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和國民女神領證後,我成了男人公敵
和國民女神領證後,我成了男人公敵 連載中

和國民女神領證後,我成了男人公敵

來源:google 作者:許立言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吳長河 許立言

【changdu】sg第17章一首歌短短几分鐘很快就結束了音樂停了下來,許立言跟台下的觀眾似乎都有點意猶未盡可惜這裡不是許立言的個人演唱會,不能像演唱會那樣來個返場表演他微微一鞠躬,預示着演唱正式結束現...展開

《和國民女神領證後,我成了男人公敵》章節試讀:


第19章

許立言很快收到了她發過來的試鏡地址,隨之而來的還有一份有關這部戲的大致情況。

這是一部由熱銷女頻小說《秦家阿女》改編的架空歷史權謀劇,從小說簡介就能看出,這部戲多半是最近幾年異常火爆的大女主劇。

許立言上網大致翻了翻那部小說,故事講述的一個復仇的故事,整體而言,略顯老套。

當朝名將被奸佞構陷,滿門抄斬,唯一倖存下來的女兒流浪民間,隱姓埋名,經過一系列布局,成功進入朝堂,像父親一樣成了一位戰功彪炳的大將軍。

成功上位後,她通過各種手段,除掉當年陷害父親的數十名當朝佞臣。

結局則是女主在朝堂上與皇帝當面對峙,她麾下的二十萬大軍同時率軍圍困京城,最終以皇帝為她家族平冤昭雪,下罪己詔,退位而收尾。

時間有限,許立言沒辦法通篇細讀,從開局跟結尾來看,就是一部標準的爽文模版。

網民對這部小說的評價很好,對即將拍成電視劇抱有非常高的期待。

現在主創陣容還沒有正式公布,網傳的男女主就有好幾位。

不過這些都不是許立言需要關心的,他現在考慮的是明天一定要好好表現,爭取拿到一個角色。

……

提到影視城人們第一個想到的肯定是耳熟能詳的橫店,不過距離金海不遠的象山影視城其實也相當有名。

近些年來,諸多大型古裝電視劇都是在那裡拍攝的。

考慮到沒有航班跟高鐵直達,中途還有換乘實在有點麻煩,可是開車的話單程就需要三四個小時。

許立言糾結了一番最終還是咬了咬牙決定開車前往。

今天他特意起了個大早,緊趕慢趕,終於在十點前趕到了試鏡的地點。

影視城周邊的設施非常齊全,有專門提供給劇組籌備的酒店跟賓館。

《秦家阿女》的試鏡地點就在一家名叫曼度的酒店。

許立言將車停在停車場,按照沈若蘭提供的號碼撥了過去,對方是一個叫范立強的副導演。

「你好,我叫許立言,蘭姐介紹過來試鏡的,我已經到酒店停車場了,請問我現在要到哪裡試鏡?」

「你自己直接上來吧,上來後先到XXX房間等着,輪到你的時候會有人去通知你。」

對面似乎在忙,語速很快的說完後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許立言收起手機,下車徑自進入酒店,按照對方給房間號找了過去,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這是一間休息室,他推開門走進去的時候,裏面已經有幾個跟他一樣來試鏡的演員在等候。

許立言對其中有兩個還有點眼熟,應該是出演過某些影視劇,只是叫不上名字。

「競爭很激烈啊。」

他暗自想道,相互都不熟悉,他就沒有特意跟人裝熟,簡單沖大家點頭致意了一下,找了個座位坐下。

前來試鏡的都是在圈裡有一定作品的專業演員,其中有相互認識的,坐在一起小聲議論着什麼,其他人則拿着手機各自忙着自己的事。

許立言坐了一會兒有些無聊,也拿出手機隨意翻看着當天的新聞,正看的入神,突然一道陰影擋在自己面前。

他抬起頭就看到一個相貌陰柔的年輕男子,指着旁邊的空位問道:「這裡沒人吧?」

許立言一眼就認出他了。

反派專業戶祝斌!

好像年初還獲得了一個權威獎項的最佳男配角獎來着。

許立言之所以認得祝斌,應該是原主的記憶中有不少他出演的影視劇,能被稱為反派專業戶,側面也證明了觀眾對他演技的認可。

以他過往的作品跟知名度,還需要來試鏡,看來這位導演確實很嚴格啊。

「沒有,坐吧。」許立言溫笑道。

祝斌點了下頭,徑自坐了下來,他扭臉看了許立言一眼問道:「你是不是參加過《未來偶像》?」

「是的,我叫許立言。」許立言自我介紹道。

《未來偶像》第一季作為一檔現象級綜藝,當年風靡全國,祝斌對他有印象倒是一點也不奇怪。

「以前演過戲嗎?」祝斌語氣淡漠又問道。

「演過沒播過。」許立言道。

祝斌「哦」了一聲便沒有再說什麼。

許立言也沒有上趕着去攀談,各自沉默了下來。

約莫半個小時後,一名工作人員推門走了進來,一邊將人物小傳跟試鏡片段分發給大家一邊說道:「大家先熟悉一下,十分鐘後我們會按照順序來,叫到哪位就到旁邊的會議室試戲。」

許立言收到的是一個名叫鄭乾的反派角色,想必蘭姐提前已經把他的個人履歷提交給劇組了,劇組根據他的履歷給他的劇本。

「可是……我這長相演反派的話觀眾會不會齣戲啊,會不會搶了主角的光芒啊。」他暗戳戳的自戀了一番。

一般來說,偶像歌手不會接這種反派類角色,因為百害而無一利。

如果正常發揮,會被人詬病沒演技。

萬一超常發揮,演的太好,角色塑造的太成功,太深入人心,觀眾對他的負面印象很長一段時間都難以扭轉。

所以,娛樂公司那邊正常情況下也不允許以偶像定位的藝人接反派角色,甚至不討喜的角色都不行。

許立言沒有這方面顧慮,而且他本身也不排斥飾演反派。

前世身為一個專業演員,他一貫的想法就是把任何好的角色帶給觀眾是他做為一個演員的本分。

至於公司那邊,他本來都已經糊的老媽都快不認識了,半年之前公司對他就已經是放養狀態。

站在公司的立場上,他只要能在圈子裡混下去,能為公司創造收益,哪怕讓他演個變態狂都沒問題。

許立言仔細看完人物小傳跟劇本片段,心裏暗自揣摩着待會兒的試鏡該如何詮釋這個鄭乾這個角色。

這是個富有挑戰性的複雜角色,不僅僅是一個反派,同時也是一個悲劇人物。

女主角隱姓埋名,在一個邊疆小城定居,兩人從小相識,相依為命一起長大,情同兄妹。

後來邊疆失守,兩人在逃難中走散,女主角被一位將軍所救,帶回府中培養。

鄭乾則跟着大批流民一起往京城方向逃亡。

逃亡路上,他見識到了什麼叫人間煉獄,每個人都是餓紅了眼的野獸,他親眼看到了原本以為只有在話本中才會出現「易子相食」。

九死一生到了京城,原以為能有口飯吃,卻只能像一條喪家之犬一般乞討為生。

某天,為了爭一個饅頭,他以一己之力打退了數個跟他一樣的乞丐,並將其中兩個揍到奄奄一息。

或許他拿着帶血的饅頭往嘴裏塞的畫面過於震撼,受到了一個正好路過的貴公子的賞識將他帶回府里。

本以為終於可以像個人一樣活着,直到有一天那位貴公子將他帶到一個斗狗場讓他跟一條惡犬爭食一塊肉,他才明白過來自己在主子眼裡終究還是一條狗。

或許是老天眷顧,他拼盡全力殺死了那惡犬,不僅得到了那塊肉,那條死去的惡犬也歸他了。

再後來,他被凈身獻給喜歡斗狗的皇帝,負責訓狗以及打掃狗舍。

若干年後,女主角跟隨義父南征北戰,屢立戰功,回京受封時,鄭乾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單純善良農家小子,他搖身一變已經成了朝廷的鷹犬,皇帝最信任的寵臣!

故友重逢,本是喜事,女主起初還將他當作將來為父親平冤昭雪的一大助力。

直到鄭乾為了討好皇帝,羅織罪名處死了多年來一直為女主父親伸冤的老臣,女主才意識到現在的鄭乾已經不是當初那個一起同生共死的小夥伴。

許立言接到的試鏡片段正是兩人私下會面,面對曾經最好的朋友對他的不理解與憎惡,兩人正式決裂的一場戲。

這場戲也是鄭乾積壓多年的負面情緒全面釋放的瞬間,極其考驗演員爆發力。

從一無所有受盡**的乞丐一步一步走到權力巔峰的過程中,從不想再被當狗一樣對待,再到玩弄權術的寵臣,這個巨大的內心變化外人是無法體會的。

如果演員只是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發泄情緒,那就落了下乘,這個角色也會失去靈魂。

看完人物小傳,許立言腦子裡不自覺浮現出一個與鄭乾十分相似的角色,那就是電視劇《神話》中張世演繹的趙高。

一樣是從一個受盡欺辱的小人物走向權力巔峰的悲劇人物。

那段「我要做趙高,我要做一個最高的趙高」的橋段被奉為經典,後來還被北電當做了教材,編寫進了教科書中。

拿到劇本沒多久,試鏡正式開始。

第一個演員被叫了過去,間隔時間太短了,這麼短時間細讀的話只夠把人物小傳捋一遍,後邊大段台詞根本來不及背下來。

氣氛也驟然緊張了起來,大家爭分奪秒的盡量多記住一點台詞,臨場的時候才更容易應對,除了祝斌之外。

他一目十行看過劇本後便將腦袋靠在沙發上,雙目微閉,好像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

某一刻,他睜開眼,不經意間瞥見許立言拿到的劇本竟然跟自己的一樣,看到他神情專註看劇本的樣子不禁啞然失笑。

他來試鏡鄭乾這個角色是導演組已經內定了,讓其他人來不過是走個過場,畢竟這個角色的戲份很重,很多人都盯着呢,導演只是為了應付人情世故。

可以說,這個角色由他來飾演基本上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所以他壓根沒把許立言當作競爭者,一個偶像歌手懂什麼演戲,老老實實賣臉才是正道,至於演戲,只能送你四個字……別來沾邊!

祝斌是打心裏眼兒不待見這些所謂的小鮮肉,破壞行業風氣。

許立言專註在劇本上,絲毫沒有意識到就在現在自己被人鄙視了。

試鏡的演員一個接一個被點到名字,原本稍顯擁擠的休息室逐漸空曠了許多。

終於叫到祝斌的名字,他起身大步流星走了出去。

前邊試鏡的時間大概都是間隔十分鐘左右,這一次祝斌的試鏡時間明顯比前邊長了許多。

休息室里剩餘的幾個,包括許立言在內,隱約意識到這意味着什麼。

許立言雖然沒有看到吳斌拿到的劇本,不過他大概也能猜到,吳斌的劇本應該跟自己一樣,因為這部劇戲份最多,最出彩的反派就是鄭乾這個角色。

當然最大的反派是皇帝,不過祝斌的形象明顯跟皇帝這個角色不搭。

算來算去,這位反派專業戶飾演鄭乾是最合理的。

於許立言來說,壓力肯定有,但不多。

他暗自告訴自己,儘力而為就行。

小說《和國民女神領證後,我成了男人公敵》試讀結束!

《和國民女神領證後,我成了男人公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