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狐妖小紅娘唐朝的麒麟錦衣衛
狐妖小紅娘唐朝的麒麟錦衣衛 連載中

狐妖小紅娘唐朝的麒麟錦衣衛

來源:google 作者:紅月魔邪 分類:穿越

標籤: 葉飛默 穿越 紅月魔邪

我叫葉飛默我來自一個現代世界,不過一場意外讓我穿越到了我所在世界的平行宇宙,在那裡那個世界的年代還處於唐朝,我變成了妖……貓妖,平無奇的黑貓而在這個世界的唐朝居然有錦衣衛,我因為身手好也入選了錦衣衛,後來陰差陽錯的就得到了上古祥瑞之獸麒麟的力量,從那一刻開始,我便有了一個外號叫做麒麟錦衣,不過嘛,我很快就被這個世界的天道給注意到了,他想除掉我,結果被我打了一頓,我想了想,這個世界的唐朝都已經統治了整個世界,那我就不用在這裡待着了,所以我又來到了一個新的世界,這個世界我太熟悉了,狐妖小紅娘!不過我很快就維持不了人形了,變為了以前的貓樣,你說巧不巧,我居然遇到了塗山的二當家……展開

《狐妖小紅娘唐朝的麒麟錦衣衛》章節試讀:

「爺爺!半年了!半年!你都在折磨我們,放過我們吧,我們真不敢了」圈外一群黑狐正跪在一隻黑貓的面前求饒

「(都半年了嗎?算了,不陪他們玩了,迴圈內玩!)嗯……行吧!如果你們還有下次的話,就別怪我了……嘿嘿嘿」葉飛默半年了!半年都在圈外折磨這群黑狐,各種方式都有!像什麼扔板磚,小皮鞭,竹筍炒肉,七匹狼各種各樣的折磨方式,這群黑狐實在是扛不住了

他們被打的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們想去圈內搞事情,當然他們也只是剛萌生出這個想法,就被這個突如其來的貓妖給打了一頓,然後就是各種折磨

「好嘞,爺!爺您慢走啊!有機會常來玩啊!」這群黑狐見葉飛默要走了開心的不得了

圈內——

「半年了~小默他到底去幹啥了呀,剛回來就跑了,唉」塗山雅雅趴在2樓的窗台上,看着外面藍藍的天空I聲嘆氣着

「是遇到什麼事情了趴在窗台上唉聲嘆氣的啊?」突然一個倒掛着的貓頭探了過來

「啊!!」塗山雅雅被這突如其來的腦瓜子嚇了一跳

「別緊張,是我!」葉飛默見嚇到對方了所以就直接跳在了窗台上,坐在那兒開口解釋道

「小默」塗山雅雅在看清楚是誰之後喊了一句

「幹嘛?」

「你這幾年都跑哪兒去了?還有你又走了半年去幹嘛呀?」塗山雅雅小小的腦袋,大大的疑惑

「這五年我都在遊山玩水,努力修鍊恢復自己原本的實力,之所以剛回來就走,是因為要送一樣東西給一個朋友」葉飛默看着眼前這隻狐狸一臉認真的說道

塗山雅雅並沒有去懷疑,只是靜靜的點了點頭

「(好熟悉的感覺)紅紅姐她們呢?」葉飛默在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氣息後問道

「姐姐和容容她們兩個在酒樓和一個蟑螂待在一起」塗山雅雅一想到那個頭頂兩撮呆毛的蟑螂後,就一臉的不高興

「你說的那個蟑螂是不是留着長頭髮,頭頂兩搓呆毛還有些蠢蠢的一個小屁孩」葉飛默在聽到兩撮呆毛這個關鍵詞後問道

「你怎麼知道?」塗山雅雅在聽到對方的詳細描述後,有些驚訝,她記得她可從來沒有提起過東方月初的事兒

「天機不可泄露!(我可是掌握着劇本的)」葉飛默站起身,伸了個懶腰就從2樓跳了下去打算去酒樓碰碰運氣,看看能不能找到那隻蟑螂

「小默你去哪兒?」塗山雅雅見小黑貓又要走,趕忙問對方這次又要去哪兒

「酒樓,去不?」葉飛默沒有回頭,只是繼續朝前面走着

「等等我!」塗山雅雅見小黑貓也去了,所以自己也翻下窗戶跟了上去

塗山的酒樓里——

一個長發披腰頭頂兩撮呆毛,還有一些獃獃蠢蠢的一個小男孩兒正在胡吃海喝

「喵」葉飛默來到了酒樓一進來就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所以就瞄了一聲

「嗯?小默?真的是你!你這些年跑哪兒去了,我們找了你那麼久都沒有找到你,你可算是回來了」塗山容容正打着算盤呢,突然就聽到了那熟悉的貓叫轉頭一看是當年的那隻小黑貓

「喵?(塗山雅雅這小丫頭……不會沒有跟這兩人說起那件事兒吧?)」

「小默!可算追上你了,累死我了」塗山雅雅這個時候也來到了酒樓氣喘吁吁的,似乎是跑過來的

「我速度已經放的很慢了,你自己追不上的」葉飛默一邊說著一邊化形

塗山容容看着眼前發生的這一幕,眼睛都瞪大了,她是萬萬沒想到那個被她們當做普通家貓的小黑貓居然是只妖

「幹嘛啊,小容容你幹嘛用這種奇怪的眼神盯着我?我可沒錢,小魚乾的話你別想」葉飛默見塗山容容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盯着自己後,瞬間感覺背後一涼

「小默,這件事情你是不是該解釋解釋?」塗山容容聽完對方的話後,又瞬間變回了以前的眯眯眼一臉笑容的說著

「雅雅……她沒跟你們說嗎?我半年前就回來了只不過有點事兒,又出去了一趟」葉飛默裝作一臉的無辜,直接把黑鍋甩給了塗山雅雅

「我……我可以解釋的」塗山雅雅見小黑貓把鍋甩給自己後,瞬間有些慌了,她把這個茬給忘了,本來是要打算告訴紅紅和容容的結果忘掉了

「雅兒,你旁邊的這隻妖是誰?」塗山紅紅這個時候也來到了酒樓本來還沒什麼的,突然她就注意到了自己妹妹旁邊有一隻穿着黑色衣服的貓妖

「是我啦……喵」葉飛默一邊說一邊化貓

「小默?」塗山紅紅在看到眼前發生的這一幕後瞬間眼睛就瞪大了,合著這隻小黑貓消失的這幾年是在修鍊?

「不必驚訝,我本來就是妖!因為一些意外,我沒辦法再維持自己的人形了,所以一直都是用貓的狀態,同時也失去了說人話的能力,那天的我只是在一棵樹底下曬太陽,塗山雅雅突然間就走了過來,然後說我好可憐,就把我帶到了塗山」葉飛默簡單的解釋了一下之後又把目光看向了塗山雅雅

「雅雅~」塗山紅紅一臉和善的說著

「我……這……啊這……」塗山雅雅頓時就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一臉的尷尬

「先別管這些了,那邊的那個小孩兒是誰呀,看他的樣子,是個人類」葉飛默突然岔開了話題,緩解了塗山雅雅的尷尬

「你好,我叫東方月初」東方月初看到對方看向他後,擦了擦手,上前自我介紹了一下

「(還真是)哦……所以能把手撒開了嗎?」葉飛默一邊說著一邊看向了自己的尾巴,東方月初不知道怎麼的就上手摸向了自己的尾巴

「不好意思,下意識的就上去摸了一下」東方月初有些尷尬,自己情不自禁的就摸了上去

「唉,算了,也沒有什麼大不了,初次見面也沒帶什麼禮物,這串糖葫蘆就給你吧,本來打算給雅雅的,但她喜歡喝酒,那就算了吧」葉飛默將自己手上的幾串糖葫蘆遞給了東方月初

塗山雅雅在看到這一幕後有些不高興了明明是給她的,為什麼現在又轉手給了別人?

「嘿嘿嘿謝謝大哥哥」東方月初接過糖葫蘆一臉的開心

「沒事,以後你管我叫大哥就行了」葉飛默面帶笑容,心裏面不知道在打着什麼樣的小算盤

「哼!」塗山雅雅看着看着就有些生氣,哼了一聲之後轉頭就走掉了

「?」葉飛默有些疑惑好端端的,這是咋的了,自己手上還有一個酒葫蘆要給她的,但見到對方那個樣子想了想,還是繼續放在收納空間裏面吧等哪天有時間了在給她

塗山一處湖泊旁的花海中

「哼!臭貓,給我的糖葫蘆,居然給了那隻蟑螂」塗山雅雅瘋狂的在湖泊裏面炸魚

魚:「首先我沒有惹你,其次你倆的事兒,關我們啥事兒?為什麼拿我們開刀?」

「雅雅!」葉飛默這個時候來到了這裡在看到塗山雅雅也在這裡之後便喊了一句

「哼!雅雅姐你都不叫了!」塗山雅雅表面雖然是有些氣鼓鼓的但內心還是很開心的

「想了想,我年紀都比你們三個大還叫什麼姐呀?別生氣了,我有東西送給你」葉飛默找了一塊好地方後盤坐在那,笑盈盈的說著

塗山雅雅見葉飛默有東西送給她瞬間開心起來迅速跑到了葉飛默身邊一個勁的詢問對方是什麼

「到底是什麼啊?」

葉飛默一看笑了笑,從自己的收納空間里拿出了一套衣服這套衣服是藍色的正是成年後的塗山雅雅所穿的那一套

他也覺得紅色並不適合塗山雅雅所以照着上輩子的記憶成功復刻了這套衣服

「衣服?為什麼是藍色的呀?」塗山雅雅看着對方手上的那一套衣服,有些疑惑

「這套衣服是我自己做的,也沒什麼特別的。所以是藍色的,因為我覺得紅色不太適合你藍色才適合你」葉飛默一邊說一邊將衣服遞給塗山雅雅

「紅色的多好呀,和姐姐一樣!」塗山雅雅結果衣服看了看後說道

「你崇拜你的姐姐是沒錯,但一謂的去模仿那問題可就大了,你想變的和你姐姐一樣強大,那就得用自己的方式!而不是去模仿你的姐姐,你姐姐擅長的是體術,力量,你擅長的是冰系的法術」葉飛默沉默了一會兒後說道

塗山雅雅並沒有說什麼只是低下的頭,一直思考着剛才葉飛默所說的話

砰!

突然一聲巨響,傳入了兩人的耳中,回頭一看,是塗山城門的那個方向

城門處……

一艘龐大的船正停止在湖上, 船上還站着十七八個穿黃色道袍的道士,為首還有一位身穿紅色長袍處着法杖,啊呸,拐杖的老頭子,人渣金人鳳

「姐姐!發生什麼事了?」

塗山雅雅和葉飛默在聽到爆炸聲的第一時間就趕了過來,來到城門上的第一時間就看到了一艘船,船上還站着十幾個道士

「嘖……唉,這些蒼蠅」葉飛默咂咂嘴打了個響指,換了一套衣服是他在做錦衣衛的時候常用的作戰服黑色的飛魚服搭配上同色的甲胄,頭上頂着發冠在搭配上他那兩雙黑色的貓耳給人一種別樣的感覺

湖面上的那艘船幾個叫不出名字的跑龍套正在囂張着

「妖孽,束手就擒吧,這次我們可是請來了金面火神大人!啊!!」龍套甲話還沒說完,就被突然間閃現到船上的葉飛默一腳踹飛撞在了船帆的支撐柱上肋骨斷裂,插入了器官當場斃命

「吵死了!」葉飛默動了動自己的兩雙貓耳吐槽道

「你是何人?」人渣鳳看着眼前這個身穿錦衣衛制服的貓妖說道

「鄙人不才,乃麒麟錦衣黑貓妖,葉飛默是也,若不想死,趕緊滾!否則一會兒死的可是很凄慘的喲」葉飛默對這些人渣向來沒有太多的感情,對待人渣就要使用暴力讓人家痛不欲生!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口出狂言!」人渣鳳在聽完對方的狂言之後抬起自己的手,召喚出一團火球打向了葉飛默,完全不顧船上這群人的死活

「純質陽炎,可惜啊,你的純質陽炎有太多的雜質,太髒了」葉飛默並沒有閃躲抽出自己腰間的唐橫刀,一刀斬出,火球瞬間就成了兩半,化為了兩縷青氣消失在了半空之中

「給你兩個選擇要麼滾,要麼死」葉飛默抬刀指向人渣鳳語氣冰冷充滿殺意的說著

因為在之前的那個世界當過一段時間的錦衣衛,也知道錦衣衛幹事情要狠,太仁慈了,只會對自己不利!

「你這貓妖,口氣不小啊!可惜敢威脅老夫的人和妖還沒有生出來!」人渣鳳突然從腰間抽出一把匕首,純質陽炎附在上面,一刀刺向葉飛默的腹部

結果刀在接觸到葉飛默腹部衣物的一瞬間就碎掉了

「抱歉,我這人比較謹慎,我這全身上下可是沒有多少法寶能夠刺穿的」葉飛默笑了笑解釋了一句後反手一掌將其打飛

因為在上個世界經歷了所有人想殺他的那件事後,他就將自己身上的整套衣服,包括自己的裝備全部升了級,附了魔,所以大多數的法器法寶是不可能破壞掉這些的,頂多也只是刮出點小火星子

「我靠!小默原來這麼屌?」塗山雅雅張大嘴巴,瞪大雙眼看着船上的那個帥氣逼人的黑色人影說道

「確實很厲害」塗山容容眯着眼睛微笑的說著

「小默」塗山紅紅看着葉飛默腦海里回憶着小時候的往事,小時候她總是會把葉飛默抱起來走到苦情樹那裡靜靜的坐在那兒曬着太陽,吹着風……

另一邊的船上

「老東西,你的醜事兒要不要我一件一件的扒出來?」葉飛默臉色陰沉冰冷的說道

「你在胡說些什麼?」人渣鳳有些慌了

「欺師滅祖,喪盡天良,對同門師姐下手,道貌岸然,無恥下流,不忠不孝,不仁不義,想要佔有東方家的兩姐妹,在江湖上四處傳播東方家血脈傳承的秘密,導致了東方一族幾乎全滅,還騙了一隻水蛭妖的情,讓對方傳授你換血之法,為的就是殺掉你的師傅後將他體內的東方靈血轉移到自己的身上,最後還將那隻水姪妖給殺了,正因為你有着你師傅的血,所以你才能夠使用純質陽炎,怎麼樣?我說的夠詳細了吧」葉飛默收起自己的刀,站在那裡說出了人渣鳳的所有醜事

聞言船上其他道士都面面相覷,小聲的議論了起來

「居然都被你們知道了,那就只好殺了你們!!」人渣鳳見事情敗露也不惱火,只是靜靜的說了這麼一句,還少就召喚了一團純質陽炎,滅掉了一個龍套乙,他還想繼續

但葉飛默怎可能讓他這樣做,拔刀一斬,人渣鳳的雙手就被斬了下來

「啊!!!我的手!!!!」人渣鳳瞬間感受到了疼痛,開始撕心裂肺的豬叫起來

「噓,別叫!」葉飛默舉起右手,伸出食指抵在嘴唇上,做了一個噓的手勢

隨後又是一刀刺進了人渣鳳的心臟

「雖然這是你師傅的血但經過了你的身體,它現在變得無比的臟,髒了我的刀!」葉飛默甩了甩自己刀上的血隨後又將刀放在了小臂與大臂之間擦了一下,這才安心的將刀放入刀鞘之中

「你們不想死,滾!!」葉飛默轉頭看向了其他的道士龍套平靜的說了一句後就縱身一躍重新跳上了塗山的城門城牆之上

「對了,還有你們三個!不想死,滾!」葉飛默突然想到了什麼,低下頭看向了城牆外前方不遠處的一個用茅草搭起來的小帳篷

裏面住着三個瘦精精的人,虎鶴雙仙還有西門吹沙還是啥來着?(反正就是一個叫西門的傢伙)示意三個人不想死就滾回家

三人在看到剛才那場面之後,覺得對方說的有道理,隨後就起身走進了樹林之中……從此再無任何消息

「小默就這麼放他們走了?」塗山雅雅看着逐漸遠去的大船有些不爽的說道

「這是在給他們機會,再給對方臉面,如果他們真的敢再犯的話,那就不是今天這麼簡單的了」葉飛默看着逐漸遠去的大船面無表情的說著

塗山容容和塗山紅紅兩個人想問些什麼的,但想了想算了吧所以又將問題給噎了下去

塗山雅雅這個是一點想法都沒有如果有,那也只有一個她家的貓非常的牛逼

沒人注意到的是……在樹林的角落有着一個波力海苔,正靜靜的看着湖面上飄着的人渣鳳的屍體

塗山大飯店……

「小默,你太牛逼了,你怎麼這麼牛啊!只是一刀,就將那個臭老頭的那個什麼陽炎給劈了啊哈哈哈,不愧是我塗山雅雅,自己的貓都這麼厲害哈哈哈哈」餐桌上塗山雅雅因為喝了點小酒,開始耍起了酒瘋

「呵…呵呵呵」葉飛默嘴角抽搐強行笑了笑

「大哥,請收我為徒吧!教我武術法術吧」東方月初這個時候走到了葉飛默面前跪在地上求對方收他為徒

「嗯……我覺得我沒辦法教你」葉飛默喝了一口小酒,淡淡的說了一句

「為什麼?」東方月初有些差異,難道是自己天賦太差了?

「你太過於出色了,完全可以自學成才,根本不需要我教你」葉飛默看着東方月初微微笑着說道

「我……」東方月初剛想說什麼的,最後還是把話給咽了下去

「你父母我己經安排好了,二老在一片花海之中」葉飛默瞬間就明白對方想說什麼了所以就將東方月初父母的那個事情給說了出來

「謝謝大哥!」東方月初有些想哭,但終究被他憋住了

「紅紅姐這瓶水拿着,回去後用這瓶水浸泡自己的雙手以後如果再遇到像純質陽炎這樣的火焰,就不用擔心了」葉飛默吃着吃着就想起了什麼突然就從自己的空間之中拿出了一瓶藥水扔給了塗山紅紅

「這個是?」塗山紅紅有些不解的問道

「御火靈,用了這個藥水,管他什麼火焰都不怕」葉飛默嘴裏嚼着小魚乾,一邊嚼一邊說

「小默,為什麼你管姐姐叫紅紅姐叫我和容容時就叫雅雅,容容」塗山雅雅在聽到小黑貓叫自己姐姐紅紅姐的時候,瞬間就有些不高興了,為什麼就不把她叫姐了

「叫塗山紅紅這樣很不好,叫紅紅又很彆扭,所以我就只能這樣了,叫你們兩個的名字就不那麼彆扭了,更何況我比你們兩個小傢伙的年紀還要大一些,和你們姐姐呢,又沒差多少,所以就這樣!」葉飛默繼續嚼着小魚乾解釋道

「哼╯^╰!」塗山雅雅鼓着自己的臉,把頭轉了過去

「塗山狐妖!!!!」突然一個老年人的聲音響徹雲霄

「這聲音是!人渣鳳!」葉飛默在聽到那個聲音之後,瞬間想起了一張臭臉

他很確定自己當時是一刀斬殺了金人鳳,不過這種事情也在他的預料之中,畢竟在他原本的世界裏,人渣鳳確實是被塗山紅紅弄死了,不過後來被黑狐給附身再次復活了而已

「這個聲音是!」塗山雅雅也突然想起這個聲音的主人了

「嗯,是的是那個人渣!」葉飛默說著就往塗山城門那邊飛了過去

「小默!(大哥)」三姐妹和東方月初在看到對方飛走了後只是喊了一句,還沒來得及阻攔

城門處——

「鳳棲我記得我說過,有病別在圈內犯,為什麼你就是不聽呢?」葉飛默懸浮於半空之中,看着人渣鳳語氣冰冷的說著

「你跟我的分身說關我本體什麼事,像這種弱小的東西就應該被抹除,一心求得強大的力量,那才是真的」人渣鳳開口說道

「那你有沒有想過,她們姐妹三人,尤其是紅紅會怎麼看你?」葉飛默平靜的說著

「關我什麼事我只想擁有強大的力量,把那個少年交給我!」人渣伸出自己的右手招了招,示意對方將東方月初交給她

「不可能!」葉飛默不為所動,當場拒絕

「嘁……那就打唄」人渣鳳道

「唉~卿本佳人,奈何做了賊」葉飛默唉聲嘆氣了一下後就將自己的刀拿到手上猛的一甩刀鞘飛向了人渣鳳

「無聊的小孩子把戲!」人渣鳳只是平靜的歪了歪頭,就躲了過去

「是嗎?」葉飛默來了一個天災與蓮的同款斬擊,不過他是一個人

「就這?」人渣鳳輕輕一笑,身前就出現了一道黑色的護罩

「沒錯,就這!」葉飛默並沒有停下來,而是繼續旋轉斬擊,很輕鬆的就將護罩給擊碎了

「什麼?不可能!難道說你手上的刀!」人渣鳳直接強行吃下了這一擊,不過胸前並沒有流血

「很聰明,聰明到這個地步的人,命也不長了!」葉飛默猛的橫揮刀準備取下對方的首級

「死貓妖!」人渣鳳勉強躲了過去隨後罵了一句

「現在該叫麒麟!」葉飛默的背後出現了一個麒麟的虛影他現在已經是在用麒麟的力量,不過他並不會打死對方,畢竟後面的劇情如果沒了黑狐娘娘這個角色,那可就不好玩了

「死貓!吃我一發」人渣鳳抬起手就甩了一顆暗黑色的光球扔了過去

葉飛默用刀擋下了這一擊不過他突然間發現自己的刀上有些不對勁

「靠!要不要玩這麼臟?你這玩意兒上面居然有毒!你什麼時候跑到南國偷的毒法秘術」葉飛默有些不開心了這傢伙直接給自己的刀上附了個魔

「你管我,準備送死吧,你這隻死貓,只要你死了,這個世界就沒有能威脅到我的東西了」人渣鳳開始瘋狂大笑起來

「廢話真多,閉嘴!!」葉飛默在聽到對方的笑聲後有些煩了,一腳踢在對方的嘴上將其踢飛

此後兩人又開始了新一回合的戰鬥

城門之上,塗山三姐妹和東方月初趕到了這裡,靜靜的看着空中葉飛默與人渣鳳的戰鬥

「姐姐我們要不要上去幫幫忙啊?」塗山雅雅突然就有些着急了,轉頭問着塗山紅紅

「我們根本就沒辦法插手」塗山紅紅看着空中正在對打的二人緩緩的說道

「鳳棲!!」葉飛默突然大喊道

「葉飛默!!」人渣鳳也突然喊道

兩人突然撞在了一起產生出了強烈的爆炸和煙霧

「艹!跑掉了!」葉飛默粹了一口後又突然間笑了

「沒想到吧!本喵在你身上種下了印記!雖然弄不死你,但能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葉飛默小聲的嘀咕了一句

而另一邊的圈外

「嘁,死貓,居然還留了一手,這該死的印記根本除不掉!」黑狐娘娘鳳棲本人看着自己肩上的一個圓形金色的麒麟印記不由皺了皺眉頭,罵道,不過還沒有等他囂張多久,這個印記就發揮出了他的用處,瞬間一股極高的溫度在鳳棲的肩膀上傳開直接將她的肩膀燙的都冒煙了…………

圈內……

「小默,你剛才是不是在說鳳棲?」塗山紅紅突然走到葉飛默面前眼睛瞪的老大一臉震驚的問

「我知道她對你是怎樣的,但現在的她已經無可救藥,她的力量是確確實實來源於恨來源於惡!她的野心很大,她想吃掉圈內好一統圈內圈外,所以你覺得他這次來塗山是為了什麼?」葉飛默將塗山紅紅拉到了一邊說著

「你是說」

「她想得到一樣東西,這東西就在塗山,至於到底在哪兒,我就不詳說了,車到山前自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現在只是暴風雨來臨的前奏」葉飛默說完這句話後就變回了他貓的樣子,離開了這兒

「現在該想想未來怎麼玻璃白月初,東方月初,平丘月初這三個靈魂了,塗山紅紅那邊也一樣,真是有些麻煩…………對哦!我不是有那個藕嗎!我居然把它給忘了」葉飛默來到了苦情樹這裡又變回了人形,開始思考起了如何分離靈魂,重塑身體這件事兒

「平丘月初都不用擔心他的身體,南國公主到時候自然會有,白月初也有着自己的身體,那麼就解決東方月初這一副身體吧,剩下的完全可以給蘇蘇重新造個身體」葉飛默一邊說一邊從他的收納空間裏面掏藕出來

很快葉飛默就將他掏出來的蓮藕改成了一副人的樣子,打了個響指,成年版的東方月初出場,不過現在還是個空殼子,沒有靈魂,隨後他又用剩下的蓮藕跟蘇蘇造了個身體,然後又將兩副身體放入他收納空間中的一個裝滿水的玻璃缸,這裏面的水可不是一般的水,他能保證屍體永久不腐爛,活人哪怕是致命傷只要躺進去絕對能好!

這是他在得到麒麟的力量後無意間找到的靈水,利用麒麟的力量,將整個水源搬到了自己的收納空間中

「唉,一切都辦妥當了,只等後面的故事發生嘍」

「話說回來,為什麼每次跟雅雅那小丫頭待在一起總有一種莫名的感覺呢?算了,懶得想」葉飛默把話說完又變回了貓,躺在了苦情樹下睡起了午覺

「哎呀呀,小貓咪很懶哦」突然一個不和諧的聲音吵到了葉飛默

「死猴子,趁我現在沒發飆,滾!」葉飛默很清楚對方是誰,而且壓根兒就不想搭理他,所以他就又繼續睡覺了

「口氣不小哦」

「滾!」葉飛默躺在地上閉着眼睛身上的一條尾巴瞬間變成九條,隨便甩了甩強大的威壓,直接將那不和諧的聲音給壓住了

「你這尖嘴猴腮的算個什麼啊?高高在上,自以為是,信不信我現在就削了你?」葉飛默對這猴子並沒有什麼好感,上輩子在看狐妖小紅娘的時候,一看到這個金色的猴子,他就火大因為他最討厭那種高高在上,自以為是的人了,而且他很清楚這隻猴子的尿性,就是想和這個世界的天道一樣,弄死他,好達到自己控制圈內沒有威脅

「我不信」小金人一點都不信

葉飛默越想越火大,先是上一個世界,那個世界的天道想弄死他,這個世界的天道也想弄死他,現在就連這個死猴子都想要弄死他,這讓他十分的火大,重新變為人形,拔出自己的刀,一刀砍下了小金人的左手

「這個世界的天道想殺我,我忍了,就連你這隻猴子也要來插一腳!不要覺得自己是天下無敵的!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居然你是猴子,那就該做好猴子該做的事兒」葉飛默收回自己的刀,對着猴子臉就是一下

「滾!」葉飛默一腳踹在小金人的身上,將其踹回傲來國

葉飛默之所以會這麼屌,當然是因為他體內麒麟的力量

這隻麒麟是來自山海經世界的天道,麒麟將自己天道的位置傳給了一條金龍,隨後又來到了平行宇宙唐朝世界就將力量給了葉飛默,他不屌?不屌才怪

麒麟天道所在的山海經世界說第二,沒人敢說第一,不為別的就因為山海經世界的生物太變態了

「真不知道怎麼想的,整體過來來談話,你不殘誰殘,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自己要在我面前苟叫,卸你一條胳膊下來也是你最有應得」葉飛默臉上青筋依舊在,脾氣有些不好的說道

傲來國——

小金人就靜靜的躺在地上,這是他第一次體會到作死的感覺,就彷彿一個凡人面對神一樣,絲毫沒有還手的力量,自己要作死的也怪不着別人

塗山——

「嗯,睡得好舒服!」葉飛默睜開自己的貓眼看了看周圍的環境後就在草地上瘋狂滾了一圈,然後坐起身子,看着夕陽西下,不知道腦海里在想些什麼

「在我原本的世界,狐妖小紅娘中會不會出現我這麼一個角色呢?或許我只會出現在同人小說裏面吧!」葉飛默突然想到了前世看到的那些穿越文各種各樣的大佬穿越到異世界開掛,走上人生巔峰

沒想到這種事情也落在了自己身上……

「嗯,該下山回家吃飯了!」葉飛默獃獃的坐在苦情樹下,想了很久才終於反應了過來,天黑了!自己該回家吃飯了

「小默,你回來啦」塗山雅雅看着門口坐着的小黑貓說道

「對啊,在苦情樹那邊睡了一會兒結果一起來就發現天黑了」葉飛默笑了笑說道

「那你還真是有些貪睡」塗山雅雅嘲諷了葉飛默一句

「彼此彼此,你也不差」葉飛默同樣回懟了一句

「你給我站住,我非得把你毛剃光!」塗山雅雅說著就想去抓住小黑貓,給他把毛剃了

「誒,抓不到,抓不到」葉飛默一會兒瞬移到桌子上一會兒瞬移到塗山雅雅的頭上,給小丫頭氣的跪在地上瘋狂捶地

「行了,別鬧了,吃飯吧」塗山紅紅左手端了一碗魚乾碎,右手則拖着一個砂鍋,砂鍋裏面是白色的魚湯

「小魚乾,我的寶,我來了!」葉飛默在聞到小魚乾的味道後,瞬間跳到椅子上,變回了人形迫不及待的想要開始享受小魚乾了

「小默你是不是對小魚乾的熱愛有些太瘋狂了?」塗山容容看着葉飛默那瘋狂搖擺的尾巴和一直抖動的貓耳說道

「我是貓,這很正常的!」葉飛默笑着解釋

「可是我還真就沒見過誰家貓有九條尾巴」塗山容容終於問出了一個靈魂問題

「這個啊?我品種就是九尾貓,這九條尾巴是我修鍊後的產物,也算是對得起我九尾貓這個品種稱呼了吧」葉飛默接過小魚乾,一邊吃一邊解釋

「那這九條尾巴有什麼作用嗎?」塗山雅雅這個時候也開始好奇了起來

「作用的話,像什麼拿東西啊什麼的都行,但最主要的還是這就是我的命!」葉飛默摸了摸自己的尾巴說道

「命?」塗山紅紅有些不理解

「字面意思,九條尾巴,九條命

其他的單尾貓也是一個意思,只不過他們的尾巴只有一條,多條尾巴的貓族很少,尾巴越多,在貓中的地位就越高,像我這種九條尾巴的就算是站在頂點了」葉飛默看着自己那搖擺的九條尾巴說道

「哦,原來是這樣!那你的這九條生命是一次性的?」塗山雅雅問着

「是可循環再生利用,死掉一次就斷一條尾巴,想要斷尾重生,生命重新增長的話,就得等上兩年,尾巴重新長出,反正就是可循環」葉飛默看了看尾巴後就又吃起了魚

「你這樣是永生?」塗山容容聽完對方的講述後問道

「也沒有,最多也就活個千百萬年吧,我們也會隨着年齡而漸漸老去,直到老死」葉飛默說著

很快,晚飯時間過去了——

葉飛默再一次變回了貓躺在窗台上,翻着肚皮,曬着月光

「太陽出來我曬太陽,月亮出來我曬月亮……」葉飛默一邊享受着月光的沐浴,一邊哼着歌

《狐妖小紅娘唐朝的麒麟錦衣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