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敢死營
敢死營 連載中

敢死營

來源:google 作者:秦風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廖廖 秦風

戰場敢死隊,馬上小郎君...展開

《敢死營》章節試讀:

  秦風靠在一張藤椅之上,兩條大長腿架在面前的桌子上,正在翻閱着剪刀送過來的物資清單。

  小貓一臉諂媚的笑容地站在他的面前,活脫脫就像一隻寵物貓。

  不過當他抬起頭來看剪刀的時候,眼神卻又變得異常銳利。

  敢死營的男人們,平常都是在互相爭鬥之中過來的,可以說是打出來的交情,一天不打上幾架那絕對不舒服。

  小貓離開敢死營已經兩年了,這德性其實已經改了不少,不過一回到敢死營內,馬上就故態重現,看着昔日的對手,滿滿的都是鬥志。

  剪刀斜着眼睛看他,眉毛不時挑動一下,眼珠轉動之際,全都是挑釁的意味。

  「這麼說來,左帥的意思就是讓這個楊致捶我一頓出出氣兒,這些物資就算是正式撥給我了?不算是我搶的是吧?」

  啪的一聲,秦風將清單甩在桌子上,眯縫着眼睛看着小貓。

  小貓現在已經是追風營的校尉,在級別之上與秦風是一樣的,不過多年在秦風的威脅之下度過的日子,已經讓小貓一見到秦風立馬便變成了小鼠,大氣兒都不敢喘一口。

  「是的,左帥的意思就是這樣。」小貓陪笑着道。

  「小貓,你的意思呢?」秦風一笑。

  看着秦風臉上似笑非笑的模樣,小貓激凌凌打了一個冷戰,腰身一挺:「秦頭,按小貓的意思嘛,那自然是該咋樣就咋樣,那小子敢找到咱們敢死營里挑釁,自然是要打得他媽媽都認不得他,給他長長記性。」

  剪刀咯嘰咯嘰地笑了起來,那笑聲便如同一把鐵刀在鐵氈之上來回磨動,聽着怎麼都是不舒服。

  「小貓,你搞清楚一些哦,現在你是追風營的校尉,什麼咱們敢死營,讓人聽着牙酸。」

  「我現在雖然去了追風營,但我的心仍然在敢死營,我是秦頭帶出來的兵,敢死營就是我的家。
誰想對咱這敢死營不利,我小貓便是性命不要,也要跟他拼個你死我活。」

  小貓義正言辭,這話說得理直氣壯,氣吞山河。

  「這可真是多謝了。」剪刀鼓掌大笑,「那小子現在就在營內呢,還是你帶來的,現在便請你去收拾了他吧。」

  「這個…這個……」小貓一下子噎住了。

  「好了剪刀,小貓是你的前輩,你這麼陰陽怪氣做什麼?」

  秦風站了起來:「小貓也是奉命行事,別忘了,咱們是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是吧小貓?」

  「是的,是的,多謝秦頭體諒。」小貓感激涕零,一般的剪刀卻又是咯嘰咯嘰地笑了起來,聽到秦風說以服從命令為天職,他便感到好笑。

  敢死營這些年來違反的命令沒有一千也有八百,除了不在戰場之上亂來之外,平時就是西部邊軍的一大毒瘤。

  「牙痒痒么,要不要我幫你拔幾顆?」秦風瞟了剪刀一眼,呃的一聲,剪刀的笑聲立時便如一隻鴨子被扼住了喉嚨一般,咯的一聲全吞了回去。

  「左帥難得大方一回,只不過是讓我被那小子打一頓嘛,沒問題,那小子只要不想要我的命,讓他打幾下出出氣也沒啥。

  左右咱們是賤命一條,那楊致可是金枝玉葉,高貴得緊的人。
被他打上一頓,實在是咱們的榮幸啊!」

  秦風冷哼了幾聲,大步便向外走,小貓與剪刀趕緊跟了上來,不過聽了秦風這幾句話,他們可都是笑不出來了。

  剛剛走出自己的大帳,秦風便看到舒瘋子正撩着袍子一陣風似的從前面掠過,在他的身邊,另一名士兵滿臉都是驚惶之色。

  「出什麼事了?」秦風厲聲喝道。
「舒瘋子,站住。」

  舒暢卻沒有站住,一邊向前跑一邊回頭喊道:「站住個屁,這人說老子去晚一會兒,野狗這條命就要報銷了。」

  「野狗怎麼啦?」秦風吃了一驚。

  跟在舒暢身邊的那個士兵卻時老老實實地站住了,「秦頭兒,咱們副尉跟那個小白臉動手,被那個小白臉打得快不行了,身上穿了十幾個洞洞,眼見着快要沒氣兒了。」

  聽了這話,在場三人都是變了顏色,剪刀一跺腳,唰地一聲便向前跑去,秦風的眼睛慢慢的眯縫了起來,看了小貓一眼,小貓的臉此刻都白了。

  該死的,那個該死的小白臉,你可是闖了大禍了,敢死營的報團兒那是在整個西部邊軍是出了名的,惹了他們一個,立馬便是一群。

  什麼樣的將帶什麼樣的兵,野狗的手下,都是一群瘋狗,他們可不講什麼江湖規矩,小貓現在就已經能想到那邊是個什麼樣的場景。

  「秦頭兒!」他乞求地看着秦風。

  「野狗要是死了,那小子也就甭想着回去了。」

  秦風笑眯眯地看了一眼小貓,小貓的冷汗唰地一下就下來了。

  現在他已經不想去擔心那個小白臉了,他在想自己還能不能囫圇着從敢死營走出去,小白臉可是自己帶來的,秦頭不會為難自己,野狗的手下可真敢生吞活剝了自己。

  兩人一陣風一般地掠到了前營,看到面前的場景,小貓倒吸了一口涼氣,自己離開敢死營兩年,敢死營還是與以前一模一樣啊!

  此刻,數百名士兵列成整齊的軍陣,手中一柄柄鐵刀高舉,寒光閃動,那兩尺長的刀鋒在陽光的照耀之下閃着逼人的寒光。

  楊致如同一隻小白鼠一樣驚惶不安地站在中間,一個人的武功再高,也不可能對抗軍隊。

  就算你武功通天,在面對數量龐大的軍隊的時候,除了逃,還真沒有別的什麼法子。

  而楊致,現在只怕連逃也做不到。

  野狗現在快要變成死狗了,此刻正躺在和尚的懷裡,而先一步抵達的舒暢正從懷裡掏出一包包的藥粉,灑在傷口之上。

  又摸出一個瓷瓶,倒出一枚藥丸,塞進野狗的嘴裏。

  「死了么?」秦風站在舒瘋子身後,看了一眼野狗慘白的臉,問道。

  先前看着沒了聲息的野狗,居然在這一刻身子彈動了一下,眼睛睜開了一條縫:

  「秦頭兒,還死不了,還有一口氣,我給敢死營丟臉了。」

  「死不了就行。」秦風的臉仍然繃著,但站在一側的小貓卻明顯地從秦風的眼中,看到了一絲放鬆,先前那股讓他發寒的氣息,瞬息之間也暖和了不少。

  他立馬也是大大地鬆了一口氣,死不了就好。
只要不死,事情還算是比武較技的範疇之內,不過楊致那個小白臉下手也太狠了一些。

  瞧野狗身上的傷勢,當真是被飛劍穿了十幾個洞洞,這已經不是較技,而是調戲了。

  「既然死不了,怎麼還要群毆了?還嫌不丟人么?」秦風哼了一聲。

  「秦頭,我打不過那個王八蛋,自然認慫了,但那個王八蛋居然斬了我們敢死營的軍旗。」

  野狗氣如遊絲,說到這裡,身體一下子抖動了起來。

  秦風霍然回頭,小貓也緊跟着轉頭,剛剛兩人都關心野狗的傷勢,沒有注意到原本高高飄揚的敢死營軍旗。

  此刻已經只剩下大半截光禿禿的旗杆,上面一截已經不翼而飛了。

  秦風仰着頭,看着那光禿禿的旗杆好像在出神,小貓的臉先前只是白,現在卻是綠了。

  心裏只把楊致祖宗十八代都罵了一個遍。

  打傷人也就算了,這在敢死營中原本也算不得什麼事兒,但斬了軍旗,這就不是小事。

  而是大得不能再大的大事了,至少小貓知道,敢死營的軍旗,即便是敢死營最慘的一仗,打得沒剩下下幾個人,也沒有被敵人斬斷過,奪取過。

  「小貓,我給你一個建議。」秦風的聲音似乎是從天邊飄過來。

  小貓抬起頭來,「秦頭?」

  「你快點跑吧!」秦風道。

  「跑?」小貓快要哭出來了,哭喪着臉突然轉頭看着剪刀,「剪刀,草你老娘。」

  剪刀眨巴着眼睛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
「你說什麼?」

  「我說,叼你老母!」

  小貓的聲音陡地提高了八度,惡狠狠地罵道:「來呀,來打我啊,我不爽你很久了,早就想揍你了。」

  「*媽的!」剪刀勃然大怒,「你這個反骨仔,老子今天活剝了你。」

  嗆的一聲,鐵刀出鞘,直接便沖小貓。

  小貓轉身便跑,「來追我啊,來追我啊!」

  兩人一追一逃,瞬間便遠離了現場。

  秦風眯縫着眼睛看着兩人的背影,小貓一直都很聰明啊,知道現在的他註定是風箱里的老鼠了,只能自己找虐來落個清凈。

  兩人這一架,剪刀必然輕鬆獲勝。

  他轉過頭來,看向被圍着的楊致,冷冷的眼神之中,已是露出了絲絲殺意。

《敢死營》章節目錄: