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雇個劍主當護衛
雇個劍主當護衛 連載中

雇個劍主當護衛

來源:google 作者:半世喧囂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柳清荷 韓山

本文採用武協境界劃分:隱元境、洞明境、瑤光境、開陽境、玉衡境、天權境、天璣境、天璇境和天樞境希望大家能喜歡!展開

《雇個劍主當護衛》章節試讀:

「師傅……」

看着面無表情的寒山道人,韓山的聲音都有些顫抖,他希望自己剛才看到的只是幻覺,渴望聽到一句寒山道人的解釋,哪怕敷衍也好。

「有些事情,你不明白。」

寒山道人目光深邃,不知道聚焦在了何處,良久之後才彷彿回過神來一般悠悠一嘆道。

「不明白?不,我明白,你和那聖地勾結,你對我們的教導呢,你給我們樹立了這麼多年的信仰呢。」

韓山突然情緒有些失控的大吼起來,竟是連往日師傅的尊稱也都沒有了,說著說著聲音慢慢低了下去,眼角也是流下了兩行清淚:

「你可知道這次紫峰界我們損失有多慘重嗎,靈韻,靈韻她也死了。」

聞言寒山道人神色微動,搭在扶手上的右手不自覺的發力緊握,眼眸的深處更是有着一絲痛楚一閃而過,因為蘇靈韻正是他的獨女,此行竟然將她也折了進去,完全是他沒有想到的。

再留下去也是沒了意義,韓山強壓下傷勢,腳下一發力便是朝着屋外竄去。

「砰!」

然而他才剛衝出幾步就被兩道攻擊震的跌回到了大廳之中,兩道人影也是徐徐從外走了進來。

「沈白,李浩然!」

韓山看着走進來的兩人,臉色異常難看,一字一頓的說道,這一刻他全明白了,為何紫峰界遲遲不見兩人現身。

「原本我對你寄予了厚望,以寒山為你命名,甚至一度想要將靈韻許配於你。」

寒山道人緩緩站了起來,走到了寒山身邊,居高臨下的說著,眼神也是慢慢銳利:

「可惜,因為你體內那劍,你的結局已經註定了,終究是死。」

韓山聞言愣住了,他知道寒山道人說的是他體內溫養的一柄先天靈寶長劍,和其他幾件師兄弟們能隨意操縱的先天靈寶不同,那把長劍在他體內除了吸取靈力和血氣溫養外別無他用,這麼多年任他如何催動都是絲毫未動。

「除了靈韻外,你是我最喜愛的徒弟,可惜那劍選擇了你。」

彷彿追憶一般,寒山道人看着大廳之內僅剩的三位師兄弟,有些惆悵的接着道:

「當初我的確是發現了七件先天靈寶,然而那長劍卻是不包括在內,它位於那遺迹的最深處,其威勢完全不是先天靈寶可以媲美,甚至連它的名字我都不知曉。」

「我花費了大量的時間和方法想要煉化它,可是都失敗了,在我想要放棄的時候不曾想卻與你融合了,經過這麼多年的溫養,再煉化起來應該比較容易了。」

「原來我一直是祭劍之人。」

韓山獃獃的看着寒山道人,整個腦袋一片空白,這就是那個對自己照顧有加的師傅,這就是那個要將靈韻許配給自己的師傅?

就連旁邊的沈白和李浩然兩人神情都有些不忍,畢竟從小到大的感情擺在那裡,不過他們對此也是無能為力。

慢慢的韓山開始大笑起來,可笑眼前之人,更笑自己棋子一枚,模樣逐漸癲狂,鬱氣化作血淚從眼角滑落,驚天的劍意從他的體內噴涌而出。

不遠處,寒山道人一臉淡然的看着這一切,而沈白和李浩然則是驚得紛紛取出靈寶,一柄彷彿鑲嵌有星辰的瑰麗長刀,一把碧色玉尺。

正是他們兩人的先天靈寶,七星隕月刀和玉衡量天尺。

「師傅,我最後這般叫你一次,我這條命是你當年撿回來的。得入寒山,我無悔;如此對我,我無怨。」

韓山仰着腦袋閉上了眼睛,片刻之後重新張開已經一片清明,聲音也是愈發堅毅:

「我這條命你若想要隨時可取,但是靈韻這般遇害我不甘,等我殺了陳風再回來領死,可否?」

「你,還是留下吧。」

不過寒山道人卻是始終冷漠,他既已和那聖地勾結在一起,又怎麼會放任韓山離去對付聖地之人。

聞言沈白和李浩然也是緩步圍了上來,封死了韓山大部分的逃遁路線。

「不!」

見連給靈韻報仇的機會都不給,韓山厲喝一聲,沖霄的劍意猛地朝寒山道人斬去。

沈白和李浩然臉色大變,豈能容韓山如此放肆,連忙飛身飛身擋在了寒山道人面前,長刀玉尺皆是迎向了那凌厲的劍意。

然而這看似駭人的劍意卻是虛晃一劍,和那長刀玉尺一觸即走,與此同時韓山也是化作了一道劍光竄出了閣樓,一眨眼就淹沒在漫天的雪花之中。

「混賬!」

聲東擊西?竟然被耍了,沈白和李浩然怒哼一聲飛身便追,這要是讓韓山跑了,豈不是丟了大面子了。

目光閃爍的看着韓山消失的方向,寒山道人眼中複雜之色一閃而過,論天資,論人品韓山都是幾人中的上上之選,只是現在想讓他一起投靠聖地顯然不能了。

可惜了,微不可查的一聲嘆息後,寒山道人也是憑空消失不見。

寒山之後,有一冰寒之河,名之黑水。在這萬物皆凍的極北之地,這黑水河卻是終年不結,如同尋常河流一般,但是河水的溫度卻是極低,入之都會凝結成冰。

而此時韓山已經被逼迫到了河流上方的一處懸崖絕地之上,身上各處也是傷痕纍纍,這些都是拜那沈白所賜。

「回吧,我許你性命無危。」

看着站立都有些艱難的韓山,寒山道人一拂袖將方圓十丈的雪花震散,淡然的說道。

「回去繼續做你的祭劍之人?靈韻大仇未報,誰都不能決定我的命運,即便是你,也不行。」

韓山掙扎的站直了身子,手中的斷劍支撐着他不倒下去,此時他已經是強弩之末了。

「冥頑不靈。」

寒山道人也是失去了耐性,右手一抬一座七層的玲瓏寶塔出現在他的手上,緩緩轉動間散發著氤氳的寶光。

「此乃七件先天靈寶之首,焚寂幽冥塔,鎮!」

隨着寒山道人手一拋,玲瓏小塔化作了遮天巨塔朝着韓山鎮壓而下。

面對這氣焰滔天的巨塔,韓山卻已是束手無策,就在他即將放棄希望的時候,體內那一直沉寂的神劍突然顫動了一下。

「劍名——戮仙!」

韓山一聲大喝,將僅剩的靈力和精血瘋狂的注入到丹田之內,一柄黑色的長劍終於在他手中幻化而出,如同一條怒吼的黑龍撞向了巨塔。

「轟~~」

即便有神劍相助,兩者的實力差距也是太過巨大,反震之力震得韓山悶哼一聲染血長空,化作了一道流光撞進了黑水河內,那黑色長劍也是光芒一閃鑽入了韓山體內。

《雇個劍主當護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