨說完,一腳踩向李奕的腳尖,這一腳真是踩實了,李奕的腳就真的廢了

李奕心裏這時暗暗叫苦啊,怎麼這妮子現在招招致命

李奕只得雙手一扯,本意就是要讓熙雨站不穩從而踩不中

誰知熙雨被李奕這樣一扯一個踉蹌站不穩直接就撲倒李奕懷裡了

兩人的身高本來就差不多,這一撲差點就親上了

台下觀眾再次一片嘩然,從認真觀摩學習秒變吃瓜群眾,當然,還有一部分人仍在學習,至於學習內容估計有所更變

”你放開我 ”熙雨怒道

”除非你認輸 ”李奕道

”你……你……我殺了你 ”熙雨被氣得語無倫次

隨後身軀不斷扭動掙扎

李奕的面色越來越古怪,隨後便在熙雨耳邊輕輕喝道:「別再動了,再動就不行了」

熙雨聞言愣住了,隨即好像感覺到什麼似的,然後立馬叫道:「行行行,我認輸」

李奕這才鬆開手

熙雨瞪了李奕一眼,然後面色潮紅的撿起刀鞘就飛下擂台了

沒錯,確實是飛,直接用輕功就飛着走了

李奕這時雙手撐着自己膝蓋半蹲着,盡量不給人看到自己的窘迫

過了好一會終於緩過勁來

李奕細細回味着剛剛戰鬥,突然發現自己的手段實在是太過單一了

在同門比試中自己為了不傷人,一般都是用腿法應付就算了

而自己腿法也並不是什麼高深腿法,只是兩三年前自己外出時偶遇一間武館新開張,抱着好奇的心態花了幾兩銀子報了個名,然後就順利的學會了這套『開碑腿』了

這套『開碑腿』除了講究一個勢大力沉外,就沒什麼技巧可言了

而青山宗雖然立宗已有幾百年,可從來都不擅長腿法

這令李奕下定決心一定要弄一套高深的腿法

《劍與風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