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火葬場,骨灰都揚了的那種
火葬場,骨灰都揚了的那種 連載中

火葬場,骨灰都揚了的那種

來源:google 作者:濮禮辭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望舒 現代言情 芷蘭

【明月別枝驚鵲】後來啊,我親眼見證過一場追妻火葬場,與以往的愛恨糾葛,女主虐身虐心不同,他們之間從來都是他的無人知曉,她的歲月靜好,這位男主倒真真也是火葬場,骨灰都揚了的那種展開

《火葬場,骨灰都揚了的那種》章節試讀:

與缺同義,我又怕你此生有缺憾,難以圓滿,故為你取字子謙,滿招損,謙受益,是想你能夠時時謙遜,受益終生。」
文國公說著話,滿含憂慮,略微沉重地看向這個向來肆意的小兒子。
又道:「可你為人過於剛直,雖有勇謀,卻極自傲,這世間許多事情不是你所想的那般簡單,你要想好你的決定,以免將來後悔啊!」
「父親,我不會後悔的。」
還是一樣的決定,毅然決然,這便是蘇以闕了,認準了一件事,便一定會去做。
「下去吧,好好休息,收拾收拾,等等便去軍中吧。」
他的父親看着他,似是妥協了,片刻後抬頭遠望,夜色幽暗,隱有月光,一片幽靜,只是略微低沉的嘆息聲到底還是不止。
「孩兒不孝,父親莫要掛懷,家中一切便勞煩父親與長兄了,兒子告退。」
「嗯,去吧」。
少年低垂着頭,看向地面,聽到父親的聲音,才站起看了眼父親,而後沉默不語,轉身離開了。
蘇以闕還是踏上了這個原本就為他規定好的路,我曾經一度覺得這是因為命途,他不受控制地被牽引。
可我不知道的是,他不是一個喜歡別人為他設定的人,如他的性子一般,他就像是一股來去自如,隨心所欲的風,他只做自己真正想做之事。
沒想到向來紈絝的蘇以闕會極有軍事天賦,短短一年便在軍中一舉得名,大景邊境之處,倒是因為他的到來而得到了暫時的安穩。
蘇以闕遇見了一個女子,那是在他來到邊關後,將要臨近第三年的某個日子裏,是一場極為動人心魄的遇見。
我看見過他們的相遇,倒真是,如畫本子一般有戲劇之色彩,亦有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的驚艷。
老套的情節,可是有用。
身着紅衣的少年將軍,於戰場上大獲全勝,途中偶遇一落難女子,還是那副驚為天人的相貌,卻比以前更加清俊硬朗,跨馬而來,拯救一女子於水火之中。
那時他剛滿十八歲,端得是風華正茂少年時,穩重與不羈完美融合的最好年華。
可我總覺得,故事沒有這麼簡單,太巧合了,便如同一個意外而又精心的局。
蘇以闕還是同往常對待女子那般,可卻不一樣。
具體哪不一樣呢?
他和那女子相處了兩個月,也好似還是那般巧語,溫柔體貼,說不上來不一樣,卻覺得處處不一樣。
蘇以闕這次半點都不越雷池,可他們之間的相處卻溫馨而甜蜜,讓我覺得處處都是真心。
蘇以闕能夠為了這個姑娘,做很多事情,例如教她習武,帶她在身邊,護她周全,諸多事情都讓人覺得他是真心愛慕於她。
絲毫不像剛開始時,蘇以闕和她說的那樣,他是個不會動心的人,只會風月,不談感情。
對了,這便是他的至理名言,他和每位和他在一起的姑娘都說過這話,分開後走得也乾淨利落。
我覺得這次蘇以闕是栽了,栽在了這個女子手裏面。
可若是,為什麼紅線依舊沒有光澤呢?
看來這紅線也不靈驗,還得靠我這個上神視角啊。
我想,我也許不該說這句話,事實會狠狠地打我的臉,告訴我,上神視角也沒用,蘇以闕最會騙人。
「裊裊姑娘是在找這個嗎?」
寂靜的營帳突然一片火光,一下子便點燃了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
還是那個明艷的少年,眼眸帶笑,卻笑意涼薄...

《火葬場,骨灰都揚了的那種》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